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蔣介石傾心《易經》的奇聞逸事

人氣: 78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月9日訊】

蔣先生的名字來自《易經》。

我們翻開《易經》64卦,其中有一卦叫”豫”卦,其卦辭為”利建候行師”即有利于建國封候和行軍作戰的意思。

根据《彖傳》”一剛應五柔而志于上行,順理而運動”。豫卦的六二爻辭:”介于石,不終日,貞吉”。《彖》曰:”不終日貞吉”以中正也。

這爻辭彖辭的意思是:心志操守,堅如磐石,不終日沉迷于享樂,是最吉利的。原因是因為能居中得正。蔣先生的名字采用這一卦的美好意境,再配上勢中最有利的六二爻辭。名叫介石,字中正。

蔣介石喜歡《易經》術數,是人人皆知的,人們經常在一些歷史電影片上看到蔣夫人求神問卦的鏡頭,而蔣更是求神問卦的熱情者。他在臨終前,曾深有体會地道出了他一生的處世哲學:”是非審之于己,毀譽任之于人,得失取之于數。”他這句話的大概意思就是:世界上的是是非非,复雜万千,全憑自己去慎思辨別,然后根据自己的分析思維決定自己走的路:那些是應該做的事,那些是不應該做的。經過自己獨立思維決定去干了以后,社會上必然有人贊揚,也會有人毀謗譏罵。對此,自己要泰然處之,任人評論。至于事業的成功与失敗,只能取決于數(術數,命運,自然規律)。

從蔣的這句話,可知,中國《易經》的哲理在他的腦海里是根深蒂固的。或許他敗退台灣后,曾遭受過許多人對他的譏諷,幸而他在《易經》的哲理上,得到解脫,有感而發。

据說他對《易經》中的術數是深信不疑的。因而,蔣介石只要在命運中出現坎坷,便回奉化溪口居住,且常常在雪竇寺中落宿,重新沾回福气和祥瑞吉運。也就是如此,蔣介石才能仆而再起。蔣介石一生下野多次,每次回奉化,后來再起時都比上一次有更高地位,都有這一因素。

從蔣的家族淵源上,也可以找到中國的《易經》神秘文化的傳統影響。曾是中國風云人物的蔣先生,出生于浙江奉化溪口鎮,据說他的故居地理環境很佳,是個寶地:頭枕四明山,背靠天台山,腳踏括蒼山,臉對東海,手撫象山港。從小處看,雪竇山如龍游至溪口,龍張其口,龍口含珠……

雪竇山里的雪竇寺,帶給他很多《易經》文化。据說,他的元配夫人毛福梅比他大四歲,成婚之前,對夫婦的未來前程卜了卦:”梅開有福,鼎和有國,女大四歲,既吉且利”后來,這位毛夫人果然為他生了一個貴子–蔣經國 。

傳說,在蔣先生的一生事業中,《易經》術數給了他很多幫助,他的侍衛隊長宓熙在《我在蔣介石身邊的時候》一文中,記述過這樣一件事:

1926年,北伐軍包圍南昌城,在离南昌約三十几里的牛行車站,設立總司令部。附近有一小廟,廟里雖然只有几名和尚,但香火頗盛,附近人都相信此廟求簽极靈。蔣總司令為了滿足一下心理上的干渴,邀參謀長”小諸葛”白崇禧(挂系軍閥三巨頭之一)一塊到小廟去求簽。

做過二十余年蔣介石侍衛,職務做到侍衛總隊長的宓熙,記得非常清楚。當時是傍晚,宓熙帶著几名衛士,走在蔣總司令和白參謀長后面,步進林木颯颯的神廟。眾人正准備跨人大雄寶殿,殿門口已走出一位須發皆白的老和尚,乃住持僧。

蔣介石一個眼色,宓熙隊長令衛士留在大殿階下,獨身一人跟隨蔣總司令和白參謀長上了大殿台階。住持僧雙手合十,口念”阿彌陀佛”,將來客讓入大殿。据宓熙說這是一個關帝廟,有簽可求。

蔣介石也不言語,走向香案,從簽簡中抽出支付簽,也不看,臉帶微笑,仍未說話,順手遞給住持老和尚。這位住持僧看了以后,也不說話,又遞給蔣介石看。蔣介石看時,竹簽上是一首唐代劉禹錫的七絕詩《石頭城》:”山圍故國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淮水東邊舊時月,夜深還過女牆來。”

蔣介石看了之后,不解何意。住持僧突然問道;”先生是否問戰爭之事?”

蔣介石听他一言說穿自己心思,頗為信服答:”正是請問戰爭的胜敗如何。”

住持僧突然問道:”先生是蔣總司令嗎?” 蔣介石張口便答:”正是!”

住持僧竟不知何故看出了蔣介石的身份,一臉庄重之色,說:”此詩乃指明這場戰爭,于您是大吉大利,于敵是在劫難逃。不過,您于吉中有災,要防剪刀叉蔣介石先是一喜,繼而一惊,不由急問:”老師父,不知此詩何解,如何主我吉敵凶,又吉中有何災?”

住持僧詳說道:”請施主蔣總司令看第一句為’山圍故國周遭在’,在目前所問,正是如如山一樣的北伐軍,以鐵桶般包圍了南昌。第二句是’潮打空城寂寞回’乃敵軍本北洋軍閥,而又背靠鄱陽湖和長江,正是城讓人占,自己失敗而回。所以主您戰事定當胜利,敵軍定當逃遁。但是,第三句乃’淮水東邊舊時月’,是指敵軍并不甘心失敗,仍要掙扎,淮水与長江,相交加剪刀,故要防此剪刀叉。第四句則’夜深還過女牆來’此簽應在半夜有災,要防止切斷后路。這最后一句話很重要,不可掉以輕心,切記!切記!

蔣介石听后,頗覺有理,微微點點頭,讓身邊的隨從副官江志航拿出二百元錢,作為卦金,給了住持僧,轉身与白崇禧率衛士和隨從回營。一到司令部,就讓白崇禧打電話,從預備隊伍中調入兩個團,速至總司令部附近宿營戒備。

蔣介石有了這一准備,仍覺得小神廟中求簽和住持僧之訓是靈驗的,又對宓熙布置,增加衛士隊的實力。

不知是老和尚真能未卜先知,還是他早巳知南昌城內的北洋軍要偷襲,當天晚上,也就是在蔣介石將一切布置停當之后,半夜十二點鐘,困守南昌的北洋軍閥孫傳芳部將、師長盧香亭,派了二個半團,從地下隧道爬出南昌城,偷襲牛行車站的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部。

因求簽和听了小廟住持僧之言后蔣介石作好了部署,蔣介石和白崇禧的兩支衛隊早巳森嚴壁壘,堅守防線,激烈備戰,頂住來犯之敵。接著,兩個增援團包圍上來,北洋軍被打死千余人、被俘虜千余人、逃走千余人,打了一個南昌城下的漂亮仗。

事先雖有部署,戰斗也是极其激烈的,蔣介石衛士大隊隊長宓熙及其助手副大隊長受傷,白崇禧衛士隊隊長被手榴彈炸死,衛士和警戒部隊戰死百余人。由此可見,如果蔣介石不拉住白崇禧去求簽算命,沒有住持僧一番話,不作事先准備,整個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部就要覆滅了。

白崇禧為了証實小廟求簽,馬上傳訊盧香亭的兩個團長,問:”你們是哪支部隊?”

團長答:”南昌城內孫傳芳部的盧香亭師守軍。”

白崇禧問:”你們為什么從地下隧道爬出來?是什么目的?想干什么?”

團長答:”上峰下令,為南昌省城的防守,准備大規模反擊,令我們出擊城外,切斷貴軍后路。”

蔣介石看了審訊記錄后,沉吟不語。攻下南昌之后,蔣介石特意命令軍需長俞飛鵬,讓他專程開車到牛行車站附近的小廟,送了一筆巨款,用以修繕廟宇。俞飛鵬當時未去小廟,不知路徑,還親自找宓熙,叫他派一名當時去過小廟的衛士,作為向導。

轉自《正見网


    相關文章
    

  • 大陸銀幕首現”蔣介石”正面形象 (1/6/2001)    
  • 蔣介石首次成為大陸影片正面主角 (1/5/2001)    
  • 高魯冀:現代「楚材晉用」 (11/25/2000)
  • 評論
    2001-01-09 12:3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