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利夏提:解密22名維吾爾「恐怖分子」

人氣 30

【大紀元7月9日訊】現在我來談談這22個恐怖份子的故事,我相信讀者的智力,讓讀者自己去得出結論。我不用別人的話去證明我所說的話為真。我只談我和這二十二個維吾爾人的一段短暫,但永遠難忘的交流。

這二十二個維吾爾人根本不是同時出境的,大多數在此前根本互相不認識。最早的一位維吾爾人(為了方便我稱他為A)。據我的調查在2009年5月中旬就已到達泰國。A,他根本不是非法出境,他用的是「自治區」公安廳頒發的護照出來的。是「自治區」安全廳讓他到東南亞的(這是他親口在電話裡跟我說的,有其給聯合國的申請政治避難聲明為證)。A在上海讀書時,就被迫為上海國家安全局工作,主要是收集上海維吾爾學生及維吾爾商人的言談、舉止,監督他們的動向。他在上海上學幾年,上海安全局連哄騙帶嚇唬讓他工作到2007年畢業為止。

A在7.5之前,也就是2009年的5月底,就已離開泰國到柬埔寨了。A是合法進入柬埔寨的,他有進入柬埔寨的簽證。他從泰國到柬埔寨是因為在泰國的聯合國難民署告訴他,柬埔寨是唯一一個在聯合國難民保護公約上簽字了的國家。所以比較安全。他在7.5慘案發生前就已經向聯合國駐柬埔寨難民署申請了政治避難。

A在6月初聯繫了我們,問我們能否給予經濟幫助,因為柬埔寨不允許難民打工。我們朋友間湊了一些款,分數次給他寄了去。他告訴了我們他的真實背景。在他上大學期間,因為他家鄉的政府無理拆遷他們家的房子,他給自由亞洲電台就事實真相發了封電郵。過了幾天上海國家安全局就找上門來,將他帶到一個賓館進行了十幾小時的審訊。最終在威脅利誘下,他被逼為中國上海國家安全局工作。

2007年,大學畢業後,A回到了東土耳其斯坦。在烏魯木齊,他因為再一次給自由亞洲電台通報一件惡性的,公安在大庭廣眾下開槍槍殺維吾爾人的事件,而再一次被安全局抓捕,審訊。最後以向敵對電台提供情報等罪名,被判勞動教養一年。

勞動教養結束後,A回到原籍父母身邊,但他無法找到工作。不得已,準備出國尋找出路。在更新護照時,遭到警察刁難,最後在答應了為警察及安全部門工作後得到了新的護照。他到東南亞是「自治區」安全局安排的。如果他是恐怖份子,那中國國家安全局就是最大的恐怖組織!是中國國家安全局策劃了這個恐怖組織。武和平如果努力的話,應該能夠從中國國家安全部內部再發現這個恐怖組織的成員,但他不敢,也不會,因為他也是這個恐怖組織的一員。

7.5慘案發生時,我在土耳其。7月底我回到美國。到十月底有人告訴我有幾位維吾爾人逃到了越南,需要幫助。我們急急忙忙又湊了點錢,想找人去接一下他們(後面我將談這個問題)。他們一共四個人,護照都是花錢買來的。護照上的名字是漢人的名字。所以當他們第一次試圖進入柬埔寨時,因他們長得不像中國人,在柬埔寨一方關口被遣送回越南。越南警方將他們關進了一個收容所之類的地方。

我們知道了情況後,幾個人商量了一下,在電話裡告訴他們如能夠逃跑的話,就跑。最後三個人成功地從越南收容所跑出來了。很快,他們休息了一下,就又出發來到了柬埔寨邊境。這時早先來到柬埔寨的那位維吾爾人A,找了幾個柬埔寨黑社會的人連夜將這三人接到了柬埔寨。這樣到十月初柬埔寨集中了4位逃難的維吾爾人。

等11月中旬我從島國普勞回來時。又有幾名維吾爾人通過越南逃難到了柬埔寨,這樣分批分次到11月底時,柬埔寨的維吾爾人人數達到了22。這二十二個人裡面除A外,還有一個維吾爾人是11月底從老撾到泰國的。然後,聽泰國的維吾爾人說柬埔寨是唯一在聯合國難民公約上簽字國後。又聽說柬埔寨有很多維吾爾人,他就從泰國來到柬埔寨的。他是第二個從泰國進入柬埔寨的維吾爾人。

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總共丟了5個人。這五個人都是在越南失蹤的。兩個是在越南收容所失去聯繫的。另外三名是在越南逃亡時,和我們失去了聯繫。我始終懷疑這五個人已經被越南警方交給了中國警方,而被中國警方槍殺了。

這些維吾爾人集中到柬埔寨有三個原因:第一,柬埔寨是唯一在聯合國難民公約簽字東南亞國家。此前一直配合聯合國難民署工作。第二,維吾爾人A已經在柬埔寨,他的英語很好。在接運後來的維吾爾逃難者的過程中,他出力很大,使我們不必派人去幫助逃難者。第三,我們過分信任聯合國難民署的承諾,過分信任美歐國家在柬埔寨的影響力。

這二十二個人在來到柬埔寨前,大多數互相不認識。根本不存在出境後,宣誓加入「東伊運」的問題。在越南逃亡時他們疲於奔命,連吃飯都成問題,哪有時間宣誓。而且在進入柬埔寨前他們根本不知道誰在柬埔寨、會碰到誰。到柬埔寨後,我們每天和他們通話、安排他們去見聯合國官員以及準備難民署所需材料。以儘快將他們轉移到第三國。因為儘管我們相信聯合國難民署,相信美歐在柬的影響力。但我們還是非常擔心他們的安全。柬埔寨畢竟曾經是中國的附庸!畢竟洪森是前紅色高棉的人,他改邪歸正也只有幾年。

在那麼一種情況下,認為這22個維吾爾人會在柬埔寨宣誓加入「東伊運」是無稽之談。是我們在幫助他們,是我們從美國寄的錢。我們每天都在和他們通電話,如有任何事我們應該是知道的,不可能22個人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變成了一個我們都不知道的組織的成員。更何況他們還沒有逃離虎口呢,他們自己都知道危險隨時可能降臨他們。

還有一個當時媒體上變成非常熱門的,但這次武和平非常奇怪地視而不見,一概不提的焦點——地下教會的幫助。我想武和平大概也知道,如果提了這個基督教會的全力幫助,他的恐怖指控會顯得無法自圓其說。

基督教會是在我們的要求下來到越南的。我們在美國認識的兩個傳教士朋友當時都在東南亞。所以當我們聽說這四個逃難維吾爾兄弟被越南警方抓了。就打電話四處找人,看誰最近,可以去幫助他們。當時正好這兩位朋友中一位就在香港,所以他自告奮勇去幫助我們去救這四個維吾爾人。一直到這22個維吾爾人被中共強力從柬埔寨抓走為止,這些基督教傳教士都和這些維吾爾人在一起!有一個還和他們住在一起!

好可怕,基督徒和這麼危險的伊斯蘭恐怖份子住在一起,武和平應該早一點警告這些基督教傳教士!

如果武和平再能順籐摸瓜,將調查延伸到這些基督教傳教士。我是說把他們帶到中國,讓中國的公安,安全人員審訊上一星期,說不定還能發現這些恐怖份子準備炸聯合國難民署駐柬埔寨辦公室的一些手制原始炸彈。畢竟在柬埔寨一開始這些維吾爾人可以自由的進出商店買東西,不像在東土耳其斯坦維吾爾人買化肥都要在政府監督下,更不要說買化學原料要公安局審批!在東土耳其斯坦賣化學原料的商店都是漢人開的,不是沒有原因的。(便於中國警方在需要時破獲恐怖案子)

柬埔寨抓捕送回中國的只有20個人,逃跑的兩個人是最後從越南來到柬埔寨加入他們的。這樣中國公安部手裡除掉婦女孩子,實際上只有17個維吾爾人,而不是20個!先到柬埔寨得A和其餘的人根本不是一夥的。另一個從泰國到柬埔寨的維吾爾人此前也從未和他們謀面。

這些人裡面只有三人參加過7.5慘案,那一天這三人是在烏魯木齊,並參加了遊行。當遊行被中共軍警開槍鎮壓時,他們跑散了。第二天看勢頭不對,他們就分別連夜坐出租逃到了哈密,然後坐火車回到了他們做生意的深圳。在從家鄉來的電話中確定了警察在找他們後,他們開始尋找出境的辦法,這樣他們找到了漢人黑社會的人,黑社會的人告訴他們可以幫他們辦護照並將他們送入越南,也這麼做了。

現在我來談我的觀點,為什麼中國僅指控這20個人中的三個人是恐怖組織的重要成員呢?因為這三個人見證了7.5慘案,他們見證了中國軍警是如何對手無寸鐵的維吾爾人開槍的,他們見證了中國軍警對維吾爾人的大屠殺。他們有中國軍警向維吾爾人開槍、屠殺維吾爾人的證據!儘管我們沒有來得及拿到這些圖片、拍攝的短片。更重要的是他們自己就是活的見證者!現在有了恐怖的指控,中國可以判他們死刑。證據就可以永遠地埋入了地下!

另一個原因是,當中國使用胡蘿蔔加大棒政策說服柬埔寨將這些維吾爾人抓捕給中國後,中、柬兩國都遭到了聯合國難民署及美、歐西方世界強力譴責。中國雖然嘴上硬,但骨子裡是欺軟怕硬的,所以將這些個維吾爾人編進恐怖組織裡也會使中國擺脫國際社會的指控。這也是給國際社會一個交待,告訴國際社會這些維吾爾人是恐怖份子,別再追究了。但在這點上中國是永遠的失敗者,因為國際社會只相信事實,而不是編造的指控!

第三個原因,選在7.5到來前宣佈,是中共的殺雞給猴看政策的再現。就是要警告東土耳其斯坦的維吾爾人:任何的不滿、反抗,結果都將是殺頭、蹲監獄。這也是張春賢給東土耳其斯坦各族人民的一個警告!是張春賢,公安部給中共主子的生日禮物!也再一次證明中共並未改變對維吾爾人的「鐵血」政策!根本不存在什麼「新政」。

前一段時間有人鼓噪張春賢來到東土耳其斯坦是要實行「新政」。我當時就寫了篇文章告訴大家《善者不來,來者不善》。在文章裡我預言很快會有恐怖案子破獲,為張春賢的政治仕途鋪平道路,不幸被我言中。中共這個恐怖組織不除,東土耳其斯坦不會有安寧。中國也不會有安寧;因為掌握中國政權的中共就是恐怖組織,所以他們知道怎麼去製造恐怖組織、恐怖份子!而且善於在需要的時機破獲恐怖案子,邀功請賞。

轉自《參與》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烏市七五週年戒備至8月 市場歇業路人被跟蹤
7∙5週年 世維總部抗議中共鎮壓 議員聲援
新疆民眾披露鮮為人知7.5內幕
7‧5事件週年 民眾倫敦中使館前抗議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反擊黨媒圍攻 特斯拉拋「黑匣子」
【新聞看點】習講話國內外兩版本?中共大使巴國驚魂
【時事縱橫】氣候峰會成吹牛會?蓬佩奧發警告
【橫河觀點】星條旗51顆星?參院法案含美台關係
【財商天下】Coinbase套現3億 比特幣熊市來了?
專訪劉慧卿:香港的黑暗日子 港人持續抗爭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