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凡:從六中全會看中共敗象

人氣 155
標籤:

【大紀元2011年10月26日訊】(希望之聲《伍凡評論》節目)伍凡:各位聽眾好,現在是《伍凡評論》第260期,今天我要講的題目是「評中共十七屆六中全會」。

在線收聽
下載收聽

10月15號到18號,六中全會開了4 天會。至今為止,你無論從它的《公報》也好,或者是《新華社》報導胡錦濤的講話的點點滴滴的縫裡邊,露出來的一點消息也好,你都看不出來它這次會究竟想幹什麼?官話、白話、廢話連篇,實實在在真正要解決的問題、討論的議題它秘而不露,但是它再秘而不露,它的現狀是存在的。

我們現在從現狀出發,來分析六中全會開的是一個什麼樣的會?它們要解決什麼問題?要企圖達到什麼樣的目的?在六中全會之前,《人民日報》發表一篇社論,它說有一個三個準確的把握,以社會主義文化大發展、大繁榮這個前提、這個目標,這是它定的大框框,它裡邊提到有三個準確的把握。把握什麼呢?準確把握「經濟社會發展」新要求,才能確保改革和發展方向不偏移,那就說談到了政治和經濟的發展方向,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準確把握當今時代「文化發展」新趨勢,才能確保有效改革和更好的發展。它這個當今時代文化,就非常含含糊糊的要把它當今時代文化發展的趨勢,這個發展趨勢指的是哪個趨勢呢?是普世價值的發展趨勢,還是用馬列毛主義的要控制的一種趨勢呢?它含含糊糊它不講,這第二點。

第三點,準確把握各族人民「精神文化生活」的新期待。中國各個民族的老百姓,對「文化意識形態」等等有什麼新的訴求和期待,它提出這三個要準確把握。

我們再回過頭來看看,什麼叫文化?文化是一個包含非常廣泛的。你從高層次來講,包括哲學、意識形態;你從表現手法來講,有電影、小說、詩歌;你若從表現工具來講,有電視、電影、廣播、網絡,各個層次、各個層面都包含在內了。無論如何你做什麼事情,你早晨起來,一醒你就會和所有這些文化工具、文化內容接觸。你一聽廣播或者是看電視、電影,馬上的文化內容就顯示在你的面前。無論是表現手法相聲、電影、快板、舞蹈或者是哲學、意識形態、中共的指導思想方針等等都包括在內,所以這個是人類離不開文化,當今時代文化。這《人民日報》社論原話喔!

所以,它要在這麼一個概念底下來開這次會議,那麼這次會議你從《公報》裡邊根本看不出它要講什麼東西。可是我過去一直在問,胡錦濤也好、溫家寶也好,中共現在的它的文化意識裡面,最頂端的、最高層的東西,那就是共產黨它的指導思想究竟是什麼?你可以把它從1921年建黨一直到現在90年了,整整90年了。它的指導思想一路下來,從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還有江澤民的三個代表、胡錦濤的科學發展觀,這些一路下來的東西,是連貫的嗎?是一致的嗎?不是的,是矛盾的,非常矛盾。

毛澤東思想和鄧小平理論是衝突的,衝突在哪裡?經濟發展這一部分。三個代表,它要把資本家吸收到共產黨裡頭,把有錢人都吸收過來,不讓他們跑掉,那跟馬列主義是衝突的。胡錦濤的科學發展觀,和現在的正在走的發展經濟的模式、社會的模式發生極大的衝突,因為現在的社會發展、經濟發展模式是不穩定、不平衡、不協調和不可持續發展的社會經濟發展模式,是完全衝突的。那麼在文化這個大領域裡頭,總的指導思想是如此的混亂,它究竟要走哪條路?如果是要走馬列主義那應該是殺地主,殺資本家;如果是要走三個代表的話,那要把馬列主義推翻的;要走鄧小平理論的話,那要把毛澤東一大二公的共黨主義思想要推掉的。現在都大雜燴放在一起,這就造成共產黨現在的文化意識形成大混亂。

過去我一直在提這個問題,它們回答不來。每當有重大節日、重大事情就把一大串的帽子統統都戴上來了,都戴在自己頭上來了,可是前後帽子是大家的。那麼是不是開這次會議,六中全會是不是試圖來解決這樣一個問題,我不知道!但是從《人民日報》社論它提了三個準確把握裡面提到,要準確把握當今時代文化發展新趨勢,那麼好,我們把當今時代的文化是指什麼文化呢?是不是可以把它理解為要求自由、民主普世價值這樣一個文化,我想絕對不會是說馬克思列寧主義了吧!

馬克思列寧主義從二次戰爭之後,斯大林統治蘇聯,建立了社會主義陣營之後,他已經達到了頂峰了,斯大林死了之後這條路是一直走下坡,50年代、60年代、70年代、80年代不斷的,整個社會主義陣營裡面,發生各種各樣的動亂,柏林事件、波茲南事件,布拉格之春、波蘭的工人運動等等一路走下來,最後走到蘇聯瓦解,那就是共產主義思潮、共產主義的文化已經走到末路了,那麼新的文化興起了。

從二次戰爭之後走上了第三波、第四波的民主浪潮,殖民地被解放了,自由了,可是它們沒有停止它們要走上,有的殖民地國家走上了民主的道路,自由的道路;有的殖民地國家走上了專制的道路,甚至於走上了共產主義道路。走上專制道路和共產主義道路現在都遇到了極大的困難,有的瓦解的了。那麼這次茉莉花革命也好,阿拉伯之春也好,也是一種新的文化的突顯,要求自由民主,這是當今時代的文化,它不用普世價值這個稱呼,因為太靠入西方文化了,那它自己發明一個當今時代文化。當今時代是什麼時代,人們要求自由,這個自由含意包括很廣泛的,不僅是人身自由、思想自由並且要能夠自由控制你的周圍的環境,你能夠自由的對所有問題的發表意見,有參與權,最重要的是決定權,這些自由權在擴大,民主權的擴大,這是當今時代的要求,這些要求都體現在文化裡頭,那麼中共有沒有準確的把握當今時代文化呢?

《人民日報》在六中全會之前提出這樣一個問題,如果你真的把當今人類社會發展到現在這個階段,時代文化把它拿出來,把當今時代的文化做一個概括定義之後來用到中國,也不錯啊!一個很明顯的一個例子,當今時代文化的特徵就是老百姓有對它的政治、經濟、文化、社會要參與權、發表意見權還有決定權,選舉我決定你,我投這一票決定你哪個人可以上台來做我的領導人等等,這就是一個當今全世界有一百九十幾個國家現在絕大多數都是採取這個方式──民主選舉,這是當今的時代文化,你中共有沒有走這條路啊?沒有啊!

這些事情就回歸到中共這一個混亂的它的指導思想,那麼樣混亂的文化體系表現在什麼?薄熙來的「唱紅打黑」他要高唱毛澤東的那套文化路線,要恢復到40年前,可是又有一批贊成要走普世價值,是溫家寶所代表的,那民間的更多了,無論在微博也好、新浪上的各種各樣跟帖也好,都表達出了老百姓的意願要求民主、要求監督,要求甚至於以獨立人的身分來參加選舉,這是一種文化──獨立人,中共開始阻擾現在還在阻擾,但是畢竟有些人參與了,這種文化現象是不是當代文化的一種表徵呢?應該是。任何國家一個民眾要參加選舉,他不需要經過人的批准,我有權只要我是公民我沒有犯罪的記錄,我不違背我參選的資格,我就可以來參選了,這是當今文化的一個表現,可是在中國受到打壓。

總總的現象,文化意識形態在中國非常的混亂,那麼中共開這個會議,是不是試圖要建立一個新的意識形態來解決這個矛盾呢?它們沒公布,我想這個問題,我現在所提的問題它們也意識到了,它們在內部也討論了,可是不敢公開,因為一公開,那就對馬、列、毛是非常非常不利的這一定要反對的,而馬、列、毛思想指導這個統治思想又是現在中共所謂的合法性的來源之一,你憑什麼來統治我?因為我有馬、列、毛,因為我打下了天下,馬、列、毛是主張槍桿子裡出天下,槍桿子裡出政權,我繼續掌握下去,可是新時代文化要求的文化不是這個,是要求選舉、要求民選的,這麼一個衝突要怎麼去解決?從思想意識形態的根源、源頭去解決,它們試圖在會上是不是有討論過這個問題呢?我不知道。但是可以看得出來從《人民日報》提出這麼一個要求,這麼一個標語出來,可以看見它們意識到這個問題了,可你怎麼解決?

而《人民日報》過了兩個禮拜以後又提出另外一個題考把薄熙來又抬得高高的,薄熙來的唱紅是文化的另一個新的居高點,他又在吹捧毛澤東了。所以《人民日報》本身也不是都獨尊一家,也是幾家人在裡頭,各唱各的調,所以現在中共並不奇怪,它現在非常混亂,包括政治、經濟、文化,對社會矛盾的處理是矛盾百出為什麼?因為它們的指導思想本身是矛盾的,它不是以老百姓的利益為最高的出發點,不是的!它們是以統治穩定為最高的出發點,那個對我穩定的,我就把它拿來用!當社會動亂了,它就用四個堅持、要毛澤東思想、要馬列主義鎮壓的手段來了;當經濟發展劇烈的矛盾互相衝突的時候,要提出來了科學發展觀,又拿這個東西來修修補補,所以它矛盾百出在那裡呢?就是它的文化意識的最高指導思想是矛盾的、是互相衝突的,它是為了維護統治所需的,為它所需,只要你對我維持統治有利我就用,可是它不管是不是有衝突,有沒有矛盾。

可是走到了現在為止,你安了這個葫蘆,另外一個葫蘆又跑出來了,所以矛盾太多了,矛盾產生的根源就是你的體制、指導思想產生的,所以它還是在修修補補,唯一的目標維持統治,花再多的錢也要維持統治,可是越維持這樣的統治,那它的前景又如何呢?你的前景有兩個:一個就是卡扎菲的下場;一個是走緬甸的道路。你要走哪條?一個在中國的南部、一個在中國的西部,你都看到了,所以現在中共開這個會,這是它的一個大矛盾焦點,這是我的看法。可是到了最後還是可能維持現狀,這是從最高層次講到它的指導思想。

那麼再往下走這些文化體系裡的一些操作系統、工具像媒體網絡、電視、廣播這些工具中共是牢牢的抓在手上,通過這次會議會制定一系列的「內部規定」來嚴格的控制所有這些工具。現在在微博、新浪都要採取措施了,因為微博有2億的網民,各種話都在上面發表,你要把它攔掉嗎?你是攔一個人還是攔兩億人?如果你要攔兩億人不如把它關掉,如果你攔一億人,那另外一億人又在唱戲怎麼辦?攔是攔不住的。再說把微博關掉了,網民還有別的路可走,因為這是個網絡,並且這個網絡還在繼續發展、繼續在擴大,而網絡發展擴大的來源不在中國而在外國,微博是跟外國學的,學facebook、twitter兩個混合起來成立一個微博,也是個山寨版。現在外國不斷有新的網絡的手段出來,你是不是要跟著走呢?要是不跟著走,那你就完全落伍了。你要跟著走,你要怎麼去控制?中宣部部長講得非常的明確,中國有5億網民,他根本管不了,現在有管理危機,已經講得很清楚了,5億個網民你難道要找一億個五毛黨來管?你要花多少
成本?哪裡有一億人來給你幹呢?所以它現在遇到一個非常大的困難,可是它還是為了維護政權的需求,還在拼命的打壓網絡,控制網絡、封鎖網絡。

網絡是外國發明的,網絡傳進來了,核心技術在外國,外國不斷輸入新的技術、新的方法,繞過你的封鎖讓中國老百姓知道更多的事情。現在這就是在一個文化這麼個大平台上這場鬥爭繼續不斷,可中共開這個會就是要繼續打壓,能有效果嗎?我看不會有效果。如果有效果為什麼它們不把六中全會的決議案拿出來啊?把胡錦濤的講話全文公布,讓大家聽聽你打算怎麼做。它不敢!因為這個裡面遇到非常大的矛盾,你要把微博全部關掉,那你的經濟利益、經濟收入從哪裡來?如果今天把全中國的網絡系統關掉,那中共就不要做生意了,跟外國就不要做生意了,因為裡面牽涉到金融、外貿、資源的流通、運輸、航空交通等等都離不開網絡現在,你要把它關掉那就是把自己的飯碗也關掉了,它也做不到,可是你要放開,它也控制不了,所以它開這個會試圖來解決這樣的問題,但是我想解決不了的。

從總的意義,總的趨勢來講,這個世界歷史的潮流要開放的,要自由要民主要開放的,這是總的歷史潮流。你在這個總的歷史潮流底下,你要去違背這歷史潮流走,採取各種各樣的手段,都是無效的。共產黨控制媒體控制了六十多年了,最終共產黨料不到竟然有上百家的報紙開天窗,都是共產黨自己辦的報紙開天窗,這不是大笑話嗎!共產黨那麼緊密的控制,它都控制不了,為什麼?很簡單,因為這個經濟利益與政治利益發生極大的衝突,共產黨在很多年前,差不多15、20年前就開始把報紙慢慢慢慢的鬆綁,什麼叫鬆綁?你要自己自活,你自求生路,你自己辦報紙,我不給你一分錢,我就管你的政治方向、政治內容,其他的我不管了,你就自己發展,發展到現在為止,報紙一個個成長起來了,也賺了很多很多錢了,在這個時候他們有編輯權、有主導權了,那些記者們也敢講話了,我吃飯不靠你中共了。

中共在7月23號撞車事件發生之後,中共想要控制這些報紙,這些報紙們統統不賣帳了,我要有自主權,你管得了我政治,可你管不了我嘴巴和筆,我不寫了,我不動了可不可以?開天窗!這是中共六十多年到現在它根本始料不及的,根本想不到會有怎麼個結果出來,這是文化現象,這是文化平台上的一個政治和經濟的極大的衝突,這僅僅還是報紙,媒體要包括網絡,那衝突更厲害,跟老百姓的利益衝突的更厲害,你怎麼辦?這是《建國大業》,拿到紐約來首演第一次演出,結果首場沒有一個人看,沒有一張票,甚至要開記者會最後臨時取消了,當天晚上的酒會也取消了,可見中國現在它們要走的路就是文化的路,走到這麼的慘,現在對內加強文化管理,強制的管理,對外文化強烈輸出,輸出的結果是《建國大業》沒人看,那個都是造假的以及吹捧共產黨,歪曲歷史事實的統統在裡頭,誰願意相信去看呢?人家不願去看,花那個錢去受毒害,所以就變成這個現象出來。

這個是六中權會以後,給中共的一個消息,你們開會要輸出嗎?那輸出就是那麼個結果。中共現在在海外成立了幾百個孔子學院,要推廣經過共產黨所修改過的,或者偽造過的孔夫子的學說,到外頭來吹捧,這是第一,把共產黨的思想往外輸出。

第二又在外國建立了很多電視台,收購了很多電視台,以及也收購了外國的報紙,要替中共來吹牛,花上幾十億的美金,據說是花了500億的人民幣,要走上世界媒體大國這條道路,它要成立24小時的中文的《CNN》,或者英文的《CNN》中國的《CNN》等等,都也在做,一直想做一個軟實力的大國,可是你自己的指導思想沒搞清楚,你究竟是走馬列主義還是要走三個代表?連自己都沒搞清楚,你輸出的東西有誰能欣賞、誰能看呢?是浪費這些資金資源,沒人會接受的,最終你和世界的普世價值,人類要走民主自由的道路想違背的,所以一定會發生衝突,要嘛人家拒絶,要嘛人家就不欣賞、不接受,結果就是這樣。

那麼《建國大業》就開了第一槍、第一炮,沒人看、沒人收這是一個極大的諷刺,美國也很大方,你來我就給你演,你的電影要到美國電影的發行渠道,幾百家電影你就發行吧!看看你的效果。第一場開幕沒人參加,不是丟大臉,這個臉都丟大了,《建國大業》是在60週年拍的是一個大片,是一個集中大的力量、大的資金、大的人才拍的片子,既然到外國沒人欣賞,原因在哪裡呢?你就是個假大空,人們會有判斷能力,不要以為外國人都是傻瓜,不是的,包括出國留學的留學生也不去看,在紐約很多留學生那都不去看,原因何在?假大空。可見你一個文化系統,你的指導思想是錯的,你是要維護這個政權、吹捧這個政權為目的,久而久之人家就會識破你。

我舉個例子,上個世紀30年代的時候,整個西方世界經濟走上了危機,1929年到1933年美國的股市大崩盤,結果引起了希特勒的興起,墨索里尼的興起,法西斯共產主義的興起,當時很多西方國家的左派人士,左派知識分子到蘇聯去訪問採訪,他們一進去以後,他們簡直是目瞪口呆,他們都沒想到全世界都在蕭條的時候,為什麼蘇聯這麼樣的興興旺旺向前發展啊,所以他們就相信了共產主義,那個時候30年代。到了50年代蘇聯發展到了頂峰,成立了社會主義陣營之後一直走下坡,現在還有幾個左派的知識分子再去吹捧斯大林那個年代那麼興興旺旺嗎?沒有人了,人家看破了。

因為那個是什麼?犧牲了多少人的生命,尤其是農民,烏克蘭的飢餓,大逃亡,把犧牲農民和農業,餵養了工業,餵養了城市,表現出來的曇花一現的現象當作共產主義,好了,現在共產主義走下坡了,那麼你現在中共要學這一套,要把自己怎麼樣犧牲全國老百姓的利益,犧牲生態環保,發展經濟,讓這個5%的人富裕起來,在全世界吹捧,可是更多的人會明白,這是不符合常理的,在全世界各個國家經濟都在蕭條的時候,你中國這麼樣的大手筆在外頭花錢,原因何在?誰在花錢,人家會追問的,會追查的。

所以現在中共在海外要表現出如何興旺,中國的北京模式,北京道路這麼樣成功,是假的,最後它的結果一樣再回到30年,上一個世紀30年代,蘇聯斯大林時代那麼樣興旺的,這樣的結果是破滅的,一樣的道理,因為你不是正常的,你把犧牲全國長期的利益,生態環保,民眾,特別農民的利益去把城市把它表現出來,面子工程做的多麼的好,讓10%的人可以到外頭大量的花錢,這種現象一個道理,集中暴利讓它表現出來,最後快速的走向死亡,現在正在這個階段,正走在這個路上,所以它現在的文化表現那都是虛的空的假的,結果《建國大業》首場開幕沒有人看,它的敗象已經開始了。

所以開這個會試圖在一個總的目標,叫作維持共產黨穩定統治這個前提下採取各種各樣的馬列毛一直到胡錦濤的科學發展觀這個指導思想,各取所需,完了以後採取各種打壓手段來這裡求生維持下去,這是這個會議的最終目標,能成功嗎?成功不了。可見現在中共遇到的非常大的難題,文化意識形態的難題是其中之一,政治、經濟、金融現在每天所得到的消息都是負面的,不是正面的,那麼我再回一句話,中共的結局你要怎麼走?你要在這個大矛盾前提之下,你要去化解矛盾和民眾達成妥協,放棄一部分政權,放部分的權力走國民黨的道路,還是你要走卡扎菲的道路,前景就是這樣。這是我今天的評論,謝謝各位的收聽,再見。

(據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伍凡評論》節目錄音整理)

相關新聞
【熱點互動】週五熱線:六中全會與朝核危機
楊嘯 : 六中全會閉幕 公報不提江澤民 胡錦濤有打算
吳庸:讀中共六屆六中全會公報
中共六中全會用「和諧」掩蓋大危機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傑森:德州大停電的深層原因
【首播】專訪李南央:中共深藏稱霸野心(2)
【新聞大家談】禁議20大洩習近平處境 緬軍親美遠中?
【微視頻】美1.9萬億紓困 全球債務貨幣化危機?
【拍案驚奇】川普低調美媒收視大跌 反送中死多少人?
【珍言真語】中共坑蒙拐騙 媒體人籲捍衛港文化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