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修煉法輪功 擺脫抑鬱人生

2011年5月13日法輪大法日,法輪功學員在多倫多市政廣場集體煉功(攝影:周行/大紀元)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1年05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周行多倫多報導)她給自己取了一個英文名字叫祖兒(Joy),就是快樂的意思。但祖兒快樂的時候不多,因為患有抑鬱症,影響休息,也影響了身體健康,直到她開始修煉法輪功

祖兒已經是加拿大公民,年紀輕輕便長期被抑鬱所困,經常胡思亂想的,晚上睡覺會做很多夢,休息不好,身體糟糕到有時只能在家裏休息。

2009年,祖兒經朋友介紹,開始瀏覽法輪功網站,9月份她開始讀《轉法輪》。

修煉需要逐漸把人世間的名、利、情看淡,不去爭鬥,順其自然地生活。祖兒與其他法輪功學員談了很多次,覺得自己放不下人的這些執著。她說:「就覺得身在紅塵,我怎麼能放下這些人心呢?」

為此她停了2個多星期,無法決定是否要修煉下去。

「經過思考後,覺得在加拿大也很悶,挺無聊的,就決定繼續修煉下去。」 祖兒說,「這個念頭一出,當晚就看到了法輪。」

「讀法的過程中,身體就開始覺得輕快起來。」她說,剛開始修煉的2個月,身體的反應特別好,「好像在鼓勵我修煉那樣。」

以前經常胡思亂想的祖兒,心裏開始變安靜了。她說:「覺得是很多不好的東西被消掉了,自我控制的能力也強起來了。」

祖兒的世界觀也在發生變化,對人世間的名、利、情看的沒那麼重了。她開始覺得,人就像活在自己心靈的牢房裡,「世界沒有煩你,是你的心在煩你。」

「以前我也是常常生活在這種狀態當中。有了法後,心靈獲得了平靜。」她說,「讀法過程中,心裏的那些憂慮,就感覺到在減少。」

祖兒在多倫多租房住,修煉前她很計較,室內的公共場地通常不會去打掃。現在她會主動去搞衛生,也不會常去抱怨這、抱怨那的了。她說:「房東及鄰居都說我變得越來越好人,人際關係也變得和緩多了。」

在工作中,祖兒也表現出比較任勞任怨,一些以前會引起她生氣的事,也變得不會太在意了。她說:「能任勞任怨這點比以前好多了,以前覺得,憑甚麼我要多做,我只拿這麼一點錢。現在覺得無所謂,多做些能積德。」

修煉一年多來,祖兒的身心變化很大。她說,給她印象最深的變化是:「我變得忘性很好——選擇性的遺忘。」

一個人對你不好,有人可能會記仇,反過來對對方也不好。祖兒說:「以前我是個很計較的人,很倔的那種人。你對我不好,我一輩子都不理你;我要是小看你,就一輩子都小看你了。」

「現在有誰對我不好,過後很快就忘了。」她說,「並不是我刻意地這樣去做的,修煉後自然而然就變成這樣了。」

她解釋說,作為修煉人了,遇到矛盾的時候需要向內找,找出自己有甚麼問題。

工作中遇到的矛盾,帶來的心性衝擊也很難受。祖兒說:「這時我也會找同修交流,常常就能找到自己的執著及人心。這時,經常是一天過後,情況就改善了。」

「法的威力大,能使人心性提升。第二天去工作時,整個人的狀態就完全不同了。」她說,「很明顯的,自己的心性如何,從周圍的環境就能看出來。」

修煉並非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有時候很難。祖兒提到修煉5個多月後與房東鬧糾紛,表面看起來都是房東造成的,當時她沒能忍住,對房東發了脾氣。

「之後腦袋裡翻江倒海的,很混亂,感到身體發沉。」 她說,「那是修煉後第一次反面的教訓,感覺很深刻。」

修煉使祖兒擺脫了抑鬱的人生,以前為了名利去爭、去鬥的人心也在逐漸消減,對人生有了全新的理解。她說:「寧可別人負我,我不會去負人。」

評論
2011-05-20 11:4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