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西藏60年是解放還是奴役(2)

人氣 9

【大紀元2011年05月31日訊】(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那麼我們再接一位佛州劉先生的電話,劉先生您好!

MP4下載收看

劉先生:主持人好!兩位嘉賓好!我有三個問題想請教一下,第一個就是,我是在中國大陸長大的,我們當時受的教育,現在就是說西藏在達賴喇嘛統治的時候, 那個時候如果農奴不聽話的話,就會把腳上的筋挽掉,然後會把眼睛割掉,然後把人皮剝了做鼓。我想問西藏的研究員,在線上的那位先生(貢嘎扎西),是不是確實有這樣的事情?

第二個問題就是,很多人去了西藏以後,覺得西藏是世界上唯一的淨土,我們知道現在火車已經開進西藏了,然後很多漢人也到西藏做經濟,發展經濟。那麼我想問問胡平先生、陳破空先生,這未來幾十年,甚至一、兩百年的情況,你們覺得西藏會變化成什麼樣子?

第三個問題就是,我們學的都是西藏自古以來……中國都這樣講,自古以來,新疆、西藏都是我們中國的領土,因為我在文化大革命中長大的,沒有學過中國歷史,只學過中國共產黨黨史,很可悲。我知道在清朝,西藏好像是清朝的附庸國,西藏成為中國的一塊(版圖)是不是從49年以後的事情?好。謝謝。

主持人:好,謝謝劉先生的問題。那我們先接下一位北京安先生的電話。安先生您好!

安先生:主持人好,嘉賓好!今年是中共宣傳的西藏解放60年,它宣傳說西藏的生活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那我們看一看這個實際情況,它宣傳對外說保護西藏人的這種文化和宗教信仰自由,但事實上我們舉一個例子就可以看到它這個宣傳的這種虛假性。

你比如說從黃教來說,那個達賴喇嘛和班禪是互為師徒的,而且這個儀軌是互相指定的,就比如說達賴圓寂了由班禪來指定,如果班禪圓寂了由達賴來指定,這個制度維持了三、四百年,就是從清朝一直維持到現在。這個制度不是說跟什麼政府有什麼關係,但是中共占領了西藏以後它就破壞了這個宗教儀軌。那現在的班禪,大家知道他不是達賴喇嘛指定,而是中共它自己指定。就從這一個問題上我們可以看到它對藏人的這種宗教信仰自由實際上是一種宣傳,完全是很虛偽的。

中共占領西藏以後,對這個藏文化進行了這種共產文化的改造,到了文革達到了高峰,有三千多個寺廟被拆除,幾十萬的藏人被還俗。但是後來,就是所謂改革開放以後,它對藏人的信仰也是進行了嚴厲的控制。就我知道的一些,比如說現在這個大型寺院裡都駐有武警,那武警它對外宣傳是消防隊員,但實際上就是控制這些藏人,它對他的行動、行為進行監視。

我們剛才有一個朋友談到,我們應該把這個放在更大的一個環境下探討,就是共產制度,這個共產制度它不光是對藏人的迫害,也是對我們這些內地漢人的迫害,所以說我們要結束這個局面就是要解體這個中共。

主持人:好,謝謝安先生。我們再接一下紐約王先生的電話,王先生您好!

王先生:剛剛那位先生講的不錯。這個中共不但是奴役西藏人,它是奴役全中國人,你說我們漢人哪一個不被它奴役?今天我們想一想,當時我在中國大陸的時候,每個鄉、每個村都有一個祠堂,那個祠堂裡面都是拜祖宗,它來了以後,所有的祠堂,祖宗的文件通通給它燒掉了!通通給它毀掉了!祠堂也占領了!現在開始有的人偷偷摸摸又在建祠堂。這個祠堂制度它都不允許,它還允許西藏去拜這個拜那個嗎?

所以它講那個西藏人被奴役、被殺,你想他那個喇嘛不管到台灣,到美國,到什麼地方,那些流亡的西藏人都去親近他,沒有一個去反抗他,沒一個舉牌去罵他;你共產黨把他講的跟魔鬼一樣,那為什麼西藏人都沒有去罵他呢?他是魔鬼為什麼沒有人去反抗他呢?所以共產黨講話你不能相信啦!

主持人:好,謝謝王先生。剛才幾位觀眾朋友都給了我們一些最新的消息,還有他們的觀點。那我們首先請線上的貢嘎扎西先生來回應一下,還有回答一下剛才觀眾朋友他們的見解和他們的問題。

貢嘎扎西:我謝謝這些關注西藏問題的朋友。剛剛有一位先生提到中共的宣傳,比如說西藏是最黑暗、最野蠻、最落後、最殘暴的這種,在以前的社會制度裡面,那當然什麼剝皮啊、割人的筋啊,這些都是野蠻的宣傳,就是中共的一再宣傳,把西藏的黑暗的一面來誤導全世界,尤其是來誤導廣大漢人朋友對西藏問題的一 個看法。所以這些宣傳都是捏造的,並不是事實。

我剛剛也講過,以前的制度並不是非常的健全,這我們承認,但是並沒有落到中共所講的那麼可怕的一個黑暗的、野蠻的落後,所以這是中共一再宣傳,所以很多大陸境內的漢人朋友,到現在有些人還不了解真實的西藏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西藏。這是第一點。

那另外剛剛一位朋友提到關於轉生的問題,我很贊同他的看法,因為他看對事情,看的很準,那個轉世制度是在西藏佛教上的一個儀軌。那現在好比從班禪喇嘛的那個轉世來講,現在有兩個班禪,一個是中共自己認定的班禪,一個是達賴喇嘛認定的班禪。所以它一方面說有宗教自由,那在西藏各個寺院裡面,它目前進行所謂的「愛國主義」教育的時候,你必須要承認中央政府認定的班禪。

那如果真的有宗教信仰的話,你信仰哪一個活佛,你認為哪一個活佛是正確的,哪一個是不正確的,照理講是自由的。但是在各個寺院裡面強迫他們要接受中央認定的班禪,如果一些師父和一些尼姑不接受的話,強制開除這個僧道,所以這就是沒有宗教信仰自由的一個很明顯的表現。

那另外,共產黨本身就是一個無神論,它怎麼知道去進行轉世靈童的辦法?所以剛剛那個先生講的我很贊同他的看法。

主持人:貢嘎先生我想問您一個問題,因為從外界人來看,比如像我們看藏人是非常虔誠禮佛的,比如說從很遠的地方帶著乾糧走很長的時間,很多天,然後一步一拜到布達拉宮去拜佛。那麼就是說在中共占領了西藏之後,比如說它要求那些僧侶必須要結婚生小孩、組織家庭,把他們從寺廟裡面趕出去。另外還有就是說,要求你要說達賴喇嘛的壞話,否則的話,你可能就會有麻煩。那像在這種情況下,我想知道就是說,這麼虔誠的藏人心裡是一種什麼樣的感受呢?

貢嘎扎西:這是在心裡上非常大的一個創傷,比較了解西藏問題的人都知道,在西藏生活的各個層面是跟佛教,跟宗教有息息相關,所以目前在西藏各個寺廟裡面,因為中共一直認為西藏各個寺院是不穩定的因素的來源之一,所以在各個寺院裡面進行所謂的「愛國主義」教育,在愛國主義教育的過程當中,一個主要的課題就是你必須要批判達賴喇嘛是分裂者頭目,你必須要承認中央認定的班禪是真正的班禪,所以如果你不去承認的時候你就會遇到困難。所以中共一再這樣的做法等於就是破壞了漢藏大團結。

所以以前部分人對漢族很有歧見,現在在達賴喇嘛的領導下慢慢他們在轉變,因為對西藏的這些迫害不是漢民族造成的,是中國共產黨的政策,它當局所造成的。所以現在比較好的現象,現在越來越多的藏人就了解,在60年裡西藏遇到這麼樣的困難,不是因為漢民族,而是因為共產黨所領導的政府所造成的。所以我認為這是在達賴喇嘛領導下,漢、藏不斷接觸的一個很好的結果。

主持人:好,謝謝貢嘎先生。那剛才貢嘎先生也談到了,就是說現在藏人認為已經不是漢人的問題,而是中共的問題。那剛才幾位觀眾朋友也談到了,就是說中共不但奴役藏人,它也奴役漢人。請胡平先生來回應一下剛才觀眾朋友他們的這個說法。

胡平:我想其實我們漢人從自己的經驗中就可以體會到,推測到這個藏人的處境,過去中共也把49年以前的社會說的是暗無天日,也定義成什麼殖民地半殖民地、半封建、三座大山,那我們現在都知道不是那麼回事。那麼同樣的你可以類推,中共對西藏或所謂舊西藏的說法肯定也是站不住腳的。

其實這一方面有很多類似的例子。你看我們都有這個經驗,過去包括像文革的時候,甚至文革之前,我們念中學當學生的,學校領導經常要請一些什麼「苦大仇深」、「根紅苗正」的這些工人、老工人、貧下工農做報告,憶苦思甜。可是那些農民憶著憶著,講起最苦(的時候)還是62年最苦,他就說到那兒去了。

那麼同樣的,我們知道在四人幫垮台之後,鄧小平上台,他也提出過同意讓達賴喇嘛的哥哥到西藏來看一看。那來之前還跟藏人打招呼,說這都是原來騎在你們脖子上作威作福的人,他們來了,你們對他要客氣點,不要扔石頭,不要吐吐沫。結果等到達賴喇嘛哥哥這些代表團到了西藏,只見藏人扶老攜幼見到他又哭又喊、跪拜,希望達賴喇嘛能夠回來。那可見完全是兩回事情。

所以這些東西我想都給我們(感受)很深,就包括現在你中共表面上說它怎麼樣太平盛世,但是它維穩的費用都已經超過了國防的費用,尤其是在西藏,它儘管在說藏人今天過得怎麼樣幸福,怎麼樣自由的生活,但事實上我們知道在西藏地區,包括在拉薩,駐紮的軍人之多,在世界上少有比得上的。

我記得去年還是前年,有一位海南大學的學者去做過一個調查,好像說拉薩兵民比是1:1,高到了這個程度,有這麼大的駐兵在那裡守著,你還說他那兒人都過得很自由、很幸福?我看這明顯就是謊言。

主持人:您說到這兒我就想起來,就是我在做這個節目之前還看了一部電影,就是美國好萊塢的一部大片叫《Seven Years in Tibet》(中譯:《西藏七年》),它是說一個奧地利的登山冠軍和達賴喇嘛相處的(內容),整個電影看下來之後給人的感受就是說,在二戰的時候,西藏因為保持中立,它是一個沒有被戰火洗禮的地方,就人民都是安居樂業、很祥和,而且很平靜,而且人跟人之間……而且他們好像很怕事,不招惹別人的那個樣子。但是在中共軍隊進來之後,他們的生活就完全改變了。陳破空先生您有什麼要回應的嗎?

陳破空:首先,剛才有一個觀眾他要問一個問題,西藏是不是中國的一部分?是這樣的,中共現在越來越不論述這個問題,中共在2009年的時候,它發布了一個所謂《西藏民主改革50年》白皮書,它居然只有一句話:「西藏自古就是中國的一部分」,然後不著論述,就開始談別的事情了,所以它已經論述不清,它的論述完全站不住腳。

它過去有什麼論述呢?它的論述非常荒唐可笑。它從文成公主那個時候開始論述,就是公元七世紀,當時的西藏是最強大的,松讚幹布,唐朝跟它作戰是屢戰屢敗。唐朝為了安撫西藏,使西藏不要來打它,才把公主嫁過去;當時尼泊爾也把公主嫁過去了,而且嫁過去之後,這個尼泊爾的赤尊公主的地位比中國的文成公主地位還高。你把女兒嫁過去了,還說人家是你國土的一部分;那人家把你的女兒拿過來,應該說你是他的一部分嗎?它從這個地方出發,那從這個地方出發,我們是不是說西藏是尼泊爾的一部分,或尼泊爾是西藏的一部分?這個站不住腳。

它後來又扯這個蒙古的關係,說蒙古汗王怎麼怎麼樣對立,而蒙古汗王跟西藏形成供施關係的時候,中國已經亡國了,蒙古已經把中國拿下來了,而西藏當時還受到了尊重,西藏當時的地位比中國高,因為西藏的法王是蒙古的上師,他們有供施關係,而蒙古的上師是他的保護主、保護國忽必烈和及其後來者。

後來扯到明朝,明朝就跟西藏完全沒有關係,因為中國人把蒙古人統治推翻了之後,建立了自己的漢人政權,蒙古人退到了漠北,但是蒙藏之間的供施關係依然存在,所以跟明朝沒有關係。

當時明朝跟西藏之間唯一就是互贈尊號,這就跟今天的國家領導人互贈尊號,或者是互贈禮品一樣的,都是一個禮尚往來。後來明朝只有到了滿清,滿清在東北崛起之後,他為了抵銷蒙古人的影響,他要跟西藏結成供施關係,他仿造蒙古的方式,也是拜西藏的達賴喇嘛為上師,而他自己要充當西藏的保護國,但是當時滿清和西藏結成供施關係的時候,明朝還存在,就是滿清沒有去代表中國跟他結成關係,後來是滿清把明朝滅亡了,把中國滅亡了,中國又亡國了,但是西藏還在那裡。

再後來就是說作為中華民國時期,中華民國時期自顧不暇,完全把西藏的事情顧不過來,當時派了一個中華民國的代表吳宗信參加一個典禮,就說這好像是任命達賴喇嘛,達賴喇嘛在1939年就登基了,就已經被西藏的議會和西藏的各派宗教領袖認可了,而那個吳宗信1940年跟別的國家大使一起出席一個典禮而已。那麼到了後來的1949年,我就說了,完全是紅色版圖擴張的企圖,所以在這個時候,中共到現在它都不敢去論述這個問題了,所以中共是心虛,大家可想而知。

主持人:好,那我們再接一位觀眾朋友的電話,加州丁先生的電話,丁先生您好。

丁先生:安娜主播好,陳破空博士好,胡平教授好,還有貢嘎扎西教授好。這個一看就知道這60年當然是奴役啊!解放只是它們外表說得漂亮、好聽,其實對大陸同胞,包括藏胞在內,全是背後下毒手。1986年左右,大概是那個時候,匪軍在西藏也是對手無寸鐵的藏民開火射殺,就是為了某某小事件。我們中華民國台北的《華視》女記者,當時也在那個棚內轉播,那位小姐最後兩句話說,西藏同胞何其無辜啊!為何如此慘遭中共的毒手?

2007年與2008年,它們解放軍穿上藏民的衣服,冒充藏民在地方上幹壞事,幹完就嫁禍給老百姓,然後出面濫捕無辜的西藏老百姓。

(待續)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視頻:【熱點互動】西藏60年是解放還是奴役(上)


http://www.youmaker.com/

視頻:【熱點互動】西藏60年是解放還是奴役(下)

相關新聞
袁紅冰:天祐藏人,自由西藏
西藏流亡政府接受達賴喇嘛辭職
視頻顯示中國在西藏寺院附近進行鎮壓
【熱點互動】看新唐人台灣續約受阻(3)
最熱視頻
【唐浩視界】七根芒刺在背 中共犯台恐自滅
【時事縱橫】王岐山處境微妙 34科企恐遭共產?
【有冇搞錯】舊軍隊新裝備 中共戰力大有疑問
【秦鵬直播】阿里再被罰 習求助默克爾失靈?
【珍言真語】馮玉蘭:中共打壓港人 擦亮世人眼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