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紀元】一個偉人和世界變局

一億人反迫害13年 成中國政局焦點

正邪的較量從亙古延續,至今已走到了大結局的時刻。大劫來臨,眾生絕望之際,主佛降臨,推轉法輪,解救眾生。守住善念的世人度過劫難,天門大開,諸神歸位。 圖為聖王下走人間。(繪圖/大雄)

人氣: 3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2年05月21日訊】(本文轉自275期【新紀元週刊】「封面故事」欄目,共有九篇文章。本文是其中第一篇)

一億人反迫害13年 成中國政局焦點

文 ◎ 王華


中華大地百年來推演了三場政變大戲,今日正在發展的、重慶事件引爆的第三場大戲,一步步都在大紀元的預測中。(Getty Images)

法輪功傳出短短七年,大陸就有一億人按照「真善忍」的標準修煉,努力做個身心健康的好人、更好的人。當時中國中央各大部委的部長、省長乃至中央級別的高官,還有政治局七個常委的夫人都學煉法輪功,但江澤民卻一意孤行在4月25日當天晚上舉起了屠刀。至今對法輪功的鎮壓已經持續了13年,法輪功也就成了中共最大的禁區,中國今日局勢的變化也環繞法輪功受迫害而發展。

百年來,中華大地上推演了三場驚天動地的政變大戲。

第一場政變是1911年清帝衰滅,青天白日旗的立起,孫中山坐上了大民國總統的位置。1912年2月12日,清隆裕太后頒布《宣統帝退位詔書》,結束滿清267年的統治,完成人類史上第一次從獨裁到民主的和平轉變,延續了五千年的皇權悄然和平退幕。然而孫文之後輩蔣中正,因無力抵制由西而來的紅禍,陰差陽錯地把江山讓給了蘇共在中國的代理人毛澤東,蔣公最後客死一葉小島。

第二場政變是1949年10月,毛澤東做了中國的太上皇,此後中華大地血旗飄揚,屠刀四舉。短短30年內,8千萬人頭落地。等到1976年天降隕石雨,毛澤東、周恩來、朱德三人紛紛嚥氣,留下文革爛攤一堆,整個國民經濟處於崩潰的邊緣。

然而弔嚎還沒過「五七」,被傳說是毛的「私生子」華國鋒就逮了毛之后妃江青做墊背。不久華國鋒又癡心發作,糊里糊塗地將兵權拱手讓予鄧小平。鄧正中下懷,兵權一到手,立馬聯合開國弟兄及舊部一班元老,廢了華太子。於是鄧小平這個未登基的「鄧二皇」,開始掌舵中國之車,打著左燈向右轉,「不管黑貓白貓,姓資(本主義),還是姓社(會主義),把經濟搞上去就是好貓。」於是他在南海邊上畫了一個圈,中國開始打開了國門,大搞改革開放。可惜好景沒長過10年。1989年鄧小平頭腦發昏,6月4日在天安門彈壓學生,前功盡棄。待見國際社會反彈,已悔之晚矣。

第三場政治大變革從20年前就開始醞釀了,自2012年2月6日大戲開場。隨著王立軍的出逃美國領館,薄熙來的下臺並被宣佈參與謀殺,到周永康被中紀委調查,再到江澤民變成植物人也難逃追查,再到近日山東盲人農民陳光誠引發中美談判的戲劇性變化,導致奧巴馬被騙,最後再到18大政治局的安排,習近平能否坐上中國第一把交椅……最近三個月政壇海嘯的幾次突然轉向,不但讓被密封在信息罐子裡的大陸中國人驚愕,連那些一輩子研究中國政治局勢的外國專家、政客,長期密切關注大陸政局的香港各界菁英,以及花費了巨額投入以便獲得中國第一手內幕的西方媒體和西方特工們,都無不驚嘆:天啦!中國怎麼呢?好像完全失控了,一切都出人意料!太離奇,太反常了!

不過,有一群人不感到絲毫的驚訝:一切都在他們的預料中,而且幾年前就預測到了今天。他們創辦的媒體,從報紙、雜誌到電視、電臺,步步搶在其他媒體之前報導,包括全球最大的主流媒體,都是從那裡拿線索。

他們是誰呢?新華社主動給了大陸讀者一個答案。

抓住事件本質 大紀元脫穎而出

4月30日,中共官方新華社發表了一篇英文評論,「質問」為何有關薄熙來事件的「謠言」在國內國外此起彼伏,文章暗指目前西方主流媒體所報導的新聞很多取自於法輪功學員興辦的《大紀元時報》、新唐人電視臺等媒體,主題是「西方媒體被法輪大法攻陷」。

新華社把法輪功稱為「X教」,文章對下面現象感到驚嘆:「很多西方主流媒體大量報導了薄熙來竊聽高層談話、參與政治內鬥等各種消息,而這些消息都是(法輪功媒體)早就報導過的了,西方正規傳統媒體反覆引用一個民間組織的獨家報導,這不是國際新聞史上一件令人吃驚的軼事嗎?」

這的確是件令人吃驚的事。隨著中共大外宣政策的推行,新華社等國內喉舌也模仿西方媒體在全球派出記者站,不惜每年花費數千萬用於挖掘獨家消息,但他們也沒拿到什麼獨家消息可令世界媒體轉載,而法輪功一個小小的流落國外的氣功團體,怎麼能讓西方媒體屈尊引用他們的消息來源呢?這不是一件前所未有的怪事嗎?毫無疑問,在西方同行的眼裡,《大紀元》已經成為中國問題的行家。

緊接著中共五毛黨配合新華社評論,在海外親共媒體和網站上發表了很多文章,點名攻擊《大紀元》,並把大紀元的成功歸結於「法輪大法花了血本」。五毛們罵道:「海外主流媒體這次與大紀元『同流合汙』了」。

在此之前,路透社記者就曾公開表示:全世界主流媒體都在看《大紀元》,不少國際新聞界同行見到大紀元記者都親切地說:「大紀元越辦越好,我們都喜歡看。」香港名嘴陶傑在自己的節目中也說,「現在全世界都在看大紀元」。事實上,《大紀元》一直拒絕過濾真相,在中國問題上的真實報導早就贏國際同行的認可,只不過普通讀者不知情罷了。

由海外華人(主要是法輪功學員)創立於2001年的《大紀元時報》,目前已經發展成多語種的全球性的「大紀元新聞集團」,擁有12語種的報紙,19語種網站,擁有全球覆蓋面最廣的發行網路,幾乎「全球有華人的地方就有《大紀元時報》」,幾乎全球每個重要國家都有大紀元的報紙和網站,光中文大紀元新聞網網站上每天點擊量就高達600萬人次,「大紀元新聞集團」已成為全球最大的媒體,而《新紀元》週刊是大紀元新聞集團在雜誌領域的旗艦。

鎮壓法輪功問題才是中國的核心

許多讀者驚訝的發現,拿出三個月前《新紀元》週刊出版的《王立軍事件特刊》以及後面的各種報導,對比後來事件的進程,人們驚喜地發現大紀元的預測是那麼地準確,事件好像就是沿著大紀元分析的軌道在走,一次次大紀元報導在被五毛罵成「危言聳聽、謠言」之後,都變成了事實。

4月15日,大紀元專欄作家章天亮在《二十次準確預測政局的玄機》一文中指出了大紀元成功的祕訣。「如果說我們和海內外那些每每預測失準或霧裡看花的觀察家們有什麼區別的話,那就是我們把法輪功事件作為考察中國政局和預測中國走向的最重要參數。」他還建議讀者、觀察家和「中國通」們也試一試用法輪功來解讀中國今日局勢的變化。「因為法輪功才是中國問題的核心」。


李洪志大師於1994年5月在成都舉辦中國法輪功傳授班,從此法輪功在當地迅速傳開,至1999年初僅成都已有幾十萬人在修煉。(明慧網)


法輪功是1992年由李洪志大師從長春傳出,短短七年後,大陸有上億人修煉法輪功,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努力做個身心健康的好人、更好的人。當時中國中央各大部委的部長、省長乃至中央級別的高官,還有政治局七個常委的夫人,他們都學煉法輪功,從公安部長、副總理到人大委員長、政協主席到國家主席,幾乎人人都看過《轉法輪》,江澤民、李鵬、胡錦濤、喬石、李瑞環、李嵐清、羅幹等人,都看過《轉法輪》,至今他們中很多人都把李洪志大師稱為師父。1996年江澤民在視察中央電視臺時,看著一位工作人員桌上的書,還說「《轉法輪》這本書挺不錯。」江還偷偷跟著夫人王冶坪學煉法輪功,他後來把雙手交叉重疊在小腹部位的動作,就是跟李洪志大師學的。江還找人向李大師詢問自己的前世是啥,李大師回答說:來治病可以,但前世就不給看了。

1999年4月25日,上萬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上訪,要求政府保障憲法賦予的合法煉功權利,雖然朱鎔基總理答應了民眾的要求,但江澤民卻一意孤行地在4月25日當天晚上舉起了屠刀。至今對法輪功的鎮壓已經持續了13年,法輪功也就成了中共最大的禁區。

如今隨著大陸公民意識的覺醒,不少公共知識分子、中國問題的專家智庫等,開始研究中國民眾維護權利的「維權運動」,但他們依然有意無意地避開法輪功的維權,把法輪功問題視為禁區。還有部分人被中共的宣傳欺騙了,認為「法輪功已經被消滅了,法輪功不存在了。」

其實這是中共施展的花招:一方面花費巨資修建防火牆,嚴厲封鎖網路,讓大陸人看不到法輪功在海外洪傳一百多個國家的盛況,一方面在大陸對法輪功實施獨特的「外鬆內緊」的管理,利用這些「障眼法」,讓普通百姓覺得法輪功好像不存在了。在媒體和公眾場合,中共不再像1999年7月20日那樣鋪天蓋地地誣衊批判法輪功,很長一段時間裡報紙電視上都看不到法輪功三個字,但在其內部下達的維穩密令中,法輪功永遠都是佔據第一條的「頭號敵人」,對法輪功學員也一直實施著江澤民下達的「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打死算自殺」的滅絕性政策。

然而直到王立軍出逃、撕開中國高層祕聞之後,人們才在大紀元等媒體的報導中看到:原來就是因為江澤民要鎮壓法輪功,中共才出現了「兩個中央」,才出現了「法外授權」的610辦公室、政法委、維穩辦和國保這隻「四頭蛇」,才在中共官員出現新派別劃分,才出現了為了逃避因迫害法輪功欠下的血債會被中國法律和國際法律清算,「血債派」不惜謀反、謀殺,也要把政法委的印把子掌控在手,才出現了中共高層兩派之間的生死較量,才出現了令那些忽視法輪功問題的專家百思不得其解的舉措……

江澤民自認幹的最愚蠢的事

其實江澤民鎮壓法輪功,從來就沒有勝利過,也從一開始就不應該發生,如今連江自己都後悔了。

據《前哨》2011年2月作者嚴大明的文章《江澤民終生後悔的兩大事件》,講述了江自知死期不遠,從2010年起至少兩次對身邊的人談到,這一輩子做過兩件愚蠢之事:一是美國轟炸南斯拉夫時下令中國大使館不能撤退,二則是鎮壓法輪功。如今江澤民已成植物人,他在此之前的後悔對他本人來說已經晚了,但對於那些還在糊里糊塗「執行上級命令」的底層公務員來說,卻是一劑醒腦藥。

江澤民鎮壓法輪功的決定從一開始就受到中央政治局六個常委的全部反對。朱鎔基、李瑞環認為,對於一種「氣功」完全沒有必要大動干戈,更沒必要搞成巨大的運動。江還在自己的家裡遇到了反對,因為當時他的妻子王冶坪、孫子江志成都修煉法輪功。但江的理由是,在共產黨控制下的中國,不能容忍一個不受共產黨控制的組織發展到如此規模,否則,他們終有一天會取代共產黨。

當時李瑞環說:「你這種擔心是不是你自己高抬了氣功?」朱鎔基還引用調查數據說:「法輪功能祛病健身,為國家節約了很多醫藥費,練的人很多是中老年人和婦女,他們想練就練唄。」哪知江一聽,馬上像蛤蟆一樣跳起來,又喊又叫地咆哮道:「糊塗!糊塗!糊塗!亡黨亡國啊!」「滅掉!滅掉!堅決滅掉!」

為了讓政治局六個常委同意他的鎮壓,江澤民還讓曾慶紅命令在紐約的特工送回一份假情報,謊稱:法輪功得到美國中情局每年數千萬的資助,法輪功有海外背景等等。於是在謊言加高壓下,鎮壓法輪功的政策從1999年4月25日晚就在江的心目中確定下來了,那天晚上,江澤民就向上億法輪功群眾舉起了屠刀。

靠六四血跡爬上來的江澤民,無才無德,他既沒有毛澤東的膽識,也沒有鄧小平的策略,江自己都知道很多人不服他,於是他想學趙高,用「指鹿為馬」的方式,發動一場疾風暴雨式的、類似文革大批判那樣的政治運動,強迫其他人都服從於他,這樣他才能建立起所謂「江核心」的權威。江早在1996年就讀過《轉法輪》,這是李洪志大師的主要著作,他知道法輪功教人「真善忍」,教人做好人,這樣的好人在江的眼裡就是「最好欺負的人」,他們「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用欺負法輪功來建立自己的淫威,這就是江澤民當初的算盤。

然而什麼都不信的江澤民低估了信仰的力量。江澤民在答外國記者問時,曾公開表示:「我年輕時相信共產主義會很快實現,但現在不這樣想了。」其實,現在在中共黨內高層,沒有一個真正相信共產主義的人,他們只是披著共產主義的外衣,給自己腰包撈取好處而已。江澤民是個無神論者,他不懂得信仰的力量,他最初叫囂「三個月消滅法輪功」,如今13年過去了,法輪功不但沒有倒下,相反的,法輪功學員以「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酷刑罪」刑事控告或民事起訴的方式,在18個國家和地區,把江澤民送上了國際法庭,使他成為唯一一個在位時就被民眾強烈控訴的國家首腦。

江澤民走垃圾道遁逃 躲避起訴書

2002年10月28日,江澤民到美國做最後一次訪問,為了躲避法輪功學員遞交起訴書,他不顧國家主席的顏面,放著豪華酒店正門不走,專走垃圾道,成為人類外交史上的一大笑料。不過最後他還是被法輪功學員起訴了。

美國休斯頓洲際酒店共有485個房間,單人間每晚大約239美元,套間每晚599美元,總統套房每晚八千到一萬美金。江澤民一行100多人,卻把整個酒店統統包下,而且一包就是四天。這樣浪費的原因就是怕法輪功學員也住進同一家旅館,當面向他遞交法庭起訴書。

據說江澤民一看到「法輪大法好」的標語就嚇得渾身發抖,害怕得不行,趕緊逃跑,於是急急忙忙從後門繞到垃圾道逃走。那時的他就知道自己幹了件最愚蠢的事。對於法輪功是「打不垮,見又怕,趕緊逃」,但他逃也逃不掉,「九評驚爆,邪黨垮掉」,就成了江的宿命。

如今江澤民已經變成了植物人,靠各種儀器維持著生命,根本無法參與任何事了,但負責起訴他的國際律師表示,無論江是死是活,正義的審判都會同樣進行的。目前起訴江澤民的國家和地區包括,歐洲的比利時、西班牙、德國、希臘、荷蘭、瑞典;美洲的美國、加拿大、玻利維亞、智利、阿根廷、祕魯;亞洲的臺灣、香港、日本、韓國,還有大洋洲的澳大利亞、新西蘭。江澤民現在一旦出訪這些國家,國際刑警就有權把他逮捕歸案。

江澤民的一意孤行,在中共黨內都是譴責聲浪此起彼伏。如中共中央黨校理論研究室副主任杜光退休後曾公開表示:「這場毫無法律依據的迫害是中國的一場悲劇,不僅給法輪功學員及其家人帶來苦難,而且對中國社會造成了極大的危害,對中國社會的進步起著阻礙作用。」「剝奪法輪功學員的信仰權利是非常錯誤的。當年的這場錯誤應該被糾正。」

中國法輪功學員超過中共黨員總和

法輪功13年來用亙古未見的抗爭方式在展現真相,法輪功的傳播方式也很特別。法輪功是李洪志大師1992年5月13日在長春第一次公開傳出,由於祛病健身有效率高達98%,很多人一煉法輪功,身體狀況和精神面貌就明顯好轉。法輪功強調做人要遵從「真善忍」這個宇宙特性,要修煉自己的心性,要處處為他人著想,於是,法輪功很快在親戚朋友之間傳開,形成了一個「人傳人、心傳心」的傳播渠道。

據中國公安部的調查,在1998年底,全國修煉法輪功的人數至少是7千萬,超過了中共黨員的人數。在1999年7月中國鎮壓法輪功的時候,法輪功修煉者在中國已超過一億人。

而且不同於其他氣功的是,修煉法輪功的學員主要來自中國社會的主流階層,遍及社會各行各業。上至國家高層領導人、下到貧寒百姓,無論是工農商學兵或國家幹部,無論男女老少,只要真心想學,就能免費學到法輪功的五套功法。

這五套功法包括站立的四套動功和一套打坐靜功,動作緩慢圓、簡單易行。而且法輪功還教人心法,通過學習李洪志大師的著作,提高自己的思想境界,所有大法書籍可在互聯網上免費下載,其中以《轉法輪》為修煉的指導核心。

法輪功還有個特點,用百姓的話說:「修煉法輪功的,都很堅定。」那時的中國人在經歷了各種信仰的失落後,很多人稱自己「什麼都不信」。的確,他們曾經相信過毛澤東,但文革狂熱的「忠字舞」之後,他們發現自己被騙了;也有人曾相信鄧小平的改革開放,但隨之而來的物慾橫流讓人發現,經濟發展了但道德淪喪了;有人曾經相信共產黨,但六四大屠殺讓人們看到了中共暴政的血腥,於是很多人不再相信任何理論,不再「迷信」任何學說。

然而法輪功以其獨特的、深入淺出的道理,讓人們明白了該如何做個好人,如何對未來充滿希望,相信造物主不會拋棄祂的子民,相信這個世道邪不壓正、善惡有報。人們發現,法輪功修煉者除來源層次比較高之外,他們還有幾個特點:一是他們很多修煉前就是很善良的人;二是他們修煉後變化很大,很多原來不夠好的人修煉後都認識到,老天爺用眼睛正看著自己哪!再也不能幹虧心事了。什麼貪汙受賄、說假話騙人、欺負他人、佔小便宜、搬弄是非等等,都與法輪功學員無緣了;三是很多法輪功學員修得很堅定也很理性,他們很清醒自己不是盲目地選擇了法輪功,而是深思熟慮後的理性覺悟,彷彿一生等待期盼的就是這部法。

由於如此強大的內在精神約束力,法輪功的社會效益就非常突出,經常報紙上宣傳的好人好事都是法輪功學員做的。比如1998年堅守在長江抗洪第一線的,不是共產黨員,而是法輪功學員,這讓江澤民很難堪。默默為村民修路搭橋的,也是法輪功學員,各行各業帶頭抵制歪風邪氣的,還是法輪功學員。

李洪志大師的專著《轉法輪》中講到這樣的故事。針織廠的毛巾頭,過去職工都順手牽羊地往家裡拿,但當他們學了法輪功後,不但不拿了,還把拿回家的又送回廠裡,整個廠的精神面貌都改變了,廠子經濟效益也變好了。這樣的例子在一億法輪功學員的比比皆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處處為他人著想」,「時刻保持一個慈悲祥和的心態」,「無私無我,先他後己」。

當時人大常委還對法輪功的社會影響做了調查,得到的結論是:「法輪功對任何社會、任何團體、任何個人,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

法輪功作為一種精神力量,已經成為穩定國家、穩定社會的基石。這印證了一個真理:無論是中國各朝各代的興衰,還是蘇聯等共產主義國家的解體,人們從中看到,維繫社會穩定,靠的不是暴力機器的強大,而是民眾道德力量的強大。按照「真善忍」修煉出來的人,他們必定會對整個社會帶來極大的正面影響。◇

(待續)

(責任編輯:劉佳、貝利)
=============================================================

評論
2012-05-20 9:4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