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姓愚蠢姓內急 稀奇古怪的德國名字

吳茵

有些德文名字古怪有趣,動物、顏色、性格特點……德國人姓甚麼的都有。(大紀元合成)

人氣: 1866
【字號】    
   標籤: tags:

德國姓氏種類繁多、取材廣泛,從性格、情感到人體部位;從動物、顏色到職業等等,五花八門、無奇不有。姓高興姓火大、姓黑姓白、姓鼻子姓嘴任你選。狼、狐狸、熊並不奇怪;麻雀、山雀、烏鴉也很常見。還有很多名字與職業有關。下面就盤點一些有趣的德國姓氏。

還好,總理不是「火很大」

如果德國女總理默克爾按照傳統隨了夫姓,那德國就有了一個「火大」的總理了。總理的先生姓紹爾(Sauer),這是一個形容詞,在形容物時,意思是酸的;形容人時,意思是生氣、火大。大家不妨想像一下,一個政治人物發表競選演說,上台自我介紹時說:大家好,我火很大。台下觀眾聽了大概笑聲多於掌聲,可能記住「她火很大」的人比記住她的競選演說的人要多得多。

按照德國的傳統習俗,妻子婚後應改為夫姓。現在德國法律規定,夫婦雙方可自行決定姓從哪方,可姓丈夫的姓,也可姓妻子的姓,或者選擇雙姓,很多中國女士嫁給德國人後就選擇雙姓,把自己的姓放在丈夫的姓前面。其實默克爾也不是總理結婚前用的姓,這是她前夫的姓,但是默克爾離婚、再結婚後都沒有改姓。這就造成了一個有趣的現象,默克爾夫人在當總理,而「真正」的「默克爾先生」不知道哪裏去了。

默克爾在柏林的家和著名景點博物館島隔河相望,這個位於Am Kupfergraben 大街6號的房子是個公寓房,有很多人住在裡面。每天都有絡繹不絕的遊客趴在大門旁邊的牆上,在那一堆門牌裡找德國總理先生的名字「Sauer」。再看看這棟樓其他住戶的名字,可把人笑翻了,有姓「Lustig」(有趣)的,有姓「Schoen」(非常、漂亮)的、還有姓「Ganz」(很,特別)的,再加上「Sauer」,這樣就有了幾個組合的可能性,比如schoen lustig(非常有意思),ganz sauer(特別生氣)。

總理先生紹爾是個默默做學問的大學教授,為人非常低調,即使做了總理先生,他也很少出現在媒體和公眾的面前,據說如果他的學生跟他提他是總理先生這回事,他就拉下臉,很sauer(火大)。除了每年和總理一起出現在拜羅伊特的瓦格納戲劇節上,其他的出訪之類的他幾乎從不隨行。

愛清靜的紹爾先生肯定知道天天有這麼多人趴在這裡看他的門牌,不知道是覺得ganz schoen(非常好)還是ganz sauer(特別生氣)。不過這些遊客可能覺得schoen lustig (非常有意思),不然也不會從對面的博物館島特地跑到這邊來看名牌。

上面提到的這些名字已經是一年前的住家名單了,不知道現在是否又有甚麼新房客搬進來,帶來幾個更有意思的新名字。

姓愚蠢的不愚蠢

「我姓Dumm,就是愚蠢的意思。」今年70歲的杜穆(ohannes Josef Dumm)先生在介紹自己的名字時絲毫沒有感到難為情,在《慕尼黑晚報》採訪他的時候,他說了:「叫愚蠢要比真愚蠢好的多。」這一輩子,杜穆先生一直都在證明,自己要比「愚蠢」這個名字好的多。

這份自信不知道是否可以回溯到1772年杜穆家族的一份內部協議,裡面規定改名的家族成員沒有權利繼承遺產。當然現在這份家庭協議早已經沒有了法律效力,但是家族成員們依然遵守這個協議,誰都沒有改名字。

姓內急

當幾十年前沃爾克小姐(Elidia Walk)遇到諾特杜弗特(Wili Notdurft)先生時,用她當年的話說「多棒的小伙子呀,但怎麼有個那麼糟糕的姓」!Notdurft在德語裡有好幾個意思,其中之一是內急、大小便;但是也有生活必需品的意思。儘管姓不好聽,沃爾克小姐還是接受了這個男人和他的姓,在婚後她也隨夫姓變成了諾特杜弗特太太,之後子女也都隨父姓。

對於73歲的媽媽來說姓甚麼已無所謂,但諾特杜弗特的一個女兒還是接受不了這樣的姓氏,成年之後她選擇了一個好聽的名字,不再是諾特杜弗特小姐了。婚後,她的丈夫也隨了妻子的新姓氏,因為他覺得自己的姓太大眾化了,想換一個。

諾特杜弗特先生出身於一個新教徒家庭,他小時候在讀宗教書籍時看到「Mit aller Notdurft und Nahrung」(和所有的生活必需品和食物),在他的印象裡,Notdurft就是生活必需品的意思,必需的、緊急的。直到21歲時,一位同事說了一句話讓他驚詫不已——這個名字不是那麼好聽。自那之後,他才開始意識到這個詞的另外一個含義:內急。現在76歲的諾特杜弗特先生每當在電話裡介紹自己名字的時候都要強調「Notdurft,就是緊急的意思」。

職業當姓氏

德國人的姓氏中許多是社會職業的名稱,從農民到工匠,從醫生、法官到作家、詩人,應有盡有。這些職業反映的是幾百年前的德國社會生活,現代生活中出現的職業如工程師、火車司機等是沒有的。

從姓氏中可以看出,早期的德國具有大工業革命之前的一般社會的特點,手工業在社會活動中占的比重非常大,反映在名字上,就是分類非常豐富,比如有姓木匠、皮匠、鞋匠、染匠、瓦匠、廚師、麵包師、屠夫、裁縫、壁爐匠、鉗工、理髮師的,還有姓磨坊工、花工、牧羊人、漁夫、礦工、獵人、農民等等。

從姓氏中還可看出,早年德國的職業分工已經很細:不僅有姓鐵匠的,還有姓白鐵匠、金匠的;不僅有姓木匠的,還有姓蓋房木匠、傢俱木匠、雕刻木匠的。除了手工業,還有其他一些職業被作為姓氏,比如醫生、法官、作家、教師、房地產經紀人、小提琴手、長笛手、牧師、主教,甚至是教宗等。

這些姓氏搞不好會和自己真正的職業發生衝撞,比如一家醫生診所的名牌上赫然寫著:Dr. Schlachter(屠夫),大概老祖宗是屠夫吧,當然想不到若干代之後有子孫會當醫生。但是這個名字比Leichenberg(屍體山)應該好很多,而且也比Mörder(殺人犯)溫和一些,再怎麼說屠夫干的還是合法的事情。而且看上去以前屠宰行業還很興旺,僅僅現在流傳下來的姓氏裡面就有4個寫法不同的詞的意思是屠夫:Schlachter、Metzger、Fleischhauer和Fleischer。

其實很多德國名人都有一些很有意思的名字,比如德國前總理施密特(Schmidt)就是姓的「鐵匠」,這還是一個非常常見的姓氏;著名的賽車運動員舒馬赫(Schumacher)姓的是「鞋匠」;前德國外交部長菲捨爾(Fischer)的意思是漁夫;足球帝王貝肯鮑爾(Beckenbauer),如果把名字分解開來看,是個製造水盆或者水槽的人。已故的著名影星羅密.施耐德(Schneider),其實姓的是裁縫。

德國著名音樂家瓦格納(Wagner)這個名字的意思是車輛製造者;古典音樂之父巴赫(也翻譯成巴哈),德文名字Bach是小溪的意思。貝多芬說過一句話,巴赫不是小溪,是大海。這句話就是源於巴赫這個名字的雙關語。

前黑森州州長的名字翻譯成科赫(Koch),是廚師的意思。中國的老子不是有句話嘛:治大國如烹小鮮,看來廚師和政治家的關係也不是很遠。

姓名和職業的搞笑配對

前面提到一個醫生姓「屠夫」,不禁讓人會心一笑,這樣的例子還很多。

Schlechtsweg(差路):有個德國鐵路賣票人員叫這個名字,難怪搞了半天也沒把票弄明白。

Aufderstrasse(在路上):用於餐館外賣人員最合適。

W□nsche(願望):在報紙上看到一位德國氣象局官員的名字是這個,覺得挺合適他的職業,但是如果是Wunscherf□llen(實現願望)就更好了。

Frauenschläger (打女人的人):不管甚麼職業,女士們大概都不合適這個姓氏。

Bauernfeind(農夫敵人):同理,農民們如果有這個姓,聽上去挺怪的。

Schaffnicht(過不了):據說一位教授姓這個,不知道是否有學生敢選他的課。

貴族不姓「伯爵」

德國有一個退役了的網球女王格拉夫(Graf),德文的意思是伯爵,但是千萬不要以為她是伯爵貴族出身。還有不少人姓König(國王),Kaiser(帝王),當然這些人的祖先也不是國王,帝王。真正的德國貴族的名字都很低調,不會把伯爵、侯爵之類的頭銜放在裡面,而是在姓前面加一個「馮」(或譯「封」,von)或者「簇」(zu)。比如因為博士論文抄襲事件而被迫辭職的前國防部長zu Gutenberg,就是個正牌的貴族出身。經常出現在八卦雜誌封面的漢諾威王子的姓是von Hannover。

至於那些堂而皇之地姓帝王、國王、公爵、侯爵、伯爵、男爵的人,其實他們的祖上都是一些宮廷侍從、管家這類的人物。當然也有人直接就姓 Lehmann(封臣)、Meier(封建領主的管家)、Hofmann(宮廷侍臣)。還有另外一些姓氏如市長、市長助理、地方長官、市民等等,這些也都是以前德國人生活的一個寫照。

中國古人也有人把官職和職位當作姓的,不過好像流傳下來的幾個都是比較體面的名字,比如司徒、司馬、上官等都是有一定地位的。還有中國姓氏中現在排名第三位的「王」姓,有一個說法是,這個姓和幾千年前的王族有關,但是現在說甚麼人姓王,再也沒有人想到王族了。就好像說一個德國人姓König,也不會有人把他和國王扯上關係。

姓爸爸、姓媽媽

一天看報紙,看到《世界日報》一篇文章的作者是Christian Mutter(母親),不禁啞然失笑,Christian是個男人的名字,想像著一位人高馬大的德國男士被別人稱為Herr Mutter(母親先生),覺得很有意思。無獨有偶,德國還有一個姓Vater(父親),如果女士擁有這個姓,就是父親女士了。

說起來中文裡面也有姓「母」的,正好對應著Mutter。但是好像沒有聽說姓父、爸或者爹的。

其實中國有一個姓,如果翻譯給德國人,幽默的效果一定不亞於姓母親和父親。這個姓就是長孫,字面意思不就是第一個孫子嗎?

老闆姓「黑」、助手姓「白」

柏林一家出版社的老闆姓黑(Schwarz),很巧的是,他的助手是一位白女士(Weiβ)。兩個人合作了30多年,非常默契,這是否和他們的名字也有一定關係,就不得而知了。

德國人用顏色當姓氏的還有「褐色」(Braun)、紅色(Rot)、綠色(Gr□n)等等。

顏色在中文裡作姓氏的不多,比如「白」和「黃」,還有一個「黑」,來自於少數民族。說不定在諾大的中國的某個角落也有一個「黑白」組合呢!

「獅子」教練、「瘸子」隊長

2010年南非世界盃德國足球隊大放異彩,主教練勒夫(Löw)和隊長拉姆(Lahm)成為風雲人物。這兩個人的名字裡面也有不少學問,勒夫的德文寫法是Löw,比獅子(Löwe)少一個e,在德國一些地區的方言裡,尤其是南方的方言,經常會把一個詞最後的字母e去掉,而勒夫正好就是出生在德國南方的黑森林,很有可能Löw這個姓氏就是由獅子Löwe演化而來。一頭雄獅帶領的隊伍,估計也差不到哪裏去。

南非世界盃時的德國隊長叫拉姆(Lahm),本意是瘸子,一瘸一拐的,不過拉姆正好相反,不僅不是「一瘸一拐」的,而且還帶領德國隊旋風似的衝進了世界盃前三名,這支異常年輕的球隊屢屢以精湛的球技震驚全場。

「膽小鬼」醫院院長

動物名字成為姓氏,對於中國人來說並不新鮮,我們也有牛先生、羊太太(真的有人姓這個羊)、馬小姐。但是當我們看到「狼」(Wolf)先生、「鳥」(Vogel)小姐、「狐狸」(Fuchs)老奶奶、「熊」(Bär)爺爺、「公雞」(Hahn)太太,「豬蹄」(Schweinefuß)女士、「兔腳」(Hasenfuß)先生出現在街上時,不由地感歎,德國真是一個奇妙的國度。

擁有這些名字的人也擁有不一樣的故事。本來病人們在接受手術之前都很緊張,都是「膽小鬼」,但是當醫院院長走到病人前面自我介紹:「你好,我是膽小鬼院長」時,沒有一個病人不笑逐顏開的。巴伐利亞還真的有一位醫院院長叫Hasenfuß,直譯就是兔腳,德文中人們用這個詞來形容膽小鬼。

「兔腳」院長接受一家德文媒體採訪的時候說,自己現在不僅已經習慣,而且還很喜歡這個名字,因為「人們總是能一下子就記住」,而且經常會馬上開始熱烈地討論起這個名字來,還能給病人帶來快樂。但是他小時候可討厭這個名字呢,每次他提到自己的名字,看到別人哈哈大笑的時候,他就羞愧地直想鑽到地縫裡去。

結婚之後,「兔腳」先生的太太不想成為「兔腳」太太,就沒有從夫姓,孩子們也沿用母親的姓,沒有成為「兔腳」寶寶,避免了兔腳先生小時候經歷過的尷尬。兔腳先生是獨子,他覺得很可惜這個姓氏要失傳了。兔腳先生住在巴伐利亞,不知道德國其他地方是否還有同族。

「鼻子先生」、「牙女士」

最為奇特的是,人體許多器官的名稱也被用來作為德國人的姓氏,從腦袋(Kopf)、心臟(Herz)、肚子(Bauch)、肝臟(Leber)到腿(Bein)、胳膊(Arm)、手(Hand),還有耳(Ohr)、鼻(Nase)、眼(Auge)、牙(Zahn)均用作姓氏。現在德國人在稱呼別人時已完全不去想這些詞的含義了,否則稱別人為「肝臟先生」、「腦袋女士」時該有多麼彆扭啊!

中國名字一樣有趣

有些德國名字匪夷所思,無從知道出處,比如原巴符州州長姓「魔鬼」(Teufel),當然,中國古代也有個叫「鬼穀子」的,聽上去也差不多。德國人有叫殺人犯(Mörder)的,中國的姓氏裡面不是也有姓「寇」的嗎?

如果德國人知道現在中國政壇地震的兩個重要人物薄熙來、谷開來的姓一個是薄厚的薄,一個是穀物的谷,是不是他們也會覺得很有意思呢?還有溫家寶,姓溫水的溫。而胡錦濤呢,胡有胡來的意思,而胡錦濤這個人卻恰恰相反,行事尤其謹小慎微,從不胡來。

中國人的名字可能更是妙趣無窮,只是我們天天說、日日叫,已經不再去思考它們的意思了,就好像德國人天天喊著廚師州長、屠夫醫生,也不覺得有多麼彆扭。
(責任編輯:文婧)

評論
2012-06-25 7:5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