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假如中國取消新聞審查…(2)

人氣 1
標籤:

【大紀元2012年08月29日訊】(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觀眾朋友,我們今天的話題是「假如中國取消新聞審查…」歡迎您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646-519-2879加入我們的現場討論。您還可以通過skype:RDHD2008跟我們語音和文字互動。

MP4下載收看

另外,中國大陸的朋友您可以撥打免費電話:400-670-1668然後再撥 899-116-0297,加入我們的現場討論。您還可以通過愛博電視,無須翻牆直接收看,愛博電視的下載方式是通過動態網或者無界翻牆軟件,登入 www.ippotv.com下載;您還可以通過海外電子郵箱,像gmail或者是hotmail給ippotv2011@gmail.com發一封電子郵件,郵件的主題是1234,就可以收到最新版本的愛博電視。那麼您還可以通過打電話的方式,同步來收聽我們的節目,電話號碼是 832-551-5015。好,我們先來接聽新澤西彭先生的電話,彭先生您好,請講。

新澤西彭先生:你好,主持人和觀眾和嘉賓好。我說這個「假如」啊,是沒有假如的,如果大家看這個新聞,我的經驗看,和你們的經驗給大家仔細想想的話,其實七、八十年代的中國所謂的改革開放,到後來結果是什麼樣呢?不可能真正取消這個新聞檢查制度,或者是(取消)新聞封鎖,後面有一個人在看著你,是不可能的;但是它可能在名義上會講,我們現在放鬆一些,這有可能的,但是觸及到它的統治,觸及到中央政府,我不是說地方政府,可能地方會給它放些小罵大幫忙這樣子,然後它一定是讚賞這個中共的統治讓它繼續下去。這是我的觀點。

主持人:好的,謝謝彭先生。我們再來接聽紐約王先生的電話,王先生您好,請講。

紐約王先生:你好,主持人好。假如中國取消新聞管制,中國馬上就進步,共產黨馬上就瓦解。我們可以看到緬甸將來的進步一定超過中國。還有我舉兩個事實給你們聽,沒有新聞自由對人民是多麼殘酷。剛剛改革開放的時候,台灣有很多人到大陸去觀光,像上海、北京大城市去,一去了以後,一聽到是台灣來的,就像看電影明星一樣,很多人去看,一聽:唉喲,怎麼台灣人講話跟我們一樣啊,怎麼他講的話我們都聽得懂啊!你看,這就是新聞自由受封鎖造成的。

還有一個是我的親戚,剛剛改革開放時從大陸移民來美國,他在香港停留兩天,等飛機。我問他你在香港住在親戚家怎麼樣啊,他說我不敢睡覺,不敢出去,我說為什麼,他說我們大陸宣傳說香港是魔鬼的地方,天天搶,天天打,天天殺,我出去給人家殺了怎麼辦,所以我不敢出去。你看,大陸的封鎖新聞自由把人變得跟傻瓜一樣,這就是很可怕。

主持人:謝謝王先生的電話,跟我們分享您的這個經歷。我們再來聽一下北京倪先生的電話,倪先生您好,請講。

北京倪先生:您好。現在啊,這個年輕人在網上,老頭老太太在電視機前面,中年人就看看報紙,這就是中國的這種情況。這些電視前的老頭老太太就是沒救了,都是胡說,謊言千遍就成真理嘛,謊言你如果今天講千遍啊,他的腦子也就認了,他們沒什麼指望了,但是年輕人就是完全能夠突破這些謊言。那個主編他只是個別現象,在中國大部分的新聞工作者只認錢的,這是普遍的情況。你說如果中共新聞開放了怎麼樣?不可能發生這樣的事,所以一步就是半步。因為共產黨的歷史全是謊言,中共的歷史也全是謊言,那把這些謊言全戳穿了,等於把顛倒的歷史顛倒過來了,這是共產黨絕不會讓這麼做的。所以咱們說的這個命題根本不存在,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主持人:好的,謝謝倪先生的電話,倪先生說到本質上了。

杰森:不過是這樣子的,我感覺這個主要的意義是啥,就是說我們生活在中共的框框裡,事實上有的時候思維方式也按照它的框框走。我們這個討論主要的目的是啥呢?中共經常會說如果你新聞放開了,可能就是說媒體謊言會滿天飛,如果你媒體放開了你可能會引起社會動亂。我想把這個話題跳出來看這個問題,中國真的會出現如中共所說的,媒體放開了謊言會滿天飛嗎?社會會不穩定嗎?我想討論是這個意義,就是脫開中共的框架,因為中共不可能在中國永遠待下去。

我們也可以放開想一想,沒有中共中國會怎麼樣,我想不管是新澤西的彭先生,還是北京的倪先生都談到了,媒體放開那天,可能中共很快就完蛋了,但是我們不能默認它永遠存在。所以這是一個原因。另外紐約王先生談到,就是說當年沒有接觸國外的時候那個人的那種狀態,當然現在可能不會出現那種情況,中國跟世界也交往。但是可怕就可怕在這,中國人覺得他跟世界接通了,但是你卻發現他的思維方式完全沒有跟世界接通。

主持人:這是為什麼?

杰森:這個就是關鍵,剛才北京倪先生談到的就是老一代人他只看電視,那個電視完全接受中共的。然後就是中年人讀報紙,但是很多人年輕的時候思想已經被中共固化了,那麼他讀報紙的時候某種意義上講,他也是用固化的一種觀點去看世界。現在當然年輕人思維就比較開闊,我們也看到了,整個現在網上的輿論為什麼幾乎是跟中共對著走的,也就是說他代表最新的一代,或者說中國未來的一代在觀點上的一種表現。所以說我的感覺是中國未來(如果)中共不讓步,媒體不讓步,那麼歷史會把中共碾碎。

主持人:就是說取消新聞審查在中國是必然發生的,只不過可能不是在現階段。

杰森:對,可能中共目前這個框架下不可能發生,但是中華民族一定會迎到這一天的。

主持人:您有什麼補充?

竹學葉:我覺得剛才尤其是彭先生講說這個命題就不存在,其實是基於一個想法,好像中共會在這兒待了,中共不會允許,所以也就不存在這個。其實我想剛才杰森已經講了,我們這個框框其實畫得太小;中共不存在,新聞審查立即就不存在了,但是中國社會還會往前走。所以我覺得沒有新聞審查的制度,那麼我們再看在中共把中國社會擾亂成這個樣子的狀態之下,中國人會怎麼樣?我覺得這是值得我們關注的。

因為很多人,當然也是中共宣傳造成的,就覺得不管怎樣它有政府管著;萬一沒有人管了,那黃色的、亂七八糟的不是更氾濫了嗎?有人有這種觀點,我也聽到過不少。所以我覺得這是我們特別應該關注,我們不用考慮中共允許不允許,我們已經很清楚它不會給你自由。

主持人:這一點是有共識的。

竹學葉:對,有共識。關鍵是它不存在的時候,我們中國社會會不會真的像有些人以為的那樣會亂?我覺得這很重要,否則我們自己就會失去信心。

主持人:剛才倪先生也談到,中國的新聞工作者大部分都是認錢的,像徐懷謙是屬於個別現象。他的確是說感到痛苦,他對死亡也有一段解讀,大家也都在網上轉發,他說:「不死不足以引起社會重視,不死不足以促進事情的妥善解決」,但是他並沒有留下遺言他用「死」要證明什麼!

杰森:我想中國「無真相」就是這樣子。中國歷史上中共執政的這六、七十年,其實也就是中國創造一切黑幕的過程,所以任何一件事最後你都摸不清,沒有中共的時候我們再查一查歷史,也許很多事情能解釋清楚。

主持人:其實現在很多事情已經在開始顯露真相了。

杰森:對,當然也是這樣一個情況。確確實實我同意北京倪先生說的,現在媒體記者的道德在中國是滿低的。現在中國很多都是反的,老師、律師的社會評價很低,很多時候你得反過來看事情。連溫家寶自己都說中國現在這個制度好人很難做。某種意義上講,這個制度使得說假話的人可以升遷、可以發財,它可以逆向淘汰人;就像白岩松說的:「在國外說真話很輕鬆,說假話要有勇氣;在中國作媒體人你說假話很輕鬆,你說真話要有勇氣」。所以是逆向淘汰的機制使得整個中國的媒體人成了好像烏合之眾,甚至沒有人敢說真話,但是如果你把整個中國這個大環境擰正了,那我想中國人的良知、歷史上承傳的那種骨氣,很多文人就會站出來開始說真話。

竹學葉:所以我覺得要說這個,其實是一個問題,假如這個大環境擰正過來以後,為什麼媒體人就可以挺著腰桿呢?我想也是一個正向淘汰的問題;你不夠資格的、道德低下的、不講真話你是不可能做這一份工作的,因為公眾是把你當作真相的一個出發口,如果你散發的不是真相、是一個假的東西,那自然你就不可能在這個行業待下去,那麼流言蜚語,有的人可能以為:我就發了,但是你發出去以後就會發現社會不會接受你,而且你會受到懲罰,就像在西方一樣;在西方,你就會受到法律的懲罰、人心的譴責,你就沒有信譽,沒有信譽你說什麼也不會有人聽。

主持人:所以環境可以讓人變好也可以讓人變壞。我們來接聽澳洲王先生的電話,王先生您好,請講。

澳洲王先生:我覺得中國取消新聞審查沒有必要,因為中國人民還不太成熟。

主持人:王先生,我希望您是在海外,多聽一聽、多比較才看得到什麼是真相,什麼是假相。我們再接聽佛州王女士的電話,王女士您好。

佛州王女士:你好。說起中國的新聞,中國人真是中毒很深很深。我回中國之後,很多人都說:電視上這樣說的。我說:電視上的報導都是真的嗎?你們不知道,很多都是假的!騙人的!外國有一點什麼事情就一直報,從來不報國內不好的事。前兩天的槍殺案它報了三天,我家裡的人都看了煩,他們說:怪不得你說它光報外國不好的事情,自己國家不好的都不報。我說:你們不要聽它那個新聞,完全上當。

主持人:好的,謝謝王女士。我們再來接聽新澤西張先生的電話。張先生您好,請講。

新澤西張先生:主持人好,嘉賓您好。我說它這個新聞自由不可能撤銷的,因為它是洗腦用的,掩蓋中共貪污跟官官相護用的,它要是撤銷的話,你們都出來反抗的話,它受不了,怎麼說呢?你們什麼人都知道它做壞事的話,你們都會出來跟它理論,是不是?很多人一下子出來了,它政權會很不穩,它不可能撤銷的,那是專制政權用的最主要的工具。

主持人:好的,謝謝張先生的電話。我們再來接聽紐約錢先生的電話,錢先生您好,請講。

紐約錢先生:我認為中國要是有新聞自由,中共要倒台,它這個欺騙騙不了了,全部真相報出來,它這是豆腐渣的黨,是經不起考驗的。你看現在黑龍江的一座大橋倒塌了,它還說什麼超重,我記得舊金山有個金門大橋,我看過一次報導,它可以超重三倍以上,全部舖滿汽車的大橋;它說超重,所以這都是欺騙老百姓,沒辦法。還有一個就是說,中國共產黨它一進來就是欺騙的,要揭穿它就倒台了,它沒法生存下去,所以它不可能有新聞自由,只有倒台了以後才有新聞自由。

主持人:好的,還有幾位觀眾在線上,我們先來回應一下這幾位觀眾的電話。

竹學葉:我覺得剛才幾位觀眾的問題也說明了答案,也就是說,真要是有新聞自由,貪官是貪不下去,貪不了的,早就被人揪出來了,工程的質量也絕對不可能差到這種程度,因為有媒體監督,有人要去說話,有人要去查真相。也就是說看著只是允許你講話,但實際上是和老百姓的生活、生命息息相關。就是說有了真 相,不僅僅我知道了,好像滿足一個好奇心一樣,不是這樣一回事情,它真的是可以讓一個社會純淨的,可以約束那些壞人,可以監督壞人,這樣的話,社會才有一個正向的,一個真正和諧的狀態,否則的話,貪官污吏就是一手遮天,老百姓那只能是水深火熱了。

杰森:中國出現一個事,往往就是大量網民圍繞著事,這個事到底是怎麼回事,展開了激烈的討論,到最後也沒有個真相,最後這個事也就不了了之了。西方相對來說,它出現一個事的話,它很快會立一個調查組,而且大家非常信任這個調查團。然後,過一段時間,它果然會出現一個報告,然後這個報告會相應提出推薦如何解決、防止類似事情發生的措施,這個事用法律或者用法規的方式會避免。這個社會就不斷的在這個過程中,從事故學到教訓,然後社會往前發展。

而在中國為什麼很多事情是輪的,是循環的發生,光是倒橋的事,我看這個列出來,過去一年,每年都好多起發生,這個為什麼反覆發生,不是幾個,是反覆的發生,就是中國它所有的報導,最後結論就是一團漿糊,每個人都不知道是為什麼?所有的人都推完責任,沒有一個措施反過來保證這件事情不再發生。這個現象就是我們看到,中國人目前很多痛苦,事實上是來源於沒有真相。

主持人:除了新聞自由之外,還有一個司法獨立的問題。為什麼我們現在說中國人信息量已經很大了,很多事情在發生的時候,老百姓是會追究,會找出各種各樣的原因,但是就像你說的,結果沒有人管了,一段時間就不了了之了。

竹學葉:這個問題它也是連繫的,因為中共在後面操縱,所有這點提到的問題,中共在那牽著,你說司法也好、新聞也好,什麼都是它牽著,如果說是新聞有自由的話,你這個司法不獨立,也會被老百姓去看清楚,為什麼?也會被揪出背後的真相,在那個時候司法不獨立也是不可能的。所以我覺得雖然說是新聞自由,但是實際上涉及到整個社會的運作。

杰森:其實要改變中國的話,因為中國我們反覆說了,好像司法不獨立是個問題,然後道德水平下降是個問題等等,媒體不自由好像只是其中一個問題,但是要突破所有的東西,我覺得我同意竹博士的說法,這個事情第一步是要從真相來講。

就是當你有真相有媒體自由的時候,你可能很多其他問題就變成了在這一個真相推動力下相應的一個改變方式,這就是為什麼在整個緬甸的民主進程中,他把媒體自由放在很高的一個位置上。當年甘地回到印度的時候,他要做的唯一一個事就是:我要辦一份雜誌,自由的雜誌。他沒有說我要去當個官兒,沒有!他本身是個律師,他沒有說我要在印度開業,為印度人打官司,他做的第一件事是辦一個雜誌。所以說媒體是推動所有這個社會進步的最根本的因素。

主持人:就像剛才的倪先生說的,中國的年輕一代在網上是非常活躍的,他們很多人都在去找真相。

杰森:但是問題何在?他感到的就是他能活躍於自己的觀點,但是他們還是缺真相,因為這個東西不是我在網上,我坐在家裡發表我的想法就能知道,你必須像剛才說的倒橋的事,你得調查以後,你給個官方的說法,所有的人都不用討論。

(待續)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視頻:【熱點互動】假如中國取消新聞審查…(上)

視頻:【熱點互動】假如中國取消新聞審查…(下)

相關新聞
無國界記者發布《中國60年媒體的演變以及新聞審查》
澳門社團抗議新聞審查
突停播華叔葬禮 港台被批自我審查
緬甸再改革 擬終結新聞審查
最熱視頻
【橫河觀點】美國制裁才知中國超級電腦有假
【新聞看點】美對台新規猛踩紅線 中共詭異沒聲
【時事軍事】美海軍驚人計劃 快速打擊劍指中共
【探索時分】美軍隱形航母殺手AGM-158C
【預告】專訪程曉農:經濟全球化告別中國版(6)
專訪新書作家:成功亞裔與種族歧視的背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