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郵:天安門證人掙扎著告訴孩子甚麼

人氣 14
標籤:

【大紀元2013年06月04日訊】(大紀元記者秦雨霏編譯報導)從年幼的時候開始,齊志勇的女兒就問他,他是怎麼失去了他的一條腿。對於世界上的每個其他人,齊志勇都會堅定的、並且常常是憤怒的回答:他失去左腿,是因為在天安門民主運動中士兵朝他和其他手無寸鐵的平民開槍。但是當他的女兒詢問的時候,齊志勇總是嚥回這些話。 「我在一個事故中失去它。」 他多年來咕噥著這麼回答。但是這個謊言灼燒著他。

對於世界上的每個其他人,齊志勇(右2)都會堅定的、並且常常是憤怒的回答:他失去左腿,是因為在天安門民主運動中士兵朝他和其他手無寸鐵的平民開槍。但是當他的女兒詢問的時候,齊志勇總是嚥回這些話。(網路圖片)
對於世界上的每個其他人,齊志勇(右2)都會堅定的、並且常常是憤怒的回答:他失去左腿,是因為在天安門民主運動中士兵朝他和其他手無寸鐵的平民開槍。但是當他的女兒詢問的時候,齊志勇總是嚥回這些話。(網路圖片)

關於六四告訴孩子甚麼

《華盛頓郵報》6月2日報導,在抗議慘烈結束之後的二十多年以來,中共政府已經基本上把天安門事件從歷史上刮除。北京大街上的子彈孔早已被填平。政府禁止任何獨立的探尋並審查所有網上的有關言論。相反,天安門大屠殺事件在教科書上已經被壓縮為一句簡單的話並且模糊的稱之為「1989年政治動盪」。

但是對於那些曾經參與了學生抗議的人們,發生在1989年6月4日黑暗凌晨的幾個小時,仍然鐫刻在記憶當中,對於齊志勇來說,則是鐫刻在他的身體裡。這一代人現在必須決定,關於那一天,要告訴他們的孩子甚麼?

談論六四可能給子女帶來後果

《華盛頓郵報》報導說,對於許多人,這個決定取決於隨著時間推移,他們自己的看法的改變。在採訪十多名倖存者的時候,一些人思考是否這場他們為之奮鬥的民主事業被年輕的熱情所誤導了。其他一些人在海外贏得庇護,當他們對他們的孩子談論天安門的時候,它是一段歷史,只是他們生活的更大故事的一部份。

但是對於那些留在中國的人困境常常是更加複雜,公開提起天安門可能導致政府報復。直到今天,中共認為這個決定是維穩所必須的,六四週年的特徵是數千名警察在天安門廣場巡邏並且驅趕記者。

那些在商業,法律界和學術界取得成功的人們常常只是在私下裡談論它,害怕對他們和他們的子女帶來的後果。

即使那些勇敢的活動人士對他們的孩子也很少談論天安門。在孩子們成長的過程中,他們不明白為甚麼每年隨著週年臨近,警察闖入他們的家審訊和帶走他們的父母幾週而不解釋。一些孩子在學校受到限制和警告。

對於大多數父母,他們陷入一個抉擇,是否要保護他們的孩子免於瞭解這個他們仍然生活在其中的專制社會苦澀的真相,從而免於危險。

不想讓孩子知道

《華盛頓郵報》報導說,這是齊志勇和他的妻子在他們的女兒14年生命當中一直爭論的事情。他的妻子不願意他告訴孩子六四真相。他們兩個如此經常和如此激烈的就此發生爭吵,以至於他們再也不敢在家提及1989年。

即使那些把生命投入到民主事業當中的六四參與者,也對於是否告訴孩子六四真相發生分歧。安徽省權利活動人士張林說, 「我不想我的孩子知道。」

在二月份,當局從學校拖走他的十歲女兒,作為對張林異議活動的懲罰。他的女兒現在變得容易發火,並且迷戀於那些好人痛打壞人的卡通片。張林說,「我不想我的孩子走上跟我一樣的道路。」

當《華盛頓郵報》記者採訪張林的女兒的時候,她說,「我不明白為甚麼警察來個不停。」雖然她知道跟她父親多多少少有關係。當被問到六四,她回答說,「甚麼是六四?我從未聽說過它。」

我不後悔

《華盛頓郵報》報導說,齊志勇說,他對六四的血腥記憶無處不在,最終在女兒十歲的時候,他告訴了她有關天安門大屠殺的事情。

在隨後的年月裡,他偷偷的告訴她越來越多的事情。他們偷偷觀看海外網站上的禁片。

她變得越來越叛逆和成熟。她無言的接受學校領導把她排除在出國旅行和到天安門廣場慶祝共產黨統治的遊行行列之外,而不提出任何疑問。

最近她談起想要成為幼兒園老師,這樣她可以教給孩子們思考對錯。

「所有的父母都想他們的孩子生活在快樂當中。但是我不後悔告訴她。」齊志勇說,「只有當她首先嚐到苦,她才知道甚麼是甜。」

(責任編輯:林詩遠)

相關新聞
民運舊金山清洗民主女神像 揭六四紀念活動序幕
杜斌新書《天安門屠殺》 揭中共殺人史
六四目擊:長安街上的38軍與天安門廣場上空的直升機
六四臨近 天安門母親感謝香港人支持六四
最熱視頻
【薇羽看世間】疫苗在先?疫情在先?
【重播】川普發布會:中共的威脅遠超俄羅斯
【新聞看點】胡編再下套逼宮 習湖南視察被耍
【時事縱橫】蓬佩奧聯歐抗「無法無天惡霸」
【思想領袖】加夫尼:瘟疫讓中共原形畢露
車評:新舊之間 2020 Volkswagen Passat R-Line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