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今日】中共「鎮反」運動殺人如麻 民眾恐懼如寒蟬

人氣 2863

【大紀元2014年01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古春秋綜合報導)中共以血腥暴力奪取政權,毫無合法性可言,在建政之初,民心不服,無論城市還是鄉村,都遭遇到連續的、相當激烈的反抗。中共對於這些反抗的全面鎮壓,始於朝鮮戰爭的爆發。在毛澤東1951年1月17日發動的「鎮反」運動中,中共荒唐地制定殺人指標和殺人比例,各地掀起腥風血雨,中共1952年底公佈,有240餘萬人被其屠殺,而有文章稱,實則遇害的軍公教人員最少在500萬人以上。這場屠殺的直接後果,就是民眾對中共的殘暴統治噤若寒蟬,對共產黨的恐懼深深植入到骨子裡。

中共政權不穩 殺人立威

據大陸史學家楊奎松《「鎮壓反革命」運動研究》,朝鮮戰爭的爆發是中共大規模「鎮反」的直接誘因。

中共建政初期,立足不穩,民心不服,各地爆發的反抗相當激烈。中共對此沒有力量全面撲滅,1950年6月,毛還對中共黨內說不可以四面出擊。幾個月後,隨著朝鮮戰爭爆發,北朝鮮軍隊的失利,中共準備出兵,毛認為機會來了,他把朝鮮戰爭當作徹底清除大陸與中共相敵對勢力的「千載一時之機」。就在中共中央10月8日正式決定出兵朝鮮的兩天之後,毛在10月10日親自主持通過了新的《關於鎮壓反革命活動的指示》(又稱「雙十」指示),決定在中國大陸全面部署大規模的「鎮反」運動。

中共在出兵朝鮮的同時,要在國內殺人立威。
[[1]]

中共「鎮反」場面。(網絡圖片)
中共「鎮反」場面。(網絡圖片)

中共偽裝寬大 請君入甕

朝鮮戰爭的爆發只是中共大規模殺人的藉口,它早在1950年初,就在很多地方開始佈置。中共在剛剛進城奪權之時,沒有力量全面應付激烈的反抗,於是它最初的做法是「偽裝寬大,請君入甕」。

奪取政權之前,中共的領導人講過三句話,「首惡必辦,協從不問,立功受獎」。

中共在1949年過長江以前,曾經公佈過戰犯名單,這份名單後來越來越長,包括國民黨和國民政府裡面比較高一點的領導幹部,全部上了中共的戰犯名單,成為其要追索的對象。

不但中共中央發了這樣的名單,各省還有各省的戰犯名單,往下還有縣的戰犯名單。縣的戰犯名單發出來以後,有兩個作用:第一個就是上了名單的,成了中共要追捕的最重要和它認為最危險的對象;第二就是它給人一種錯覺,好像不在名單上就沒有問題,共產黨不會清算你,起到了一種麻痺的作用。

[[2]]

中共攻佔成都時,王陵基上將帶隨從20餘人逃離成都,隻身逃至宜賓,1950年2月10日, 王乘船去重慶途中至江安被中共抓獲。圖為川西日報1950年2月11日刊登王陵基被捕消息。(網絡圖片)
中共攻佔成都時,王陵基上將帶隨從20餘人逃離成都,隻身逃至宜賓,1950年2月10日, 王乘船去重慶途中至江安被中共抓獲。圖為川西日報1950年2月11日刊登王陵基被捕消息。(網絡圖片)

中共開展鎮壓反革命運動,第一個步驟就是「偽裝寬大,請君入甕。」那麼在公佈戰犯名單之後,很多人就產生了很多錯覺,以為不在名單上面,就不是中共要追捕的對象,所以不用擔心。實際上,中共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減少到各個地方接收縣城的阻力,安撫人心,就是欺騙這些人上當。

一旦中共進城掌握政權之後,它就叫這些原國民政府的軍公教人員寫交代材料,交待歷史,老老實實交代,過去參加沒參加過國民黨,參加沒參加過其他政治組織,這些組織跟共產黨是甚麼關係,對共產黨是甚麼態度、甚麼立場,清清楚楚交待。

大部份的公教人員,都是本分的老實人,特別是中下階公教人員,他們非常合作,老老實實寫材料,而且很多人當時為了爭取中共的認可,寫的非常詳細,結果沒想到這是中共請君入甕的手法。

所有與中共調子不同的人 均在打擊之列

中共「請君入甕」的事情準備的差不多了之後,緊跟著就是法律條例的提出。

1950年7月26日,中共發出「關於鎮壓反革命活動的指示」。

中共推出這個指示以後,各省、縣、市制定了許多相應的東西,其中有兩個就是「特務份子登記自新辦法」和「黨團份子登記自新辦法」。

所謂「黨團分子」,裡面大有文章,意指中共組織之外的一切的黨派組織,凡是參加過國民黨的、青年黨、民社黨或者其他的,一律都叫做反動黨團,這些全部都要來登記。

中共對權力非常敏感,任何與中共不在一條軌道上面、不同調的人,都會受到懷疑,而且中共的疑心非常之重,非常之強,強到最後不把人打下去、抓起來或者殺掉,中共就不會放心。
[[7]]

中共「鎮反」場面。(網絡圖片)
中共「鎮反」場面。(網絡圖片)

所以對於黨、政、軍、憲、特全部在打擊之列,具體作法就是所謂的登記自新,中共公佈這些辦法,就是讓人自己對號入座,共產黨讓人自投羅網,讓人自己來登記。

中共推出「懲治反革命條例」 沿用幾十年 殺人無數

中國共產黨在進城之後,為了要鞏固它的統治,發動了鎮壓反革命運動,在一步步推出法律、指示之後,在1951年2月份,它正式提出一個「懲治反革命條例」,這個條例一用用了四、五十年,殺人無數。

中共「鎮反」場面。(網絡圖片)
中共「鎮反」場面。(網絡圖片)

這個「懲治反革命條例」文字不多,有十來條,幾百個字,可是它的網眼非常密,密到只要反對中共主要政策的、批評領導的、講這講那閒言閒語的,都有可能拉去或者殺或者關或者管。這個東西推出來之後,其實就補充前面這些東西,所以看起來好像殺人就有了這麼一個依據了。

具體執行人為迎合中共 加重迫害

更可怕的是為討好、迎合中共,有些中共的官員將本來就非常嚴酷的條例推行到極端。當時司法部長史良,是一位女性,原是親共反蔣的「民主黨派人士」。

史良在「懲治反革命條例」出來之後又補充了幾句話。中共在奪權進城之前說過:「首惡必辦、協從不問、立功受獎。」

史良對這三句話做了從新詮釋,她說:“第一,我們要注意,首惡可能不只一個人,所以大家注意不要讓其他首惡跑掉了,抓了一個漏了很多。第二,次惡我們也不能不問,次惡如果情節重大,我們也一定要辦理。”所以這已經改變了原來的第一句話。第二對協從犯不能寬大無邊,寬大無邊是錯的,那第二句話又被推翻掉了。

中共原先定的打擊面已經很寬,「懲治反革命條例」的網眼已經非常密了,被史良再從嚴解釋之後,這些人基本上無路可走。

她還補充說,在懲治反革命問題上,沒有甚麼預謀、已遂、未遂之分,任何人凡是有犯意的,都可以判斷成有問題的,都可以抓過來。這樣,所謂的反革命、不反革命跟行為無關,而跟意圖有關,人的意圖不一定會表露出來,而只要中共判斷你有這個意圖,就可以去打你,這就非常可怕了。

國軍成為中共打擊的重點

國民黨、國軍和原國民政府的警察都成為中共的打擊對象,而軍隊尤其是重點。

國民政府的軍隊在中共看起來大概殘餘的部隊有三種力量。第一種,就是在外面還可以自由活動,甚至可以佔據山頭進行武裝抵抗的原來國民黨殘餘部隊;第二種是投降部隊,巳經舉槍投降,放下槍舉手投降收編過來的投降部隊;第三種是背叛國民政府,投靠中共的部隊。

表面看,中共把原來的國軍分成三類,對這三類看起來處理不同,其實後來處理手法都非常相近。因為中共懷疑一切,這些人中共不會相信。共產黨對權力是非常敏感,它對人的懷疑度是非常高的,任何人只要不完全跟它保持一致,它就懷疑,共產黨在這方面格外過分。

對這三支部隊不管是殘餘的、投降的、甚至背叛國民政府的,它都要想辦法處理。第一種處理手法就是在朝鮮戰爭中把它消耗掉,就是把這些人推上朝鮮戰場當砲灰打掉。所以在當時韓戰打完之後,美軍抓了很多俘虜,當時抓了一萬多人。

一萬多人裡面美軍做了各別調查,問他們選擇到哪裏去,中間有一萬四千人選擇到台灣,或到其它地方去,不願回大陸。其他回到大陸的下場通常非常悲慘,被殺、被關、被管而且後來家人都受到非常嚴重的連累。

中共制定殺人指標和殺人比例

1951年1月,隨著朝鮮戰爭的發展,中共黨魁毛澤東指示各地要「大殺幾批」,並且特別對北京、天津、青島、上海、南京、廣州、漢口、重慶等大城市和各省省城的殺人行動發出具體的指示,要求「必須有計劃地佈置偵察和逮捕,在幾個月內,大殺幾批罪大有據的反革命分子。」

中共還荒唐地制定殺人指標。1951年2月,在毛澤東建議下,中共中央開會討論殺人比例問題,決定按人口千分之一的比例,先殺此數的一半。當時的中國人口是5億5000萬,千分之一的一半就是27萬5000人。

毛澤東對上海市和南京市的負責人說,上海是一個600萬人口的大城市, 1951年內至少應當殺掉3000人左右;「南京殺人太少,應在南京多殺。」

3 月,天津市向中共中央提出一份計劃,準備在已經處決150人的基礎上,再處決1500人。毛澤東馬上指示各地傚法。

本來並不希望多殺人的上海市委只好加大力度,向中共中央表示要在已經逮捕1068人和處決100多人基礎之上,再逮捕1萬人,處決其中的3000人。先「殺兩千後再視情況決定」。此後,上海加大「鎮反」力度,僅1951年4月27日一天就逮捕了8359人。每隔幾天就處決一批人。

為了落實殺人指標,毛澤東還指示下放批准殺人的權限。毛儘管也說過「不可捕錯殺錯」,但是他更重視的顯然是完成殺人指標。為此,他甚至批准有些地方超過指標殺人。

有些地方生怕跟不上中央的步調,爭先恐後大開殺戒。廣西柳州專區要求殺人口的千分之五,貴州省委要求殺千分之三。僅中共廣西省委和公安廳當時統計,在處決的人當中,可殺可不殺的人佔了30%左右。僅僅廣西軍區統計數據(不包括廣西省地方公安局統計)就有3萬4千多「反共救國軍」官兵被殺,其中包括參加過北伐抗戰的國軍高級將領。

朱自清共諜之子死於中共「鎮反」運動

中共在鎮反中製造了曠古未有的冤假錯案,中共1952年底公佈,消滅的「反革命份子」是240餘萬人,實則遇害的軍公教人員最少在五百萬人以上。

朱邁先是現代文學家朱自清先生的長子,朱邁先也具有深厚的文學功底,但他沒有沿著文學的道路走下去,而是受中共虛假理論蠱惑,加入了中共。

抗戰期間,朱邁先受中共指派,潜伏进入國民黨軍隊,參加了白崇禧指揮的桂南會戰。國共內戰期間,他策動桂北國民黨軍政人員背叛國民政府成功,之後在一所中學任教。然而,朱邁先對中共的賣身投靠,並沒有得到好結果。中共掀起的「鎮壓反革命」運動,也波及到朱邁先。1951年11月,朱邁先以「匪特」罪被湖南新寧縣法庭判處死刑並立即執行,時年33歲,身後留下了三個幼小的孩子。

受中共蠱惑背叛國軍的軍人大量被殺

事實上,在當年那場運動中,類似朱邁先被冤死的人並非少數,不僅大批國民黨投靠過來的人員被打成了反革命,而且那些曾接受中共領導,但具有灰色掩護的地下武裝人員,也被列入「殺」、「關」、「管」的名單之中。

比如湖南衡陽茶市以劉伯祿為首的中共地下黨組織,因多數人出身地主,再加上南下工作組幹部靠「逼供信」懷疑當地有「反共救國軍」,因此相信以劉為首的當地黨組織和其所領導的青年團、農會和勵淬學友會等組織,即系「反共救國軍」及其外圍,進而將劉定為 「匪特頭子」、「惡霸地主」,結果200餘人受到株連,許多人被吊打逼供,8人被槍斃,5人被判刑,4人被開除公職,1人下落不明。

再如國民黨的一些著名叛將,如傅作義等人的絕大多數部下均被鎮壓;那些受中共蠱惑而背叛國軍投入中共軍隊者,其中被開除軍籍和判刑、勞改、管制的就有二點二萬人,而他們中一大批曾參與了保家衛國的抗日戰爭。

鎮反的最直接後果,就是加強了中共的極權統治,也使中國人在經歷了土改和鎮反運動後,開始對中共的統治噤若寒蟬。

鎮反意欲掩埋一個血寫的真相

毛澤東親自批准,殺害北伐抗日英雄、寧死不屈的白崇禧桂系鋼7軍軍長李本一中將。畫像中是李本一紀念1937年淞滬會戰後期,鋼7軍為掩護國軍主力和浙江省政府安全轉移,在富陽阻擊日軍的詩詞。(網絡圖片)
毛澤東親自批准,殺害北伐抗日英雄、寧死不屈的白崇禧桂系鋼7軍軍長李本一中將。畫像中是李本一紀念1937年淞滬會戰後期,鋼7軍為掩護國軍主力和浙江省政府安全轉移,在富陽阻擊日軍的詩詞。(網絡圖片)

中共發動「鎮反」運動,其另外一個目的就是掩蓋歷史真相,讓能夠記載歷史真相的人付出生命的代價。

1946年,李本一任師長的白崇禧桂系鋼軍連續發動泗縣戰役、兩淮戰役,擊敗數倍於己的陳毅粟裕共軍,陳粟共軍逃到山東。中共竊國後,毛澤東親自批准,殺害北伐抗日英雄、寧死不屈的鋼7軍軍長李本一中將。

中共在抗日戰爭中的賣國表現以及在三年內戰中的卑鄙無恥,國民黨軍隊是直接的見證人。

而中共的鎮反運動,目的就是大肆屠殺國民黨抗日軍官。中共知道,留著這些民族精英,就等於留著抗日戰爭的真相和國共內戰的真相。不僅毛澤東標榜的艱苦卓絕的八年抗日戰爭最終會毀於這些民族精英之口,毛澤東的「小米加步槍打敗了國軍的飛機加大炮」的說法也就成為了誰也不相信的胡吹。

歷史是由懂得書寫的人寫的,沒有一定文化水平的人不可能書寫歷史,國民黨的軍官或多或少都有點兒學問,這些有點兒學問的人之中,肯定會有人寫出抗日戰爭和國共內戰的真相,成為中共屠殺的對象。

中共殺人立威 百姓噤若寒蟬

許多專家學者認為,鎮反中中共殺人如麻的目的不僅在於殺掉潛在的敵人,而且在於讓整個國家懼怕共產黨。

《北京之春》雜誌主編胡平在接受美國之音記者李肅的採訪時說:「(殺人)強化了它的政權,使得那些人不要說從事任何反抗,連那個心都不敢有了。徹底摧毀一切反抗、反對者 、或者那種潛在的反對者那種反抗的意志,使你覺得根本就不可能。」

「中南海厚黑學」一書的作者陳破空也說:「經過這些『三反五反』、鎮反、土改、土改複查之後,全國可以說是鴉雀無聲、人人噤聲,人人都恐懼共產黨。這種恐懼感一直到今天都還深植在中國老百姓的骨髓之中。這種恐懼的結果就是:中國老百姓認為共產黨的獨裁是理所當然的;當局是可以放手鎮壓的;民眾是只能小心翼翼的。當民眾說了話,做了事,受到了當局的鎮壓的時候,民眾往往認為是自己的錯,往往是自己沒有跟上政府的步伐。」

胡平表示,以後的中國人逐步習慣了共產黨殘酷的統治方式:「最大的負面(影響)就是使人慢慢地習慣這種殘酷。而且可以習慣到這個地步,以至於這麼多人會相信,如果沒有這種殘酷,社會就亂了,就不行了。他都會相信到這個程度。就像現在很多人都知道共產黨是個壓迫性政權,但是說,哎呀,要是沒有那麼壓迫性的政權,那中國就亂套了。他都可以相信到這個程度。這種大規模不間斷的鎮壓可以使人們對這種理性的、正常的人際關係、正常的秩序完全失去信心。」

(責任編輯:劉曉真)

相關新聞
古鏡:中共亡華陰謀大揭秘
【史海】榮獲青天白日勳章的國軍名將(簡介)
【史海】中共八一建軍前後被圍剿的史實
【史海】國軍抗戰不朽經典回顧 揭中共賣國
最熱視頻
【愛麗話五千】北宋三位垂簾聽政的賢后
【珍言真語】吳明德:中共打養子 黑暗過後是光明
【思想領袖】怒斥中領館的議長:中共非中國
【新聞第一現場】一國兩制終結 香港浴血反抗
【直播回放】5.25疫情追蹤:香港抗議國安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