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劍:中共酷刑:火燒

人氣 77

【大紀元2014年10月27日訊】燙刑一般認為是高溫物體直接和身體部位接觸,烤刑一般認為是高溫物體或火源不直接和身體部位接觸,而火燒就是直接利用火燄燃燒受害者身體部位。

以下情景還原了中共火燒酷刑的殘酷:

河北望都縣,惡徒牟平軍指示派出所所長楊澤江手下的人用打火機燒法輪功學員俎蘭貞的手指頭,打火機都燒爆了,再用第二個打火機燒,手指都要燒熟了。

四川樂山市五通橋看守所,用紙纏在受害人的陰莖上點燃,陰莖起泡化膿糜爛異臭難聞。

黑龍江方正縣看守所,邪惡管教唆使惡人用打火機燒法輪功學員於連和的乳頭,當時就燒冒油了、乳頭腫的很高。

二零零三年前,河北遷安市扣莊鄉唐莊村王豔芹曾經被惡警浦永來、彭明輝、哈福龍等人拽著頭髮,將打火機中的液化氣倒入嘴中,然後再用打火機點燃,燒的口腔、舌頭都爛了,不能吃飯不能說話……。

火楔子:把受害人捆綁在床上或椅子上,把雙手,雙腳十趾縫間塞上紙捻用火燒著,一直到燒滅,雙手雙腳即刻燒出水皰。

更為殘酷的是,湖北麻城白果鎮惡警把備受酷刑折磨後還有呼吸心跳的法輪功學員王華君活活燒死,對外稱其為「自焚」。

一、酷刑的方式和傷害後果

在中共邪黨對法輪功學員使用的火燒酷刑中,打火機被廣泛使用,而火柴、蠟燭、點火紙等其它火源是個案。

1、打火機火燒

打火機外燄溫度一般是280─500攝氏度,專用打火機甚至可以高達1300-1500攝氏度;蠟燭燃燒時外燄溫度一般在500度左右。而人體皮膚表面能承受的最高溫度是70度左右。

據明慧網曝光的案例,筆者發現中共用打火機火燒法輪功學員的施暴部位甚至比煙頭燙酷刑更多,以受害者群體身體全身部位從上至下:

用打火機火燒頭部、頭髮、臉面、耳朵、眉毛、眼睛、眼睫毛、鼻子尖、鼻子兩側、嘴唇、舌頭、胡須、下巴、下顎、下頜;

用打火機火燒脖子、胸部、胸毛、乳頭、肚皮、後背、腋毛、手臂、胳膊、胳膊肘、手背、手腕、手心、手指、手指甲、

用打火機火燒下身、小便、陰毛、腿、腳底、腳心、腳趾、腳後跟。

2、其它火源火燒

燒活人:淋上汽油活活燒死;

「火爆龜頭」:用紙纏在陰莖上點燃,陰莖起泡化膿糜爛異臭難聞;

蠟燭燒整個後背、前胸、下頜、十指、肛門;

用紙捲成卷插入鼻孔用打火機點燃;

火柴燒後背、乳頭;

點火紙插鼻;

炮引子燒:點燃做爆竹的火藥繩,火花對著腳心燒;

3、傷害後果

火燒酷刑發出的聲音證實著中共惡徒的罪惡:

湘潭大法學員自述2001年初在長沙岳麓看守所:他們猙獰著的面孔向我走來,打著打火機,火苗二寸多高燒我右臉和下顎,只聽得哧哧地響,焦臭濃煙將整臉熏黑……

黑龍江省鶴崗市勞教所,二零零零年,惡人用打火機的火苗燒孫鳳利的手掌心,燒的肉滋滋響。

……

火燒酷刑給法輪功學員身心傷害的後果也是巨大的。據受此酷刑的法輪功學員在明慧網曝光的案例,身體被火燒部位淌油、熟化、剝落、起泡、化膿糜爛、殘缺燒死、燒焦、腐爛、變形、留有傷痕、……。

淌油

二零零五年,在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安順路派出所,三十多歲的副所長牛剛將一名老年婦女雙手反銬,用打火機燒她的耳朵;她轉頭躲避,惡警就用打火機隨著她的頭轉著燒她的耳朵,燒的耳朵直淌油。

付連軍,男,六十多歲,居住於樂群鄉樂群村,也是一位非常樸實的農民,學大法後身心得以淨化,為人寬厚善良,正直,他於二零零二年被當地壞人構陷而被呼蘭監獄枉判四年,其間慘不忍睹之事,令人不願追述,由於拒絕奴工、「轉化」,曾被罰站六、七天,不讓睡覺,惡警用滿罐的天然氣打火機燒鼻子,燒得鼻油直淌,後結一大痂,其間痛苦可知!

熟化

二零零六年三月九日,吉林市九站派出所,惡警酷刑逼供 學員七個手指尖被燒焦。三個惡警用抽煙用的打火機燒一位老年法輪功學員的手指尖和腳趾尖,有七個手指尖都被燒熟了,左腳大拇指也燒壞了,手指蓋燒完後變成黑色的。

剝落

黑龍江省穆稜市彭樹全,男,四十歲左右,二零零七年新年期間被哈爾濱鐵路公安處惡警綁架後劫持到綏化勞教所非法勞教,幾個月過去。彭樹全已被綏化勞教所的惡警、惡人迫害得不能行走,要兩個人連拉帶架;最令人髮指的是彭樹全的十個手指甲被獄方用打火機燒烤的發黑、裂得離肉,看了讓人心碎。

河北省石家莊法輪功學員王宏斌(男,39歲),因拒絕轉化,被石家莊市勞教所用打火機將指甲連根燒掉。

殘缺

徐化全,北京人,北大碩士,原籍湖北。在被海澱派出所抓捕後曾遭到酷刑折磨,被五、六個惡警抻住兩條腿和兩條手臂,用打火機在他的左胸部燒,留下了巴掌大的一塊疤,乳頭已經燒沒了。

二零零一年大年前,牡丹江陳國清被綁架關押在北京房山看守所。和陳國清在一起的一個男法輪功學員,在看守所被一個警察用打火機把左乳頭活活燒沒了,留下一個大疤痕。

化膿糜爛、變形

二零零一年七月,一位出家女學員隻身一人進京上訪,要求還大法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七月二十九日天安門分局惡警將她送到離北京六十里地的勝利派出所,惡警問她姓名和住址,她說:出家人一無所有,四海為家。惡警見沒有問到姓名,到深夜惡警指使兩壯漢對她行兇,一名壯漢一手抓她右手,另一隻手卡著她的脖子,另一漢猛打她的耳光,用打火機燒她的嘴唇,連著燒了三次,當時將她嘴燒起了大泡。隨後又將她左手拿起燒她三個指頭,食指、中指、無名指都燒起了泡,折磨了她很長時間。她被燒傷的指頭有兩個腐爛了,爛得發臭,燒傷的兩個手指好後都變形了,比原來小一些。

燒焦

鄭州新密監獄,法輪功學員魯順民於二零零四年下半年被轉入十二監區(現生活監區),為了使其轉化,當時的惡警陳友志(副監區長)竟把電棍直接插入魯順民嘴裏電擊,致使他滿嘴流血牙齒全部電掉脫落。更可惡的是陳友志利用轉化法輪功學員邀功請賞,不但自己赤膊上陣,還指使犯人扭著魯順民的食指,用打火機把他手指上的肉燒焦,其手段令人髮指。

鄭驍強,男,大專文化,暫住青島市嶗山區邵家村。於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七日被青島市公安局市北區分局綁架,遭到刑訊逼供,惡警用打火機燒其鬍子和下巴,致其下巴與鼻子被燒糊。二月二十九日被逮捕,非法判刑七年,現被非法關押於山東省濟南監獄。

……

二、形形色色的火燒酷刑

1、銷毀罪證式火燒:燒活人

湖北麻城白果鎮惡警把備受酷刑折磨後還有呼吸心跳的學員王華君活活燒死,對外稱其為「自焚」。

王華君,女,三十六歲,湖北省麻城市馮家山人,於二零零一年四月十八日早晨在麻城市區講真相時不幸被綁架,惡警將她毒打至深夜十一時左右。當王華君奄奄一息時,她被拖到市政府門前,淋上汽油活活燒死。公安並對群眾說這是「自焚」。事發時,有一女清潔工目擊此事。

王華君遺體狀況:面朝上,耳朵缺一隻,頭後部、後背、下半身未燒,喉管處有兩處刀傷造成的深洞。連當時送王華君火化的同村群眾看了遺體後,都十分肯定的判斷絕非自焚而死,很可能是被打死焚屍銷毀罪證,但村幹部卻不許他們將此話外傳。

2、侮辱取樂、邪惡陰毒式火燒

中共惡徒使用的火燒酷刑折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同時,滿足其陰毒變態心理,侮辱取樂。

燒胸毛、胡須、眉毛、小便和陰毛,疼痛難忍,大汗淋漓……

二零零一年一月三日,遼寧省鞍山市岫岩縣蘇子溝鎮普通農民趙永華被蘇子溝鎮派出所所長王曉東、惡警王××強行綁架到派出所,銬上。……深夜,又一輪的迫害開始了,邪惡之徒們把他雙手銬住,把他擠在牆角,用腳蹬趙永華的胸部,雙腳擠壓他的左右胸部,使他上不來氣,胸骨劇疼,接著它們用打火機燒他的胸毛、胡須、眉毛、小便和陰毛,燒的他疼痛難忍,大汗淋漓……

如此「刮臉」、「理髮」、「洗手」

二零零一年十月十一日河北平山縣,七十五歲李壽我被銬在院中一棵樹上。「六一零」頭目張新剛說:「今天用火攻」。於是惡人們人手一個打火機,一個人燒手,一個人燒眉毛、鬍子,再一個人燒頭髮,另外兩個人用煙頭燙。他們一邊施暴一邊叫嚷:「你××的真便宜,不用掏錢叫××給你刮臉,叫××給你理髮,叫××給你洗手……」同時又發出陣陣狂笑:「哈哈哈……真好玩……」。而此時的李壽我,其周身的神經完全失去了控制,全身不停地激烈抽搐著。

3、性迫害式火燒

燒女性乳頭

哈爾濱七處看守所惡警卑鄙下流,把大法學員徐友芹,以提審為由,單獨提到一個黑屋裏進行調戲。惡警先是把徐友芹雙手用手銬扣上,後說長得很漂亮,然後開始動手動腳,用手撫摸乳房。徐友芹用正念窒息邪惡,這時惡警就用打火機燒她的乳頭。然後把徐友芹扣在鐵椅子上用電棍全身過電。

四川省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凡是在勞教所不配合管教、不「轉化」、不寫「三書」的大法學員或被發現煉功、讀大法資料、沒有完成勞動定額等,就要被罰、被延期勞教、到期不放人之外,還要遭到嚴刑毒打,以至不少大法學員被折磨得致死致殘。火柴燒乳頭就是十多種邪惡所用酷刑之一種。

燒男性陰莖

四川樂山市五通橋看守所的惡徒拿出了「火爆龜頭」酷刑:用紙纏在陰莖上點燃,陰莖起泡化膿糜爛異臭難聞。四川樂山市「六一零」頭目大隊長杜某邪惡地說:「你是鋼鑄的也要燒化,煉法輪功的人都要受這種‘寬待’的。」

4、中共火燒酷刑不得不說的兩個案例

舉世震驚:燒得桑春蓮體油順胳膊往下流,數天後一塊骨頭還露著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四日,壽光發生了惡警燒法輪功學員一案。惡警用打火機殘忍的灼燒桑春蓮雙臂和手,燒得桑春蓮體油順胳膊往下流,數天後一塊骨頭還露著。更令人髮指的是,惡警脫下她的褲子,瘋狂的大叫:「我要燒她的下身!」

壽光市後張村大法學員桑春蓮於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四日晚被壽光市惡警綁架,當晚被非法關押到壽光市公安局後,受到兩個惡人殘忍的流氓手段的迫害。一個穿警服的逼迫她坐在地上,狠狠地往後擰她的雙手;又用手摳著她的下頜使勁的向上掀。擰她的耳朵、雙手左右開弓狠狠地打她的臉;還用穿皮鞋的腳往地上用力跺她的雙腿、雙腳。另一個三十多歲穿便衣的更是用極其下流的手段對她施暴。他毫無人性的用打火機燒她的雙臂和手,燒起了一個又一個的大燎泡。一個打火機用完了,就又換了一個新的打火機,把火苗調到最大,專燒手指和肘關節等最怕疼的地方,直燒得血肉模糊、慘不忍睹。惡人一邊燒一邊說:「我今晚非得扒你一層皮不可!」隨後又流氓性大發作,把她的上衣撕了下來,又把她的褲子脫了下來,瘋狂的叫著:「你們都出去,我要燒她的下身……」

光天化日下的流氓行徑在新唐人電視台全球曝光後,震驚世人。惡警局長聶作坤接受記者電話採訪時,全然無恥抵賴,其厚顏無恥的土匪流氓嘴臉在全世界面前暴露無遺。 但其語氣明顯底氣不足,絲毫掩蓋不了其內心的發虛本質。

點上蠟燭燒全身,皮肉燒焦後,又把蠟油澆到煙頭燒燙的窟窿裏

張致奎,男,五十歲,戶口所在地山東省招遠市辛莊鎮大莊家村,長期居住吉林省長春市。

二零零一年十月一日,張致奎去長春文化廣場證實大法,被長春市公安警察非法抓捕。遭受了老虎凳、鋼棍猛砸扣到頭上的水桶、煙頭不停的燒燙前胸和後背(每個洞都燒到了骨頭)的酷刑。令人窒息的疼痛,伴隨那撕心裂肺的慘叫聲。他不斷的昏死過去,又不斷的被冷水潑醒。

惡警們又點上蠟燭燒他的全身,皮肉燒焦後,它們又把蠟油澆到煙頭燒燙的窟窿裏。屋裏燒焦的味太大,嗆人,它們又往他身上潑酒(為了用酒解味)。

疼痛使他的身體顫抖、跳動,老虎凳在喀嚓喀嚓的不停的被他搖響。他的全身都爛了,沒有一塊好的地方。惡警們說著極其下流的髒話,手指著他的小便頭說:「現在就給你廢掉。」

說著,惡警們又用電棍電擊他的小便頭,擊穿後又用鐵棍把他的小便全部砸爛,他又昏死過去。不知過了多長時間,被惡警們用水潑醒……(詳見明慧網《招遠市張致奎向調查委員會陳述慘痛經歷》)。

※ ※ ※

如果說法輪大法的美好洪傳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法輪功學員的大善大忍和慈悲救人是真、善、忍在人世間的體現,那麼中共形形色色迫害好人的酷刑就是全宇宙邪惡的勢力在人世間的表現。人如果還有良知和善念,就會選擇善良、遠離邪惡。如果這形形色色迫害善良的酷刑甚至活摘人體器官都不能讓人從麻木中驚醒,人啊,你就可真是處於危險之中了。

——轉自明慧

責任編輯:尚一

相關新聞
江澤民大禍臨頭 國際上通緝國內再被控告
中子子:西班牙當局干預司法的議案涉嫌庇護反人類罪犯
石銘:慘絕人寰的酷刑罪惡必遭清算(八)
迫害法輪功首犯江澤民罪狀公告
最熱視頻
【現場視頻】大客車排隊拉大連灣居民去隔離
【珍言真語】潘東凱:保護隱私 拒可疑核酸檢測
【新聞看點】TikTok命懸一線 微信還遠嗎?
【西岸觀察】郵寄投票不靠譜?川普為何反對
【拍案驚奇】貝魯特大爆炸如核彈 中共軍備黑幕
【十字路口】中共以疫謀霸風險大 難闖兩大危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