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韓正拍「蒼蠅」拍傷自己 王岐山上海打虎路線圖漸明

分析認為,王岐山上海打虎圖姿態非常鮮明:從地產界和上海自貿區的蒼蠅開始,瞄準江澤民的次子江綿康(右)和韓正(中)。(新紀元合成圖)

人氣: 11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4年10月05日訊】(新紀元週刊397期,記者王華報導)此次中共中央巡視組抵江澤民老巢上海,自然引起外界高度關注。而與江家關係匪淺的上海市委書記韓正似乎陷入了絕境。因為他既不敢得罪中紀委,也不敢拋出上海的任何一名局級幹部。不過即使如此,王岐山上海打虎圖姿態非常鮮明:從地產界和上海自貿區的蒼蠅開始,瞄準江澤民的次子江綿康和韓正……

上海11名「蒼蠅」被拍落

繼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副主任戴海波被免職後,2014年9月24日,上海紀檢監察室網站在2分鐘內公布了11名官員落馬名單,其中7人已移送司法審查,正接受調查的4人分別是中共前南匯區宣橋鎮黨委書記唐貴明、閔行區建設和交通委員會前主任吳仲權、南匯區規劃和土地管理局前副局長朱錦華、南匯區房屋土地管理局前局長張文駿。這是王岐山打虎以來,繼山西、吉林後再度密集出手,地點又在江澤民老巢,自然引起外界高度關注。

中央巡視組為期2個月的上海巡視9月29日結束了,難道王岐山、李克強親臨上海打虎就只為打下這幾隻「蒼蠅」嗎?何況習近平還藉上海小學課本古詩一事,親自出面教訓上海幫,上海就真的固若金湯嗎?不過仔細分析上海局勢,不難看出,一場前所未有的大戰馬上就要開演了。

針對上海被擊落的這11隻蒼蠅,大陸媒體分析說,這些人多是因為涉及土地流轉和利益輸送而被調查,而2006年周正毅、陳良宇案也是因為土地貪腐而引起,「上海老虎藏在土地裡」,這已是公認的事實,拿下蒼蠅,也是為打老虎做鋪墊。

巡視組鎖定了江綿康

據上海著名維權律師鄭恩寵介紹,上海幫當年安排周正毅以自己的名義拿下「東八塊」土地到香港圈錢時,有一塊地實際被江澤民長子江綿恆以上海聯合投資有限公司的名義取得,還有一塊土地則被江澤民次子江綿康以上海市政府建設委員會名義占有。而這些案件的背後都是韓正操盤。

上海著名維權律師鄭恩寵披露,江綿康負責全上海市土地、拆遷、規劃、建築總協調等工作,實際上掌控了上海市政府最肥機構的實權。(大紀元)
上海著名維權律師鄭恩寵披露,江綿康負責全上海市土地、拆遷、規劃、建築總協調等工作,實際上掌控了上海市政府最肥機構的實權。(大紀元)

2003年鄭恩寵因為狀告上海幫周正毅、黃菊、陳良宇、韓正、江澤民家族的土地貪腐問題,被江澤民親自決定判刑3年。出獄至今,鄭恩寵依舊長期被軟禁在家。據說下軟禁命令的就是上海市委書記韓正等人。

江澤民的大兒子江綿恆的貪腐深重已漸被曝光,而江家二兒子江綿康由於隱藏很深,人們對其貪腐知之不多。《新紀元》在前期周刊中率先披露了江綿康在上海土地貪腐問題上問題嚴重。除涉周正毅案外,江綿康還涉入2006年上海社保基金挪用案。

2011年8月30日,維基解密公布了美國駐上海總領事館2006年12月14日發往美國華府的一份密電,裡面提到市人大研究員透露,江綿康通過時任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的兒子陳偉力涉入了此案。當年江澤民之所以放棄保其「上海幫香火繼承人陳良宇」,就是因為胡錦濤查到了江綿康身上,於是江澤民斷臂求生,捨卒保帥。

表面上江綿康不是任何大公司的董事長、CEO之類的檯面人物,不過他擁有上海市城鄉建設交通委員會正局級巡視員,上海市建設交通發展研究院院長、上海城市發展研究中心主任、《上海城市發展》雜誌社社長等眾多頭銜,令人眼花繚亂。

江綿康作為上海城建委的正局級巡視員,負責全市土地、拆遷、規劃、建築總協調工作。鄭恩寵律師認為,上海這麼大的城市,每年搞幾千個工程,又挖這麼多的地鐵,它的市政建設、交通各方面都涉及龐大的工程,江綿康利用這些工程搞貪腐,「那是相當了不得的事情」。

江綿康自己還有依附於城鄉建設和交通委員會成立的公司、企業、社團、出版相關刊物,實際上掌控了上海市政府最肥機構的實權。

另外,江綿康還被指涉西門子賄賂醜聞,其促成了中國進口德國單軌列車的大生意。2002年到2007年間,西門子通過行賄得到了總額逾10億美元的項目。江綿康通過相關商業運作,將受賄得來的錢直接存在國外。

有內部消息稱江綿康已經被中紀委重點鎖定。

有內部消息稱江綿康已經被中紀委重點鎖定。(新紀元合成圖)
有內部消息稱江綿康已經被中紀委重點鎖定。(新紀元合成圖)

韓正阻撓中紀委反腐

這次中央巡視組到上海,在截至前5天才公布了20多名「蒼蠅」級別的官員落馬,鄭恩寵認為這是韓正和上海幫製造阻力的結果。上海民眾都在傳,眼看巡視組即將收尾,上海一個老虎也沒有向中紀委交出來,對此王岐山火了,親自到上海向韓正施壓,逼交幾隻「老虎」。

這次中央巡視組到上海,在截至前5天才公布了20多名「蒼蠅」級別的官員落馬,外界認為這是韓正和上海幫製造阻力的結果。(AFP)
這次中央巡視組到上海,在截至前5天才公布了20多名「蒼蠅」級別的官員落馬,外界認為這是韓正和上海幫製造阻力的結果。(AFP)

然而韓正既不敢得罪中紀委,也不敢拋出上海的任何一個局級幹部,一旦交出一隻「老虎」,就是一大串「老虎」落馬,因為都是貪腐窩案,交出哪一個,賄賂關係網都會像蜘蛛網一樣,都會引火燒到韓正自己身上,因此令韓正陷入絕境。百姓都在傳,中紀委查到江綿康,韓正嚇得都要崩潰了。

前一期《新紀元》報導了鄭恩寵擺脫監控人員,親自到中央巡視組駐地舉報韓正的詳細經過,更多材料他已經通過人大代表和民主派人士送給了巡視組。鄭恩寵表示,「韓正不倒,天理難容!」他舉報貪官有功,但為何仍被軟禁在家?是誰在背後下的軟禁令?背後主謀顯然是韓正。

同時,上海知名維權人士馮正虎也到巡視組駐地反映上海政法系統7大問題,要求巡視組徹查原上海政法委書記、公安局長吳志明。據說吳志明是江澤民妻子的侄子,從一個鐵路扳道工,雞犬升天成了上海灘暴力機器的掌控人。

吳志明自1998年起歷任上海市公安局副局長、局長、武警上海市總隊第一政委、上海市委政法委書記,曾經製造大量冤案。如被周永康親自監斬的「刀客楊佳」,曾因不慎購買了偷來的自行車而被上海公安打傷,多次上訪未果後,他在「七一」闖入上海區公安局、殺死6、7個警察。

此案就和吳志明相關。2013年1月,江澤民又把他強行安置在上海市政協主席的位置上。

自從中央巡視組進駐上海以來,至少有2位訪民因要到巡視組告狀而遭報復威脅被打成重傷,甚至腳筋被割;有的訪民被24小時限制出家門。作為地方首腦的韓正與中央巡視組以明槍暗箭的方式激烈較量。

除了民間舉報外,上海官員內部也在相互揭發。中紀委進駐之初,上海一些局級幹部聯名寫信給中央巡視組要求追究4法官嫖娼案背後涉及的建工四公司的黑幕。

建工集團第四分公司每年帳本公開的公關費就一個億,那用在多少人的身上?買通了多少人、扳倒了多少人,寫聯名信的幾十個局級以上幹部要求中央給出答案。

與此同時,韓正的另一貪腐線索也已進入公眾視野。此前,胡耀邦三子胡德華在香港起訴上海政協委員、全國政協委員、全國工商聯副主席、香港商人羅康瑞。

據稱羅康瑞在上海的第一個地產項目是城市酒店,羅康瑞之所以成為上海地產大佬,其後台大老闆就是上海市委書記韓正。

起底王宗南 牽出江澤民

在中紀委擊落11隻蒼蠅的前兩天,中共喉舌媒體《廉政瞭望》9月22日發表〈起底光明原董事長王宗南:政商界人脈深厚〉一文,直接將矛頭對準這個被稱為「商業教父」、「紅頂企業家」背後的政商關係網。

文章稱,出生上海的王宗南在跨入商界前,曾擔任黃浦區組織部副部長,之後歷任黃浦區商委主任、區長助理、副區長。前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當年在出任上海市委副書記之前,曾在上海黃浦區擔任過5年區長,當時王宗南擔任陳的助理和副區長。

1995年,仕途不順的40歲的王宗南,離開政府機關轉戰國企,擔任上海友誼(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同時兼任聯華超市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成為既有政客的手腕,又有商人「金身」的「紅頂商人」。

王宗南上任一年就讓聯華超市扭虧為盈,主要原因是他動員各種政治關係,「連市領導都出面做銀行工作」,這其中就包括陳良宇。在得到銀行大筆貸款後,王宗南搞了擴張戰略,很快開始盈利。1999年聯華超市取代上海第一百貨,躍居中國零售業銷售排行榜第一名。

王宗南不光是陳良宇的舊部,王本人也與江家父子均關係密切。大陸「證券時報網」當時報導稱,光明集團在2006年進行整合前的前身是上海益民食品廠一廠,江澤民曾任益民食品一廠第一副廠長。而2006年光明食品集團的重組,就是在江澤民的親自過問下完成。

文章還說,多年來聯華超市內部一直有人在舉報王宗南,舉報材料中的關鍵點就是在企業改制過程中,有一家名為「上海立鼎投資有限公司」的企業數次神祕現身,短短數年就套現6000多萬。而立鼎公司就是王宗南的密友所持。當然,王宗南貪腐金額絕不會只這幾千萬。

2014年7月28日,王宗南被上海市檢察院第二分院立案偵查,第二天,江澤民的得力幹將、中共前常委周永康被中紀委立案審查,第三天,中央巡視組進入上海,7月30日《京華時報》還特別強調王宗南是陳良宇舊部這一政治背景,並稱「上海反貪風暴或由此揭幕」。北京這一系列舉動傳遞的信息是,王宗南的被查與江派勢力被整肅難脫干係。

8月11日,因涉嫌在任職期挪用公款、受賄,上海檢察院逮捕了王宗南。外面評論說,「這顯示出習近平的反貪運動,正在把重點轉向他的前任── 江澤民── 的權力根據地。」

曾掌控上海友誼集團、聯華超市、百聯集團、光明食品集團的王宗南被以「涉嫌腐敗和貪污」的罪名逮捕。(大紀元合成圖)
曾掌控上海友誼集團、聯華超市、百聯集團、光明食品集團的王宗南被以「涉嫌腐敗和貪污」的罪名逮捕。(大紀元合成圖)

鄭恩寵對外媒透露,據他所知,王宗南棄政從商後涉及的4大國有股份集團公司中,行政級別在局級以上的官員有200人左右,資產達到500億元人民幣,差不多占上海市日常用品消費70%的份額。國企成為官員權力分配的戰場,「不排除未來習近平反腐這把火會燒向江家」。

大動前奏?武警上海總隊司令換人

更讓人明顯感到上海將要出大事的,還是最近上海武警高官的變換。陳良宇出事前,曾調上海武警對抗中紀委的調查,最後被北京定性為「叛亂」。

據香港《經濟日報》報導稱,2007年上海社保基金案發後,中紀委曾派出數百人組成專案組進駐上海陝西路的馬勒別墅。陳良宇獲悉後,以身兼上海警備區第一政委的身分,調動3000武警以「保護」的名義包圍了馬勒別墅,禁止中紀委調查組人員進出,並宣稱上海的事由上海人解決。

北京中央獲悉事件後,先後由中共人大委員長吳邦國和國家副主席曾慶紅致電陳良宇,他才放人,而且中紀委專案組幾乎是被武警以槍口押著送到機場,此事才罷。這一事件被外界評論為「彰顯了陳良宇的瘋狂」。聽聞此事,北京高層大譁,因為陳良宇此舉已經類似「叛亂」,胡錦濤亦是又驚又怒,由此下定決心徹底拿下陳良宇。

為了避免類似事件重演,習近平、王岐山這次是先發制人,首先撤換了掌控上海軍事力量的上海武警總隊司令員。

據陸媒「澎湃新聞網」報導,9月24日,也就是中紀委出手打落11隻「蒼蠅」的同一天,中共武警上海總隊大會上,武警部隊政治部主任姚立功宣讀了國務院、中央軍委的任職命令:中共武警上海總隊司令員魏佑江少將提任武警部隊副參謀長,武警重慶總隊司令員朱宏少將調任武警上海總隊司令員。

而此前一天,據「華龍網」消息稱,中共國務院、中央軍委命令:武警8670部隊部隊長何良奎提任武警重慶總隊司令員,武警重慶總隊原司令員朱宏調任武警上海總隊司令員。

引人注意的是,也是在9月24日同一天,據《瀟湘晨報》消息,武警湖南總隊也換將:武警西藏總隊副司令員劉國榮提任湖南總隊司令員,武警湖南總隊原司令員趙永平達到服現役最高年齡退休。

據公開資料,魏佑江原任武警部隊後勤部副部長,2010年12月23日調任武警上海總隊司令。時任上海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的吳志明,曾特意出席任命會議並發表了講話,撐場意味甚濃。

按中共編制,武警上海市總隊司令屬副軍級,而武警部隊副參謀長屬副大軍區級,論級別,魏佑江是升職了,但在上海接連「出事」,江系老巢破綻連爆的緊要當口,手握當地槍桿子實權的武警司令被調離,顯然不是孤立偶發的舉動。是否是蔣潔敏那樣,好像是從中石油高升到國資委當主任了,但蔣潔敏一走,官方就開始離任審計,而且追溯到過去10年的舊事,這種高升,不如說是調虎離山,是種變相的審查。

而接替魏佑江的朱宏,原來就在武警上海總隊當參謀長,當時的官銜是大校,2013年3月,他赴重慶接任退休的常建民,擔任重慶總隊司令員,不久被提升為少將。胡錦濤、習近平能讓朱宏去接管王立軍留下的爛攤子,說明他是深得北京方面的信任,這次再讓他重回上海,很可能當時就是為了曲線晉升,以便為習近平陣營搶占上海這個重要灘頭。

王岐山搶灘上海路線圖 直搗江巢

回顧中紀委對上海的派兵遣將,不難看出,習近平陣營要拿下上海灘的決心。

2013年11月19日,中紀委常委侯凱「空降」上海,接替楊曉渡出任上海市委常委兼紀委書記。此前18屆中紀委一次全會共選舉產生8名「不駐會常委」,其中侯凱是唯一空降地方的「不駐會常委」。他在轉任上海之前曾出任第九巡視組組長,巡視江澤民力推的、耗資2000多億人民幣的長江三峽大壩工程。

據大陸官媒報導,在中紀委巡視組巡視上海之前,王岐山已經下令讓上海市各區縣紀委書記大換血,機構內部重置。這類似於法庭異地審理、官員輪流置換,目的就是斬斷現有的各種關係網,讓各區縣紀委書記異地辦案。調整後,上海市紀檢監察室增加到8個。增設第七、第八紀檢監察室,以及紀檢監察幹部監督室。

半年多後,當2014年7月29日周永康被立案審查的第二天,王岐山的巡視組即高調進駐江澤民老巢上海,言外之意,周永康倒下後,接下來就輪到上海幫了。

此前的6月30日,江澤民「軍中最愛」、前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落馬,同時習近平親信舊部應勇升任上海市委副書記。在韓正召集的會議中,應勇曾多次缺席,雙方對抗較勁的姿態很明顯,有人預測,應勇很可能就是被安排來接替韓正的。

8月3日,長期任職於中央紀委的「反腐專家」徐澤洲,從黑龍江省組織部部長轉任上海市委常委、組織部部長,這也為即將到來的上海官員大換血準備了條件。

目前上海已有20多個官員落馬,如7月28日,上海光明食品集團有限公司原董事長王宗南被立案偵查;8月19日,原上海海關副關長卞祖耀等4名上海海關官員被鄭州檢察院帶走調查。

據稱卞祖耀供出了「向某位領導贈送了多套房屋」;9月12日,上海金楓酒業股份有限公司原總經理董魯平被批捕;9月15日被免職的上海自貿區副主任戴海波是江綿康的馬仔。

9月中旬,上海幫就小學課本中的「古詩詞」事件公開挑釁習近平,王岐山、李克強隨後相繼到上海,習近平在飛機上也沒忘了就此事狠狠教訓上海幫,把事件提升到「去中國化」、欲廢棄傳統文化的高度。而此時的江澤民,在巡視組進駐上海後,因害怕被抓,一度藉口病重躲進醫院,出院後又被習陣營監視居住。

過去20多年裡,上海官員在中共官場是非常特殊的。其他省市官員大多是異地做官,哪怕非常特立獨行的廣東省,現在也有外來人當書記、本地人當省長,唯獨上海,這20多年裡,上海官員基本都是上海長大的,除去習近平借上海過渡到政治局之外,無論是吳邦國、黃菊、陳漁、還是俞正聲、韓正,他們都算上海人,這無疑是江澤民為自己謀取特權、營造老巢的結果。

關於未來上海局勢的變化,據接近中紀委的知情人士向《新紀元》透露,「上海問題之複雜,不是外界所能想像的。」目前他不方便多說,不過從上面的局勢不難看出,北京力克上海的姿態非常鮮明,而且打老虎的路線圖已經很明了:從地產界和上海自貿區的蒼蠅開始,瞄準江澤民的次子江綿康和韓正,利用王宗南等被抓官員的口供,逐漸向蜘蛛網的核心挺進。不難看出,那時的「江核心」、「三代表」,也就真成了百姓說的「貪腐中心」和「三呆婊」了。◇

本文轉自397期【新紀元週刊】「專題新聞」欄目
想提前看到新紀元更多精彩文章嗎?請訪問新紀元周刊網站:
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紀元雜誌PDF版訂閱(52期10美元)

責任編輯:林銳

評論
2014-10-05 2:5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