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唐吉田遭黑頭套吊銬毒打 警威脅「腎摘掉、挖坑埋掉」

唐吉田律師資料照。(網絡圖片)

人氣: 7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4年04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古雲印報導)北京人權律師唐吉田在經歷酷刑和連15日反覆審訊後,4月6 日被從黑龍江七星拘留中所釋放。日前他在與江天勇、王成、張俊傑律師處理黑龍江青龍山洗腦班非法拘禁法輪功學員的案件過程中,被當地國保綁架到公安局進行「吊銬」、戴黑頭套毒打等酷刑虐待,致牙齒碎裂、坐臥困難和各種肢體內外傷。唐吉田告訴《大紀元》,公安為了讓他在筆錄上簽字承認「罪行」,威脅要把他「腎摘掉、挖坑埋掉」、同法輪功學員一樣「送到青龍山洗腦班『強制轉化』」。

黑頭套 吊銬 瘋狂毆打

唐吉田律師4月6日早上被由建三江當地3名公安用一輛黑色奧迪轎車從拘留所載送到佳木斯,至當天下午2點半記者撥通他的電話時,他身邊已無公安控制。唐吉田與一起被關押在七星拘留所的江天勇律師和王成律師都在4月6日同一天被釋放,張俊傑律師於3月27日釋放。

唐吉田表示,他與江天勇、王成、張俊傑律師3月21日原預計到建三江農墾檢察院,控告當地青龍山洗腦班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拘禁行為。但當天一早8點鐘左右,他們租住的格林豪泰酒店房間門突然被自稱警察的人踹開,然後4名律師被押到建三江公安局大興分局,分別在不同房間問話。

「那時有一個姓白的警察,協警,警號是1060,我提出他不給看工作證,另外,不是兩名正職警察對我進行問話,且不告訴我訴訟權力,更沒有同步錄音錄像,我說你這不合法,我不接受,接著於文波(黑龍江建三江公安局國保大隊警察)等幾個警察開始打我,用裝滿礦泉水的瓶子打我面部,還扇耳光,當時我的牙就掉了兩塊渣。」

「到了下午,他們問我簽不簽字,我說你這不符合辦案程序的筆錄,我不簽。他們直接就把我用頭套蒙起來,把我雙手用手銬反銬,在背後銬上,在手銬里加了布條,可能怕手銬銬出來那個痕跡,就把我架出去,從詢問室架到外面的一個房間裡,我不知道是甚麼方位,然後把我就吊起來,就是用繩子穿到手銬中間,把我吊起來,腳就不能接觸地面,然後就開始打,強迫我承認是我組織人去法制教育基地(青龍山洗腦班),強迫我承認法輪功是所謂『邪教』。包括一些非法的要求,強迫我答應。」

「五六个人用拳头打我前胸,还有人踢我的腿,没有过多长时间我就身体承受不了,而且头开始冒汗非常难受,最后迫不得已,我说可以配合,然后就给我放回去,也是带了头套。」

警察威脅:腎摘掉 挖坑埋了

「在外面戴著頭套打的過程當中,他們還講過,要把我挖坑埋起來、把我的腎摘掉,包括要罰我十萬塊錢,罰到我傾家蕩產等等威脅的話。回到裡面他們也說,不行的話,也把我送到青龍山那個法制教育基地,就是那個洗腦班,也對我進行『強制轉化』。到了下午接近6點,在他們這種威脅壓力之下,我不得不簽字。最後在22日下午,給我們押到建三江公安局七星拘留所。」

唐吉田表示,開始時七星拘留所不給律師們治療,後來由於社會輿論關注,建三江當局怕律師們被釋放後遭到酷刑的傷勢被看出來,拘留所在關押律師的最後幾天開始對律師進行治療。

「最開始在拘留所,我躺下就很難起來,如果起來,再想躺也非常困難。張俊傑律師的後背也直不起來,他的衣服也被撕碎了,打得也很厲害。江天勇前胸也被打得很疼,進拘留所的當天我就看他呼吸不太方便,直不起來腰,張俊傑進去以後,他沒法坐,後來他坐也很難,躺著也不舒服。」

唐吉田:感謝國內國際聲援

唐吉田律師說,「我要對這期間國內外各界朋友的關心、支持和幫助表示感謝,其中有很多人也付出了很多代價,甚至也被拘留。同時我也非常清晰的看到中國大陸民眾的權利意識越來越覺醒,行動力越來越強,國際社會也給予有力的聲援。」

唐吉田律師表示,因此,他對中國的人權發展還是抱著審慎樂觀的態度,「畢竟侵犯人權的勢力表面上無論如何強大,最終它不可能主宰歷史的進程」。

(責任編輯:姜斌)

評論
2014-04-06 7:1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