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河北三河市三百多人控告江澤民

辛寶東夫婦(前排)和家人在一起。(明慧網)

人氣: 46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5年12月15日訊】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從五月二十七到十二月七日止,河北省三河市逾三百多位法輪功學員向最高檢察院、法院遞交了《刑事控告書》,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

截止到十二月十日為止,已超過十九萬九千名海內外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向最高檢察機關控告前中共頭目江澤民。這些提起控告的法輪功學員遍布社會各個階層,他們按「真、善、忍」做好人,但遭中共江澤民集團的綁架、抄家、勞教、非法判刑,受到毒打、電擊等各種酷刑迫害。

以下是三河市的幾位控告人的個人經歷和遭受迫害事實。

一、九天被打折八根肋骨,母嬰店老闆辛寶東全家控告元凶

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十六年來,三河市個體老闆辛寶東慘遭六次非法行政拘留、六次非法拘禁在泃陽鎮政府等場所、四次刑事拘留、三次非法勞教(共計四年半);辛寶東被廊坊洗腦班兩次強制洗腦,期間被李漢松等六人野蠻灌食,造成其口腔食道出血。

辛寶東夫婦(前排)和家人在一起。(明慧網)
辛寶東夫婦(前排)和家人在一起。(明慧網)

辛寶東的妻子高淑英被六次非法拘禁,非法行政和刑事拘留多達八次、兩次非法勞教長達三年半、被廊坊洗腦班、三河洗腦班、泃陽鎮洗腦班強制洗腦四次。在石家莊勞教所,高淑英被迫害得月經大量流血不停,血色素只有5.7克,有生命危險,警察才帶到外面醫院檢查。醫生建議手術,勞教所不同意,反而拖著她去車間(干勞工)。

辛寶東被非法關押在三河市看守所期間,獄警唆使牢頭幾乎天天進行毒打,腳踢、鞋底抽臉等等,第九天把他打折八根肋骨,傷勢太重危及生命,三河市中醫院拒收,不得不拉到通州263醫院治療;二零零零年底,辛寶東被三河市公安局誣陷「煽動顛覆國家政權」非法勞教一年。

僅僅曾經因為和一個被迫害跳樓的法輪功學員劉穎聊天,辛寶東被北京通州「610」人員(中共非法組織,專職迫害法輪功)焦秀良誣告,夫妻雙雙被公安部下1A級非法通緝令,每人三萬元懸賞通緝,他們被逼流離失所五年多,致使其父母先後被間接迫害致死,兩個孩子考入重點中學不讓去,商店被迫關門等,經濟損失慘重;十幾年來,不法人員闖到家中限制人身自由、尾隨監控、無故騷擾,更是常有的事。

辛寶東控告說:「我妻子在十幾次被非法關押過程中,為了儘快結束迫害,早日回家照顧老人和孩子,曾經絕食絕水八次,肉體與精神承受到極限……我們夫妻累計被非法關押將近十年,流離失所五六年,即使在家裡也是每天提心吊膽地過日子,不知哪一天突然被無理抓走。我們全家所受到的傷害之深,是幾頁訴狀所不能夠表達的!」

二、賈學雲被迫害致殘,親人控告江澤民

齊心莊鎮渠頭村賈學雲女士,五十三歲,人本來就善良,學法輪功之後更是心胸開闊,笑對他人。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八日,她被從家中綁架走。第二天警察劉輝、杜紅波把她和趙淑英兩人押送唐山開平勞教所非法勞教。後來她嫂子孟慶雲也被劫持到這個勞教所,在那裡聽說賈學雲整天被用過的女人的例假血紙堵嘴。

賈學雲被迫絕食反迫害,迫害一百天的晚上,勞教所和三河公安局的人把她送回了家,丈夫一看人已經快不行了,拒絕接收。警察就把她送到快八十歲的爸媽家,那時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了。二位老人問他們:「你們是哪的人,幹甚麼的?」他們沒敢說,扔下賈學雲就走了。

第二天天不亮,老人就把她的三個哥嫂招呼去了。一看賈學雲兩隻眼睛被一層白膜蒙蓋著,甚麼也看不見,身體除了骨頭就是皮,兩隻胳膊上不知道為甚麼滿是針眼(懷疑被注射了不明藥物),人只是微微還有點氣。家人把賈學雲送到三河市醫院搶救。可大夫說人已經不行了,準備後事吧。家人不死心,又急忙轉院到北京順義醫院(因有親戚是那的大夫)。那個大夫說:「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幾個月後,賈學雲總算活過來了,但是已經不會站、不會坐、不會說話、不會拿東西、完全殘疾了,全靠別人伺候著生活。

十多年後,經過艱苦鍛練,如今的她也終於能站一小會兒,有人攙扶也能顫顫微微走幾步。但是大腦還不是很清醒,比如剛吃過飯,你問她吃的是啥,她甚麼也想不 起來。實在太讓人痛心了!一個愛說愛笑、健健康康的人現如今竟被迫害到這種程度,江澤民發動的這場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真是天理難容啊!

賈學雲被迫害成這樣,她的爸媽心急如焚、傷心不已,因經受不起這樣的打擊,老父得了腦血栓,癱瘓在床,現已離世。老母得了腦出血,一病不起,在床上癱了12年,去年也離開了人世。

賈學雲的兩個兒子,大兒子才14歲,小兒子才13歲,孩子突然看到媽媽變成了這樣,感到天都塌了!她丈夫是搞建築的,不得不花幾十萬元巨額資金為她看病,壓力大得如天如山,村裡人都說:「她犯了甚麼罪了?把人整成這樣,一個好好的人弄成這樣,這是甚麼社會啊。」

這十五年來家人為給賈學雲治病,僱保姆再加上誤工費不少於幾百萬元。這場迫害尤其給賈學雲造成的傷害,給她的孩子、丈夫和爸爸媽媽等人造成的傷害,已經根本是無法用金錢來衡量了。

三、遭死人床、殺繩等酷刑,原三河黨校講師控告江澤民

作為村裡的第一個大學生,宋建國平時工作兢兢業業,在親朋好友心中風華正茂、前途無量。

僅僅因為堅持自己的「真、善、忍」信仰,宋建國二零零零年被非法開除公職。十六年來,宋建國被非法刑事或者行政拘留至少六次;非法拘禁在單位、派出所、洗腦班至少九次(在北京法制培訓中心洗腦班,竟然被非法拘禁長達八個多月);勞動教養兩次(勞教期長達五年零九個月),被迫流離失所兩年、絕食半年。期間遭受死人床、六根電棍電擊、殺繩、十八天不許睡覺、灌二十多升涼水、灌一瓶子醋、打罵、背銬、燕飛、碾壓腳趾、罰站、坐板、軍蹲、不許上廁所、喝苦丁茶、幾個月綁鐵椅子上強制灌食、連夜強制談話、做奴工等二十多種酷刑折磨,從身體到心靈都受到了極大傷害。

酷刑演示:被綁在椅子上 (明慧網)
酷刑演示:被綁在椅子上 (明慧網)

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八日和十月十一日,原三河市中共黨校骨幹教師宋建國和母親李寶華向最高檢和最高法郵寄刑事控告狀,控告江澤民犯下故意傷害罪、濫用職權罪、反人類罪等十幾種罪行,要求依法追究江澤民的刑事責任。

宋建國2004年出獄後與母親合影。(明慧網)
宋建國2004年出獄後與母親合影。(明慧網)

宋建國在控告書寫道,「江澤民集團不僅傷害了我們一家,他對中國人民及全人類的傷害都是罄竹難書、難以估量的……中國社會道德面臨崩潰局面,貪腐遍地、毒食品氾濫、謊言瀰漫、婚外戀娼妓橫行、醫患關係緊張、黃賭毒屢禁不止,其根源在於道德的崩潰,這和江澤民殘酷鎮壓法輪功息息相關。」

「法輪功學員因為按照『真、善、忍』標準做好人,堅持自己的信仰不妥協,才遭到綁架、抄家、下崗、拘禁、酷刑等無理的迫害,信仰越堅定的人,越是拒絕『轉化』–即拒絕昧著良心辱罵『真、善、忍』大法的學員,遭受迫害越嚴酷。這就向中國人傳達了一個錯誤的信號–說真話違法,做好人遭罪。」

宋建國表示,「為了維護法律的尊嚴,捍衛我的信仰自由等合法權利,更為了免於中華民族陷於道德崩潰的泥潭,本人特對主犯江澤民提起刑事訴訟。」「但我目前只控告主犯江澤民,想給其他犯過罪錯的公檢法人員留下改過的希望與機會,因為他們也是這場迫害的受害者、犧牲品。」他期待檢察官拿出審判文革首犯的勇氣,把江澤民早日繩之以法,挽救中華民族的危機。

四、屢遭迫害,原三河市外貿總公司辦公室主任夫妻控告元凶

魯春楊,五十三歲,原市外貿總公司辦公室主任。妻子厲永蓮,原三河市第四小學高級教師。

魯春楊被刑事拘留二次,夫妻二人被大廠縣公安局非法超期刑拘一百天,勒索5,000元罰金,又被看守所敲詐生活費3,985元才被釋放,加上妻子勞教拒收,又被勒索3,000元罰款,大廠看守所這一次就勒索他們共計11,985元。

魯春楊後被綁架到廊坊洗腦班洗腦20天,勒索原單位8,000元後才讓接回。家中被非法搜查三次,抄家一次,被騷擾無數次,身體被直接傷害過三次。從二零零零年九月,魯春楊被單位停發工資,在2002年通知本人被三河市政府開除了公職。

魯春楊控告說:「江澤民是指揮發動者,他是迫害我及其他法輪功學員的罪魁禍首,不但我個人受其迫害,我的親人也受到株連傷害,我的父母、女兒都不同程度受到精神上的打擊及心靈創傷,我父親不太好的身體病情因我受迫害加重,幾次住進醫院,在2009年不治離世。我母親大腦受到嚴重刺激,患上老年癡呆症,現在需兒女們輪流看護。我女兒正在讀中學學業受到嚴重影響,心靈受到創傷。」

迫害發生後,厲永蓮因修煉法輪功被非法勞教三年;五次被非法拘留;兩次非法關押在派出所(所謂監視居住);多次關押在工作單位——三河第四小學;多次派單位同事到家中或樓下監視,限制人身自由;警察多次進家騷擾、抄家;非法開除公職。

二零零零年四月,由於進京上訪,厲永蓮被非法拘留在三河看守所,絕食抗議七天後釋放回家,回家第三天又被綁架到北城派出所,一關就是三十八天,然後被軟禁在三河第四小學多日。

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八日,因傳給大廠法輪功學員幾份傳單,厲永蓮被大廠公安局劉××,何××強行綁架、抄家,將手銬勒進肉裡,造成手指幾個月失去知覺。厲永蓮遭非法拘留四個月零七天後又冤判三年勞教,因長期迫害造成高血壓、心臟病,勞教所兩次拒收,回來後大廠公安局勒索罰款3,000元。

五、三河市商業局退休幹部控告江澤民

魯寶發,退休前是三河市商業局保衛股長。

七十三歲的魯寶發老人說:「1996年正月初五縣第一次辦九天法輪功輔導班,從此我修煉(法輪功)。當時北方天氣很冷,室內沒有取暖,可第一天聽課就(感覺)渾身發熱,腦袋冒汗,摸哪哪有電,手不能碰金屬東西,有時不注意碰上,就發出『啪啪』響聲,還放出刺眼的火花,用了40多年的煙酒九天班內就戒了,過去曾戒過多次也沒戒了。我過去因喝酒影響工作,罵人、打架,造成上下級關係緊張,因喝多騎自行車回家倒在馬路邊睡著了都不知道,熟人見了給送回家。(我修煉法輪功)煙酒戒了,得到家庭、社會、領導的好評。」

魯寶發老人表示,煉功後,他偏頭疼、腸胃炎、關節炎、氣管炎等所有病全部消失;以前他練其它各種亂七八糟氣功十年,花了七千多元還招來了附體,渾身沒勁,稍不順心就發脾氣,訓人、罵人,越說越來氣,勸都勸不住,家裡人怕他、躲著他,單位人也背後指指點點。煉法輪功後,(他感覺)身體輕飄飄的,渾身有使不完的勁,幫家裡帶孩子、做飯近二十年。家裡人看到魯寶發的變化,都支持他煉法輪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在這一天正式發動迫害法輪功)中午,魯寶發被劫持,遭非法拘禁六天。公安、司法、國保輪流恐嚇,魯寶發被騙去聽政法委書記李宗義造謠誹謗法輪功,散會後被關押在單位四十多天,不准與外面聯繫,整天看栽贓法輪功的電視節目。警察和單位領導輪番逼迫轉化,逼迫罵法輪功創始人,被他當場拒絕。

魯寶發控告說:「江澤民不但在名譽上把煉功人搞臭,還在組織上、行政上也把你搞臭,逼迫你不講真善忍,不做好人……我也是受迫害的一員,二零零零年,三河市有關部門給予我開除出黨和行政記大過處分,印49份發放到全市局以上單位和五套班子每一個成員。」

六、十二次被綁架,淳樸村民控告元凶

潘振芳是一個老實本份的淳樸農民。一九九九年因為進京上訪,遭村主任惡意舉報,潘振芳被綁架拘留兩次,時間二十五天,被罰款勒索1,700元。

二零零零年四次被王振東、雷宇新等人綁架到新集派出所或市看守所,第一次綁架,他被一個姓黃的聯防照軟肋狠狠地打了一拳,當時就暈死過去了,接著又被所長王振東在雪地裡只穿一個內褲凍了四個鐘頭,解開手銬人都不會走路了。潘振芳遭關押合計近兩個月,敲詐3,000元。妻子張春華於四月底被送到唐山開平勞教所非法勞教。

二零零一年正月初八的早晨,新集派出所指導員石連東騙他去派出所,說有點事核實,然後就送回來。到了八點多鐘,政法委書記楊尚林又領著鎮政府的張振峰、戴雲同、李少起等人,連騙帶綁,連同另一名法輪功學員袁景興一同,戴上腳鐐手銬送廊坊萬莊勞教所迫害。後來把他轉入河北高陽勞教所三大隊。在三大隊,潘振芳受到的酷刑迫害有銬地環--人往那一蹲,手銬鐵環上,不讓坐著,不讓睡覺,限制上廁所,吃飯時只打開一隻手。

因為拒絕轉化,潘振芳被銬了十五天十六宿,白洋澱的蚊子又大又多,叮在臉上沒法轟,只能用肩膀蹭,叮在手背上只能看著,那個罪是真夠人受的呀。

潘振芳遭電棍電擊。段主任,王醫生、齊隊長和兩個警察,五個人,四跟高壓電棍,給他脫光衣服,兩手銬在地環上,坐在地上,兩腿伸直,一人按著肩膀,四根電棍分別架在脖梗上,人中部位,膝蓋下邊一點和腳心四個地方。一人喊著「一二三」,他們一齊電,一直電到潘振芳昏死過去。他們然後掐人中,把人中都掐透了,有人用煙頭燙腳心,腳心給燙進大玉米粒大的兩個坑。很長時間潘振芳才醒過來。

潘振芳還被迫在安新縣的一家鉛廠做奴工,超體力的勞動,八小時的活竟要求兩個小時幹完,幹得慢一點就挨打。二零零三年秋天,因毒鉛對周圍村莊的人危害太大,被老百姓舉報上告,廠子停產。潘振芳又轉到一家印花廠,工作時間每天十二小時,稍一慢點就用手狠狠地打臉,有時用鞭子抽,用腳踢。

直到勞教期滿釋放,潘振芳回家才得知,老父親因為他的被捕,回家就病倒了,臥床不起,在家裡一直被雷宇新、孫玉寶、侯姓警察、尤會田、李少起、村委會的李景奎、李景元等人監視、看管和騷擾,二零零一年就已經去世了。

七、農村建築承包商控告江澤民

張軍張勇兄弟是皇莊鎮昝新屯村的建築承包商,張勇一九九七年修煉法輪功前身體不好,每天藥不離身,幹活也沒精神,甚至有過輕生的念頭,那時候孩子小,還有兩個七十多歲的父母需要撫養,他妻子整天愁眉苦臉。

就在張勇痛不欲生的時候,有一天鄰居叫他去煉法輪功,他礙著面子去了,說來也神奇,困擾他多年的痔瘡肛裂幾天就好了。接下來他每天堅持學法煉功,按照《轉法輪》裡師父要求去做,做一個更好的人,以前那些個疾病都不翼而飛,妻子一看,也走入了法輪功修煉。

張勇在控告書中說:「二零零零年三月三日,我們當地的幾名大法弟子,出自於對國家信訪辦的信任,依法為法輪功遭迫害進京上訪,我們到北京天安門的地下通道,就被便衣劫持,然後被綁架回本地皇莊鎮派出所,皇莊鎮派出所所長黃義等人把我和我妻子陳鳳芹,二哥張軍二嫂李鳳芹,大法弟子李春風,賈淑玲銬在院內電線桿上,汽車尾部橫樑等地方,隨後黃義與手下警察對每個(法輪功)學員單獨非法審訊,並破口大罵,語言下流,難以啟齒。(他們)同時拳打腳踢,毒打了一個多小時。打完後所長黃義又說:「你們等著,晚上接著收拾你們。」下午黃義把我叫到他的辦公室,問我去北京幹甚麼去了?我說去上訪,我的話剛說完,黃義氣得一巴掌打在我前額上,打得我眼冒金星。」

皇莊鎮政府二零零一年勒索張勇父親4,000元的「保證金」才釋放他們夫妻,到現在還有2,500元「保證金」至今未還。二零零一年八月,張勇和妻子與二哥二嫂留下七十多歲的父母,四個未成年的孩子流離失所。他們為了綁架,動用張姓村幹部,到離他幾十里地的姐姐家等處抓人。平時在家蹲坑,冬天夜裡12點左右在前後門派人把守,然後打門進屋搜查,把他七十多歲的老父親連嚇帶凍渾身哆嗦,母親嚇得氣管炎發作上不來氣,孩子嚇得不敢睡覺,家裡不分白天黑夜不得安寧。

八、攝影師控告江澤民

孟昭民,43歲,是一名婚慶攝影師。孟昭民以前身體患有乙型肝炎,在北京住院兩次,湯藥吃過幾百副,也沒見好轉,煉法輪功之後身體完全康復,從1998年到今天從來沒吃過一片藥,現在身體非常健康。

孟昭民控告說:「我和潘振芳還有另一名女法輪功學員正在我的照相館裡聊天,這時正巧,河北省三河市新集鎮政法書記楊少林帶人進來了,他看到我們三個人在一起,不由分說,暴跳著大聲宣布我們是非法集會,命令他的手下強行將我們綁架到鎮派出所,戴上手銬,銬在院子裡的水泥柱上,當時被銬的還有一位六十多歲的老太太。新集派出所所長王振東暴跳著,嘴裡惡狠狠地罵著社會最低級、最流氓的話,不堪入耳。王振東命令他的手下,強行扒光我和潘振芳的衣服、鞋和襪子,只剩一條三角褲衩,光身赤腳,踩在有雪的地上背銬在院子裡的水泥柱上。潘振芳被銬在大門外的廣告牌上,招來了好多老百姓圍觀。好多好心人為我們倆講情,求楊少林、派出所所長王振東等人讓他們穿上衣服,並說時間太長了,天又這麼冷,別把人凍壞了。可這些人卻一點都不動心,一點人性都不講,根本聽不進好心人的勸告,一直到天快黑了才給打開手銬。放開兩位法輪功學員的時候,全都渾身青紫、沒有知覺,胳膊抬不起來,腳不會走路了,一動就摔跟頭。」

二零零七年六月四日下午,三河市公安局國保大隊石連東、楊希忠等警察十餘人,闖入孟昭民夫妻開的照相館內,非法強行抄家,綁架了正在睡覺的他。他們將孟昭民送進了廊坊洗腦班關押45天,卻欺騙不知道他的下落的妻子,讓她在南城派出所、市看守所、法制科找來找去。幾經周折找到抓人的國保楊希忠,仍然被楊哄騙。

二零零九年二月五日晚,國保大隊長石連東、賈志學帶領十多個警察把他們夫妻綁架到公安局。石連東當夜親自刑訊逼供,連續打孟昭民的嘴巴和耳光,一次次地把他踹倒,還把他拖到四樓的窗口,惡狠狠地說:「我把你從四樓扔下去摔死你!」孟昭民被關進看守所,後送到廊坊洗腦班非法拘禁長達四個多月,一直關在一間十多平米的房裡,吃飯睡覺上廁所都在這十多平米的房裡。#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5-12-15 5:2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