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廖祖笙:霾和埋在「負責任的大國」

人氣: 59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5年12月23日訊】北有黯黯霧霾,南有隆隆活埋。「負責任的大國」,「負責任」得真叫人無語。一座又一座的北方城市,在氣味嗆人的重度霧霾中頻頻告急,接二連三發出紅色警報。與此同時,位處「祖國南大門」的廣東深圳,建築垃圾堆積成山,一大片房屋在土石滑坡中遭受滅頂之災,許多居民被活埋。

霾和埋聯袂而來,以世界末日為主題的災難片裡的恐怖景象,以正在進行時具體呈現在了苦難的國人面前。而這遠非苦難的全部,在「食有毒、穿有毒、住不實」的「負責任的大國」,在連殺人的事、搶人的事都沒人管的「負責任的大國」,霾和埋無處不在,區別所在,乃有形和無形而已。

有這樣一種無形的霾:視國家為一黨一幫己物,普天之下,莫非共土。將整個國家當作燒杯一隻,歲歲年年就這樣把玩在實驗室,幾十年來左試驗右試驗,試驗出的唯一結果是無德無能,仍緊抱住燒杯不放,做不好還說不得,一說就要搶先佔領制高點,漫天釋放「境內外敵對勢力」的霧霾

有這樣一種無形的埋:將互聯網當作鐵絲網,將「鐵肩擔道義」的傳媒當作「統一宣傳口徑」之利器,摀住眼睛就以為你看不見,對各種真相一概實行掩耳盜鈴,不斷強行掩埋在荒誕不經的謊言之中。匪類在殺人、整人和搶人中,由此也更是有恃無恐。玩慣了強行掩埋的匪巢鮮有真相可言。

類似的霾和埋,不一而足,在「負責任的大國」可謂千匯萬狀,其禍國殃民的程度,絲毫不亞於你肉眼所見到的北邊黯黯之霧霾,南邊隆隆之活埋。是的,目前在霧霾中苟活的只是北方的男女,在土石中被活埋的只是深圳的許多人家。在「負責任」乃為傳說的魔窟,你以為你能倖免於魔爪?

你凡事包容,凡事忍耐,凡事置身事外……你以為在這樣的一個黑暗王朝,只要清心寡慾,小心翼翼地關門過好自己的小日子,就能在步步逼近的魔爪縫隙中避之大吉。試問烏天黑地之中,哪裡又會有真正的淨土?何處又會有真正的安全可言?你關緊了門窗,是否擋住了霧霾和飛來的橫禍?

我進行文字的排列組合,只是在靠寫作養家餬口而已,只是謹小慎微地想幫你爭取看得起病、上得起學、買得起房的權利而已,竟至家破人亡,就成了被公然迫害的對象。這九年多來我忍受了常人之所不能忍,等待了再等待,等來的是什麼?是連我九旬的老母和歲餘的小女也想給一併餓殺。

「負責任」若非傳說,又怎會荒蕪鹿戲得就連殺人的事、搶人的事都沒人管?張袂成陰的冤民又何來?原本山清水秀的故國,又怎會變成荼毒國人、荼毒全球的「世界工廠」?又怎會就連想要呼吸清新的空氣都成其為奢侈?又怎會在聚沙成塔中讓建築垃圾堆積成山?又怎會道德滑坡成這樣?

掛羊頭賣狗肉的「負責任的大國」,年復一年被一群魔鬼、變態和迫害狂們所操弄,「負責任」得給予你我的,是霾和埋,是無邊的黑暗。霾和埋是它們的強項。這回被活埋在土石之下的,是深圳的一些人家;在種種無形的霧霾和活埋裡,失去真相、清譽、尊嚴、自由、權利等等的是舉國。

鼓噪勞什子「網絡主權」本就可笑,日人民報在鐵絲網大會之後的奇談怪論,更是可笑。「境內外敵對勢力在網上相互呼應,製造大量負面輿論,混淆視聽,『唱衰』中國,妄圖以此『扳倒中國』。我們必須把意識形態工作領導權管理權話語權牢牢掌握在手中,確保互聯網可管可控」云云。

這黯黯霧霾和隆隆活埋,是誰「相互呼應」「製造」的?「負責任的大國」何需「唱衰」和「扳倒」?在如此這般的「負責任」當中,早就「衰」到了極致,且「倒」得萬劫不復。精英律師只是上網發了幾條微博,就能史無前例地整他個判三緩三,這鐵絲網還有什麼是不能「可管可控」的?

多年前上訪在帝都的我夫婦倆,於漫天霜雪中去看望露宿的冤民,有冤民說:「作孽啊,它們看誰不順眼,就乾脆挖個坑把人活埋得了唄,把我們擱在這,這樣折磨我們,您說殘忍不殘忍啊?」它們怎會殘忍?它們挖的是無形的萬人坑。它們已是文明得由刀殺、棒殺改成了而今的公然餓殺。

負責任的姿態:一、俺們知道自個當家當得不好,確無當家能力,所以俺們讓賢,換另一幫人來作管家;二、俺們把這個家搞得烏煙瘴氣,讓大家也跟著受苦了,於是俺們打開閘門,大夥愛上哪上哪。「負責任的大國」被魑魅魍魎所霸佔,在「負責任」中,走出的貓步是「能操一天算一天」。

寫於2015年12月23日(廖祖笙之子廖夢君在羅干擔任中央政法委書記期間、周永康擔任公安部部長期間、劉雲山擔任中宣部部長期間、賙濟擔任教育部部長期間、張德江擔任廣東省委書記期間,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和殺人犯同穿連襠褲的流氓集團「統一宣傳口徑」,指鹿為馬,放任絕人之後者逍遙法外第3447天!遇害學生的屍檢報告、相關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國家機密!作家廖祖笙在國內傳媒和網絡的表達權被匪幫全面非法剝奪!廖祖笙夫婦的出境自由被「執法」機關非法剝奪,被反動當局連續非法斷網1748天,被公然帶有凌辱性質地置於監控探頭之下!廖祖笙被迫顛沛流離期間,風燭殘年的母親和岳母蹊蹺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髮指的殘酷迫害中,幕後迫害的操縱者能非法控制全國的媒體和互聯網,能控制公檢法,能控制廣東和福建,能控制電信,能控制銀行,能控制學校,能不時操弄「不作惡」的谷歌,能任意操弄無脊樑的百度……為國防事業奉獻了青春年華並立過軍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層面堅持為國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號,遭到法西斯新變種瘋狂迫害,呼天不應,叫地不靈,蛇鼠一窩、寡廉鮮恥的無良當局從上到下裝聾作啞!)

責任編輯:任慧夫

評論
2015-12-23 11:2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