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西澳珀斯渡假打工遇車禍 困頓之窘誰幫解

2012年7月24日台灣小伙志強在打工之餘和朋友來到珀斯市區遊玩,遭遇一場車禍的無妄之災,生命之路隨即被改變。大圖為當時的事發現場,藍色豐田被在其左邊行駛而欲右轉的Volvo車(該車不在圖片裡)所撞,沖向路邊,撞上志強停在路邊的車,推著志強的車往前移動,撞上正站在車前打電話的志強和前面停的另一輛車。(志強提供)車禍導致志強的左腿粉碎性骨折,小圖為手術後的左腿,腿上的疤痕是治療時鋼管穿過腿部固定骨頭留下的。可以看到因為一些骨頭缺失,肌肉有些萎縮。(周鑫/大紀元)

人氣: 22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5年03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周鑫澳洲珀斯採訪報導)三年前當台灣小伙志強(化名)來到珀斯渡假打工時,如同其他成千上萬的年青人一樣,對在澳洲的生活和未來充滿了幻想和期待。然而,一場車禍導致的無妄之災徹底改變了他的人生軌跡,在異國他鄉處理傷害索賠過程中所經歷的挫折和困難,更讓他感到傷心、絕望和巨大的壓力。

在1月中下旬的一個週末,志強拄著拐杖來到《大紀元》的辦公室,講述著他的不幸故事。如果不是因為拐杖和因為車禍才有的憂鬱神情,原來的志強應該是個帥氣、陽光的青年。

2012年7月24日下午,志強和朋友來到珀斯市區遊玩,志強把車停靠在Beauford街的路邊,沒想到接下來卻遭遇了一場車禍的無妄之災,生命之路隨即被改變。

無妄之災

根據警察的事故報告,肇事車是一輛沃爾沃車(Volvo station sedan),由一位女士駕駛著在Beauford街往北行駛。沃爾沃車行駛在最左邊的車道上,在接近Beauford街和Parry街的交叉路口時,打右轉信號燈意欲右轉到Parry街。沃爾沃車後面,在右邊的車道上行駛著另一輛藍色豐田,因為沃爾沃車速較慢,藍色豐田離沃爾沃愈來愈近,在接近交叉路口時,藍色豐田已經非常靠近沃爾沃車。當沃爾沃車右轉,進到右邊車道時,就撞到藍色豐田乘客位前輪的後邊。藍色豐田被撞得沖向路邊,撞到停在路邊一輛車的左後部。警察根據附近的監控錄像(CCTV)判斷,藍色豐田當時的行駛速度大約為50公里/小時。

這第二輛被撞的車正好是志強的車,他的車在路邊停放著,前面還有另一輛車停著,當時志強正站在這兩輛車的中間打電話。藍色豐田撞上志強的車,推著志強的車往前移動,接著撞上志強和前面的車。志強頓時感覺左腿一陣劇痛,很快整個人失去了知覺。

志強被送到皇家醫院(Royal Hospital)。志強的左腿粉碎性骨折,剛開始醫生說有30%的可能性要截肢,萬幸的是經過兩個月的治療,最後左腿保住了。

因為左腿用力時很疼,志強不得不拄著拐杖走路。當志強走進《大紀元》辦公室時,可以看到左腿上疤痕累累,志強說那是治療時鋼管穿過腿部固定骨頭留下的印記。手術後,左腿仍然有些骨頭缺失了,因此可以看到腿部肌肉有點萎縮;而且,因為左腿神經受損,左腿肌肉對外部刺激沒有反應和知覺。

索賠難關

志強索賠人身傷害保險的過程一直不順。志強來到《大紀元》辦公室時,正面臨一個艱難的選擇。

在西澳,當車主註冊剛買的新車或二手車時,都要求強制購買第三方人身傷害保險,這筆保險金就包括在車輛的註冊費裡。車禍發生後,無論是誰的過錯,受到人身傷害的受害人都可以向保險公司提出理賠申請。負責處理人身傷害理賠的是西澳保險委員會(Insurance Commission of Western Australia,ICWA)。

車禍發生後不久,志強就委託一家華人律師事務所處理他的賠償,但到2013年5月份,案子幾乎沒有任何進展,志強只好解僱這家華人律師,尋求另一家西人律師的幫助。西人律師聘請了3位不同領域的醫療專家和一位生活起居的專家,評估志強的健康狀況及傷害對未來生活的影響程度。與此同時,西澳保險委員會也僱請了另外3位醫療專家評估志強的健康狀況。雙方醫療專家的評估結果不一致,爭議的地方主要在於志強的左腿是否會完全恢復,是否會影響到將來的生活和工作。

志強要求賠償金能包括未來治療左腿的費用,以及當時因為車禍住院而不能返台看望身患癌症的父親而造成的精神傷害,但西澳保險委員會一直不答應。加上雙方醫療專家的評估不一致,因此,賠償金額一直談不攏。

去年底,西澳保險委員會給志強的律師來信,提出最後的賠償金額,並表示,如果志強不答應,那就只能上法庭去解決。

律師告訴志強,西澳保險委員會提出的賠償金額過低。同時也和志強一起分析上法庭可能面臨的風險,如果不能打贏官司,最後能拿到的賠償還要低於現在和解的賠償金額。而且,如果要上訴於法庭,這個律師不是出庭律師,不能代理志強去上庭打官司,這樣志強必須另找一位能代表他出庭的律師。

正是在這種進退兩難的情況下,志強來到了《大紀元》報社,一吐心中的鬱悶。志強感嘆在異國他鄉處理車禍事故的艱難和巨大壓力。志強說,最困難的時候,除了要與西澳保險委員會談判賠償金額,簽證也出了問題。車禍之後,志強的渡假打工簽證改為了醫療簽證,但第二次醫療簽證卻被拒了,他不得不向移民局申訴。更讓志強生氣的是,第一位委託的華人律師收取了他不能接受的律師費。當他不得不同時面對3個方面的困境時,志強表示,他感到十分絕望和憤怒,但想到父親去世後孤獨的母親,他又壓下了心中的衝動。

曙光初現

在了解志強的情況後,《大紀元》向他推薦了一位在業界口碑不錯,並可以為他出庭的律師,這位律師很快就接受了志強的委託。截至發稿時的進展是,西澳保險委員會示同意重新協商賠償金額。

責任編輯:高敏

評論
2015-03-19 10: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