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東南隨筆】《白蛇傳》的出現與演變

人氣 65
標籤:

《白蛇傳》是中國民間傳說之一,本來就知者眾多,隨著上世紀90年代的一部《新白娘子傳奇》變的更是家喻戶曉。近日,我偶然查了一下《白蛇傳》的故事原型,頓覺世人觀念變異,真是到了好壞不分、善惡不明的地步。在《白蛇傳》中,蛇妖化成的美女成了人們讚揚的對象,而降妖的高僧法海則成了多管閒事、人人厭惡的對像。然而故事原型又是如何呢?

先說高僧法海,法海本是唐宣宗時的宰相裴休的兒子,他出家後,來到了金山的一個洞中修煉。一天他正在打坐,突然有一條白蟒出來盯著法海。法海和尚運用神通,將白蟒趕走。這便逐漸有了法海與白蟒鬥法的故事。

其實,中國自古就有包括蛇精在內的各種妖魔害人的傳說,如唐代傳奇小說中的《白蛇記》裡就說了一個白蛇成精,化成美人,迷惑好色之人,然後吃掉的故事。小說強調:萬萬不可為色慾所迷;人、妖不可共居的道理。

杭州一帶,古時同樣也有蛇妖害人的記載。據杭州《淨慈寺志》記載,在宋代該寺附近山陰曾出現過巨蟒,並會變成女人時常蠱惑害人;而陳芝光《南宋雜事詩》中,也有 「聞道雷峰蛇怪」之說。

又據清初常熟錢曾所輯《也是園書目》中,宋人詞話作品《西湖三塔記》中所寫:由白蛇幻變的女子在西湖迷路,得到奚宣讚的救助,但蛇妖卻要吃奚的心肝。最後蛇妖被鎮壓在西湖三塔之下。一樣也是強調人、妖不可共居。

到了明朝時期,有個叫馮夢龍的作家在《警世通言》中整理了白蛇故事,寫成了名為《白娘子永鎮雷峰塔》的短篇小說。小說裡開始把蛇妖人格化,但主題依然是講蛇精害人,害的許宣幾次遭災,還是強調人妖不可共居,為人不可好色;法海和尚依然是正麵人物。在這裡我只引用《白娘子永鎮雷峰塔》的結尾部份,大家一看即知。

許宣遊玩西湖遇著美女白娘子,因執於色慾,便結為夫妻。但白娘子乃蛇精所化,多次給許宣帶來禍害。許宣從高僧法海禪師處知道白娘子乃蛇妖後,便堅決要求除妖。許宣按法海所教將缽盂按在蛇妖頭上。

「隨著缽盂慢慢的按下,不敢手鬆,緊緊的按住,只聽的缽盂內道:『和你數載夫妻,好沒一些兒人情!略放一放!』許宣正沒了結處,報導:有一個和尚,說道:『要收妖怪』許宣聽的,連忙教李募事請禪師進來。來到裡面,許宣道:『救弟子則個!』不知禪師口裡念的甚麼。念畢,輕輕的揭起缽盂,只見白娘子縮做七八寸長,如傀儡人像,雙眸緊閉,做一堆兒,伏在地下。禪師喝道:『是何業畜妖怪,怎敢纏人?可說備細!』白娘子答道:『禪師,我是一條大蟒蛇。因為風雨大作,來到西湖上安身,同青青一處。不想遇著許宣,春心蕩漾,按納不住一時冒犯天條,卻不曾殺生害命。望禪師慈悲則個!』禪師又問:『青青是何怪?』白娘子道:『青青是西湖內第三橋下潭內千年成氣的青魚。一時遇著,拖它為伴。它不曾得一日歡娛,並望禪師憐憫!』禪師道:『念你千年修煉,免你一死,可現本相!』白娘子不肯。禪師勃然大怒,口中唸唸有詞,大喝道:『揭諦何在?快與我擒青魚怪來,和白蛇現形,聽吾發落!』須臾庭前起一陣狂風。風過處,只聞的豁刺一聲響,半空中墜下一個青魚,有一丈多長,向地撥刺的連跳幾跳, 縮作尺餘長一個小青魚。看那白娘子時,也復了原形,變了三尺長一條白蛇,兀自昂頭看著許宣。禪師將二物置於缽盂之內,扯下相衫一幅,封了缽盂口。拿到雷峰寺前,將缽盂放在地下,令人搬磚運石,砌成一塔。後來許宣化緣,砌成了七層寶塔,千年萬載,白蛇和青魚不能出世。

且說禪師押鎮了,留偈四句:西湖水干,江潮不起,雷峰塔倒,白蛇出世。

法海禪師言偈畢。又題詩八句以勸後人:
奉勸世人休愛色,愛色之人被色迷。
心正自然邪不擾,身端忽有惡來欺?
但看許宣因愛色,帶累官司惹是非
不是老僧來救護,白蛇吞了不留些。

法海禪師吟罷,各人自散。惟有許宣情願出家,禮拜禪師為師,就雷峰塔披剃為僧。修行數年,一夕坐化去了。眾僧買龕燒化,造一座骨塔,千年不朽,臨去世時,亦有詩八句,留以警世,詩曰:
祖師度我出紅塵,鐵樹開花始見春。
化化輪迴重化化,生生轉變再生生。
欲知有色還無色,須識無形卻有形。
色即是空空即色,空空色色要分明。」

一看方纔知道,這根本就不是講甚麼愛情故事,更沒有歌頌白蛇對愛情的忠貞,完完全全是一個除妖的故事;是一個當事人對佛法從不信到信的故事。

到了清初,在戲曲《雷峰塔傳奇》中,白娘子開始成了正麵人物,而法海反而成為破壞白許婚姻的罪魁禍首。戲曲裡還出現了「盜取仙草」、「水漫金山寺」等完全虛構的情節,對蛇妖正面描寫,許宣也成了「許仙」。

再往後到了彈詞《義妖傳》和《白蛇寶卷》中,善惡進一步顛倒。到了近代魯迅居然在《論雷峰塔的倒掉》裡說「試到吳越的山間海濱,探聽民意去。凡有田夫野老,蠶婦村氓,除了腦髓裡有點貴恙的之外,可有誰不為白娘娘抱不平,不怪法海太多事的? 」真是對高僧法海極盡諷刺嘲笑之能事。

到了現在,在河南某處,據說是當年白娘子成精的「白衣仙洞」還香火旺盛。可見正邪已是完全顛倒,妖怪居然成了人類頂禮跪拜的對象,而除妖降魔、拯救蒼生的法海和尚卻成為人們鞭撻的對像。

在人類道德淪落的年代裡,人認為對的,很有可能是錯的。從《白蛇傳》的逐步出現和演變中就可以看出人類的觀念一步一步變異的過程。在人類道德高尚、還行的時候,人類對各種妖、魔、邪靈的態度,都是持厭惡反對的態度;都是互相提醒對方不可違背道德標準,不可好色;對除妖降魔的修煉人都是非常尊敬、頌揚的態度。然而隨著人類漸漸的執迷於名、利、色、情這些過眼雲煙,人也就越來越難看到宇宙的真相,人類也就漸漸的對神佛與修煉失去了信心。慢慢的,人開始不辯善惡,只要眼前現得利就滿足了,反過來對讓人返本歸真的佛法修煉卻越來越膽敢去誹謗。發展到後期,除妖的傳說,竟演變成了對妖怪的歌頌。一個正面歌頌明知老婆是蛇精所變仍然沉溺其中、不能自拔的《白蛇傳》,竟然能大行其道,就可知當今人類真是敗壞到可怕的地步。如果可以回過頭來看一看人類所走過的歷史道路,和過去古人的道德觀念與行為標準比一比,就會發覺真是如此。

責任編輯:澤霖

相關新聞
Emory Johns Creek醫院提醒:簡單辦法防禦中共病毒
Providence 醫院召集義工
川普競選團隊亞特蘭大辦公招職員
約翰溪醫院卓越護理獲Magnet認可
最熱視頻
【胡乃文開講】白米粥功效媲美人參湯?5種粥補元氣治百病
【直播回放】4·4美國疫情發布會 確診破30萬
【拍案驚奇】中共為糧荒闢謠 海南現女版李文亮
【珍言真語】曾焯文:天下圍攻 要求中共賠償
【新聞看點】北京清明作秀再遭罵 追責聲四起
【現場視頻】武漢特警封路 救護車帶走客車乘客檢測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