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回顧】告江第一人王傑遭酷刑致死

遭酷刑折磨 雙腎壞死 心臟纖維化 生命在痛苦中熄滅

王傑遺照(大紀元)

人氣: 6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5年07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吳雪兒香港報導)2007年6月28日,香港法輪功學員朱柯明及傅學英入稟高等法院,控告前中共國家領導人江澤民,前副總理李嵐清及特務機構「610」辦公室頭目羅干3人,違犯酷刑、傷害、非法監禁、濫權等罪,要求被告民事賠償。

原告之一的朱柯明早在2000年8月中旬就曾在北京聯同北京法輪功學員王傑向北京最高檢察院和北京最高法院提交《申訴狀》,狀告當時的中共國家主席江澤民、中央書記處書記曾慶紅與政法委書記羅干迫害法輪功的違憲、違法行為。

同年9月7日,朱和王同時被非法抓捕,最後王傑在3個月內被酷刑虐待,致多處內臟壞死,為避免承擔責任與昂貴醫藥費,當局讓家人接回王傑,取保候審。之後,王傑死在印尼,解剖發現王傑內臟壞死。整個過程,王傑都沒有經過正式法律程序。朱柯明因為是香港居民所以倖免一死,但仍被判5年,在5年裡受盡酷刑迫害。

王傑的六姨段巍也是法輪功學員,她說:「一個非常聰明、健康的孩子就給打成這樣!」在整個採訪過程中,段巍幾次哽咽:「這些回憶都是痛苦的!」

永不知兒子離她先去

外甥的死對段巍來說是一個沉重的負擔,因為當時王傑的媽媽患上癌症,段巍一直沒有把王傑的死訊告訴姐姐,最後王傑的媽媽死了,永遠也不知道她最疼愛的兒子已經離她先去!

段巍說,其實王傑在監獄裡早已被打得內臟都壞死了,當局知道他不能活了,才讓家人接他回家。王傑在回家一年後才有機會與段巍相見,匆匆36天的相處,王傑總算是把自己的一些身體受殘害情況反映給段巍,告訴了世界在短短3個多月裡,中共如何把一個有為、健康的年青人的生命在殘酷折磨中慢慢踩熄。

誤信中共為正常政府

1999年4月份,在中國大陸正著醞釀著要鎮壓法輪功的氣氛,當時朱柯明、王傑、段巍3人很希望透過寄信,讓中共當局回心轉意。

朱柯明說:「我們的身心都受益了,思想也轉變了,道德回升了,中國政府、中國社會、億萬中國人民都受益了,這麼好的功法,你脅迫國家政府這麼去打壓、侮蔑、宣傳,我們肯定不幹,肯定有很多想不開,覺得這不是胡來嗎?荒謬……中國不是法治國家嗎?我們沒有這種觀念,那我們當時該整理的整理……我們當時以為是壞人暗害法輪功,可能中央的首長是不知道的,當時我們還把他當做正常的國家主席!」

段巍說,王傑當時也知道共產黨不好,在中國生活長大的都知中共:「這麼老實的孩子也說共產黨沒實話。」

記憶中段巍指王傑是一名乖乖仔,不愛講話,但做大法(指:法輪功)的事情時很投入的。王傑經常說一句話:「得了大法,我們都有福氣!」

王傑在地圖出版社工作過,他父親是黨委書記,媽媽是將軍級醫生。後來王傑和朱柯明一起代理經營他六姨的傢俱店。

開始寄信時,信封是用手寫的,後來王傑學會了打字,他不懂電腦,遇到問題,不好意思麻煩別人,只能打電話問他弟弟,還不能叫他的弟弟直接幫忙,免得事情曝光。

為了寄出大量信(很多時候是一次寄過一千封)而不被發現,3人努力找郵局。見到郵局、郵筒之類的就很高興,王傑把郵局、郵筒的地點記下,晚上3個人就開車整個城市去寄信,每一個郵筒投十幾封。

不能再寫信只有控告

3人很努力地寄了一段時間信,到了第9封時,朱柯明想到不能這樣寫下去:「就是看到寫了那麼多信,迫害都沒有停止過,給江澤民去信,給人大政協去信,給司法部門去信,給國務院的各部委去信,去了無數的信,後來還寫信給各國的首腦,各大新聞媒體。當時就覺得只能告他。」

王傑在學校學的是民事法,不是刑事法,不知道怎樣寫這類訴狀。最後大家買了很多法律書籍來參考,看了3天,用半個月把《申訴狀》寫出來了,3人很有默契,朱柯明寫文章王傑就打字:「當時我收集到的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情況很多,而在寫申訴狀時,王傑、段巍我們3人便把迫害的事例一一對照法律條文。王傑很認真。」

寄出《申訴狀》不久,2000年9月7日,晚上大概是11:30左右,公安非法越過圍牆強行入屋;回想起來,段巍說,其實公安採取行動前3天,屋外的街燈就熄滅了,是公安干的,黑暗的環境使他們更容易行動。

王傑被當局非法關押了3個多月,從來沒有經過審判。2000年12月份,公安打電話給王傑家人,讓他們把王傑接走,說是「取保後審」。

進監個多月雙腎壞死

王傑一向身體健康,進到監獄一個多月後,公安就說王傑病得很厲害,到後來還要開始洗腎。當時王傑被送到北京友誼醫院、武警醫院兩家醫院,分別都被診斷為雙腎壞死。

朱柯明曾經在王傑被關押一個月後見到他。朱柯明說:「王傑是一個挺胖的人,150到160斤的,一個月不見,就跟一個特瘦的人一樣。好像只有八九十斤。」

當時朱柯明以為王傑沒有見過世面,這麼乖和老實的人,受到壓力所以才瘦起來,沒想到是因為遭毒打虐待所致。

朱柯明形容王傑遭痛打時說:「有一個中共害人打人的技巧,公安拿膠皮,把人裹起來,再拿棍棒打,打完後把膠皮拿走,從外面看不到傷痕,但內臟都給打壞了。」 (大紀元)
朱柯明形容王傑遭痛打時說:「有一個中共害人打人的技巧,公安拿膠皮,把人裹起來,再拿棍棒打,打完後把膠皮拿走,從外面看不到傷痕,但內臟都給打壞了。」 (大紀元)

回北京家後守口如瓶

回到北京的家,王傑守口如瓶,他的家人一一問過他在公安局裡受了甚麼對待,他說:「沒甚麼、沒甚麼!」,拒絕說出公安局內他所遭受的待遇。後來王傑對段巍說,不跟其他的家人講是怕人們理解不了。

從監獄出來在北京的一年裡王傑都是坐著輪椅,後來辦簽證來到香港,但王傑不能在香港逗留很久,很快就得離開去印尼。

到了印尼,10幾天後,王傑打電話給段巍說要到她那邊去,當時段巍住在印尼另一個城市。

在家族中王傑和段巍最親,因為王傑是在段巍家長大的。36天跟段巍一起。段巍後來問王傑為甚麼不跟其他親人講他在公安局的情況,他說:「他們不是煉功人,跟他們說沒用,我不想讓他們誤會因為我學了法輪功遭罪,不想他們說甚麼從而造業。」

種種酷刑全部都受過

有一次段巍讓王傑看國內大法弟子受到的酷刑,看完後,王傑坐在地上邊打坐邊哭,段巍問他為甚麼哭,他說:「六姨,我都受過(那些酷刑)!」

他就講了一些在國內受過的刑:衣服被剝掉,一絲不掛地坐在水泥地上,先是大水沖,然後是一滴一滴的滴了3天,他說:「凍得我不能自主地抖!」 段巍聽妹妹說,王傑出獄後經常說冷。

警察在公安局裡抓著王傑的兩個肩膀,死勁用膝蓋向他的心臟和背後兩個腎臟的位置撞過去。王傑形容,當時的感覺就像腎臟都要從嘴裡吐出來。

段巍又回憶王傑被迫害得精神恍惚,一次幫忙為植物澆水,可是水卻不是往植物去澆,而是向天澆水。

砍後頸昏迷一個多月

王傑告訴段巍說,有一次在公安局裡。一個公安用手大力砍他脖子中樞神經的地方,他一下子就暈過去,醒來後,發現自己一絲不掛的躺在床上,他想用手去遮蓋自己 的生殖器時才發現自己的四肢被手銬銬在床上。他問護士發生甚麼事,護士還埋怨地說:「蓋甚麼蓋!昏了一個多月,哪都拉!」

王傑常常說:「共產黨多邪呀,共產黨多邪呀。」段巍一直希望王傑多講一些在裡面被折磨的事,但王傑表示,他的腦袋經常是一片空白。

段巍說:「從公安局出來,王傑的生命實際上已經被摧毀了,他出來不能用語言去講甚麼,他只能用肢體告訴我哪不對頭……」

灌食、撬牙齒、遭毒打、電擊(包括生殖器),段巍發現王傑有時候更是停留在公安局裡的狀態;王傑會忽然間說:「這個跟我六姨(段巍)沒有關係!」段巍叫叫他,他好像如夢初醒,低頭不語。

段巍說:「有時候回憶起來都是痛苦,他就像我孩子一樣,疼他比我疼我兒子多」王傑臨走以前,還叫段巍「媽!」段巍問王傑為甚麼叫她「媽」,王傑說:「你不是跟媽一樣嗎?」段巍推測可能王傑也想他的媽媽。

人走了 果樹也跟著去

段巍家裏有一顆芒果樹,她給王傑食了兩粒芒果,說也奇怪,王傑食完芒果後,那顆很大的芒果樹整個都在掉葉子。2001年6月18日王傑在段巍的家中去世,段巍說:「王傑走的那天,芒果樹也死了!」

當天晚上段巍決定要讓醫院解剖王傑。王傑被送到印尼當地一家醫院解剖,醫生當場說王傑心臟比正常的大一倍,而且早已纖維化,醫生覺得很驚訝,他說:「怎麼會這樣,心臟比正常人大一倍,都纖維化了。」

中使館買通印尼醫院

當時醫生說還要進行更多的屍檢化驗,說是要一個星期時間,一個星期後,沒有等到報告,後來說醫生出國了需一個月,等那位醫生再回來後,醫院出了一個驗屍報告,內容是身體一切正常,連心臟的問題也沒有。段巍說:「在中國北京的大醫院斷定王傑是雙腎壞死!在公安局裡也是被診斷雙腎壞死。」

段巍說:「就是中共大使館把印尼的醫院買通了!」

7年後的6月28日,香港法庭正式受理朱柯明和傅學英的「告江案」,朱柯明說:「事情有很大的意義,首先自1999年7月20日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中國無數的法輪功學員為了爭取一個做好人的權利,向中共講真象,反對其對法輪功的迫害,就是因為這樣,很多人付出了慘重的代價,甚至於付出了生命。

我們和王傑一起做的這件事情,狀告江、曾、羅,這些迫害法輪功的罪魁禍首,用法律的形式告他們,中共不但沒有受理,反而把我判5年、段巍逃出來了,但不能再回國,王傑就給活活打壞內臟至死!起碼現在在『一國兩制』下,港府受理了,王傑雖然不是香港身份,能夠通過自由的香港和獨立的法制能夠把這個控告狀遞出去, 香港法庭接受了,這是對王傑的一個安撫!」

(注:原文發表於2007年7月3日)

責任編輯:葉楓

評論
2015-07-19 11:5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