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洲電台專訪麥塔斯 揭中共活摘器官罪惡

加拿大著名國際人權律師、加拿大勳章獲得者、曾獲諾貝爾和平獎提名的大衛.麥塔斯先生(David Matas)(陳柏州 /大紀元)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5年07月02日訊】明慧網報導,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九日上午十時,加拿大著名國際人權律師、加拿大勳章獲得者、曾獲諾貝爾和平獎提名的大衛.麥塔斯先生(David Matas),在其澳紐學術訪問的第一站——南澳首府阿德萊德,接受了當地國有媒體澳洲廣播公司(ABC)阿德萊德電台891ABC Adelaide的專訪,該台的直播節目可同時從收音機、手機以及互聯網收聽。

節目主持人漢切克(Ian Henschke)先生是阿市家喻戶曉的資深媒體人,主持週一至週五每天上午九點至十一點的新聞時事節目Mornings。在訪談中,漢切克表達了獲知活摘器官真相後的震驚,並推薦聽眾們參加於當晚在南澳大學舉行的由麥塔斯先生擔任主講嘉賓的論壇會。

以下是ABC電台直播節目的訪談內容,根據錄音整理。

漢切克:麥塔斯先生來自加拿大,他將在今晚的大學公眾論壇會上講述一個令人震驚的事件。根據我閱讀的一些資料,這真是一個極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是嗎,麥塔斯先生?

麥塔斯:可以說是讓人無法相信。當我一開始進行調查事件真偽的時候,是抱著否定這件事情的心情去做的,我覺得涉及的人可能沒那麼壞。但蒐集到的證據顯示指控是真實的。

漢切克:人體器官活摘在中國是由政府授權實施的,是嗎?

麥塔斯:的確如此。

漢切克:就是說,中共資助的公共醫院從活人身上摘取器官賣給外國來做器官移植的病人或者本國付得起手術費的人。難道沒有人提出質疑,或者中共反駁說這是造謠?

麥塔斯:自從二零零六年七月大衛.喬高和我撰寫的調查報告發表後,中共這些年的回應有多種說法,前後矛盾。最開始他們的立場是,所有器官都來自捐獻,儘管中國不存在器官捐獻體系;後來又說器官來自死囚,但並沒有具體說明死囚的數量;現在他們又回到之前的說法,器官來自捐獻,但這是不可能滿足需要的。而且還是一樣,他們沒有提供「捐獻」的來源。他們還說「活摘器官」的指控來自「反華勢力」,其實不是。總之他們的說法不少,但都是自相矛盾,無法自圓其說的。

漢切克:麥塔斯先生,作為人權律師,您曾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提名,一定是在此領域付出了多年的努力,請問您已經為此付出了三十多年還是四十多年?

麥塔斯:我在人權領域的工作開始於上世紀七十年代後期,我是為難民提供移民協助的國際人權律師,曾處理過各個國家、包括中國在內的人權相關工作。

漢切克:當活摘人體器官的事情被曝光的時候,是否有人從中國逃出、述說自己的遭遇,您的調查取證中是否也包括這樣的證人?

麥塔斯:法輪功開始遭受迫害後這樣的證據是很多的。當然不可能有人說我因為活摘被殺了,但的確有這樣的受害者,已經被放到手術台上,但醫生說「你的器官太差了,不能用」,所以逃過劫難。很多人被定期地做器官和血液檢查,這在中國的監獄、勞教所和看守所非常普遍存在的。除了為器官配型的理由外找不出其它的目的,不可能是為了健康原因,因為這些人還同時被酷刑折磨著。我們有很多這樣的證據。我們還有針對醫院的調查員,直接打電話過去問是否有法輪功良心犯的器官,回答是有,來了就可以做手術。

漢切克:我看過一個紀錄片,令人震驚,其中提到,在美國等待一個腎臟移植的時間是三年;在澳洲,無論你多富有,也需要等待捐贈的器官。但在中國,不到一週時間你就可以得到一個腎臟。

麥塔斯:的確如此。在我們最初的報告發表之後,以色列的一名移植專家,他的患者預訂了一個在中國進行的心臟移植手術,很顯然,如果進行這樣的手術,在器官移植的當天,有人預訂要被殺害。這一事件導致在這位專家的努力下以色列通過了立法,確認購買這種走私器官的行為是非法的。非政府國際組織「醫生反對強摘器官」(DAFOH)也相繼成立。不斷發現的證據說服了越來越多的人。

漢切克:都是甚麼人去中國做器官移植呢?難道他們不知道對方被摘取腎臟或者心臟的後果是甚麼嗎?活摘器官持續了近十年,大量飛去中國做移植手術的人都不瞭解嗎?

麥塔斯:在中國的器官移植中介並沒有告訴病人實情,只是說來源是死刑犯,而需要器官的病人則不太關心器官的來源。

漢切克:這一切幾乎難以置信。您這麼多年來一直在揭露這一切,那麼中共的反應如何呢?他們在乎嗎?

麥塔斯:我不認為中共在乎我說甚麼,但這引起了國際器官移植領域專家的重視,他們已經在採取行動制止(活摘器官)了。比如去年在舊金山市舉行的國際器官移植大會拒絕三十五名中國醫生參加,就是因為懷疑他們參與過人體器官活摘。他們也拒絕參加在中國舉行的相關會議,基於同樣的原因也拒絕發表來自中國的器官移植研究論文。對中國人本身來說,活摘證據的曝光,也導致中共多次表示要改變(器官移植/捐贈)體系。

漢切克:被移植的器官必須和病人的血型和組織相配,您曾提到被活摘器官的群體不是罪犯而是信仰團體,他們的信仰是甚麼,為甚麼被迫害呢?法輪功聽起來不錯呀?一個非常受歡迎的群體卻被突然被禁止,然後變成活體摘取器官的來源,這兩者之間是如何轉換的呢?

麥塔斯:我們的調查發現,被活摘器官的主要來源是法輪功學員。法輪功是一套修煉功法,類似瑜伽,以精神信仰為基礎,一九九二年傳出,一開始中共是鼓勵的。因為對大眾健康的改善,節約了大量的醫藥費等,修煉人數快速增加,在北京有超過三千個戶外煉功點,幾乎到處都是。根據官方的估計,法輪功學員的人數是七千萬到一億,超過了中共黨員的人數,因為中共是無神論,法輪功是有信仰的,讓中共感到威脅。這是一個製造(六四)天安門血案的政權。蘇聯解體後中共就一直感到生存危機。

麥塔斯:鎮壓之初,向政府請願的各地法輪功學員非常多,很多學員去北京天安門廣場請願,這些學員就被關起來了,成千上萬,因為法輪功學員人數眾多,就成為在監獄和勞教所被關押的最大的群體,超過一百萬。如果放棄修煉,就馬上被釋放,但多數拒絕放棄,於是被關押,逐漸失蹤,成為活摘器官的來源。

漢切克:現在很多人已經知道了在中國發生的這一切,那麼下一步的問題是:人們應該怎麼做來幫助受害者呢?

麥塔斯: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很多國家還沒有立法禁止國民參與非法的器官移植,澳洲紐省的綠黨議員在推動類似以色列的立法,西班牙和台灣都已經禁止了。美國禁止參與過活摘器官的人員入境。

漢切克:在節目的最後,希望聽眾參加今晚在南澳大學舉行的論壇討論,麥塔斯先生將做嘉賓演講,可以瞭解更多詳情。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5-07-02 4:3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