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法輪功歷程系列(中):蒙難中原

據中共國家計委專家私下透露,中共用於鎮壓、迫害法輪功民眾的所謂維穩費用早已超過國防軍費開支,最高動用相當於四分之三國民生產總值的資源。圖為2000年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廣場和平請願,遭到員警及便衣的毆打。(明慧網)

人氣: 1843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7年10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穆清綜合報導) 接上文:法輪功歷程系列(上):大陸洪傳盛況

「在陳子秀去世前一天,綁架她的人又一次要求她放棄法輪大法的信仰。在又一輪的電棍電擊後,這位58歲幾乎失去了知覺的老人還是頑強地搖了搖頭。」

「暴怒的地方官讓陳女士赤腳在雪地裡跑。據其他目擊這一事件的監獄中的人說,兩天的折磨使她的腿嚴重瘀傷,她的短短的黑髮上黏著膿和血。她在外面爬,嘔吐並因虛脫而昏倒。她再也沒有恢復知覺,於2000年2月21日去世」。

2000年4月20日,《華爾街日報》以「直到她生命的最後一天,陳女士說,修煉法輪功是一種權利」(Practicing Falun Gong Was a Right, Ms. Chen Said, up to Her Last Day)為題,頭版長篇報導了山東省濰坊法輪功學員陳子秀被中共折磨致死的遭遇,記者伊安.約翰遜因此獲得該年度美國新聞最高獎──普利策大獎。

法輪功學員陳子秀(中)。(明慧網)
法輪功學員陳子秀(中)。(明慧網)

1999年7月20日這一天,一場全國性的瘋狂鎮壓開始,從全面性的謊言宣傳報導,到大規模的抓捕、勞教、酷刑迫害,以及後來在國際上被曝光的活摘人體器官,法輪功修煉群體承受著至今十八年來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殘暴虐殺。陳子秀是首個被國際媒體曝光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例,該報導使外界了解到被中共媒體刻意封鎖的真相。

「山雨欲來風滿樓」

從1992年到1999年的七年中,法輪功在社會所受歡迎的程度使其快速發展,1999年初,來自中共公安部的調查發現,中國大陸至少有7,000萬人學煉法輪功,國內也有媒體在報導健身運動的時候提到法輪功的煉功人數已達到了1億。法輪大法目前已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轉法輪》被翻譯成多國文字。不少西方人甚至不遠萬里來到中國學習中文,只希望能像中國法輪功學員一樣能夠讀懂《轉法輪》的中文原著。

「一天前,來自瑞典、丹麥、芬蘭和美國的10多位西方法輪功學員利用聖誕節休假的機會,到大連與中國的學員們交流修煉體會。這已經是近幾年來他們中不少人的慣例了。1999年1月1日這一天,這些學員和中國學員們在曙光中以集體煉功的方式開始了這大法(法輪大法)傳出後的第七個年頭。」 這是新唐人電視台《我們告訴未來》節目中的一段情景。

節目說,此刻,這些來自自由國度的人們還不太了解大法洪傳七年這個概念在中國這片土地上所包涵的分量。

從1949年中國共產黨建立政權以來,任何形式和目的的群眾組織或團體都被當作是對政權穩固的威脅而予以嚴格控制或禁止。中共建政初期,首先取締了被稱作「反動會、道、門」的所有民間組織。宗教團體被當作「精神鴉片」和「封建迷信」進行批判。在此後三十年的生活中,人們能夠參加的集體活動始終局限在由官方動員和組織的各種群眾運動。

1998年2月上海電視台新聞報導:全世界約有一億人修煉法輪功。

1999年4月11日,被外界稱為科痞的中國科學院院士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學院的科技期刊上又一次發表詆譭法輪功的文章。文章深深刺痛著在法輪功中受益良多人們的心靈。法輪功學員開始自發地去天津教育學院跟編輯們反映真實情況。編輯部異常的表現,使人們感到了一股顯然來自中共高層的壓力。困惑和不解使越來越多的群眾來到編輯部的門外和平表達意願。4月23日,三百多名警察被調來,毆打、驅趕人群,並逮捕了45位法輪功學員。

1999年4月21日,法輪功學員去天津教育學院和平反映情況。沒想到天津公安局竟毆打學員,並於23日開始驅逐與抓人。(明慧網)
1999年4月21日,法輪功學員去天津教育學院和平反映情況。沒想到天津公安局竟毆打學員,並於23日開始驅逐與抓人。(明慧網)

天津市公安局非法抓人、打人的消息迅速傳遍全國各地的煉功點。而向北京最高當局反映真實情況,成了法輪功學員認為能夠真正解決這個問題的唯一方法。4月25日,上萬名法輪功學員相繼出現在北京,他們最終聚集到了中南海國務院信訪辦門外。

當天,前中共總理朱鎔基接見了法輪功學員代表,下令天津公安局放人,並重申國家不會干涉群眾煉功的政策。當晚10點,法輪功學員們悄然離去。整個過程平靜祥和、秩序井然。上萬人離開後,地上沒有留下一片紙屑。

4·25萬人上訪事件震動了全世界。人們開始注意到這個由最基本群眾組成的修煉群體是如此的不同反響。

4·25事件開創了1949年中共建政以來官方和平民間通過和平對話解決矛盾的先例,被世界輿論視為中國當局日漸成熟的里程碑。不少海外華人由此對中國產生了新的希望。

1999年4月25日,法輪功學員萬人上訪,要求釋放天津被抓的學員以及擁有合法的煉功環境(大紀元資料庫)。
1999年4月25日,法輪功學員萬人上訪,要求釋放天津被抓的學員以及擁有合法的煉功環境 。(大紀元資料庫)

然而,事情卻並沒有向人們所期望的那樣發生。經歷過多次政治運動的人們此刻已經察覺到,又一場來自高層的鎮壓已是「山雨欲來風滿樓」了。

妒忌讓江澤民一意孤行

在修煉法輪功的學員中有部長級及以上的高官、軍隊實力派人物,還有教授、專家、學者、名人、富商及社會各界民眾,時任中共七個政治局常委的家屬都有人煉過法輪功,而眾多修煉法輪功的人數超過中共黨員數目。這讓時任中共黨魁的江澤民極為妒忌。

在江澤民看來,法輪功的人數之多是在和黨爭奪群眾,「4·25」上訪方式之和平理性是因為組織嚴密,來到中南海就是公開和他叫板,更令他受不了的是他居然看到了幾十位肩上有軍銜的軍人。於是,鎮壓法輪功的政策在4月25日當晚就在江的心目中確定下來了。

當時的中共政治局常委朱鎔基、李瑞環認為,對於一種「氣功」完全沒有必要大動干戈,更沒必要搞成巨大的運動。但江的理由是,在共產黨控制下的中國,不能容忍一個不受共產黨控制的組織發展到如此規模,否則,他們終有一天會取代共產黨。

朱鎔基引用調查數據說,法輪功能祛病健身,為國家節約了很多醫藥費,煉的人很多是中老年人和婦女,他們想煉就煉唄。哪知江一聽咆哮道:「糊塗!糊塗!糊塗!亡黨亡國啊!」「滅掉!滅掉!堅決滅掉!」

為了讓政治局六個常委同意鎮壓,江澤民還讓曾慶紅命令在紐約的特工送回一份假情報,謊稱:法輪功得到美國中央情報局每年數千萬元的資助,法輪功有海外背景等等。於是在謊言加高壓下,1999年7月19日晚,江澤民一意孤行,不顧其他政治局常委的反對,在中共高層會議上親自拍板做出全面鎮壓的決定,以國家政府的名義取締法輪功。

於是一夜之間,中共及其控制的國家政權和暴力機器開足了馬力,抓人、打人、勞教、判刑、毀書、利用軍、警、特務、外交瘋狂鎮壓無辜的法輪功民眾,利用電台、電視台、報紙,鋪天蓋地的造謠製造仇恨宣傳,並拋出「4·25」圍攻中南海、污衊法輪功的所謂「1,400例」的謊言。

在鎮壓不下去時江又拋出「天安門自焚」偽案,後被多方及聯合國教育發展署證實是中共政府一手導演的構陷法輪功團體的偽案。在江澤民的掌控下,政府變成最大的專職對主流民眾進行造假、造謠、栽贓陷害的工具。

據中共國家計委專家私下透露,中共用於鎮壓、迫害法輪功民眾的所謂維穩費用早已超過國防軍費開支,最高動用相當於四分之三國民生產總值的資源。圖為2000年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廣場和平請願,遭到員警及便衣的毆打。(明慧網)
據中共國家計委專家私下透露,中共用於鎮壓、迫害法輪功民眾的所謂維穩費用早已超過國防軍費開支,最高動用相當於四分之三國民生產總值的資源。圖為2000年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廣場和平請願,遭到員警及便衣的毆打。(明慧網)

中共江澤民集團的殘暴

江澤民以個人意志凌駕於憲法之上,操縱整個國家機器和社會資源下達了一系列對法輪功修煉者「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群體滅絕」的國家恐怖主義迫害政策,更下達了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指令;成千上萬的法輪功修煉者被非法拘留、勞教、判刑,被強行送入精神病院,被打死打殘、妻離子散、流離失所,億萬法輪功修煉者的親屬、朋友、同事和單位受到株連,整個中國的老百姓受到謊言誣陷的「洗腦」。

江澤民一方面向世界承諾在中國減少酷刑折磨,效仿希特勒提供假相,讓部分海外主流媒體記者參觀勞教所的「文明環境」,一方面中國的酷刑個案卻越來越多,尤其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更是不擇手段。

酷刑的刑具多種多樣:地牢,水牢,高壓電棍,抻死人床,老虎凳,多根高壓電棍同時長時間電擊(嘴、胸部、腋下、乳房、生殖器等等),菸頭、開水燙,灌濃鹽水,灌大糞水,往口中塞帶血的衛生巾,冬天在戶外脫光衣服往頭上澆涼水,注射和強迫服用大劑量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硬毛刷插入陰道刮搔的凌虐,女法輪功學員赤身裸體被丟入男牢房裡、被強暴輪姦,對孕婦強迫墮胎等等。

高壓電棍插入肛門 電擊內臟

2002年3月11日,長春市綠園區醫院CT科醫生、法輪功學員劉海波夫婦被長春市寬城區公安局刑警隊綁架,在寬城區公安局刑警隊裡被酷刑逼供,惡警用極其殘忍的手段,將劉海波全身衣服扒光,把其銬在老虎凳上,用高壓電棍從他的肛門插入體內,電擊內臟,使劉在極度的痛苦中離世。寬城區分局沒有通知劉的家屬就將其屍體祕密火化,對外謊稱其死於心臟病。

劉海波的妻子被打得口歪眼斜,送去搶救,數日後被送到長春市雙陽看守所關押,後來又轉到長春市黑嘴子勞教所勞教3年,只留下一個當時只有2歲的兒子由親屬撫養。

劉海波和妻子侯艷傑的合影 (明慧網)
劉海波和妻子侯豔傑的合影 (明慧網)

野蠻灌食 膠皮管插入肺部

2004年2月5日,法輪功學員趙旭東在蘭州市看守所被酷刑折磨致死,年僅36歲,死亡時七竅流血,原先一頭烏黑發亮的頭髮,在61天內,白了一大半,160斤體重只剩皮包骨……在蘭州市公安局的高壓下,趙旭東的遺體被強行火化。

近期,趙旭東的母親,甘肅「中國石油蘭州石化公司」退休職工白金玉在給中共高檢控告江澤民狀書的內容說:「管子一下子插到肺部(用膠皮管或塑料管強行從鼻孔、喉嚨插入野蠻灌食),趙旭東當時發出很大的慘叫聲……這時只見趙旭東喉嚨裡一直發出響聲,看著極其難受的樣子,可是手腳被捆在一起無法活動。快晚上了,有犯人發現沒動靜時,人已經死了。」當時在場的一個犯人說:「趙旭東每次家屬來探視送的衣物、洗衣粉、食物等,飯菜全都是給我們大家吃了,衣物分給大家用了,這麼好的一個人就這麼給迫害死了,想起都心驚。我認為自己是一個很壞的人,可沒想到這裡的人更壞,簡直是殺人不眨眼,對這麼好的一個人都能下得去手,經常想起那一幕,永遠也忘不了,太觸目驚心了。」

約束衣酷刑 背骨全部斷裂

近日,原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法輪功學員耿颯博士向中共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控告江澤民的訴狀中揭露其本人被迫害以及妻子管戈(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情況。他說:「我看到妻子屍體上傷痕纍纍,頭上有幾個拳頭大的腫包,她的頭頂上有一個能放下手指頭的橫溝,很明顯是用硬的棍棒暴力毆打所致。嘴裡有血,胸部有一大針孔。我悲憤萬分。」

「2003年6月份,她被約束衣酷刑折磨致死。據目擊者描述:壞人及獄警將此衣給堅強不屈的法輪功學員穿上,將法輪功學員手臂拉至後背雙臂交叉綁住,然後再將雙臂過肩拉至胸前,再綁住雙腿,騰空吊在鐵窗上,耳朵裡塞上耳機不停地播放誣蔑法輪功之詞,嘴裡再用布塞住。一用此刑者,雙臂立即殘廢,首先是從肩、肘、腕處筋斷骨裂,用刑時間長者,背骨全斷裂,被活活痛死。」

據不完全統計,1999年7月20日以來,通過民間途徑能夠傳出消息的已有3,864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明慧網報導,這遠遠不是實際發生的迫害致死案例的全部。因中共竭力掩蓋其犯罪事實,太多的案例仍然被掩蓋,尤其是大量的活摘器官的案例,因為中共焚屍滅跡,仍然沒有被揭露出來。

2001年,一名女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廣場和平請願,訴說法輪大法好。面對邪惡至極的打壓迫害,16年來法輪功學員不曾停止過對世人訴說事實真相。(明慧網)
2001年,一名女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廣場和平請願,訴說法輪大法好。面對邪惡至極的打壓迫害,十八年來法輪功學員不停地對世人訴說事實真相。(明慧網)

從酷刑折磨到直接殺人

江澤民在1999年鎮壓初期,就叫囂要「三個月消滅法輪功」,並且在這一計劃失敗後,明確提出「從肉體上消滅(法輪功學員)」,鎮壓手段也從開始的酷刑折磨發展到直接殺人。

2006年4月20日,在前中共黨魁胡錦濤赴白宮會晤時任美國總統的小布什之時,一名化名為安妮的女子在白宮附近的麥佛森廣場舉行新聞發布會,使人們首次知道了「活摘」這個詞。

安妮在集會上說她的前夫親手從法輪功學員身上摘取了約兩千人的眼角膜,他們的內臟器官隨後也被摘取,「他們中一些人在被摘除器官後被祕密火化時還是活著的」。她和她的前夫在2000年到2003年之間曾經在遼寧省瀋陽市蘇家屯血栓中心結合醫院工作過,「我作證,(這家)醫院犯下從法輪功修煉者活體摘取肝臟和眼角膜的殘暴罪行。」

2006年4月20日,在前中共黨魁胡錦濤赴白宮會晤時任美國總統的布什之時,法輪功學員在白宮附近的麥佛森廣場舉行新聞發布會,披露蘇家屯集中營慘案的安妮(左二)和皮特(左三)首次公開現身。(大紀元)
2006年4月20日,在前中共黨魁胡錦濤赴白宮會晤時任美國總統的小布什之時,法輪功學員在白宮附近的麥佛森廣場舉行新聞發布會,披露蘇家屯集中營慘案的安妮(左二)和皮特(左三)首次公開現身。(大紀元)

她的指證立刻震驚了國際社會。隨後,一位瀋陽軍區後勤部的老軍醫多次投書海外媒體揭露:「全國類似蘇家屯的祕密集中營至少有三十六個」,而其中一個就「關押了超過十二萬名法輪功學員和異見人士」 ;並說「法輪功學員不再被當作人類而是被當作生產原料,成為商品」。

軍車運載肢缺殘屍 不經登記祕密火化

大約2003年間,江蘇鎮江某焚屍工透露:經常有軍車送來整車肢體不全的屍體火化,軍車每次都有幾個軍人押送。這些屍體直接送火化間火化,不登記、不讓外人知道,只有殯儀館的負責人和當班的火化工知道,但向知情的火化工宣布所謂「紀律」:不許對外說。(明慧網2006年9月11日《調查線索:江蘇軍車送整車肢體不全屍體到殯儀館火化》)

肝、胰、腎聯合移植手術

生命科技協會2004年10月報導:2004年9月24日,南京軍區福州總醫院實施亞洲首例 肝、胰、腎聯合移植手術。

接受手術的林姓患者來自福建省連江,36歲。2004年6月24日,患者被家人送到南京軍區福州總醫院急救。9月24日,醫院肝膽外科、泌尿外科、麻醉科等多學科醫生開始進行這一高難度手術,手術全程歷時12個小時。

據悉,在器官供體保存鮮活的時間內,同時找到肝、胰、腎三種器官難上加難,然而南京軍區福州總醫院做到了,這無疑證明只有在中國存在龐大的活體器官庫和中共全國器官供體調配,政府協同犯罪的情況下才有可能。而只有在對法輪功學員幾年來大規模虐殺,並「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的前提下才能達到。

國際調查:法輪功學員被實施群體滅絕

2006年,總部設在紐約的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國際追查) 及加拿大資深律師大衛.麥塔斯和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也著手開始調查。

調查員以患者、政府工作人員、熟人等各種身分對相關人員進行了電話調查。一名調查人員在與廣西民族醫院醫生魯國平的通話中,稱需要器官移植並訊問器官是否來自法輪功修煉者時,這位醫生明確回答說「一部分來自法輪功學員的器官」。湖北武漢同濟醫院的醫生對患者提出的希望供體為「法輪功學員的活體」這一要求時也回答說「可以」。錦州人民法院第一刑事審判庭則告訴致電者,要憑「資格」才能拿到法輪功(學員)的腎臟。

麥塔斯和喬高的調查報告也於2006年7月發布。報告書指出,「在1994年到1999年的六年中進行的有確定器官的來源的18,500個器官移植,在2000年至2005年的六年中會產生同等量的器官移植數量。這意味著2000年至2005年這六年間進行的41,500個器官移植,無法解釋這些供體源自何處。」

綜合各方面的調查結果,中共以軍隊為主導,由武警、政法系統、衛生系統和器官黑中介配合,建立起規模龐大的軍事化活摘販賣器官的一條龍「按需殺人」產業,系統地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群體滅絕。大量的取證和知情人的爆料都將這個罪行的幕後指向了前中共黨魁,為了達到消滅法輪功的目的他已經達到喪心病狂的地步。

黑龍江省法輪功學員王斌在勞教所被警察殘暴毒打致死,器官被摘。(明慧網)
黑龍江省法輪功學員王斌在勞教所被警察殘暴毒打致死,器官被摘。(明慧網)

江澤民親自下令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

2013年8月知情人鮑光(化名)向海外媒體曝光的2006年時任商務部長的薄熙來訪德期間親口承認是江澤民下令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電話錄音相印證,進一步證實了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是由江澤民直接下令的。

2013年11月5日,鳳凰週刊發表了一篇報導《中國人體器官買賣的黑幕》。文章披露,國際醫學專家根據大陸器官市場的奇異現象分析,認為大陸一定存在龐大的地下人體器官庫,甚至活體器官庫——事先驗好血型和做好相關資料檔案的活體器官供應者,在市場上獲得器官「需求」之後,這些活體器官供應者就被送入「醫院」(屠宰場),只有這樣才能保證器官市場上「隨叫隨到」的超短的等候時間。

2014年10月21日,國際追查發布調查報告,前國防部長、中共中央軍委委員梁光烈於2012年5月4日至10日訪美期間在電話調查錄音中承認,中共中央軍委開會討論過軍隊關押法輪功學員及軍隊醫院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由總後勤部負責此事。

2014年9月,國際追查公布報告,原解放軍總後勤部衛生部部長白書忠就軍隊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做移植一事回答調查員的問話時,白書忠承認是江澤民親自批示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做移植:「當時是江主席啊……有一個批示,說開展這些事情,就是器官移植……批示以後,反法輪功大家都做了很多工作。」

2015年兩會期間,黃潔夫揭露「死囚器官」移植形成利益鏈變得骯髒,並表示這裡面的祕密說不清道不明,周永康落馬才打破這種利益鏈。也從側面證實了活摘的指控。

中共迫害政策延伸到普通民眾

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性決定了其必定要撕開中國法律的口子,其「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 ,「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政策,是要以摧毀中國法制為代價,否則迫害一天也執行不下去。

一位前中共官員曾經做過這樣的描述:「中國共產黨八十年來形成了一套嚴密的制度,通過五十年的專政,早已轉化和融化成為『依法治國』的得心應手的工具。」「世界上沒有一個政權能夠像它那樣在使用國家機器控制和鎮壓自己的人民方面不受任何約束。」

很多法官面對法輪功學員的合法抗辯竟公開在法庭上宣稱「不要跟我講法律」。司法部門阻礙律師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為法輪功學員辯護的律師遭遇打壓,中國法律遭到了前所未有的踐踏,政府變成了公開的對善良民眾的國家恐怖主義犯罪實施者,這種針對法輪功學員公權大肆擴張、胡作非為的風氣也蔓延和變成了欺壓其他維權人士、律師、上訪民眾、異見人士和社會大眾的迫害,一發不可收拾。

其中包括對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產業鏈,也蔓延到了其他民眾,武漢地下「販腎」產業鏈、江西南昌「圈養活人」賣腎案、山西6歲孩童小斌斌被擄並被挖眼、搶角膜等,都是迫害法輪功後的延伸。這些案例可以從一個側面說明,對法輪功的迫害讓更多中國人成為迫害的受害者。

2013年8月,山西六歲男童小斌斌被殘忍挖去雙眼,眼角膜被盜,引爆巨大的社會反響,他在醫院醒來的第一句話「天怎麼還不亮」被大陸民眾稱為「2013年最心酸的一句話」。此案引發民眾開始關注中國盜賣人體器官的黑幕(網絡圖片)
2013年8月,山西6歲男童小斌斌被殘忍挖去雙眼、眼角膜被盜,引爆巨大的社會反響。他在醫院醒來的第一句話「天怎麼還不亮」被大陸民眾稱為「2013年最心酸的一句話」。此案引發民眾開始關注中國盜賣人體器官的黑幕。(網絡圖片)

迫害直接波及法輪功學員及他們的家人數億人,這是一個數量龐大的人群,使得整個社會處於不安穩狀態,對「真、善、忍」的打壓也使社會道德走向墮落。

大紀元特稿《依法治國 繞不過法輪功受迫害問題》一文中說,中共綁架了整部國家機器,把國家的重心都壓在了鎮壓法輪功上,平均每年動用相當於中國國民經濟四分之一的社會綜合資源,直接迫害了幾億中國主流民眾,波及到了各行各業。迫害把法律變成了一紙空文,把法官和檢察官變成了法律的破壞者,法律被糟蹋的現象無處不在,甚至法律的守護者——律師,也成了被迫害的對象。高智晟律師就是一個突出的例子。

法治的涵蓋面是全方位的,它要求公平公正保護每一個團體的合法權益。當一億法輪功學員的正信被鎮壓,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還在遭受慘烈的肉體和精神的摧殘時,中共一切所謂「法治」的口號都被砸得粉碎。只要這場迫害還存在,中國的法律就不會有任何的尊嚴與誠信。想不解決法輪功問題來談法治,不過是自欺欺人的空談。#

點擊法轮功歷程系列(下)反迫害诉江大潮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
2017-10-25 3:3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