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左眼被打瞎 萬家勞教酷刑受害者提控訴

萬家勞教所(明慧網)

人氣: 959
【字號】    

【大紀元2016年10月20日訊】黑龙江萬家勞教所。張春郁被「上大掛」7天7夜。由於長期不讓睡覺,(下大掛時)她一下子暈厥過去,昏倒在地,手銬被拽開,手背上卡出了血。就這樣,警察還讓她在鐵椅子上坐了一整夜。

這是黑龍江省哈爾濱市阿城區法輪功學員張春郁遭受酷刑的一幕。

她所经历的「上大掛」這種酷刑是指把人雙手吊起來,長時間腳尖點地。有時獄警會變換招式,強迫讓人雙腳站在鐵床一邊,身體在兩層鋪床板的下方,雙手吊在鐵床另一邊的上方,整個人呈現扭曲狀。「上大掛」還有另一個名稱叫作「扣扣抻」。這種扣扣抻在使受刑人承受雙臂撕裂般痛苦的同時,還使被迫害者斜著身子、蹲不下、站不起,非常痛苦。

「上大掛」會導致受害人嚴重肢體損傷,手腳浮腫,失眠煩躁,精神異常,甚至終身殘廢。

「上大掛」酷刑演示(明慧網)

因堅持「真善忍」信仰,張春郁曾多次被關押和遭受「上大掛」等酷刑,左眼被打瞎。出獄至今,她全身傷痕纍纍,左眼失明。

張春郁在2015年5月30日向北京最高檢察院遞交了控告江澤民書。

張春郁是從1996年6月21日開始修煉法輪功的。修煉不久,折磨她多年的婦科病、皮膚病、靜脈曲張、氣管炎、痔瘡、淋巴結腫大等疾病都好了,並且,她這個爭強好勝的女強人,在性格上發生了很大變化。親友都說她像換個人似的。從此,家庭祥和,鄰里和睦,處事也能為別人著想了。

但是,她的家庭從1999年7月20日開始陷入無底的深淵之中。從這一天起,中共前頭目江澤民在全中國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

2001年3月5日,張春郁被非法勞教一年,不久被劫持到萬家勞教所。

在這裡,她被警察逼迫蹲「小號」20多天,被吊、被打、被罵、罰站……

由於小號陰森潮濕,張春郁身上長滿了疥瘡,到處流膿淌水,奇癢難忍,晝夜無法入眠。第一次勞教回家,半年後疥瘡才好。

出獄不久,夢魘再次降臨。

2002年2月1日那天,張春郁正在和同學聚會,阿城區勝利派出所的四個警察當著同學的面把她綁架到派出所。警察用手銬將她銬在暖氣管子上一夜,一整夜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也不讓吃飯。

第二天早上,張春郁趁上廁所之機逃脫至大門口,結果被警察發現,一幫警察追上來將她打倒在地,拖到派出所的二樓。一名警察正欲對她動手行惡之時,張春郁丈夫趕到了,警察這才住手。

這一次被抓,造成張春郁被非法勞教3年。2002年3月8日,她再次被關入哈爾濱萬家勞教所。

據說,2002年正是萬家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最猖獗的時候,男獄警直接進入女隊,而且隨意迫害女學員。「追查國際」的一份不完全統計顯示,從1999年4月25日至2003年7月7日,有13名法輪功學員在這裡被迫害致死;數百人遭受了酷刑。張春郁只是其中之一。

剛入勞教所,獄警就讓張春郁脫光衣服。名義是檢查,實際上,這是對人格的侮辱。

不久,萬家勞教所開始逼寫「三書」(保證書、決裂書、揭批書),強迫所有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

他們一個一個「過篩子」。不合格的,就要重寫。不服從就拉出去酷刑折磨。

這種精神折磨對於一個在法輪大法中身心受益的人簡直是生不如死。幾乎每天都有人因不宣誓、不罵法輪大法而被拖到禁閉室用刑。禁閉室經常傳出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張春郁也遭到多名獄警毒打、上大掛。

有一次,獄警將她的雙手倒背,用繩子拴住吊掛在鐵管子上,一掛就是半天。三九天最寒冷的時候,晚上把她吊在走廊裡,窗戶上全是冰溜子。獄警不准她穿鞋,光腳站著掛,一掛就是一整夜。

坐鐵椅子,一坐就是7天8宿。獄警把她雙手反背抬到最高後綁在鐵椅子上,用繩子勒得胳膊幾乎不過血,整夜不讓合眼,獄警一個半小時換一次崗,專人監控。如發現閉眼,馬上揪著頭髮往後拽,還連踢帶打,一整夜不准上廁所。

蹲地磚。張春郁因不背有辱法輪功的監規,被強迫每天在一塊地磚上下蹲、不許出磚,兩腳緊貼一起,一動不許動,每晚要蹲3到7個小時。

有兩次,張春郁明確表示不放棄法輪功信仰。5、6個獄警大打出手,致使她兩次昏倒在地。

最殘忍的是,在昏迷的狀態下,張春郁還被長時間上大掛,而且還戴著手銬。那種感受萬分痛苦。

一次,張春郁被打得鼻青眼腫,眼睛腫得都睜不開了。就在這麼淒慘的情況下,獄警還給她上大掛一宿。當時,她的肩膀已失去知覺。

這期間,勞教所曾來過所謂幫教團、檢查團。勞教所為掩蓋張春郁被毒打的真相,不讓她露面,直接關進儲藏室。

他們在儲藏室放了一把鐵椅子和一張床,派專人看著。張春郁坐在鐵椅子上,獄警睡在床上。在那裏一關就是半個多月,直到張臉部的傷消失,又被送到集訓隊遭受折磨。

集訓隊氣氛更加陰森,每天都是男獄警監管,這些男獄警可隨意用刑。命令早晚必背監規,必須抄寫決裂書,否則會拉出任意打罵、用刑。夜晚不許關燈,有總監控,值宿人員在室內來回走動,發現睡覺姿勢不對等,立即報告獄警。

一次,張春郁看經文(法輪功創始人寫的文章)被發現。十來個男女獄警上來對她用刑。

張春郁被按在鐵椅子上,雙手反背過去後再戴上鐵銬子。兩個凶相十足的男獄警趙餘慶和姚福昌一邊站一個,手拿一根大電棍,同時往她的臉上、嘴上、脖子上、手上、凡是露肉的地方上同時猛電。電棍發出劈劈啪啪的響聲,電棍所到之處,散發出燒焦的味兒。

在如此淒慘的情形下,獄警不但沒住手,反而接著就給張春郁上大掛、反掛,腳尖沾地掛於鐵窗框上,戴著手銬,同時還用電棍電著。

張春郁整個人被折磨得面目皆非。經過這次用刑,她的手腕多處被鐵銬卡破之後化膿出血,爛成大洞。

可迫害還沒有停止。每天,獄警趙餘慶和姚福昌把所有的電棍充滿電,叫人扒去張春郁的外衣,只剩內衣。他們掀起內衣在後背排著電。這還不夠,一次趙餘慶掄圓了胳膊打她嘴巴子,「正打在我的左眼處,頓覺眼冒金花,眼珠要掉出來似的疼痛難忍,眼睛又青又腫了很長時間(現左眼已失明)。」

由於經常用刑,張春郁渾身傷痕纍纍,慘不忍睹。監管她的刑事犯經常有意扭著頭,不敢看她。

迫害給張春郁家人所造成的精神打擊同樣無法言表。

丈夫趙德文自己帶著孩子,照顧老岳父,還得上班,全家的重擔都落在他一個人身上,他心裏承受到了極限。張春郁第二次被勞教後,他就得了嚴重心梗,幸虧搶救及時,保住了性命。趙德文還曾被派出所非法扣留、恐嚇。

張春郁的兒子那時正上高中,心裏也承受很大壓力,學習成績受到很大影響。張春郁的老父親,同樣整天為女兒擔驚受怕。高壓致使老人過早離世。

張春郁在她的控告江澤民書中說:「這是一場滅絕人性的殘酷運動,製造了無數個家庭的悲劇。」

「我和我的家人所遭受的所有苦難都是因為江澤民一手發動的這場鎮壓法輪功的運動造成的。江澤民所犯罪惡必須承擔後果,必須將其繩之以法。」

(整理:葉楓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6-10-21 8:4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