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樹倒黨員散」系列報導之一

黨員異象紛現 中共紅朝正倒

人氣 11868

【大紀元2016年04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郭惠報導)羞於提中共黨員身份的時代到來了。

目前大陸網路上,「黨員」一詞已普遍成貶義詞。「你黨員啊!」「你才黨員呢!」「你全家都黨員!」這些話正變成貶義的用法,甚至被有些人認為是「最惡毒的話」。

近期,中紀委機關報自曝黨員羞於承認自己的黨員身份引來外界熱議。「黨員」二字在當今中國社會老百姓的眼裡如同「瘟疫」,很多人都避而遠之。

隨著中共邪惡政權的巨大黑幕越來越多地被外界曝光,中共已成為民眾眼中的異類。眼看「朝廷」危機四起,中共的黨員們越來越不敢、也不願意承認自己是中共黨徒了。

中紀委自曝醜聞 官員羞於披露黨員身份

3月24日,中紀委機關報以「有大學生應聘時羞於提黨員身份」為標題引述《湖北日報》的報導,稱該省某市一個鎮政府的王某某等8名黨員幹部為了出入境方便,隱瞞真實情況,將政治面貌填為「非黨員」,工作單位填的是「個體戶」或「無業」,可一遊玩歸來,他們又重新撿起黨員幹部身份,將旅遊費用在鎮財政報銷。

文章進一步說,實在有一些人和上面這8人一樣,打心底裡不拿黨員身份當回事。

文章還提到,有大學生黨員畢業應聘時,羞於提自己的黨員身份;有的黨員幹部,在幹工作需要往前衝的時候,向後轉、靠邊站,一到提拔任用時,擠破頭地往前衝,一點點能力和成績都會說破天。總之,要不要把黨員身份亮出來,完全以自己的利益為標準。

該文被大陸媒體廣泛轉載後,在新浪微博上不到半天就有3萬多網民參與討論。

針對學生為何羞提黨員身份,廣東惠州網民說:「在高校的招聘會上,有企業公開說明不招黨員。」浙江杭州網民說:「大學的時候都知道入黨的人的目的,大部分是為去考公務員,得到領導看重,企業老闆才不信這個。」

而針對有官員以自己的利益衡量是否承認黨員身份,山東大學退休教授孫文廣表示:「我加入共產黨,後來我發現共產黨是這樣,就不願意再承認自己是共產黨員了。這是一種潮流了。世界上來講,或者從中國來講,都是一種歷史潮流。大家認為共產主義帶來災難,應該拋棄。」

大學生不願亮出黨員身份

早在2011年5月中旬,微博上就曾流傳這麼一條信息:「一個女大學生來公司面試,經理看了看簡歷抬頭問她:『你是黨員?』那個女生頓時緊張了起來,激動地說:『黨員也有好人啊!』」

就此事,上海交通大學國際與公共事務學院大四學生的某黨支部還特意進行了一場信仰危機的討論。這個主題針對的是當前的社會現狀──「現在很多同學對自己的黨員身份主觀上蠻淡漠的,不會主動說自己是黨員,當有一些是非爭辯的時候,他們也不願意亮出自己的黨員身份,表明自己應該持有的立場」。

或許意識到中共的危機正在大學蔓延,2011年6月20日下午,時任上海市委書記俞正聲為此還特意去了上海交大上了一堂「黨課」。

今年4月2日,專欄作家、政治分析人士陳破空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中共黨員在民眾眼裡的形象早已經不再純潔,而是告密、背叛和『壞人』的同義詞;眾所周知,『入黨』的動機本身就是不純潔的、是為了謀取利益和特權的。總之,越來越多的黨員在某些時刻選擇隱瞞自己的身份,這本身就是不經意的自我否定。」

「黨員」一詞已成為貶義詞

目前,大陸瀰漫著一種反共、厭共的情緒,在網路上「黨員」一詞已成為貶義詞,甚至成為罵人的話,例如:「你黨員啊!」「你才黨員呢!」「你全家都黨員!」。

有網民甚至稱:「你才是共產黨員,你們全家都是共產黨員」,在正常人類裡這應算是最惡毒的話了。

「黨員」在大陸社會已風光不再,而如同「瘟疫」一般成了人們躲避的對象。

近年,江蘇衛視的相親節目《非誠勿擾》中,一男嘉賓當時自我介紹說:「我做PHP的」(注:PHP是一種編程語言),話音未落,女嘉賓全部滅燈。但是,這條消息在網絡上傳開後,有人將這個男主角的身份改成「黨員」,變成男嘉賓開口說自己是黨員,馬上遭到了女嘉賓們的集體滅燈。這樣一改後馬上在網絡上引起強烈的反響。

黨員遭滅燈
網絡流傳的版本說,在一個相親節目中,當這個男子說出自己的中共黨員身份時,所有女嘉賓一同滅燈。(網絡圖片)
image1
江蘇衛視的相親節目《非誠勿擾》中,這位男嘉賓當時自我介紹說:「我做PHP的」(注:PHP是一種編程語言),話音未落,女嘉賓全部滅燈。(網絡圖片)

無獨有偶,陸媒曾報導2012年10月,四川閬中天宮鄉副鄉長戴彬曾一度成為網絡的「焦點」。他在參加《非誠勿擾》的相親節目中,被24名女嘉賓全部「滅燈」。真正讓戴彬紅極一時的不是他相親場上遭遇的尷尬,而是因他的「副鄉長」的頭銜被滅燈。

對此,網名為「TeYu Hou」的網民表示:「在社會大眾的心目中,年輕人加入共產黨,要麼是傻子,要麼是騙子。社會就是這種刻板的印象。傻子少,騙子多。」

「TeYu Hou」 還舉例說:「豈止姑娘看不起黨員,民間企業和外資企業招聘,一聽說是中共黨員,馬上就說不下話了。有一次一個老鄉給我電話,得意洋洋地說:我女兒是黨員。我說:你小聲說,畢業後找工作時小心一點。的確,以前推薦朋友去面試,一切順利,最後對方看到履歷表上一個中共黨員的身份,馬上被用人單位拒絕了。一個收入不菲的工作機會就這樣失去了。」

網民:樹倒猢猻散

中共在意識形態上早已徹底破產,政治信用也喪失殆盡,已經陷於嚴重的信任危機與合法性危機。民眾不再相信共產主義已是不爭的事實。

2015年10月1日,天安門廣場北側一棵古樹被大風吹斷,一時民眾紛紛議論:「在特殊的日子、在敏感的地點,大樹轟然倒塌,有何預兆?」「這樹根徹底爛了,就像中國共產黨」「翻翻《推背圖》看看就知道了」「樹倒猢猻散,猢猻散,猢猻散,重要的事說三遍」。

從民眾的各種討論中可見,大多數人都認為中共氣數已盡。相對應的,「黨員」在中國社會也越來越被邊緣化。事實上,中共自己也知道危機越來越嚴重,外媒的報導也直言「真正信仰共產主義的共產黨員已經很少了」。

和頤酒店女生遇襲 民眾拿黨員「開涮」

近期,民眾對「黨員」的看法越來越負面。

針對近日發生的北京和頤酒店女生遇襲事件,《中國紀檢監察報》於4月8日發表了一篇文章。這篇文章說,假如「和頤酒店女生遇襲」事件發生時,有一名或數名中共黨員就在現場,他(們)是否可以對暴行聽之任之、對呼救無動於衷呢?答案是『不』」。

此後,一些大陸媒體和網站將中紀委的這篇文章,換了一個吸引眼球的標題《中紀委機關報:女生酒店遇襲,黨員若在場「不允許」當看客》。但這篇文章再次一石激起千層浪,遭到大陸網民的調侃與諷刺。

網民們挖苦道:黨員在現場啊,都在隔壁房間做按摩呢;確實不能袖手旁觀,應該立即撤退;不能當看客,要當嫖客⋯⋯等等。

由此可見,中共「黨員」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形象已醜陋到何等地步。

中紀委兩次發文的背後

4月2日,《中國紀檢監察》雜誌就繳納黨費的事,發文「提醒」黨員。文章稱,2015年年底,中央巡視組在總結巡視央企發現的問題時承認,一些央企存在「有的黨員幹部拿著高薪卻不按規定交納黨費」的現象。

中紀委監察部網站在第二天,即4月3日晚上又更新了「學思踐悟」欄目,刊文稱黨員幹部要「相信組織、忠誠組織,多大的事都主動找組織講清楚」。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表示,中共的話一直要反過來看。它們提甚麼,通常意味它們缺少甚麼。中紀委的文章,實際是說明,中共的黨員不交黨費,不參加其組織活動的情況已經很嚴重了。

香港《爭鳴》雜誌4月號的消息似乎佐證了些許情況。據報,中共中組部、中辦3月16日發文敦促退離休黨員老幹部(除患病、行動不便外)必須履行中共黨章規定,按時每月參加組織生活,如有事不能參加需辦理請假獲准手續。據悉,副省部級離退休幹部參加組織生活的僅55%,地廳級45%。

中共已故大將羅瑞卿次子羅宇曾發表看法說:「今天的中國共產黨根本不是有任何信仰,或是有任何理想。今天的中國共產黨,要入黨的人,就是為了利益。甚麼利益呢?實際上就是要去當官,要去貪污,貪污夠了以後就跑掉。」

三退」人數與日俱增

據英國《金融時報》消息,2013年中共新黨員為240萬人,與2012年相比減少了25%。是自2003年以來中共新黨員人數最少的一年。與之同步的是,大陸參加公務員考試的人數也出現急劇下降的趨勢,參加地方公務員考試人數減少了12.3%。

與此同時,大紀元退黨網站數據則顯示,中國人退出中共組織的人數與日俱增。從2004年11月《大紀元》發表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以來,在退黨網站聲明退黨的海內外華人與日俱增。截至2016年4月12日,已有超過2.3億的中國人公開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

中共黨史學者、《晚年周恩來》一書作者高文謙表示,黨員羞於提自己的身份,這也是當今「盛世中國」的一大景觀。網友們開玩笑說:這是「遺傳了革命先烈地下黨的基因」。

普林斯頓社會學博士程曉農認為,這說明共產黨的名聲已經臭了,入黨已不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原因在於共產黨說了太多的好話,做了太多的壞事,已經砸了自己的牌子,早已是掛羊頭賣狗肉。中共口口聲聲說「為人民服務」,整個黨已經墮落成專為自己謀私的利益集團。#

接下文:中共現狀與大清朝滅亡前驚人相似

責任編輯:林銳

相關新聞
【九評之八】評中國共產黨的邪教本質
梁振英因地下黨身份被港人冷落
智誠:李大釗至死也不承認自己是共產黨員
前地下黨員揭中共滲透香港情況
最熱視頻
【探索時分】003福建號常規動力能電磁彈射嗎
【菁英論壇】經濟衰退將至?一戰前亂局再現
【馬克時空】俄烏戰爭戰損高 卡-52前景如何?
【十字路口】美國向右走?最高院兩大判決矚目
【車評】2022 Kia K5 GT-Line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