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李承鵬:那日晚上,我嫖娼被抓

人氣: 34452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6年05月15日訊】2008年,我嫖娼被抓。

雖然那天晚上,我通宵跟倆爺們在房裡聊朝鮮戰爭、米盧、麻將,口沫四濺,喝了好多紅牛……但仍然「嫖娼被抓」。你看,如果不是嫖娼被抓,就得和兩個男人通宵、紅牛,情節更火爆。

我嫖娼被抓,是因為08奧運會前我批評中國足協亂搞,一家常給足協叨飛盤的報紙(時隔已久,不透露名字了)就在其網站上揭發我其實才在亂搞,就是嫖娼被抓。

網站還揭發,我把一名賣淫小姐培養成了名記(以後請稱我為淫民的教育家),親率五十餘名兄弟夜襲山東向一龍頭國企勒索(雖然登機牌和海關資訊顯示當時我在馬德里,但我其實有分身術),種種惡行中倒有一條還透著宅心仁厚:我被富婆包養。而被富婆包養,一直是我的夢想。

那一場風花雪月的事……最後我贏了官司。

2009年,我寫了一本中國足壇操縱比賽的書,得罪了一個教練。他就目擊了我吸毒且是在裸體舞會上吸毒,他指出這可恥的一幕發生時旁邊還有電視臺的(有創意,我玩真人秀直播)。網易奮力地把它登上了頻道頭條。是的,你沒看錯,那個現在看來挺可愛的網易。

有天我正感冒得鼻涕口水,活像毒癮發作。一個北京大姐對我說:別這麼追求感官刺激。看著她恨鐵不成鋼的眼神,我只有含混說其實不是這樣子的。

我贏了官司,再次逃脫法律制裁。我常慶倖那時還沒打擊大V,否則我現在真在裡面撿肥皂,順便跟薛蠻子請教一下養身術。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大家都知道,前兩天我因涉嫌黑社會,終於被抓了。環球時報和一個民間曝料者原創、轉發、暗示、渲染「李承鵬涉黑被抓」原貼很多條、轉過數千,打擊力度之大,超過對黑社會一號人物。

作為已故球評人、蔫巴公知、現役黑社會的我,重複一下揭發材料:6年前我寫過一篇汶川地震中不倒希望小學的文章,記錄一名叫句豔東的平民監工,為了保證校舍品質,跟當地政府拍桌子吵架,天天用小鐵錘敲著水泥柱聽沙子有沒有多摻、混凝土比例是否用足、逃生用的小操場何時開建……那個學校在地震中屹立不倒、玻璃都沒碎,全校學生無一傷亡,最終師生歷經艱險翻過三座山逃到了下面的綿陽城。

可我仍是不折不扣的黑社會,因為他們明察秋毫,學校主要捐資者正是當地一名罪大惡極的黑社會,劉漢。是的,當地小孩只要聽到這名字就不敢哭的罪大惡極的黑社會。6年前,我居然誇那學校品質好那監工有良心,我不黑社會,誰黑社會(至於當地政府是另一捐資者,已不重要了)。

《環球時報》金毛凜凜地出場,自估不出一柱香必可斬我首級於馬下,也為馬年開個好馬頭。可是它只顧開著好馬頭,就忽略了馬腳。不到半柱香時,有人就搜索出數百條報導連結:

「劉漢希望小學的奇跡感動了很多人」「我一眼就認出你了,去年你報導過我們學校,很感謝你們一年來對我們劉漢希望小學師生的關心啊……史校長疲憊的臉上露出微笑」「去年採訪劉漢希望小學時最強烈的感受是‘感動’,此刻,是‘希望’。」「史上最牛的希望小學」——署名者,「環球時報」。

是的,你沒看錯。

一柱香時,更肉麻的文章被人肉出來:「向施工者致敬!要將這所最牛的教學樓背後的建築商搜索出來,希望所有的教學樓都能由這個房地產商負責。不多說了,我們要給建築商鞠躬!磕頭!」出處——新華網。

當時我的心靈被狠狠震撼到。我不過記錄平民監工天天跟當地政府吵架、追款,創造了校舍不倒奇跡,主角是監工和學生。你們卻直接表揚黑老大還要「下跪、磕頭」,赤裸裸通黑嘛。

我忽生憂傷。你揭發我時,即使不跟新華社溝通一個,也該想想自己寫過什麼吧。當然,那些年你們追過的飛盤太多,確實難以記清了。我早說過,中國的報紙每一篇都很正確,只是不方便看合訂本。

表揚黑社會捐資的學校品質好,就是涉黑。表揚過杜月笙捐醫院買藥品組織紅十字呢,報導過深圳大運會場館、巴巴排隊粉過世博會、力挺過中國高鐵呢。

環球時報,你天天叼飛盤、叼飛盤、叼飛盤,總有一天會叼到鐵餅的。叼到了鐵餅,環球總編胡錫進卻說這只是批評的時候,不夠謹慎。哦,你轉謠造謠我涉黑被抓,只是批評時做得不夠謹慎。讓我也不夠謹慎地批評一下你吧:

環球者,叼盤聖者也。憑「複雜中國說」,其見屎,必從屎裡發現玉米。其見米,也能深刻預見未來必成屎,所以不必吃。見腐敗,精闢入裡「腐敗在任何國都無法根治,關鍵要控制到民眾允許的程度」。其大力推廣發展「大規模說服性武器」,令敵軍精神崩潰,亦發文宣導《霧霾有利於軍事防守》,與張召忠將軍一文一武、龜蛇守望、綺情繾綣。總之,環球乃古往今來第一大皇家無窮循環版解釋神器,上嘴唇挨著天,下嘴唇接著地……

經此不謹慎批評,你膀胱經有無尿意?大腸經是否豔麗?

你是中央級超大型黨報哪,你得為黨站好崗。我真心認為哮天犬就得為天庭效力,要是跑去給七十二洞洞主當客服,當然是不忠。但哮天犬也別跟柴狗混在一起了,要自恃身份。黨現在正大力打擊十惡不赦的黑社會,這個節骨眼上你忽然插播這麼一段,轉移視線麼。表面揭發我涉黑,其實想通過逼我自證清白,讓很多不明真相的群眾忽然聯想起,咦,那麼多學校都倒了,為什麼這所……我真是不忍寫全了,你是哪一頭的?你境外的拉普拉多磨了腮跑中國冒充哮天犬臥底?

要懂政治哪,全世界都要打擊黑社會犯罪,他修學校與他殺人放火,是兩碼事,並不影響判決。這事兒初中文化都看得明白,你卻裝不明白。所以我把與環球時報、胡錫進定義為私仇。你不好好為天庭站崗,你是沖我來的。而且已不是第一次了。

我誇過學校不倒就與黑社會有染,你們讚過高鐵、世博、中石油,秦城裡得關多少環球時報的記者、編輯……真的,要不是你們說我涉黑,我還想不起2012年我在警察圍追堵截下去什邡聲援當地民眾時,誰在拼命為劉漢占了大股份的這鉬銅專案背書,大罵我破壞經濟建設,又是誰幫劉漢辯護滿地打滾還跟一女人約架。這下我可全想起了,我反劉漢被請喝茶時,那些誓死捍衛劉什邡鉬銅礦的豬下水群像,歷歷在目。

還有,我批評發改委亂漲油價,我罵中石油《打得一手好飛機》,誰為石油系辯護?要點名和截屏麼(刪,來不及了)

算了,不比哪個提前站隊精准了,一點都不好耍。我一直以為,男人並非不可以出賣身體的,只要是自由意志自由貿易。男人迫不得已也可出賣靈魂,刀架老婆脖子上槍頂孩子腦門上你招不招?建議速速招。但男人真不能出賣染色體。本來是想起蒼井空就流鼻血的主,為了被抽到綠頭牌子,就剃了毛假裝花枝亂顫還菊蕊綻放的樣子,那真對不起自己的染色體。

至於染色體存疑,另當別論。

你看,老榕向你走來了,文三娃向你走來了,潘采夫、王小山、阿丁、龔曉躍都向你走來了,我們都自首寫過大量表揚廈門遠華隊的文章,至今熱愛楊鈺瑩,我們都私通賴昌星?至於那些誇過大連實德、重慶、湯歌星、沈主持的人兒,你們看著辦吧。

這是我和環球時報、胡錫進之間的私仇。不是觀點之爭,而是事實之爭。我很少主動招惹人的,一般情況也不回擊,但有誰再三挑釁,我會窮追猛打的。所以我正式起訴你們,我委託了浦志強、周澤、袁裕來三位律師,為了不讓你們給上峰撒嬌說這些律師是右路死磕派,上密奏摺子,呵,玩玩吧,我先堵住你的嘴,這不是意識形態之爭,這是事實之爭。

我無權無勢無背景,論才華勇氣,多有不及。走在街上,我不過一名屌絲。我早年寫足球,後來寫小說,見江湖上一些不公的事情,偶有發作,一年文章也就十來篇,不過罵罵貪官、說說食品安全、污染、要點最基本的公平。我本來都想撤了,回成都開個茶鋪,你們要是不搭理我,慢慢地我就步入老年癡呆群體,眼神不好打麻將還會詐和。可是這些年你們太重視我了,太愛我了,生生把我逼到這個份上,你看,2008年我嫖娼被抓、2009年吸毒、2012年是美國人臥底、2013年盜竊帳蓬、2014年又成黑社會被抓了……這樣五毒俱全的大惡棍,還沒被黨和政府鎮壓,可真是人間奇跡。

最後一句。既然你們這麼愛我,等打完這場官司後,我真會坐下來跟你討論一下染色體。

胡錫進,我等著你接招。

--轉自作者博客

責任編輯:南風

 

 

 

 

評論
2016-05-15 8:4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