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華裔教授哈佛講六四真相 大陸生震驚痛哭

哈佛華裔女教授何曉清(中間)帶著學生到哈佛燕京圖書館查閱當年六四檔案。(哈佛網頁截圖)

人氣: 2993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06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史軒之綜合報導)華裔女教授何曉清(Rowena Xiaoqing He)十幾年來一直從事1989年「天安門民主運動」的研究。2010年,她在哈佛大學開設了關於「六四」的課程,成為世界首例。她的課程和研究廣受讚譽。近日,她在接受《紐約時報》專訪時表示,參加這一課程的一些大陸留學生起初固守偏見,但最終還是接受了真相,良知覺醒,有的得知真相後,甚至失聲痛哭。

圍繞「六四」「怪事」多 美國學生探知興趣濃

何曉清在受訪中表示,選這門「六四」課程的學生遠遠多於課程的名額限制,這令她感到意外。她問學生,為何對這個「遙遠而陌生的題目」感興趣。有的學生表示,因為他去過中國,聽導遊說,有3個「T」是不能說的:台灣、西藏和天安門(Taiwan, Tibet, Tiananmen)。

還有在加拿大出生和長大的華裔學生說,每年聽媒體提起「天安門」、「六四」」,他不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兒。後來,他跟父母到中國旅遊,在旅遊車上看見香港遊客與大陸導遊因「六四」話題爭執得不可開交。他不明白,雙方都是「中國人」,談論的都是同一個歷史事件,為何卻那麼激動,都相信自己說的是真相,但又無法說服對方。

有美國學生在上中學時,暑假期間在學校組織下去中國,與同齡人一道生活和學習。這些美國學生後來談起中國學生時,提出的問題很有意思:一個學生說,他們都和我一樣喜歡打球、打遊戲,可是「坦克人」被變成了神秘人,他們為什麼都不好奇?另一學生說,她的中國好朋友們很聰明,而且受過良好教育,可是她們為何說中國人素質低,不能有民主?那不是種族歧視嗎?

得知「六四」真相 大陸學生失聲痛哭

何曉清表示,哈佛本科生中,大陸留學生並不多,但哈佛暑期班的學生(暑假到哈佛來進修的學生,大多來自其他學校)有不少來自大陸,有大學生,也有中學生。有的從未聽說過「六四」,也有的一開始就極力為中共當局辯護。

一位大陸女孩在課堂上經常質疑何曉清,並說不要指望改變她的想法。但聽了「六四」時被坦克碾斷雙腿的方政當時的回憶,她首次被觸動了。在學期結束前,這名女孩突然舉起手,很不好意思的說,她終於在電話裡,「逼」她的媽媽說出了「六四」的真相。原來,她媽媽當時與同學一道坐火車去了天安門廣場,是「六四」的親歷者。但一直以來,她都隱瞞女兒說,不知道「六四」期間發生的事。

還有一次,上「六四」課時,一位北京女孩哭了起來,她說,她就是在這座城市裡長大的,這些路,從小到大,她走過很多次的。她震驚的說:「我長這麼大,為什麼從來沒有人告訴過我,在我長大的這個地方,竟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這名女孩學得非常用功,最後的論文也做得很好。

何曉清表示,信息自由和言論自由確實非常重要。「六四」不僅是「政治」,而且是「人性」,只要人性未泯,一旦了解了歷史細節真相,很難不受觸動。

「中共歪曲歷史導致中國各層面扭曲」

何曉清說,對於「六四」,中國新一代人要麼不知道,要麼不在乎,要麼為鎮壓辯護,去攻擊揭露真相的人,這本來就是一件很荒謬的事情。十幾年前,那種新一代「紅衛兵」的態度令她十分不解。她不明白,那種黨國不分、批評政府就成了「羞辱中國、羞辱中國人民」的邏輯從何而來。80年代,愛國就是批評政府、推動改革,後來愛國就成了為政府辯護,批評政府則成了「賣國」,為何對「愛國」會有這樣截然不同的理解?

她後來找到了這一切的根源,認為「六四」之後,中共要證明其政權的「合法性」,只得自圓其說,將鎮壓合理化,同時也為了避免學生抗議重演,就針對青少年發起了所謂的「愛國主義教育運動」,對他們進行「洗腦」。

何曉清感嘆說,正是這種「連人的生命尊嚴權利都能為一個更高口號而犧牲的價值」,促使後89的中國變成了一個「沒有底線、沒有信任」的社會,「認同歪理,否定常識」。

她認為,民眾對重大歷史事件的集體記憶,同他們對於民主化及民族主義的看法緊密相關。人們往往通過對這些事件在道德意義層面上的討論,來理解他們對於國家未來的責任,而中共對歷史事件的隱瞞和歪曲,導致了中國政治、社會和心理等各個層面的扭曲。那種為了利益無所不能為的價值觀不僅影響到中國,也影響到世界。#

責任編輯:蔡致信

評論
2016-06-10 9:2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