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韓國釜山 韓戰難民村的今貌

王知涵

40階梯文化區辛勞的人們在路旁暫時休息片刻。(王知涵/大紀元)

40階梯文化區辛勞的人們在路旁暫時休息片刻。(王知涵/大紀元)

人氣: 1120
【字號】    
   標籤: tags: , ,

韓國的釜山難民村大本營,因為韓戰期間釜山是唯一沒有被北韓佔領的地區,但原本破舊不堪的難民村,今日另有一番新貌,讓人耳目一新。

1876年日本迫使朝鮮(韓國前身)對日開港,從此朝鮮成為日本殖民地,釜山離日本最近,首當其衝。一直到二次世界大戰日本宣布投降,1945年,美、蘇兩國自朝鮮撤軍,定北緯38度線(三八線)區分北、南兩部分,由朝鮮人民自己管理。

1948年,南韓成立大韓民國,加入聯合國成為會員國。北韓金日成政權親近蘇聯、中共等共產國家。北韓經濟及軍事都遠遠強大於南韓,因為聯合國對南韓保持中立,而蘇聯及中共卻對北韓提供援助,特別是軍事援助。

兩韓軍力十分懸殊,北韓軍有絕對優勢。1950年6月25日金日成違反聯合國協議三八線,大舉派兵南下,三天內占領南韓首都漢城(首爾舊稱),再加上中共欺騙許多中國人成立百萬「中國志願軍」到北韓支援攻打南韓,蘇聯也出動空軍轟炸南韓,南韓節節敗退,向聯合國緊急求救。

南韓百姓死傷慘重,紛紛南下逃難,聯合國號召會員國緊急出兵,包括美國、英國、土耳其、澳州等,其中以美國出兵最多。1950年9月15日南韓只剩下釜山環形防禦圈,其餘全部被北韓佔領,南韓難民蜂擁進入釜山。

美國華克將軍(Walton Harris Walker)下令:「挺住或戰死(Stand or Die)!」美國軍隊死守釜山外圍洛東江,一直到美國麥克阿瑟將軍(Douglas MacArthur)命令軍隊自仁川登陸,切斷北韓後方物資食糧及軍備補給,南韓戰況自此每況愈佳。

釜山在當年倖存原因有二:一是釜山為多山地形,天然屏障成為釜山環形防禦圈;二是美軍死守釜山外圍洛東江,居高臨下又有江流為隔。當時南韓難民一大批一大批逃到釜山生,建立村落在此定居,比較著名的有甘川文化村、門峴洞壁畫村、楮田壁畫村、埋藏地壁畫村以及40階梯文化街。

甘川文化村

所有難民村中知名度最高為甘川文化村,每年觀光客超過30萬人。

韓戰期間難民暴增,為解決居住問題,難民往丘陵建房棲身。1950年韓戰距今己逾60年,老舊住屋早已斑駁不堪,2009年政府大力整頓住屋,彩繪外牆,並注入藝術氣息,由此帶來許多旅遊人潮,現在甘川文化村熱鬧活潑。

一進入甘川,兩旁盡是紀念品小店、咖啡館、消暑冰品、美食館等,還有貼心人形立牌告訴遊客絕美景色拍攝點,另設有眺望台。

入口處遊客中心2,000韓元購買甘川導覽簿,有韓、中、英、日四種版本,有了導覽簿就可以開始尋寶之旅,在導覽簿上蓋完三個章有一份小驚喜,蓋完九個章會有第二份小驚喜。

甘川文化村,尋寶圖蓋完3個章有一份驚喜,蓋完9個章有另一份驚喜,圖中那2個圓章是已領取2份驚喜。(王知涵/大紀元)

尋寶路線圖帶領遊客體驗甘川藝術氛圍,例如:光之屋、現代人、黑暗之屋……幸福發電所有另一藝術作品〈甘川全貌〉。尋寶途中不用擔心迷路,沿路有各式圖案指示牌,引導遊客走到每一個蓋章地點。

甘川不再是粗陋老屋,五顏六色彩繪房子,由上而下眺望就像「韓國馬丘比丘」,是有藝術味道的趣味小鎮,讓遊客在尋寶中認識甘川。

甘川文化村,五顏六色的彩繪房子像「韓國馬丘比丘」。(王知涵/大紀元)

門峴洞壁畫村

門峴洞壁畫村、楮田壁畫村、埋藏地壁畫村三者風格非常相似,都是活化難民村,在老舊村落用彩繪壁畫注入生活活力,這其中以門峴洞較有名,作為代表介紹。

多山釜山的有限平地無法容納數量眾多的難民,所以難民村都建於偏僻山坡。因為難民人數越來越多,住屋越建越多,密密麻麻,遠遠看就好像樂高積木,一個一個堆砌,佈滿山坡。人行通道因人口越密集而越來越窄,許多窄巷僅容1~2人側身通過。

門峴洞壁畫村壁畫「彩色城堡」(王知涵/大紀元)

門峴洞屋齡久遠,外觀殘舊,原來可能成為廢棄村落,2008年230名義工,包括當地居民、學生、藝術家共同努力,耗費三個月繪作47幅壁畫,主題「溫暖人們的壁畫故事」,把門峴洞改裝成溫馨小鎮,得到韓國公共設計獎,成為壁畫村示範村。

門峴洞同其他難民村一般,錯綜複雜的巷弄猶如進入迷宮,但不用驚慌,不如放慢腳步,信步欣賞一幅幅充滿童稚畫風的壁畫,例如:天空中的天使、彩色骰子、穿著多彩衣的人們、打棒球、冰淇淋、海底世界、天空中的氣球、彩色城堡、下雨了……,壁畫多以兒童、自然為主,兒時記憶此時此刻似乎被喚起,在巷弄間感受童年純真信息。

門峴洞壁畫村壁畫「下雨了」(王知涵/大紀元)

40階梯文化區

40階梯文化區主軸為40個階梯,階梯周圍早期聚集南韓各地逃到釜山的難民。這個地區離碼頭不遠,而且當時為交通行政中心,韓戰時間救援物資在這裡販賣及發放,所以難民幾乎一抵達釜山就先來這裡,在附近搭建木板屋作暫時居所,後來難民人數實在太多太多,再進來的難民只好遷徙到偏遠山坡。

當地一位老人說當年逃到釜山的難民可能有10萬人,這裡永遠擠滿人。因為這裡是難民到達釜山第一個會來的地方,當時沒有發達的媒體,難民們總是到這裡找尋失散家人。於是有人發起把40階梯作為尋人「見面點」,40階梯成為一線希望,成為尋人、探聽消息的地方。許多家庭在這裡歡欣重逢,也有許多人失望悲傷離去,一次又一次前來卻盼也盼不到離散的親人。

40階梯及紀念碑,拉手風琴的大叔正坐在第20、21階梯平台上演奏充滿鄉愁的音樂。(王知涵/大紀元)
40階梯及紀念碑,拉手風琴的大叔正坐在第20、21階梯平台上演奏充滿鄉愁的音樂。(王知涵/大紀元)

 

40階梯文化區銅像雕塑,韓戰期間艱困生活供水不便,婦女們必須自己扛水回家使用。(王知涵/大紀元)

當年的40階梯早已損毀,2002年政府擬定主題企劃,斥資3億韓元,2004年重建完成,包括40階梯仿舊貌重建、銅像雕塑設置、紀念碑設立以及林蔭道種植。從國民銀行,經40階梯到40階梯文化館,大約450公尺,完整記載韓戰苦難時代人們艱困與哀愁。

今天的40階梯不再只是背負悲苦過去,林立的咖啡館,絡繹不絕的遊客人潮,曾經承載無數悲觀離合的階梯,成為觀光重鎮。此刻在林蔭木椅稍作小憩,啜飲一杯咖啡,欣賞每一座雕塑無聲訴說著的每一個故事,也許可以感受當年艱苦歲月的鄉愁與無奈。@*

責任編輯:謝秀捷

 

 

評論
2016-06-09 1:2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