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德國魯爾報業:在中國勞教所的450天歲月

德國魯爾報業: 在中國勞教所四百五十天的歲月。(攝影:佩瑪·阿查瑞)
人氣: 669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06月10日訊】15年前的6月5日,郭居峰在遼寧葫蘆島黃海邊拍了張照片,上寫著:又見大海,自由無價。兩小時前,他雙手還被銬在勞教所的鐵床上,24天不見天日。這張照片後來刊登在了德國魯爾報業的網頁上:「在中國勞教所450天的歲月」,4000多字的德文深度報道了中國勞教所里令人髮指的黑幕。

十五年前的六月五日,郭居峰在遼寧葫蘆島黃海邊拍了張照片,上寫著:又見大海,自由無價。十五年後,郭居峰坐飛機穿越北大西洋,從德國第一次抵達美國紐約,在華爾街他展開了一個橫幅:「全世界都知道法輪大法好。」他和世界五十多個國家的萬名法輪功學員共同慶祝了法輪大法洪傳世界二十四週年。他在時代廣場的照片也登上了德國的呂嫩城市信息報:沒有日光浴只是法輪功的度假。(圖片:郭居峰提供)
15年前的6月5日,郭居峰在遼寧葫蘆島黃海邊拍了張照片,上寫著:又見大海,自由無價。15年後,郭居峰坐飛機穿越北大西洋,從德國第一次抵達美國紐約,在華爾街他展開了一個橫幅:「全世界都知道法輪大法好。」他和世界50多個國家的萬名法輪功學員共同慶祝了2016年法輪大法洪傳世界24週年。他在時代廣場的照片也登上了德國的呂嫩城市信息報:沒有日光浴只是法輪功的度假。(圖片:郭居峰提供)

今年的2月13日,德國魯爾報業的網頁上刊登的這篇文章詳細描述了郭居峰怎樣在中國遭受虐待和酷刑,最後在德國獲得自由的故事。

報道内容從郭居峰來到德國多特蒙德市中心媒體中心的會議室展開。

他拿出一個藍色的文件夾放在大白子桌上,他來自中國,41歲,他用不同顏色的標籤將他生活的一部分整理成冊。這是他在中國勞教所經歷的囚禁生活,那段日子,他被酷刑折磨、受盡屈辱和恐嚇。

這部分生活,他很願意講出來並讓世界知道,在他身上發生了什麼?郭居峰所經歷的在大赦國際提供的信息中也有同樣的描述,到底是什麼降臨在中國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的身上,他們每天正在經歷什麼?

郭居峰作为法轮功学员在中国的所有遭遇,他都整理到这个蓝色文件夹里面。他将他被三十一種酷刑迫害的方法写下来,系统的用中文、英文和德文描述了囚禁中充满暴力、苦难和抗争的生活,有序的用各种颜色的标签分类,整理成一个蓝色的文件夹。

郭居峰作為法輪功學員在中國的所有遭遇,他都整理到這個藍色文件夾裡面。他將他被31種酷刑迫害的方法寫下來,系統的用中文、英文和德文描述了囚禁中充滿暴力、苦難和抗爭的生活,有序的用各種顏色的標籤分類,整理成一個藍色的文件夾(大紀元)
郭居峰作為法輪功學員在中國的所有遭遇,他都整理到這個藍色文件夾裡面。他將他被31種酷刑迫害的方法寫下來,系統的用中文、英文和德文描述了囚禁中充滿暴力、苦難和抗爭的生活,有序的用各種顏色的標籤分類,整理成一個藍色的文件夾(圖片:郭居峰本人提供)

郭居峰是一名電器工程師,1995年在燕山大學上大學期間,他感到疲勞和壓力重重,無法集中精力學習。當時的大學同學共同一個寢室,一天,他在桌子上發現一本書《轉法輪》,這本書作者是法輪功的創始人李洪志先生。郭居峰開始讀,並且嘗試煉習五套功法,那時的中國還給氣功一些空間。

「每次,當我煉功的時候,我很多負面的想法都不翼而飛。」郭先生說「真、善、忍是法輪功的原則」。

多特蒙德中的「德」在中國代表美德的意思。(麥娜特Meinert)

大連勞教所

2001年3月到8月

德国鲁尔报业报道 在中国450天的劳教所的岁月06
德國魯爾報業報導郭居峰在中國450天的勞教所的歲月。
德國魯爾報業報導郭居峰在中國450天的勞教所的歲月。
德國魯爾報業報導郭居峰在中國450天的勞教所的歲月。

「我們被強迫跪在地上,手舉起來,誰要是動一下,就會受到電棍酷刑。

「我被電棍酷刑折磨5小時,然後警察拿來一個鏡子放在我的面前,他們強迫我看鏡子中的我,他們在旁邊哈哈大笑。

「整天我們必須一動不動地坐在小板凳上直到晚上10點鐘,在這期間,我們不許說話,包括吃飯的時候也不許說話。

「一次一個法輪功學員要大便,由於沒有到上廁所的時間,結果他拉在了一個塑膠袋裡。

「那天晚上大會議室只有兩個人,郭居峰講著他的故事,並不斷地重複,法輪功的真、善、忍重建了他的人生。為了維護法輪功的真、善、忍,他被送到中國司法獨裁的地獄中。他的信仰讓他衝破了恐懼。

「現在郭先生每天會讀半小時的法輪功書籍並在晚上煉習五套功法。在德國,人們都願意去度假,這太破費了,我煉功之後就像人們度假回來的時候心情那麼輕鬆。」

中共禁止法輪功 郭居峰沒有被嚇倒

法輪功在中國短時間內迅速洪傳。從1992年法輪功傳出到1999年被禁止,根據資料有七千萬到一億人學習李洪志先生的氣功。有很多煉功點,法輪功學員每天到公園去煉功,看到法輪功學員的生活因為法輪功獲得積極的效果,政府也很高興。

但是1999年4月形勢突變,這源於天津教育學院的一篇攻擊法輪功的文章。

1999年4月25日,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信訪辦和平請願,請求釋放在天津抓捕的法輪功學員。

他們集中在北京信訪辦前準備遞交反對抓捕的請願書。朱鎔基總理和法輪功的5位代表見面並幫助最後釋放了被抓捕的法輪功學員。

接下來,中共前主席江澤民在1999年7月22日禁止習煉法輪功。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在禁止後去北京上訪,被拘禁在體育館。法輪功學員家被查抄,書籍被沒收並被焚燒,報紙和電視到處是敵視法輪功的污衊宣傳。

沒有法律程序被關押

郭居峰說,江澤民禁止法輪功是為了展示他的權力。「國際報道中說,中國總理朱鎔基是開明的,這很棒,總理的開明的思想引起江澤民的妒忌,因此想展示他的權力。」在禁止之前,1999年6月10日,專門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建立。

郭居峰談論著這個滅絕政策:「他們可以在沒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況下將人關押起來。」

在德國2012年憲法保衛局的報告中稱: 610辦公室的稱呼是因為它在1999年6月10日建立而得名,受中共中央委員會領導,它的任務是監控和迫害法輪功。儘管它是一個黨的機構,但是它參與了公檢法的工作。610辦公室在國內外都有,在德國也有。

「時代週報」2001年4月的報道中,喬治‧布魯梅寫到:「被綁架的人不知去向,之後他們的名字出現在大赦國際的名單中。」

「煉法輪功的人都變好了」

郭居峰被中共當局迫害法輪功的殘忍深深地傷害。「政府不了解法輪功。」他說:「煉法輪功的人都變好了」。「酗酒的人戒酒了,從病人身上撈錢的醫生變成了好醫生。有病的人由於改變了生活方式而健康了。」

對郭居峰來說,沒想過放棄法輪功,禁令沒有讓他停止煉法輪功。他悄悄地煉功,把門關上,把窗簾擋上。2000年3月,他做出了一個巨大的決定,準備去北京,公開抗議。那是3月23日,他的生日,那年他26歲,一個人在天安門廣場打坐,開始煉禁止的法輪功。

在天安門廣場被綁架

郭居峰閉上了眼睛,他聽到警察在喊,警車的警笛由遠及近呼嘯而來。

「我的心跳得很快。」郭先生在多特蒙德的會議室里,用手放在他的胸前比劃著心跳的速度。

「一個警察抓起我的左臂,試圖把我拽起來。」他們踹他的後背和肩膀。郭居峰被戴上手銬,兩個警察把他劫持到一個警車,警車窗簾擋的嚴嚴實實,車開走了。

「我知道我會被綁架,但是我必須這麼做,這是我唯一表達的方式。」「開始的時候會害怕,在天安門廣場發生過很多事情,當我坐在那裡的時候,我感覺自己很高大,突然就沒有害怕了。」

郭居峰說著並若有所思,他在想1989年6月4日發生在天安門廣場的持續一個月之久的請願以及之後的屠殺。

關山子勞教所

2001年8月到2002年3月

德国鲁尔报业报道 在中国450天的劳教所的岁月03

「地上到處都是污水和垃圾,蒼蠅成群,吃飯的地方離廁所就1米遠,那裡散發著臭氣,因為在廁所的地上充滿了污水。」

「這是12月的冬天,一天,我戴著手銬坐在一個石頭上,我對面是一個犯人,他頭上纏了一個毛巾,在石廠空氣中有很多灰塵。這個白毛巾又髒又黑。他蹲在一個水坑邊,解下毛巾。拿出他的假眼珠,打碎水坑上的冰,開始在水中清洗眼珠,然後把眼珠再放回去。每次我回憶這一幕的時候,我的心都碎了。」

「還有一天,一個犯人他的右腿壞了,他的傷口腐爛了,都看到骨頭了,傷口上聚集很多的蒼蠅。他沒有乾淨的水清洗他的傷口,沒有任何一個犯人睡覺願意挨著他,因為傷口很臭。如果警察請醫生,一次要花費4歐元,但是他們想省這筆錢。警察讓其他犯人用刀片,不打麻藥把腐爛的肉削掉。」

德国鲁尔报业报道 在中国450天的劳教所的岁月04
德國魯爾報業報導:在中國450天的勞教所的歲月。

在講述過程中,郭居峰不斷的在小黃紙上畫著圖表,以便讓他的描述更清晰。

在天安門派出所,郭居峰描述他很多被關押地點中的一個:「關押的地方大約是四米長,兩米寬,但是裡面關了三十多人。」他一邊說,一邊在黃紙片上畫著小號的樣子。

在北京被關押小號之后,接下來是郭居峰在不同勞教所里的450天牢獄生活。他將他被31種酷刑迫害的方法寫下來,系統地用中文、英文和德文描述了囚禁中充滿暴力、苦難和抗爭的生活,有序地用各種顏色的標籤分類,整理成一個藍色的文件夾。

酷刑和絕食  在勞教所意外獲得了一個幫助

在大赦國際或者其他人權組織的許多報告里也都描述了法輪功學員遭受的迫害。

2015年11月大赦國際的報告《沒有停止的跡象》中記載,中國監獄的犯人描述了官方使用的從對律師的折磨到各種各樣的酷刑,其中包括暴打、將手腳長時間綁起來、剝奪睡眠、酷刑灌食和藥物迫害。

中共當局在過去幾年中一直承諾對中國發生的酷刑採取措施。但是收效甚微。

一些組織在2013年的報告中說,勞教所僅僅是改頭換面或者更換名字,有的更換成了「戒毒所」繼續運行,但是裡面真正戒毒的卻很少。

多數和以前的勞教所里相似,關押的犯人被強制勞動、虐待,很多被稱作「洗腦班」或者「法制學校」。這裡法輪功學員被集中關押,為了讓他們放棄信仰,對他們進行酷刑和虐待。

有的還被叫做「黑監獄」,外表是賓館或者無用的建築,裡面卻被用作非官方的拘留所。這裡沒有法律存在。這裡的犯人經歷的人權傷害要遠遠大於勞教所系統里發生的一切。大赦國際稱,在「黑監獄」和「洗腦班」里酷刑被濫用。

葫蘆島勞教所

2002年3月到5月

德国鲁尔报业报道 在中国450天的劳教所的岁月06

「2002年3月10日,我被劫持到葫蘆島勞教所,兩個月後我開始絕食,為了抵制迫害。絕食3天後,他們把我帶到一個房間,4個犯人把我按倒在鐵床上,一個醫生打開我的嘴,在裡面塞了一個木塊,之後他在我鼻子裡插入一個塑料管,但是他灌入的不是食物,而是四瓶啤酒。

我絕食了24天,我的兩手被銬在鐵床上,第9天,警察將一個床單放在我的胸上,然後兩端穿過胳膊綁在鐵床上,我的雙腳也這樣被綁起來。我一點都不能動。

24天後,我變得非常虛弱,因為勞教所害怕我死在裡面,把我放了。

當我離開勞教所的大樓的時候,溫暖的陽光照在我身上,我已經一個月沒有看到太陽了,我的雙手被手銬銬著,兩個警察在我的兩旁。我猜測可能我又被劫持到下一個勞教所,但是讓我意外的是,教養院外停著一輛出租車,後門打開了,我看到副駕駛上坐著我的媽媽。

我上了車,媽媽說:『兒子,我們去海邊散散心。』由於絕食,我被提前一年3個月釋放,我一共被關押了454天。」

在郭居峰的文件夾中,不僅有中共公檢法對他的迫害,還有一些他經歷中的作為紀念的照片,以及他經歷中他的感受,一個人在囚禁中的體會。

在他獲得自由的時候他記得很清楚:「這種感覺太好了。」他和家人一起去大海邊,以便心情獲得放鬆。

千里之外,郭居峰的爸爸等待著聽兒子的聲音,爸爸叮囑他:「喝點稀飯。」對郭居峰來說,這個忠告很重要,在長時間絕食後,他必須注意慢慢地讓胃適當地進食。這是他獲得自由後和爸爸的第一次幸福的對話。

郭居峰在那段時間還有另一個深刻記憶,今天他在多特蒙德笑著對記者描述著。

在關押中他意外地獲得了一個幫助。郭居峰在關押期間獲得了一個圓珠筆芯,他將這個寶貴的東西藏起來。然後他找到了一些衛生紙,他將衛生紙藏到褲腰裡,不讓別人發現。他決定寫一封信,那是晚上十點以後,他拿出圓珠筆芯和衛生紙,郭居峰躺在床上,他興奮而且高興地攥緊拳頭,他也有害怕,但是他的信仰讓他變得很冷靜。

充滿生命危險的一封信

他將棉被拉到鼻子下面,眼睛微微睜開,衛生紙被摺疊起來變得很小,另一隻手拿著圓珠筆芯,一行一行他寫了一封信。監管在屋子裡來回走動,只要監管的腳步走近的時候,他就馬上假裝睡著,當監管走遠的時候,他就繼續寫。到凌晨五點,郭居峰都在忙著寫他的這封充滿生命危險的信。

這封信用了2800字,裡面詳細記述了他在勞教所經歷的和遭受的迫害。「我突然變得很緊張。」他說,信完成了,但是怎麼傳出去呢?這個衛生紙如今對他來說變得無比珍貴,他將他重新藏在褲腰中。「我必須隨身攜帶它,我要保證它的安全,並不斷確定它還完好無損。」

一個小偷的幫忙

3天過後,一個看管他的犯人問郭居峰,是否他需要幫助。犯人的媽媽來看他。

「他是一個小偷,我不知道,我是否要相信他。」郭居峰說。最後這封信更換了主人,他被裝到小偷的煙盒裡面,來到了小偷媽媽的手中,被傳出勞教所。最後到了郭先生朋友的信箱裡。

交給小偷信後,郭居峰心裡充滿了恐懼。「我的腦子裡不斷冒出很多讓人沮喪的想法。」郭居峰說:「但是兩天之後什麼也沒發生,我知道,這個小偷幫助了我。」

2002年5月28日,這篇信被發表在以報道法輪功學員被迫害信息的明慧網,而這個時候郭居峰正在絕食的第16天,8天後,他獲得自由。

你自由了

「當我和媽媽在海邊的餐館吃飯的時候,我還在想,我還不確定我是真正獲得自由了。」但是媽媽告訴我:「你自由了。」

在回家的火車上,郭居峰不能入睡,他總是不斷地醒來,覺得自己還在勞教所裡面,雙手被銬在鐵床上。在獲得自由的兩年後,當他聽到住處以外的噪音的時候,他還是心存恐懼。

他開始繼續煉法輪功,關上門,擋上窗簾。他的信仰和氣功幫助他治癒了經歷酷刑後看不到的傷口,那些恐懼的記憶不再出現在他的夢中。

奧運會之前的大抓捕

2008年,大赦國際的報告中說:「法輪功學員遭到的迫害最為慘烈,還包括其他異議人士,至少有一百名法輪功學員在勞教所經歷了酷刑、非法灌食,或者其他虐待,在他們被釋放後不久都死亡了。」

2008年,郭居峰到德國出差,當時中國正在召開奧運會,這期間大量法輪功學員遭到抓捕,郭居峰決定留在德國,在卡爾斯魯爾市,郭居峰9年中,第一次可以在室外煉功。「當我閉上眼睛的時候,我有點害怕。」當他睜開眼睛的時候,向四週看了看,發現一切都是安全的他再次閉上眼睛,享受著這安靜和祥和的一切。「我的眼睛忽然湧出淚水,因為我已經9年沒有享受到這種自由了。」之後他和家人團聚在德國。

在卡尔斯鲁尔郭居峰在中共禁止法轮功的九年后第一次在公开场合没有恐惧的炼功(攝影:郭居峰本人提供)
在卡爾斯魯爾郭居峰在中共禁止法輪功的九年後第一次在公開場合沒有恐懼的煉功。(圖片:郭居峰本人提供)

郭居峰努力學德語,並且在德國成功認證了電器工程師的頭銜。

郭居峰在德國起訴江澤民

2015年7月,郭居峰寫了訴狀,起訴發起迫害的前中共黨魁江澤民,訴狀被郵寄給中國北京的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

大紀元報紙稱,在2015年5月和8月之間,有13萬人起訴江澤民謀殺、酷刑以及他犯下的反人類罪。這些訴狀來自世界20個國家,這些人都是法輪功學員,無一例外都遭到迫害。

中國公民起訴江澤民是有可能的,大紀元報紙追蹤了中國現任領導人習近平整治腐敗的過程,其中也包括江澤民。來自公民的起訴狀,被以另外的理由受理。

事實上,習近平反腐敗甚至不懼怕權力中心的「大老虎」們。2015年6月周永康因為腐敗、濫用職權、泄密被判為終身監禁。作為政法委的主席,他在2003年到2007年積極參與了對法輪功的迫害。

郭居峰相信這些訴狀會起作用,「中國正在發生變化。」他說這種情況和德國柏林圍牆倒塌之前很相似。

回到中國是危險的

二〇一〇年世界人权日,郭居峰在多特蒙德的活动中手里拿着他认识人的照片,这些人都在迫害中死亡。(圖片:郭居峰本人提供)
二〇一〇年世界人權日,郭居峰在多特蒙德的活動中手裡拿著他認識人的照片,這些人都在迫害中死亡。(圖片:郭居峰本人提供)

作為歐洲天國樂團的長號手,郭居峰參加了歐洲範圍的許多活動。對法輪功的迫害在他看來是侵害了人的尊嚴的,也觸犯了法律。「一個人,不論他多富有或者多有權力,也沒權虐待他人。」

自從他逃出中國後,家人就無法和他相見,回到中國對他來說是危險的,他會被立即抓起來,就像他那些朋友一樣,好多都在酷刑中離世。在德國的人行道上,郭居峰舉起照片:「人們必須知道,法輪功學員在中國經歷了什麼。這不是故事,而是真相。」#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6-06-10 9:5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