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淘金夢碎 一名非洲小伙在廣州的磨難

人氣: 450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0702日訊】(大紀元記者林南編譯報導)一名非洲小伙子拉明·塞賽(Lamin Ceesay)到中國廣州打工賺錢,歷經磨難。他返回非洲家鄉後成為一名活動人士,積極勸阻同胞不要到中國去淘金。

《石英》雜誌撰文講述塞賽這名非洲年輕男子的人生故事。

塞賽去(2015)年來到中國時剛滿25歲,他是一個充滿活力的小伙子。他認為他的生活已經有了轉機。

作為家中四兄妹的長子,塞賽負起了照顧家人的責任,尤其是在父親去世後。但是他的家鄉Tallinding Kunjang在岡比亞首都班珠爾(Banjul )以外,工作機會很少。他的叔叔聽說中國的崛起後,賣掉了出租車生意,和塞賽兩個人買了飛機票並向當地代理支付了簽證費後,來到了中國廣州

岡比亞是西非的一個小國,人口不到200萬人,有的整個村莊的人都移民去了歐洲,也有的去了中國。由於中國邊境限制比歐洲或北美寬鬆,廣州已經成為非洲移民、商人和企業家的集散地。在岡比亞,年輕人失業率接近40%,以致於像塞賽這樣的人願意到東方來闖一闖。

「這裡很發達。高樓大廈,一切都豐富多彩。我想,好吧,我的人生將會發生改變,將會變的更好。在這裡生活是美好的。」塞賽向《石英》描述中國南方城市廣州給他的第一印象。

但塞賽的中國淘金夢並沒如願。簽證代理商所承諾的可以讓他在三個月內還清債務的工作並不存在,塞賽甚至為了養活自己而掙扎求生。他聽說香港有更好的工作機,但是他到了香港時,卻被警方押解回廣州。塞賽不得已在泰國停留了三個月,找工作不成後,決定返回家鄉。

塞賽決心不讓他的慘痛經歷成為白費,他回到岡比亞後成了一名活動人士,向那些以為中國是樂土的非洲人講述神話的破滅。「我告訴我叔叔,我要回岡比亞,我要講述這個故事,並解釋發生了什麼。」

塞賽上當地電台節目,回答那些想去中國生活和工作的人的問題。他建立了一個Facebook頁面,名叫「岡比亞人在中國的噩夢」,詳細說明了他和其他岡比亞人在中國身處一個令人沮喪且危險的境地。

現在,他與其他返回岡比亞的移民一起在一個全新的網站上講述故事。這個網站叫Uturn Asia,是由奧斯陸大學和科隆大學的移民研究者豪根(Heidi Østbø Haugen )和德里奇(Manon Diederich)共同創建的。

「這個項目旨在警告其他人」,豪根說,「他們認為以群體的形式去做,比個人單打獨片的方式更有效,因為失敗的個人通常被看作是無能。」

Uturn Asia網站,一些非洲移民描述了他們在中國的艱難生活。他們住在狹小的公寓裡,因沒有足夠的床位,不得不輪流睡覺。許多人的大部分時間是躲在公寓裡,因擔心簽證過期而被警察抓捕。還有一些細節描述他們如何在中國最發達的城市裡努力獲得足夠的水和食物。

「你所希望的夢想:更好的工作、更好的生活,在那裡是不存在的。這只是一個夢想,非洲人在亞洲無立足之處。」塞賽和一些移民說,在決定離開家時,經常背負沉重的貸款,或花掉家中儲蓄或變賣他們的一些資產,然後他們在中國花光了錢,樂觀被絕望和羞辱所替代,他們只好努力湊足錢返回家鄉。

事實上,在中國的非洲人口可能已經縮水。研究人員說,非洲人在廣州的集居地——巧克力城」已經散掉。根據去年政府統計,估計撒哈拉以南的非洲人在廣州市的數量介於15萬到30萬之間。15萬人是長期居民,而30萬人的數字是進出中國的人數,以及那些簽證過期逾期逗留的人。

隨著中國經濟的放緩和更嚴格的簽證制度,研究人員說,更多的非洲移民都選擇回家。其他不愉快的經歷還包括一些偏見,如出租車司機不會接送他們回家。

目前還不清楚塞賽的項目會帶來多少改變。豪根說,「絕望和充滿希望的結合」總是激勵許多人出國移民。一些受訪者繼續通過橫渡地中海遷移到歐洲,而那是一個危險的海上之旅,僅去年就有4,000名移民死在地中海上,包括一個原想回到中國,但最後去了歐洲的受訪者,最終卻在過境時身亡。

責任編輯:林琮文

評論
2016-07-02 2:2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