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城中村即將被夷平 農民工何處去?

人氣 2314

【大紀元2016年07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秦雨霏報導)白石洲的水泥房擠擠挨挨,纏繞的電線將它們更緊密的綁在一起,以至於它們被稱為「握手」建築。這是深圳城中村,是農民工的聚集地。

《紐約時報》報導說,白石洲深圳五個自然形成的城中村之一,幾十年來作為農民工的廉價屋聚集地而存在。這些農民工幫助深圳的快速經濟增長。但是這個15萬人聚居的擁擠社區的日子已經屈指可數:等待已久的拆遷計劃終於要開始了。

對於渴望現代化的地方政府官員而言,像白石洲這樣的城中村被視為骯髒和落後。官員們的目標是建立閃閃發亮的新住宅和商業區,以反映深圳的崛起。

這些新的開發計劃將把白石洲的居民們連根拔起。白石洲處於深圳中心地帶,一直被開發商們覬覦。重塑白石洲的計劃始於2005年。在2014年深圳官員們劃撥白石洲部分區域進行重建。白石洲中心的沙河工業區原定於今年四月末被夷平,但是一些原因延誤了推倒的計劃。

生活如常繼續

62歲的浙江農民工吳振貴告訴《紐約時報》:「它遲早會被夷平。」他已經在沙河大樓東邊一個店面賣了14年鞋。這附近的店面紛紛打出「拆遷大甩賣」的標語。

吳振貴沮喪的說:「我就繼續賣我的鞋,少買一些存貨,等著政府通知他們終於要夷平這個地方。」

直到最終時刻到來之前,白石洲的生活如常繼續。夜間,女人們聚集到一棟集體宿舍旁邊的一口井洗衣服。在劃上「拆」字的空房子附近的小巷子裡,有人架起檯球桌,有人放電影。

54歲的華晨令是來自福建的農民工。她一個月前剛剛在白石洲開了一家水果店,儘管她知道她所在的建築將被夷平。「我不擔心拆遷。」她說,「我需要維生。我只是過一個月算一個月。」

弱勢新移民的庇護所

《紐約時報》報導說,白石洲長期以來是深圳弱勢新移民的庇護所。這裡的租金比發達的鄰近社區更便宜。這裡的小學接受沒有資格進入深圳公立小學的農民工孩子。

儘管拆遷的威脅長期以來懸在頭頂,但是白石洲熱鬧的氣氛和低廉的租金仍然不斷吸引著新的企業甚至外國企業家。這裡有設計室,精品店和年輕技術人員的黑客空間。新成立的精釀啤酒廠幫助打造夜生活的氛圍。

瑪麗•安•奧唐奈說:「對於年輕人而言,這裡是令人興奮的,時髦的地方。我們希望讓他人看到,白石洲是多麼充滿活力和有意思的地方。」她在深圳已經生活了20年,並於2013年在白石洲共同創建了「握手302」,一家藝術工作室。

但是當局已經做好了拆遷的種種準備。市政府在2006年就規定,不能在城中村建新建築。去年,一堵長長的2米高水泥牆沿著白石洲的主要馬路豎起,巧妙的把拆遷區藏匿起來,也將拒絕關門的店面跟人流分割開來。

每個城市都需要一個靈魂

段鵬是一名來自四川的建築師。他已經在深圳住了15年。去年他拍攝了白石洲居民們舉牌抗議拆遷的60張照片,然後匯集成書,他打算將書呈交給深圳信訪局,希望官員們能改變夷平白石洲的想法。

段鵬告訴《紐約時報》:「每個城市都需要一個靈魂,一個人們可以慢慢安頓下來、成長、紮根的地方。」他曾經在附近的城中村住了一段時間,直到2003年購買一套房屋。「深圳就像美國一樣,是一個移民的大熔爐。他們都需要一個生存、同化然後繁榮發展的地方。」

現在,新老居民們都如常生活,似乎忘記了附近打上拆遷記號的空廠房。他們通過這種方式表達對當局的蔑視。奧唐奈說:「直到消失之前,白石洲都在這裡。」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外電:中共清理「城中村」 農民工無家可歸
組圖: 為求回家過年 農民工集體把命豁出去
大陸農民工困苦生活 工時長薪水低孤獨抑鬱
中國城市與鄉村夾縫中的農民工:生存難
最熱視頻
【薇羽看世間】更多爆料 拜登本人要懸?
【重播】川普賓州講話:拜登贏就是中共贏
【橫河觀點】川普總統的疫情應對和科學
【新聞看點】川普拜登衝刺 美遏制中共有15牌
【拍案驚奇】川普勝負看十指標 拜登選前隱身
【新唐人晚間新聞】川普促司法部查拜登家醜聞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