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天災人禍民眾怒吼 中共節節敗退(完整版)

人氣: 846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6年07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思緣報導)近期,中國大陸水災不斷。除了近日的邢台洪災外,7月初武漢一度幾乎全城被水浸,一夜間成為澤國。連續的水災引爆民眾怒火,紛紛要求對中共官員問責。在民眾與媒體深挖武漢被淹的原因後,大陸城市唯GDP發展政策被發現是禍首,而這是江澤民掌權後的遺禍。

一、武漢全城被水淹 追責追出江澤民

今年入汛以來,大陸長江中下游地區,以及江淮、西南東部等地出現最強降雨,尤以6月末開始的湖北武漢災情最重。

武漢全城被水淹 民眾要求對官員追責

湖北省民政廳7月8日通報,自6月18日以來,洪澇、風雹等災害,已造成湖北省92個縣市區共1781.26萬人次受災,死亡69人。作為湖北省會的武漢亦未倖免,最嚴重時全城有超過180處發生積水。

據大陸氣象部門統計,6月30日20時至7月6日10時,武漢本輪長達一週的強降雨已累計降下560.5毫米,即超過23個東湖的水量,這場降雨已經突破武漢自有氣象記錄以來一週持續性降水量的最大值,超過了1998年的週持續性降水。

據中共官方截至7月6日12時的通報自稱,武漢市12個區75.7萬人受災,直接經濟損失22.65億元(人民幣,下同)。

武漢市部分地鐵站、火車站關閉,站內更不乏大堂泛水、樓梯成瀑布傾瀉;多所高校的宿舍、食堂均遭水淹,操場、籃球場等露天設施更成汪洋。不少民眾在網上抱怨:「怎麼每年都淹,每年都『看海』?」「做水利的狗官給老子滾出來!」

2016年7月2日,湖北武漢,停車場遭洪水淹没。 (STR/AFP/Getty Images)
2016年7月2日,湖北武漢,停車場遭洪水淹没。 (STR/AFP/Getty Images)
91364347
2016年7月3日,湖北武漢,河水決堤,一名村民在洪水中走路。(Wang He/Getty Images)
91364363
2016年7月3日,湖北武漢,洪水淹没民宅,民眾以小艇代步。 (Wang He/Getty Images)

民眾追問武漢130億水利資金問題

於是,有網民翻出了3年前武漢市政府的承諾:利用3年時間,投資130億元,告別「看海」,一天下15個東湖(雨量)也不怕。

但是時間過了3年,「看海」還是如期而至。

7月6日,武漢市政府召開新聞發布會,官方對於該市再次「看海」解釋稱,「地勢低,氣候糟,加上排水系統標準偏低」導致武漢交通癱瘓。

不少網民表示:「投了130億,建設標準還偏低?能不能詳細說說,這是誰的責任?決策單位、設計單位、施工單位還是驗收單位?別又把老天爺拉出來背鍋,它是出題的,不是做題的。」

「關鍵是城市排澇系統老舊,維護建設費用都被層層卡拿吃用了,事關國家安全的堤壩工程都能做成豆腐渣,足可見有多腐敗!這是草菅全體武漢人民的生命。」

7月7日上午,一名湖北籍的在京大學生,以公民身份向武漢市水務局遞交了政府信息公開申請書,要求瞭解武漢市政府3年前提出的《武漢市中心城區排水設施建設三年攻堅行動計劃》中,擬投資129.85億的資金去向為何,做出了哪些成果。

7月8日,一名武漢市水務局的工作人員對財新記者表示,當年規劃的129.85億元防汛資金目前只使用了40多億。他自稱,原因在於排水管線的改造涉及多個部門,「實施起來非常困難。」

即便如此,網絡上對此仍不斷質疑。

陸媒炮轟武漢水利貪腐

大陸出現的所謂「天災」一般都與人禍聯繫在一起。「豆腐渣」一詞,便來自1998年的大洪水事件。當年,時任國務院總理的朱鎔基站在洪水滔天的九江大罵「XXX工程」「豆腐渣工程」。洪水過後,很多地方主政官員被問責。

但朱鎔基的問責並沒有杜絕中共官員此後在水利工程上繼續貪腐。

7月1日晚,武漢新洲區舉水河發生特大洪水,鳳凰鎮鄭園村陶家河灣舉水河西圩垸發生潰口,導致附近6個村莊、1個社區被淹。

潰堤發生後,當地村民和官員都說,涉事的「舉水西堤」已有20多年沒有加固。「從很小的時候就聽說了好幾次國家財政撥款維修加固堤壩,但是最後也沒見著修。」

7月6日, 《新京報》發表《武漢新洲潰堤傷口上 竟有貪官撒過鹽》一文。文章開篇說:「洪水來了,有些腐敗已無處藏身」,「⋯⋯當潰堤和腐敗聯繫在一起,那就是更嚴重的後果——潰敗。」

文章揭露,2014年,武漢水利堤防中心主任唐某在2005年至2013年間,經其手涉及受賄的工程總造價已經接近10億元,其中就有舉水河舉西堤加固工程,工程造價為3186萬。

而武漢市水務局原巡視員劉東才也被指控牽涉進舉水堤整險加固工程中。2001年至2012年期間,劉收受湖南省建築工程集團總公司武漢分公司副總經理沈某10萬元,助其在武漢市連江支堤舉水河東堤加固工程施工過程免受地方勢力干擾。

文章質問:「既然腐敗案早在數年前被發現,那麼相關被腐敗感染的工程,是否又經過再次補修和驗收?」

7月7日,《東方日報》的文章《一場暴雨一場災 腐敗江堤知多少》評論道:「全部使用國債資金建設的長江重要堤防隱蔽工程,投資預算達65億元,涉及湖北、湖南、江西、安徽四省,由於所拋塊石淹沒在水下,看不見、摸不著,施工中以少充多、偷工減料比比皆是,國家審計署曾發現,水下護岸拋石少拋多計,水上護坡塊石以薄充厚,工程不合格的標段達五成以上,有些工程還沒有經歷洪水考驗便已崩塌,但無良官商套取工程款卻高達上億元。」

「其實,這些貪污水利工程款的官員,已不是一般意義上的貪官,而是形同殺人犯。」

Screen Shot 2016-07-17 at 11.44.40 PM
武漢洪水發生後,陸媒刊文追討天災背後的人禍——貪腐。(網絡截圖)

千湖之城怎麼了? 學者:大自然的報復

除了「豆腐渣工程」的因素,地方政府大肆開發房地產,急功近利追求GDP而使生態遭到破壞,是水災泛濫的另一禍根。

武漢有千湖之城的美譽,但隨著高樓崛起,大量湖泊消失。中共建政之初,武漢有127個湖泊,目前僅餘38個,大減七成。由Google地球的圖片可見,武漢第二大城中湖「沙湖」,2000年開始逐漸被蠶食,至今年湖泊面積已大幅減少,一條楚漢路更將沙湖攔腰截斷。被填湖的還有下馬湖,兩個湖面完全被新建住宅吞沒。除了引人注目的大湖被填,更多的是無名湖泊,在默默無聞中消失。

武漢官方曾辯稱,填湖為了將岸線固定好,更好保護好沙湖,但被外界斥責一派胡言。

武漢民間環保組織「綠色江城」負責人柯志強指,湖泊是天然蓄水池,把湖填了,地下排水設施又有問題,一下大雨原來排到湖裡的水,只能留在馬路上。

7月9日,經濟學者王思想在其《治水哲學──回歸泥土》一文中說,中國目前在大搞城市化,用鋼筋水泥造成高樓大廈,哄抬房價賣給百姓;城市路面都要求硬化,據說是為了美觀,可是卻忘記了這顯然是不準備用泥土吸收雨水了;用鋼筋水泥的河道把每一條河流綑綁起來,不僅醜陋,而且粗暴愚蠢,完全破壞了河床、蘆葦、濕地的生態系統……最傻的是湖北。湖北號稱千湖之省,那些湖泊原本就是天然的調節系統。可是,湖北人居然填了很多湖,蓋起高樓大廈。結果,人們發現,每年遭水災的地方,就是當年那些湖面……這是大自然的記憶,大自然的報復……

土地財政問題 江澤民遺禍

瘋狂追求GDP求得提拔,破壞生態求得發展,官員們從大型工程中貪污資金,這正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執政時,地方政府漸漸形成的特點。

江澤民掌權時的1994年,中共進行了財稅改革。此舉增強了中央對地方政府的控制力,也增強了地方政府發展工業和房地產的動力。同時,中央也同意將賣地收入歸為地方政府。這是近20多年來大陸工業野蠻擴張、房地產價格暴漲等問題的重要根源。

從那時起中共地方政府陷入了一個發展的怪圈。地方政府通過舉債,搞基建、擴張,使得資源全部向城市靠攏。在城市發展了之後,隨著人流的增加,帶動了當地的房價,又使得地方政府能夠以更高的價格賣出土地還債。這種制度使地方政府賣地積極性空前提高。而當大量土地通過「招拍掛」為地方政府創造了源源不斷的財政收入以後,地方在政府性債務的擴張上就更加有恃無恐。

這些靠舉債得到的、破壞環境的發展,又使得主政的地方官員能因為高速的GDP而被提拔。同時,官員在出讓土地過程中,形成灰色、黑色利益鏈,又能從中中飽私囊。加上江澤民特有的,以縱容貪腐換取各方支持的辦法,這個模式漸漸成為中共官場過去幾十年的通用規則。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表示,武漢從千湖之城,變成現在的「水淹之城」,相當部分原因與江遺留下的政策有關。就包括水利工程中的貪腐行為,也是江當年「貪腐治國」政策的延伸。

李克強指水災原因:歷史欠帳較多

在大陸南方汛情嚴峻之時,7月5日至6日,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連續到安徽阜陽、湖南嶽陽、湖北武漢進行考察。期間,李克強強調,當前不少城市出現內澇,這既有降雨集中的因素,也反映出城市建設歷史欠帳較多。

「歷史欠帳較多」,這個說法並不是李克強第一次提及。

2014年5月,李克強考察內蒙古赤峰市一個污水處理廠在建項目時曾說,「我們的城市外表亮麗光鮮,但地下基礎設施歷史欠帳過多。」

黨校教授指胡錦濤要求落實不夠的原因

7月4日,微信公眾號「學習小組」推薦一篇中央黨校教授謝春濤的稿子。謝在談到「科學發展觀」時,稱貫徹落實不夠。「科學發展觀」在胡錦濤掌權時期被提出。

謝表示,……在很多地方都能找到發展不科學的現象。原因就出在「以GDP論英雄」的這種考核方式上。他強調,過分重視GDP一定會帶來很多問題,其中兩個方面的問題就跟這種考核方式直接有關係。

一是,地方政府多重視徵地拆遷;二是,地方政府多重視上工業項目。污染不污染,有的人不一定管,他們看重的是GDP的增長,能出政績。

李林一認為,李克強的說法,已經間接把這個水災中的人禍問題和現當局撇清,他強調是「歷史欠帳過多」。黨校教授謝春濤的話,實際點出的是胡錦濤當年權力被架空。換句話說,胡的「科學發展」在官場上無法約束江當年遺留的追逐GDP的政策,地方政府繼續亂作為。

李林一表示,說來說去,江澤民需要擔部分責任。

二、民眾追擊洪災真相 中共破綻百出

「我辛苦了一輩子,現在甚麼都沒了,以後怎麼活啊!」「你們一定要給我報一報啊!」這張臉龐除了淚水還有恨。這是一名在河北邢台洪災中悲痛不已的高女士留著淚說出的話。

邢台洪災 1分鐘水位就到2米

據邢台市官方微博「邢台發布」的消息,截至7月23日9點,洪災已造成死亡25人,失蹤13人。網上流傳出被沖毀村莊的一些照片,一具具慘白的屍首中很多是孩子。此後,網絡自發分析事件原因,對中共官員的憤怒與質疑四起。

河北省官方下達通知,自20日凌晨起,境內18座水庫開閘洩洪,此時水庫週邊的村民還在睡夢中。 (網絡圖片)
河北省官方下達通知,自20日凌晨起,境內18座水庫開閘洩洪,此時水庫周邊的村民還在睡夢中。 (網絡圖片)

7月19日凌晨3時起,河北邢台突降暴雨,十多小時降水量逾360毫米,導致當地的七里河洪水漫堤,市經濟開發區的12個村莊遭水浸。

「20日凌晨1點多,洪水突然湧來,瞬間水面已沒過房頂達兩米,熟睡中的村民猝不及防,整個村莊一片汪洋。」受災最重的大賢村一位田姓村民說。

在大賢村,有的地方在短短的1分鐘內水位就迅速上漲,最後直至2米高。

為何大賢村在這次洪水中損失如此慘重?死去的民眾為何沒能得到預警?

14694078643649

201607250435china2

邢台市開發區副書記言語前後矛盾

20日,邢台市開發區副書記王清飛在洪災發生當天接受河北電視台採訪時,信誓旦旦地表示「人員沒有傷亡」,當地公安部門官微還在轉發「兩千多人全部安全轉移」的網帖。

王清飛的謊言激怒了大賢村村民。22日上午8時,村民堵住當地一條國道和省道的交叉口,要求與政府對話。趕到現場的王清飛當場下跪道歉,當被村民質問是否知道村子裡死了多少人時,王清飛不斷點頭,沒有正面回應。此事件更引發網民的憤怒。

民眾追擊真相 中共破綻百出

22日晚上9點左右,在網上刷屏的,是一篇名為《河北邢台水庫洩洪之後,那些在睡夢中消失的生命》的文章。文章內有大量洪災過後的現場照片:泥濘之中多處有小小的、孩子的屍體。慘不忍睹的照片引發了輿論震撼,儘管2小時後文章就被刪除,但越來越多人在網絡爆料,稱造成這一情況的罪魁禍首,是因為上游的水庫要洩洪,而當地政府沒有提前通知村民,以至於大賢村村民在毫無準備中遭受沒頂之災,矛頭更指向邢台市最大的水庫朱莊水庫。

23日凌晨1點,代表官方口徑的「掌中新邢台」公眾號發布了一條消息說,大賢村上游根本就沒有水庫,被洪水淹沒是因為「七里河大堤決口所致」。

當輿論一再追問難以平復時,當地政府的說法出現變化。7月23日,中共河北省邢台市政府召開記者會,負責防汛抗旱工作的邢台市副市長邱文雙在記者會上宣稱,淹沒大賢村的七里河上游僅有一座不可調控的東川口小型水庫,沒有節制閘,不存在人為調度洩洪問題。但《Vista看天下》雜誌翻查資料發現,東川口水庫具有開閘放水功能。

這次淹沒大賢村的七里河附近有東川口、朱莊、野溝門3座水庫,而大賢村被淹與附近水庫之間的關係,截至發稿各方還爭論不休。

如有報導稱,這次朱莊水庫有泄洪,但是也有報導指,朱莊水庫洩洪在洪水襲擊大賢村一個小時之後。而據官方的說法,東川口水庫的確出現了漫壩,之後也因無閘而「自動洩洪」,水流進入七里河,匯入橫掃大賢村的洪流。那麼大賢村的慘況,與洩洪是有關,還是無關?

在網上一片追責聲中,邢台官員開始互推責任。

邢台經濟開發區水務局局長鄭建平對《財經》記者透露,19日晚上到20日凌晨,開發區沒有接到上級邢台市防汛抗旱指揮部辦公室(下稱市防汛辦)要求七里河下游群眾撤離的通知。

市防汛辦副指揮長、水務局局長焦立君告訴《財經》記者,市防汛辦當時確實向經濟開發區發了群眾撤離通知,但記不清是幾點發的。

7月23日晚10點左右,邢台市長董曉宇在新聞發布會上承認救災不力,並稱災情統計、核實、上報不及時、不準確,政府對暴雨預判不足,各級幹部抗洪搶險應急能力不足,對此「深感內疚」。

一片追責聲中 邢台部分官員被查

從近期大陸的幾起重大社會公共事件來看,真相被披露的過程基本上是:網友爆料——自媒體傳播——正規媒體介入——官方給出說法。這次邢台「7.19」暴雨洪水也是如此,民眾發出怒吼,倒逼中共表態。

對於邢台的悲劇,民眾在網上留言:

「說實在的,很多人看到那些泡在水裡的孩子們的圖片和視頻時,既感到十分悲痛,更感到十分震驚和憤怒。」

「一場大雨,把一個國家該有的良心撕得粉碎!可憐那些連數字都沒能擠上的孤魂⋯⋯據說村幹部喇叭喊了,但水已經到門口了。這是人禍,無可置疑。」

「真相隱瞞不下去了才道歉,這程序走給誰看?想想如果沒有人把遇難者的照片發到網上,多少外界人士還陷在邱副市長無人死亡的謊言中,現在道歉,遲了,一百餘條人命死於你們手上,就算長跪不起,也難平民憤。」

「比天災更可怕的是人禍和蠢貨。天災不可抗拒,造成損失公眾都能夠理解。但是對於人禍,尤其是企圖掩蓋人禍的行為,絕對不可姑息和饒恕。至於那些打著冠冕堂皇旗號的蠢貨,必須抵制。」

「如果真是洩洪居然不提前通知,造成幾十人死亡!這豈止是瀆職犯罪,應該以危害公共安全罪對相關責任人嚴懲不貸!」

「⋯⋯相關領導必須負責!別想又矇混過去!」

7月24日,官方宣布河北省委決定對抗洪救災工作不力的邢台市經濟開發區管委會主任段小勇、邢台市經濟開發區東汪鎮黨委書記張國偉、石家莊市交通運輸局總工程師何占魁、井陘縣副縣長賈彥廷,作出停職檢查決定,進行調查、追責。

22日,河北省委省政府工作組就已經進駐。25日,工作組初步認定,7月19日晚七里河決堤是由於局地強降雨形成的洪峰所致,非人為原因造成。

時事評論員石久天認為,在前幾十年的中共官場中,隱瞞災難、粉飾歌舞昇平是中共通行的做法。但近年來這一套卻越來越不靈了,最主要的原因是很多民眾已經看清了中共的邪惡。當局督查以及免除官員的職務,卻比前幾十年要迅速和猛烈。

南京一女官員被指抗澇時「擺拍」 後被免職

在當今中國社會,每一次災情都能引發民眾對體制內官員的窮追猛打。

7月初,大陸網絡熱傳一張江蘇南京女官員「指揮抗洪」時的照片。網傳圖片顯示,一名身穿白色上衣的女士坐在皮划艇上,艇內另一女性疑似在為其拍照,而多名身著特警制服的人員在水中扶著皮划艇,艇上有「南京玄武」字樣。

nanjing
日前,江蘇南京一女官員被指「抗洪」擺拍,引發網路熱議。近日,該官員被免職,官方稱這是正常換屆的說辭,再遭網民斥責。圖為南京女官員疑似擺拍的照片。(網路圖片)

該官員為中共南京玄武區委常委、副區長蘇政。網民質疑其在洪水到來時「耍官威」、擺拍「作秀」。

7日下午,南京市委宣傳部文明辦一工作人員稱,該照片係現場一工作人員拍攝,網民的解讀係「烏龍」,該女幹部是帶病抗洪,工作人員幫助扶著快艇推往一線。

網民對官方的解釋並不買帳,紛紛譴責道:蘇大人好大的官威啊;有中共官員是假抗洪、真作秀;官方的「闢謠」,越描越黑;被揭穿了還狡辯,無恥至極。還有人揶揄說「不如說女幹部懷孕了」,「這一屆人民不行,都不懂得體諒領導。不過沒關係,誰當區長反正人民沒有發言權」。

在民眾強烈的譴責聲中,陸媒7月16日報導,輿論中的焦點人物蘇鄭已於近日去職。

央視煽情報導抗洪 民眾越來越清醒

7月6日,中共央視的官方微博發布了一篇頗為煽情的抗洪報導同樣遭遇「打臉」。

據其描述:「大雨滂沱裡,他們(抗洪官兵)不穿雨衣;為了運沙袋,他們渾身是泥,裡外濕透;六十斤的沙袋,他們每個人扛三百個,來回跑六百趟;混著雨水的礦泉水和幾個饅頭,就是他們日常的伙食……」

帖文還配上一組抗洪搶險現場圖片:一批渾身泥水、神情疲勞的士兵在扛麻袋,歇息時用滿是稀泥的手抓著個饅頭就著冷水吃喝。

中共央視的官方微博發布了一篇頗為煽情的抗洪報導,遭「打臉」後刪除。(網絡截圖)
中共央視的官方微博發布了一篇頗為煽情的抗洪報導,遭「打臉」後刪除。(網絡截圖)

此文一出,就遭到大陸網民的質疑。

隨著質疑聲浪的加大,另一家官媒的微博帳號「央廣軍事」發布帖文:「【一線部隊的伙食保障棒棒的!】武警合肥支隊在抗洪前線為官兵精心調配伙食,條件艱苦情況下確保自給自足,早餐有麵包雞蛋牛奶,午晚餐保證六菜一湯,餐餐有水果。確保官兵在前線戰鬥時吃得營養、吃得科學,補充戰鬥力。」

江蘇省無錫市宜興市楊巷鎮政府也出面闢謠稱,網傳官兵只吃饅頭和礦泉水實際有些誇張,各個搶險點飯盒都是以百份為單位無上限供應。

央視的煽情直接被「打臉」。隨後,央視微博迅速刪除了煽情的帖文,但仍然辯稱軍隊「偶爾吃得不好」。

評論員吳戈在文章寫道,「粉飾水平稍爛的是央視,他們披露部隊只是偶爾一頓艱苦,多數時候吃得挺好,卻不明白:既然如此,你最初渲染這偶爾的艱苦,豈不有博取民心之嫌?」

心理學家唐映紅表示,面對年復一年的「人禍」假「天災」而戕害民眾,民眾對權力集團的社會治理能力的質疑必然越來越重。因此,通過無節操的煽情,刻意誇大,甚至擺拍救災官兵的「悲情」鏡頭,能夠迅速地吸引大多數民眾的注意力,從而理性的質疑就很容易被沖淡。

7月9日,大陸最大社區網站「凱迪社區」發表題為「央視還是那個央視,觀眾不再是當年的觀眾」的文章稱:「相比於1998年,2016年的人們面對洪水,不太願意跟著主流媒體的腳步去點蠟燭、喊口號、抹眼淚了。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按照自己的知識架構、常識、邏輯,對災害提出了自己的疑慮,發表自己的看法,指出可能存在的問題。」

網絡段子再熱傳的背後

與此同時,前幾年曾出現的、名為「北京市政府號召市民捐款遭受前所未有抵制與唾罵」的段子文章再熱傳。

段子文章調侃:北京大水,有紅十字呼籲捐款,人民回答:

——你一個吃碗麵要不要加雞蛋都猶豫半天的人,給一餐上萬,山珍海味人捐款,你好意思麼??

——你一個30好幾了沒錢沒房連老婆都娶不上的人,給大把花錢養情婦包二奶的人捐款,你不羞煞先人麼??

——你一個結婚十幾年至今都捨不得給老婆買一條3千元項鏈的人,給一出手就送二奶幾十萬名貴珠寶的人捐款,你不愧對家人麼??

⋯⋯⋯⋯

此文最後用紅字標註:轉發才是最好的曝光。

石久天表示,當今的中國人越來越清醒。大陸發生的大多數「天災」其實背後都隱藏著「人禍」。現在的中國人,只要發生社會事件,首先就會質疑中共。中共幾十年來養成的那一套騙術在逐漸失效,民眾在加速拋棄中共。#

責任編輯:林銳

 

評論
2016-07-28 7:5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