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武漢被水淹告急 全城罵中共

人氣: 77921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07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周慧心綜合報導)中國大陸長江中下游地區,以及江淮、西南東部等地出現入汛以來最強降雨。截至目前,官方統計已有26個省區市1192縣遭到洪澇災害,受災人口3282萬人。堤壩決口、泥石流、內澇,到處水勢洶湧,一片汪洋。年年治澇年年澇,且愈演愈烈,受災民眾怒罵中共官員。

武漢因連日暴雨,市民上載的照片上可見馬路盡是泥黃積水,車輛半淹,市民撐傘涉水而行,甚至出動橡皮艇。部分地鐵站、火車站關閉,站內更不乏大堂泛水、樓梯成瀑布等畫面,安檢職員更狼狽,赤腳站在X光機前。

大陸媒體評論稱,今年武漢降雨量無疑可比擬98年長江大水災,但「百年不遇」幾乎成為近幾年所有地方暴雨襲擊後「看海」的原因。「雨澇險情成為如今的常態,卻透著一種不正常。」

評論指武漢邊搞水利,邊在城市化過程中消滅具蓄水能力的自然湖,近50年來已有100個自然湖消失。另外巨額的工程款造出眾多「豆腐渣堤壩」,養肥了諸多水利官員。

天然湖消失 大自然的蓄水能力被破壞

鳳凰網一篇評論文章《除了這屆雨水很行 還有哪裡出問題?》稱,今年一些原本就不會淹或者想不到會淹的地方,也都成了澤國。雨澇險情為何一年比一年嚴重?

過去蘇南地區河道縱橫交錯,水流通暢。梅雨季節水勢雖猛,但雨澇造成的傷害有限。文章認為如今水災一年比一年嚴重是由於圍湖造田、填湖造樓所致。

文章寫道,「自人民公社圍湖造田圍河造田以來,河網開始被破壞。人民公社瓦解之後,鄉鎮工業勃興,尤其是這些年,各地政府為追求經濟發展,都把精力投注到招商引資工業園區和城鎮化的建設上,規劃注重了園區小區廠房公路,基本無視了河道的管理。新型城鎮化及所謂萬畝良田政策,遷房並村造小區,騰籠換鳥,為工業園區開疆拓土,致鄉村的生態被極度破壞。」

作者表示,那些曾經縱橫交錯,四通八達清水粼粼的河道,被填埋的填埋,被堵塞的堵塞,被污染的污染⋯⋯

作者以湖泊比喻人體的毛細血管,說:「在貌似整潔的現代表徵下,大地的毛細血管被堵塞,它的蓄水和自我調節功能,被野蠻的工業化城鎮化徹底破壞了。在經濟發展與利益勾連的時代,沒有管理者會關心大地的哀痛,而關心的利益相關者,對此卻無權置喙,只能眼睜睜看著大地的命運被改變。」

網易7月5日發表文章《湖北湖泊面積五十年消失過半,加劇洪澇災害》中介紹,長江中下游地區湖泊眾多,這些湖泊對洪水具有明顯的調蓄作用,可以通過暫時蓄納入湖洪峰水量,削減並滯後洪峰,減少洪水造成的危害。但是不合理的圍湖造田活動造成湖泊容量下降,減弱了湖泊分蓄洪水的調節作用。

20世紀50年代長江中下游地區曾出現過大規模的圍湖墾殖活動,使大量湖泊消失,湖泊面積銳減。根據相關統計,湖北省在20世紀50年代曾有0.1平方公里以上大小的湖泊 1309個,湖泊總面積8503.7平方公里。由於大規模的圍湖造田,到80年代時,湖泊數量下降到838個,湖泊面積大幅縮減為2977.3平方公里。

與此同時,湖泊容量也從50年代的130.5億立方米下降到56.9億立方米,湖容下降了51%,而有效調蓄容積僅為30億立方米,僅為中共建政初期的 26.6%。江漢湖群中最大的洪湖在三十年間面積下降了38.9%,蓄洪量也降為10.19億立方米,調蓄洪水的能力嚴重退化。

98年官方坦承破壞生態造成洪災 18年來越治越壞

1998年那次大洪水依然歷歷在目,傷痛還未平復,18年後,類似強度大暴雨再次成災。1998年2月24日,中共國家環保局生態處長莊國泰在接受「中新社」專訪時坦承,其實人為因素造成生態環境遭到嚴重破壞才是98年大洪水肆虐的真正主因。

莊國泰表示,當年長江洪水流量並非有史來最大,之所以連連創下新的水位紀錄,和長江流域的生態長期遭到人為破壞有直接關係,植被破壞必然造成水土流失,大量泥沙湧入江中抬高河床,才會形成現今「小雨量,高水位,大水災」的局面。

長江流域長期來的亂砍濫伐已使森林面積大幅下降,上游森林覆蓋率已由50年代的30~40%,下降到10%。整個流域的水土流失面積已增加到56萬平方公里,占全大陸水土流失面積36%。

當時專家呼籲,「環境保護刻不容緩,長江水患要從源頭抓起。」但是18年後的今天,水患未除,且愈演愈烈。有評論表示,中共官方不是不知道,而是做不到。為了GDP、為了利益,一方面破壞生態,一方面貪污工程款,製造眾多「豆腐渣」。

武漢水淹 全城罵中共

2013年前時任武漢市水務局局長左紹斌稱,該局準備投資130億元人民幣,用3年完善排水體系,實現日降雨200毫米、時降雨50毫米,中心城區不浸的要求。但今年自6月30日起至7月6日,武漢7日的降雨總量共580毫米,日均降雨量未達200毫米,市內卻如汪洋。不少網民質疑130億哪兒去了?

湖北武漢新洲區舉水河發生特大洪水,江堤潰口七十多米,附近六個村莊、一個社區被淹。當地村民和官員稱,舉水河西堤已有20多年沒有加固。然而,在武漢水利堤防中心的帳目上,舉水河西堤加固工程赫然在目,工程造價為3000多萬元。

據大陸媒體曝光,武漢水利堤防中心前主任唐某8年間經手受賄工程造價近10億元,其中就包括此次潰口的新洲舉水河鳳凰西堤加固工程,其任內96次收取業務往來單位及個人160多萬元賄賂。

而唐某的上司、有武漢「河堤王」之稱的武漢市水務局前副局長劉東才,曾分管武漢水利堤防建設12年,2015年8月,劉東才因受賄559萬被判處有期徒刑14年。劉的老下屬、武漢市水務局前副巡視員徐木生也因受賄、巨額財產不明落馬。

1998 年的特大洪水,時任國務院總理朱鎔基曾站在洪水滔天的九江上,大罵「王八蛋工程」、「豆腐渣工程」,之後國家天文數字的水利投資,各種水利工程被稱「固若金湯」。但其實豆腐渣工程仍然層出不窮,更多的貪腐官員浮出水面,如九江市兩年前查處的水利官員158人,收繳違紀違法款7600多萬元。

《東方日報》的一篇評論文章《一場暴雨一場災 腐敗江堤知多少》稱,「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這是大陸貪官的潛規則。長江與黃河水利工程,歷來是沿岸水利官員的盤中飧,他們一邊以防洪護堤為名,申請大批工程款,在施工建設中卻以次充好,以假亂真,中飽私囊,以致各地江堤年年修年年潰,王八蛋工程隨處可見。」

是中共帶來了洪災

中國人並非沒有智慧變水患為水利,被聯合國認證為世界文化遺產的古代水利工程都江堰,2200多年來一直滋潤著天府之國。而今中國人卻在吞咽著中共60年來「改天換地」帶來的苦果。

《新紀元》2010年曾專題報導《政治水壩帶來洪水》,文章表示,在「改造自然」的「無產階級大無畏精神」指導下,中共只顧眼前利益,無視客觀規律,不但大修水庫,還大量「圍湖造田」、「焚林造田」、「辟草造田」,給生態環境帶來無法逆轉的滅頂之災。

旅德學者、國土規劃專家王維洛博士表示,河流有自淨功能,而水庫蓄水的結果,將河流的自淨能力減少到最低。「就像一個人的腎臟器官有排毒的功能,他把腎臟給賣了,賣來的錢等於是發電的收入,但是自淨功能沒有了,他又去買一個洗血液的機器來替代腎功能,去修建很多污水處理廠來搞淨化。修水庫發電,不就等於你把腎臟給賣了,再買一個洗血器一樣嗎?政府官員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GDP增長。本來一個人好好的,有腎臟,也不用洗血,但這時候沒有GDP,賣了一個腎,GDP增長了很多,買了一個洗血器,GDP又增長了更多,中國的算法和其它國家算的不一樣。」

有評論表示,中共的高壓統治已造成天怒人怨,近年來中國大陸各地及長江流域地震、乾旱、洪澇、冰凍、冰雹、風暴、霧霾、泥石流、地陷等等各種極為罕見的、突發性、極端性災害接連不斷,頻繁發生,這或許是改朝換代,中共暴政即將滅亡的一種前兆!#

責任編輯:劉曉真

 

評論
2016-07-07 7:5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