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紀念四二五和平上訪 留德華人親述經歷

徐慧來到德國後又可以在戶外自由煉功。 (大紀元)

人氣: 19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4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祝蘭德國報導)旅居德國西部一小城市的徐慧(67歲)女士,從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1999年親身經歷了「四二五和平上訪事件。「四二五」19週年之際,徐慧又回憶起當年難忘的一幕。

她對記者說,「當時看到的法輪功學員的整體修養和素質是非常好的,而且人人都自覺約束自己,一舉一動都能看出修煉人的道德風範。人人都按照「真、善、忍」的要求約束自己。」

徐慧在德國柏林參加法輪功的集會活動,向公眾講述她在中國受迫害的經歷。 (大紀元)

請假連夜坐火車上京

1999年4月24日晚,徐慧吃完晚飯,照常去煉功點。當時她生活的小區到處都有煉功點,早晚都煉功。煉功之前,一個學員把她叫到一邊,悄悄地跟她說,天津出事了。

天津法輪功學員被抓了起來。起因是天津有一份雜誌污衊法輪功,法輪功學員去講真相,而天津公安出動了防暴警察抓了法輪功學員。然後大夥就去進一步講真相,因為大家都是法輪功的受益者,告訴對方,法輪功是有益的。但是相關部門說,這件事來自北京,他們說的不算,「你們可以到北京去」。所以天津學員要到北京上訪,要求放人。

這位學員說,自己也要去,晚上就走。當時說這話時,幾個學員也圍了上來,聽完後,有的也說要去。徐慧也決定去。

當時徐慧在遼寧錦州九泰藥業有限責任公司擔任質量檢查員。4月24日是星期六,屬於休息日,但有一個班組要加班,作為檢查員的她得跟著上班。車間的鑰匙也還在她手上,她要去給大夥開門。

不過,徐慧還是請了假,因為她覺得這件事情「太重要了」,「同修受難了,被抓了,大法受到污衊了,自己作為身心受益者,出於良知,覺得有責任去支援。」所以她就去了,想把真實的情況告訴政府,「當時心裡也是出於對政府的信任吧」。

那天晚上她和幾位學員一起坐火車,到達北京已經是第二天的清晨。

上訪人群秩序井然

徐慧對北京不熟悉,跟著學員一起走到了府右街。那裡已經站了許多人,都只是站在人行道的一側,還讓出人行過道。

她看到,有人帶著她們走到人行道的一側,她也沒問,只想著支援上訪,就靜靜地站在那裡了。「當時每個學員都特別自覺,很安靜地站在那裡等待,沒有人說話。」

後來,那地方就戒嚴了,警察幾步一崗,都喊話,讓他們趕快撤離,否則後果自負。徐慧還看到,有錄像鏡頭幾次給他們錄像,感覺氣氛很緊張,但「大夥始終非常祥和地站在那裡,沒有人走」。

徐慧感到「當時大夥的心都凝聚在一起,秩序井然」。她親眼看到,有學員把警察的菸頭和路人丟的廢紙片撿了起來。

從清晨開始,徐慧就在那裡站著。她記得,自己當時身穿黑白相間的上衣,站在前排。那時前兩排是站著的,「後邊有的就坐著,看書或者打坐,秩序非常好。」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同修之間像接力一樣地小聲傳遞消息,說朱鎔基出來要接見大夥,要找幾個代表。後來我知道有三個人進去了。」

「又過了很長時間,代表們出來之後,就說政府方面答應放人了,要我們大夥儘快地安靜地撤離。」就這樣,他們就很快離開了那裡。「那時大概是晚上八九點鐘吧,天已經黑了。」

徐慧記得,當時代表們提出三個條件:允許法輪功書籍出版、有一個寬鬆的煉功環境、要求天津釋放被抓捕的法輪功學員。

中共秋後算帳 單位被要求認人

徐慧上訪回去後,單位就開始調查煉法輪功的學員的情況。各個單位的領導被要求到指定的地點看錄像,辨認哪個是自己單位的人。7月20日,迫害正式開始。

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跟他人講真相,徐慧被記錄在黑名單上,所在單位也被迫對她進行監視。她曾三次被非法抓捕,尤其2007年在馬三家教養院曾受到多種酷刑折磨,三顆牙在強行灌食時被敲掉,多次被晝夜吊拷在鐵床上……因受折磨,徐慧迄今兩個手腕和手臂依然傷殘,不能自如活動。

2011年底,徐慧終於有機會出國,尋求國際庇護。2015年初來到德國。

徐慧認為,法輪功學員的集體上訪,實際上是給中共領導人一個樹立威信的好機會,因為99年迫害發生之前,中國社會上人人都知道法輪功非常好,人要煉了法輪功,就變得非常好,道德素質在提升,身體變化也非常大。「當時社會上對法輪功的輿論是非常好的,非常正面」。「如果沒有這場迫害,我想一定會有更多人來修煉法輪功。」

「當時江澤民出於小人妒忌和擔心自己的權利受到衝擊,儘管法輪功學員沒有對權利慾望的追求,因為那是修煉人要去掉的東西,是不參與政治的,只是修心向上。但是江澤民他不容忍,利用中共的政權一意孤行,而且不顧其他常委的反對,堅決鎮壓法輪功,當時喊出「三個月之內要消滅法輪功」。

那麼19年持續不斷地對修「真、善、忍」的好人污衊造謠,對社會造成非常壞的影響,導致人的是非觀念全都顛倒了,分不清好壞,使整個社會的道德下滑。」

受疾病所累 動心要學法輪功

1993年,徐慧身體狀態走到最低谷,患有許多疾病,如風濕、高血壓、皮膚病、肝炎、氣管炎等等。身體的折磨讓其非常痛苦,又非常無奈,她經常上醫院看病。

後來,經常有人勸她鍊氣功:一個市里很有名的中醫大夫經常給她抓藥,這位大夫介紹她鍊氣功;另一個經常給她看病的西醫老大夫也叫她煉鍊氣功;一個同事當時煉法輪功,經常跟她講,法輪功怎麼怎麼好;一個親屬的鄰居也在煉法輪功……就這樣,在許多人的推薦下,1995年她動心要學煉法輪功。

她首先是到市裡的一個劇場聆聽李洪志師父在廣州的講法錄像。聽完之後,她感到非常觸動。「雖然有些道理不明白,但是有些內容敲到腦子裡去了,就好像人為什麼有病,人的來源。講的內容非常認同。知道人原來是這麼回事。聽的時候,是痛哭流涕的。」

當晚回去就學習打坐,「一打坐眼淚就突突地往下流,就覺得,像在外面吃了多少苦,流浪了多少年,終於見到父母的感覺。」心裡更加堅定要修煉。

修煉後疾病全消 心情愉悅

還沒聽完九講的講法錄像,徐慧已經迫不及待到煉功點煉功了。經過一段時間,身體變化非常大,單位同事和鄰居看到後,都很驚訝,單位一把手領導聽說後,還特意找她詢問,借走一本《轉法輪》,因為他妻子身體不好。

具體怎麼樣的變化呢?徐慧舉了一些例子:

肝炎:「我的肝經常疼,去醫院檢查,經常顯陽性。煉功一段時間之後,肝也不疼了,檢查的時候,肝功能正常了。」

高血壓:「我血壓高,高的是180,低的是100;煉功之後,不知不覺地,不知道什麼時候,檢查身體,一量血壓,是80/120,正常了。」

氣管炎:「氣管不大好,一到清晨就使勁咳,嚴重的時候劇咳不止。煉功之後,這種症狀就沒有了。」

皮膚病:「一到秋末冬初的季節,我的皮膚,腿部就發癢,長小疙瘩,一撓就出血,就會發展到一大塊一大塊。最後發展到皮膚一點彈性都沒有。後來煉功之後,盤腿打坐,腿部的小疙瘩又返上來了,我也知道是不好的東西反出來了。打坐之後,小疙瘩密密麻麻,看起來很嚴重,但很快就又褪去了,非常神奇,比用藥都靈。感覺煉功受益非常大。」

……

不僅身體上,徐慧的性格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從小性格多愁善感,總是很憂愁。修煉之後,心情變得非常愉快,而且每天感到非常充實。從小身體就不怎麼好,整天有氣無力的。但是四十幾歲開始煉法輪功之後,身體一下子就精神起來了。這個轉折非常大, 對周圍人的影響也非常大。單位很多人因此就開始煉功了,有一些開始看書,有一些人開始煉。」

「車間主任,技術員,辦公室的科員,車間職工,一提法輪功,評價就特別好。」

按「真善忍」做好人 質檢工作「不能怕得罪人」

作為質檢員,對單位的產品質量「要負責,不能怕得罪人,不能怕打擊報復。」

有一次,車間副主任用的包裝材料質量不合格,徐慧及時給其指出來。儘管該主任不太高興,但徐慧認為,「不能因為他是主任就對質量不負責任了;要負起責任來,符合「真善忍」的要求。」

有時候檢查時,會遇到棘手的職工,有的甚至朝她嚷嚷。一次,一個平時流裡流氣的職工跟徐慧大吵大嚷,徐慧沒和他吵,並提醒自己是修煉人,要守住心性。當時她忍得很難受,眼睛裡還含著淚。之後,她通過學習法輪功的著作,理解到,修煉人做到這種忍還遠遠不夠,這只是表面上的忍。修煉人的忍應該是心不動的。這給她印象很深。

還有一次,有同事跟她講,某某班長在領導前說她壞話,叫她去領導那裡解釋。徐慧沒有把這事放在心上,就說「不用了」。她覺得,有些事情越解釋越出現矛盾,作為修煉人不應該把這些看重,做好自己的工作就行了。

過後,告狀的班長感到很內疚,後來主動給她打招呼,還要請她做客,兩人之後相處一直都很好。

徐慧感慨地說,「如果不修煉呢,我真是做不了那一點」。她周圍的人都說,學了法輪功之後,她像變了一個人一樣。「確實是的,非常受益的。今天我走入修煉,感到真是非常幸運。雖然在邪惡打壓中,我受到很多的迫害。但是我覺得我走的路是對的,因為我修的是「真、善、忍」。我堅持的是宇宙的真理。儘管有些人對我們的誤解還是很深,但我相信,這些人最終都會明白的,人心也會歸正,因為有大法在。」

「我希望大家都能了解法輪功真相,不要受欺騙和謊言的蒙蔽,在善惡間能夠有自己的正確的思考,做出正確的判斷,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責任編輯:周仁

評論
2018-04-28 8:5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