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千百度:修大法讓「女強人」成了好婆婆

《法輪功》這本天書使她的脾氣暴躁、求名求利、愛面子,特別自我的人,脫胎換骨的變了。(fotolia)

人氣: 304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5月16日訊】修煉前她是中直機關裡的一個小科級幹部,爭鬥心、名利心極強,是領導同事公認的「女強人」。為了要證實自己所謂的人生價值,曾停薪下海經商,在認識她的人眼裡,又是個風光的女老闆。在家中,丈夫對她唯命是從,女兒、女婿、兒子、兒媳都看她的眼色行事。

由於重利,當老闆時因對員工苛刻,員工曾要集體罷工;由於脾氣暴躁,曾經將來到她家不愛幹活的姑爺趕出家門。那時候的她,真是家裡外頭說一不二的一把手,名副其實的一家之主。

但在人生的路上,她活的很累、很苦。嚴重的萎縮性胃炎、淺表性胃炎使她長期便血,神經性頭痛一發作甚至要撞牆,昏睡時幾乎跟昏死過去似的,再加上膽囊炎、附件炎(指輸卵管和卵巢的炎症。)骨神經痛等,真是按下葫蘆起來瓢,有時一小時要吃幾樣藥。

在自認為所謂實現人生自我價值的路上,在迷茫疲憊的人生途中,她也常問自己,人生的意義到底是什麼?

想必是機緣到了,1994年她有幸走入了法輪大法的修煉。令她驚奇的是,當她一口氣看完一遍昔日的同事送給她的一本《法輪功》 ,看了九講師尊濟南講法錄影後,所有的病都不知不覺不知何時全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隨著學法的深入,她明白了法輪功是佛法修煉,也明白了生命的真正意義就是返本歸真。從此,這本天書真的使她這個脾氣暴躁、求名求利、愛面子,特別自我的人,脫胎換骨的變了。這裡僅舉幾個例子:

侍候兒媳

兒媳生孩子說找保姆不放心,讓她去侍候月子。她想,雖然自己已經給了兒媳2萬元錢,但婆婆侍候兒媳的月子也責無旁貸。可現在的年輕人帶孩子說道特多,什麼什麼都得消毒,這麼包孩子不行,那麼捆也不對,跟她那個時候照顧自己孩子根本不是一回事,一時還真的無法適應,無所適從,心裡越怕做不好越出差。一次包裹孩子,兒媳用訓斥的口氣大聲對她說:「不對!不對!」走過來用手使勁搡她,搡的她一驚!心想自己活這麼大歲數,還沒人敢這樣對待過自己,花錢出力白天黑夜辛苦的侍候兒媳,她竟這樣對待自己!我這個人眼中風光的女老闆,如今竟成了兒媳的女傭人?心裡還真不是滋味。

怨心出來了,可是一轉身,她馬上又想到不對呀,我是修煉人,師父在法中曾講過韓信「受辱於胯下」的故事。師尊說:「人爭一口氣,那是常人的話。為這口氣活著,大家想一想,活的累不累?苦不苦?值不值得?韓信還畢竟是個常人,我們是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比他還要強的多。」[1]想到此,她一驚一怨的心立刻煙消雲散,並且馬上面帶笑容的說,總覺的自己什麼都行的人,原來我還這麼笨啊!兒媳也感到不好意思的笑了。

面對兒媳的無理時

一次去兒子家,兒媳與兒子吵架,竟當著她的面罵兒子「你×××……」這罵人的三字經都出來了!他們不住一地,她輕易不去兒子家,剛進門,兒媳就這副臉迎接她。這是為什麼呢?這時她已能向內找自己了,心想,我是人稱爭強好勝的女強人,這回可遇到比我還強的女強人了,兒媳的形象像一面鏡子照出了我的缺點與不足,她好像就是告訴我:你就是這樣的。

那一刻,她真的感到兒媳在去她爭強好勝要面子的心,心想這不正像師父所說的「人得在實踐中真正的去魔煉自己才能夠提高上來。」「誰今天惹你了,誰惹你生氣了,誰對你不好了,突然間對你出言不遜了,就看你怎麼對待這些問題。」[1] 因此,她覺得自己應該感謝兒媳,是兒媳讓她看到了自己的不足。

事後她首先批評兒子,不知道疼媳婦、媳婦帶孩子不容易,要體諒她,發點脾氣是可以理解的。過後兒子不在屋,看兒媳高興時她便平和的勸導她,說:媽從前的脾氣就不好,結果弄的自己一身病,不學大法哪有今天的好身體、好脾氣?我要不學大法,昨天你罵兒子我就會跟你沒完。學大法後我才知道如何做人、做女人、做妻子。是媽過去沒做出個好榜樣。今後你別再罵你丈夫,更不能當著孩子、老人的面罵,還連上我。這樣帶出的孩子今後會不好教育,因為你是孩子的第一老師。

兒媳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兒子與兒媳離婚後

2009年在她全然不知情的情況下,兒子、兒媳離婚了。兒子說:「財產分配上,我把北京住房給她娘倆,給她一輛汽車,幾十萬存款,家中財產全給她留下,還給她哥一部我貸款已經還了一多半的客貨兩用汽車,我只開走一台我現在正開的汽車,我淨身出戶了。媽,你看行嗎?」

聽到此消息,當時正值老伴剛去世,她穩住自己這突然雙重沉痛的心,她首先考慮到孩子們的不幸與傷痛,兒媳家人的心情,平靜而又真誠的說:「離婚真成為不可挽回的既成事實了,那就把餘下的事處理好。兒子,金錢是身外之物,生帶不來死帶不去,而做人才是第一位的。媽媽只希望你與小輝(兒媳名)不要成為仇人,更不要因為你們的離婚而傷害無辜的她的老人,尤其老人現已退休,失落感會使他雪上加霜啊!別忘了他老人家對你的恩義。」

兒子很認同她的話。當年過年便開車帶上她和上等好茶、好煙、好酒,花了幾千元去看望老人,而且連續了幾年。

兒媳家是個大家族,她們家族中的親人,對她與兒子關於此事的處理稱讚有加。

一次,兒媳電話中偷偷告訴她說:她父親(兒媳母親去世多年)因想念她的兒子哭了多次。每當她打電話給孫女,兒媳總是親切的叫著媽,並說些心裡話,然後再讓孫女接電話。每當過年她給孫女壓歲錢時,她也總是同樣給她再婚後的孩子一樣多的壓歲錢。

每當過年,她就用電話告訴兒媳:回老家別忘了你家中還有誰沒三退,或者請她幫助徵簽,兒媳總是高興地告訴她:不會忘,不會忘。有時就拿回三退或徵簽名單,同時每年她都要主動要許多真相檯曆或掛曆,說我幫你去救人。

一次相遇,兒媳當著她再婚的丈夫的面說:「媽,我永遠要叫您媽,因為我再也找不到你這樣的婆婆了!」並對她丈夫說,「叫你媽也學煉法輪功吧,看媽人好、身體好,又不讓兒女操心。」她丈夫高興地說:「阿姨,小輝常常念叨你多好、多好。我今年回瀋陽老家把我媽一定帶來,讓她也跟阿姨學煉法輪功吧。」她說,「那太好了,不過千萬別忘了勸你家人『三退』呀!」他倆一起說:「一定記住!」#

注:

[1]李洪志師父的著作:《轉法輪》

責任編輯:南風

評論
2018-05-16 3:5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