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這些醫生為何起訴江澤民?(1)

2015年7月18日,香港舉行反迫害大遊行,聲援全球控告江澤民。從2015年五月底到同年年底,明慧網收到逾20萬法輪功學員及家屬遞交給中國最高檢察院、法院的實名訴訟狀副本。(明慧網)
人氣: 522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6月12日訊】為了治好他的眼睛,他在幾年內跑遍了全國各大醫院的中西醫專家。診斷結果為:世界疑難病症,無藥可治,終將會雙目失明。他的脾氣越來越大,母親常常以淚洗面。

他是湖北武漢市的醫生王家興,1987年他的眼睛被人射傷。

陳天鍵,陝西省禮泉縣醫生,因創辦股份醫院失敗,欠了巨債。討債者每天登門,這還咋活?那是1997年,他正準備自殺。

河南省鄭州市醫生李妍慧,跑遍北京及省城多家醫院她的女兒被診斷為「大腦發育遲緩」,單為這個孩子,她已身心交瘁,自己還患了多種疾病:乙肝、心動過速、血管硬化等,丈夫對她常發脾氣。在她腦中生了一念「死」。

正當這三位醫生處在生死關頭之時,他們有幸接觸了法輪功,從此他們的生活發生了巨變。然而在中共對法輪功發動的迫害中,他們的命運又如何呢?

創造了奇蹟

以前王家興一看書眼疼、頭痛,看一會書就疼得看不下去了。

上大學前,專家醫生給他建議:不要上大學,能維持現狀已屬奇蹟,課業會加重眼睛的負擔,身體會吃不消。

針對王家興的病例,當時醫生還對身邊的研究生們說:「這是你們一生中難碰到的案例,快看看!」

1995年,王家興與母親相繼走上修煉法輪功之路,結果他順利地從繁重學業中走過來,成為一名醫生。

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正當陳天鍵欲自殺時,姐姐給他送來了一本書《轉法輪》(法輪功的主要著作)。

他被李洪志先生的教導深深折服,其世界觀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明白了做好人的道理。書中講的按「真、善、忍」要求自己道德回升,做事為別人著想,讓他心裡豁然開朗。

生性要強的他,以前有著太多的不如意,而今他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活了半輩子,終於明白了,從而他放棄了輕生的念頭,勇於面對現實,承擔起責任。

在金錢至上的今天還有人教人們做一個好人、做個無私的人,一個吃了虧還無怨無恨的人。他被法輪功師父的這種境界感動了,願意做一個這樣的人。

不知不覺中他的身體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困擾他多年的頭疼病、胃病、神經衰弱、高血壓和腦梗不治而癒,從此他再未進過醫院。

給家庭帶來生機

1997年7月,李妍慧開始修煉法輪功。

煉功後,她一身的病:乙肝、心動過速、血管硬化,還有左側腿三度肌無力,左側手感覺麻木異常,全不翼而飛。

她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利益上不爭不鬥,無論什麼事情首先考慮別人,工作兢兢業業。她的心胸開闊了,身體健康了。

法輪功給她的家庭也帶來了生機。

瘋狂的迫害

1999年7月,中共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發動了前所未有的迫害,他們三位無一倖免地遭受劫難。

王家興多次被綁架,四次被劫持到洗腦班。警察還搞株連迫害,致使他哥哥經營的餐廳倒閉,他母親也在長期迫害中去世。

陳天鍵被非法拘禁三次、刑事拘留兩次、勞教兩年。

李妍慧被非法關押五次、非法勞教兩年、非法判刑四年,遭酷刑折磨,被抄家、勒索錢財一萬餘元。

起訴江澤民

2015年5月1日,中共最高法院宣布「有案必立,有訴必理」。

同年7月27日,當年42歲的王家興向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郵寄控吿江澤民的「刑事控告書」。

同年8月5日,陳天鍵向最高檢察院郵寄了訴江的訴狀。

當年50歲的李妍慧於同年6月16日向最高檢察院起訴了江澤民。

他們都控告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導致他們及家人遭受牽連。他們要求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追究江澤民的刑事罪責,將其繩之以法。

據明慧網消息,截至2015年年底,已有20萬法輪功學員及其家屬控告江澤民。

母親離世

王家興於2000年5月為法輪功鳴冤進京上訪,被抓到北京天安門派出所。

幾個警察圍上來,將他雙手上下背銬,狠命地將雙臂往內擠壓。雙手一會兒就腫得很粗,痛得他冷汗直流。警察還故意將手銬往手腕中縮緊,使之嵌入肉中,手腕便腫起來。那之後的一個月裡他雙手無知覺,手不能拿東西。

第二天,一名警察用書拚命抽打他的臉,打得他的頭、臉變形;還不解氣,另一警察又衝過來,用拳頭猛擊他的心窩,將他打得氣閉倒地,好半天才緩過氣來。

他被劫持回武漢,被關進礄口區洗腦班繼續受迫害。警察還闖到他哥哥開的餐廳裡騷擾,沒人敢來吃飯,導致經濟損失巨大。

王家興先後四次遭綁架,警察逼迫他放棄修煉。在洗腦班他被打得起不了床,血壓降至四十多毫米汞柱。他絕食抗議,被放回家時已骨瘦如柴。

「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人員威脅他不得將洗腦班裡發生事情公布於世,回家後他被監控,他被迫離家。

家人仍不斷被騷擾、恐嚇。72歲的母親身體每況愈下,一度送醫搶救,於2007年底含冤離世。

全家人遭受打擊

為了維持生活,陳天鍵借錢開了小診所,警察三天兩頭突然闖入,孩子被嚇得直哭,家人整天提心吊膽,病人大多不敢來看病,親朋好友也避而遠之。

2000年12月的一天,他在診所正給病人看病,縣衛生局副局長帶人闖入,綁架了他,拘禁他近兩個月,在那兒度過元旦和新年。家人年三十晚上以淚洗面。

一天下午,他正給一位患者掛吊針,警察又強拉他去洗腦班,給病人連第二瓶吊針都不讓換。老伴見狀驚恐萬分,哭求他們:「你們把他帶走,我咋活呢?」警察惡狠狠地說:「誰叫他煉法輪功?」

他被強拉上車,老伴抓住他不放,被警察一下摔倒在地,昏了過去。

他一走,診所停了,果園荒了,老伴又病了,家無隔宿之糧。

老伴拖著病體來看他,他幾乎認不出她了,骨瘦如柴,不像人樣。她一來就昏倒在地。因他被強行帶回洗腦班,老伴只有留給九旬岳母照顧。

當時他女兒在師範大學要畢業了,因交不起最後一年的學費而拿不到畢業證。每次給他打電話時,女兒泣不成聲。

2002年過年不久,又傳來要抓他的消息,他只好放棄診所,拋家,流離失所。

2003年3月,他正在長安縣一家診所打工,再度被綁架。派出所還事先綁架了他的兒子和女兒。

女兒當時在「西安翻譯學院」任教,正在上課,被京哈當著眾學生教師的面強行拋上警車,造成不良影響,之後女兒被學校辭退。

2003年,他被關在一個賓館,三天三夜不讓睡覺,刑訊逼供。警察累了,就把他銬在暖氣片上,隨後他被勞教兩年。

在陝西省棗子河勞教所的第一天,他被關進教育隊的三樓的小號裡。警察派了三個吸毒、盜竊人員來毒打、折磨他,逼他蹲兵馬俑姿。

他一次最多蹲不到十分鐘,他一動,三人就打他。前面一個人手裡拿著個四稜棍猛擊他的髁和雙膝,後面兩個人猛踢他的腰。

他只好又忍痛蹲著,不長時間倒下,又遭一陣猛打,遭次折磨整整四個小時。

他給他們講法輪功真相,遭來的是謾罵:「不信你不轉化。你轉化了,我們就可減刑早出去;你不轉化,我們打死你,把你的器官一賣,把你一火化。」

2008年6月30日晚,鄉政府及派出所十多人闖進家又綁架了他。為了「奧運」,把他關押在縣戒毒所。

慘遭折磨

2001年6月17日,李妍慧被非法勞教了兩年,被送到鄭州十八里河勞教所。

她絕食抗議迫害。警察李某值班,讓四個犯人把她抬到飯廳去。在半路上,她們把她摔在水泥地上。

當時她頭劇痛,捧著頭在地上打滾。警察李某卻說她是裝的。後來她才知道頭顱可能有骨折,直到現在她右側頭靠頭頂的地方還凸出一塊。

在絕食中她還被逼迫參加軍訓,因跟不上隊,隊長命令保安給她上繩(用繩子綑綁上刑)。

有一次給她上繩的時間很長,她的左側肩關節被扭傷。5個小時後,她的左上臂、前臂青紫,血液循環受阻,他們這才住手。隨後,她整個左胳膊、左手青紫、冰涼,水腫。如再長一點時間,胳膊可能就會壞死、鋸掉。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圖:「上繩」。(明慧網)

2003年,她回家後,她丈夫由於聽信了中共誣衊法輪功的謊言,再加上孩子有病,造成他精神上的痛苦和名譽上的損失,經常對她拳腳相加,惡劣程度甚至超過勞教所的警察。

2008年8月21日,她又被綁架並被抄家。當時家裡只有年邁的母親和不能自理的女兒。母親就嚇得暈倒過去。她弟媳回到家看到此景說了警察幾句,便被他們拉到政保大隊非法關押了一天,弟媳手裡當時還抱著剛滿一歲的孩子。

她在周口市看守所絕食了11天。警察銬著她的雙手到市醫院,讓給她下胃管灌食。急診室的醫護人員在警察的指使下下胃管時不往裡下,故意搗她的鼻子,搗得鼻孔鮮血直流。

繪畫:中共的酷刑折磨——野蠻灌食。

2009年3月15日,她被綁架到新鄉市女子監獄。幾天後,她丈夫強迫她離婚。丈夫把分給她的一套房子賣了,不給她錢。

2012年8月20日,出獄後她無家可歸,只好流離失所。她和不能自理的女兒一起生活,靠打工為生。

有次她的兒子對她說:「媽,我都不想活了。」在電話裡她苦苦地勸導孩子一個小時。她母親對她說:「看見人家閨女逢年過節的去看娘,我就哭。」#

資料來源:明慧網

文字整理:李潔思,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8-06-13 6:3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