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留學生英語水平引憂 維州州長干預

澳洲學者、導師和學生們說,一些留學生難以理解老師在課堂上的指令,在完成作業和與其他學生交流方面也有困難。(Fotolia)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1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宋清寧澳洲墨爾本編譯報導)如今,澳洲大學英語水平差的國際留學生難以跟上學習進度,這一現象促使維州政府提出對入學要求進行審查。

據《時代報》報導,維州州長安德魯斯(Daniel Andrews)已寫信給澳洲高等教育工會(National Tertiary Education Union),承諾將與聯邦政府討論入學英語標準的問題。

維州教育廳廳長默林諾(James Merlino)說,這種情況對留學生和教師來說都是不公平的。

「國際學生是維州教育系統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但一些學生沒有足夠的英語語言能力來完成註冊的課程,這令人擔憂。」他說。

學者、導師和學生們說,一些留學生難以理解老師在課堂上的指令,在完成作業和與其他學生交流方面也有困難。

他們表示,留學生入學的英語標準被設置得太低,並可以通過入讀銜接課程(bridging course)來繞過。

澳洲高等教育工會維州主席金伯利(Nic Kimberley)在皇家墨爾本理工大學工作,並在很多大學講過課。他說,很多留學生缺乏成功所需的英語水平

「這是應該引起所有人關注的事。如果他們掛科了,就需要重讀,這往往會帶來很大的羞恥感。我們不希望看到留學生失敗。」

他說,自己經常收到來自國際學生的郵件,請求他將打分提高,讓他們通過。

「這令人十分有壓力。作為一個教導學生的人,你會因為其中的利害關係感到非常內疚。」 金伯利說。

另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學者說,他在維州一所大學工作的三年中,選讀其課程的國際學生增加了三倍,其中很多人在英語方面十分吃力。

他說:「我們知道,也一直被大學的管理層告知,在政府撥款不穩定的情況下,國際學生為支持我們的就業和研究活動帶來了急需的資金。」

「然而,我們也知道很多國際學生沒有足夠的英語能力來有意義地參與學習,或令人滿意地完成作業。」

「在我們的課程中的國際學生超過50%時,我們面臨很大的壓力來讓一些學生及格,就在幾年前,我們是不會通過這樣的作業的。」

「除了沒有老師想讓一個學生掛科的事實外,課程中很大一部分學生掛科也會給教學人員和課程蒙羞。」

金伯利表示,雖然很多留學生的英語水平還不錯,但很多當地學生試圖避免與他們一起做小組研究項目。

一些當地學生表示,在與英語很差的留學生一起做小組作業時遇到很多困難和困擾。

澳洲高等教育工會呼籲審查學生簽證所需的英語水平,以及大學為不同課程設置的語言標準。工會還呼籲為國際學生提供更多的英語語言輔導服務。

目前聯邦政府的規定是,學生簽證申請者的雅思考試總體成績最低為5.5分,而大多數大學要求學生考到6至7分。

但如果留學生在大學課程開始前讀20週的英語語言強化課程,只需考到4.5分就能拿到學生簽證。4.5分意味著他們的英語水平有限或一般。

雖然他們必須通過課程測試,但不需要再次參加雅思考試。約四分之一的國際學生是通過這種方式進入澳洲大學的。

留學生權益機構澳洲國際學生委員會(Council of International Students Australia)也支持提高入學英語要求。

該委員會公共關係主管梅萊辛(Manfred Mlestin)說,雖然這意味著入學的國際學生人數會減少,可能會影響每年為澳洲帶來319億澳元收益的留學生產業,但畢業生的素質會提高。

「如果一個學生不明白老師在說什麼,他們如何能完成作業?」他問道。

維州死因裁判官辦公室近日發布的一份報告曝光,24歲的中國留學生劉志凱(Zhikai Liu,音譯)因為聽不懂用英文教授的課程,並患上抑鬱症,於2016年3月,來到澳洲僅3個月後跳樓自殺。

聯邦教育部長泰安(Dan Tehan)表示,確保留學生具備課程所需的語言能力是大學的責任。

責任編輯:李欣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