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CCL連跌七週跌幅擴大 七大指數跌新界東反彈

【樓市動向】香港高樓價是政府壓迫的手段

人氣: 13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10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勤智香港報導)反映二手樓價走勢的中原城市領先指數(CCL)連跌七週,最新報180.98,按週再跌0.69%。分區指數除新界東反彈0.95%外,港島、九龍及新界西分別下跌0.81%、0.88%及1.87%。其餘領先指數繼續全線再跌,大型單位、中小型單位及大型屋苑指數分別再跌0.2%、0.79%及0.79%。中原代理人指數(CSI)最新報30.37,按週回升2.25個百分點。 二手樓價連跌七週,創近半年新低,由6月份歷史高位回落5%。七大領先指數下跌,只有新界東反彈,新界西則急跌近2%,創45週最大跌幅。

中美貿易戰達成初步協議,資本市場回升,但筆者認為未許樂觀,因為中共反口覆舌,況且協議未有處理棘手問題,包括知識產權保障、強技術轉移、經濟結構性改革等。中美貿易戰並不是簡簡單單的經濟爭拗,而是意識形態價值觀之戰,絕非一時三刻可以解決,初步協議不一定對後市有利。

外圍氣氛稍為好轉,但香港特區內部局勢未有緩和跡象,且對經濟的負面影響開始浮現,預料短中期樓價繼續受,初步調整目標是上次調整浪低位。

港鐵日日提早「收車」,如同實施戒嚴,影響睇樓意欲,拖累二手成交,一手主導市場。長實與市建局合作的深水埗「愛海頌」開售,最低呎價折實1.4萬,屬市區近兩年最平開售呎價。低價開售並不代表用家可以受惠。因平價單位只屬少數,並不是整個市場大幅減價。價格低代表租務回報高,將吸引大量投資者入票而出現大抽獎情況,代理已預期該盤投資者佔四成。用家能否受惠還要視乎發展商銷售安排,若果投資者優先,低價單位勢被一掃而空,用家得個「睇」字。

另外,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在上週記招指「明日大嶼」前期撥款將如期提上立法會財委會審批。筆者早已料到「明日大嶼」根本是中共指派的政治任務,特區政府配合執行,所以大辯論不用討論,直接就在施政報告頒佈,政府將不會理會任何反對聲音。有句俗話「死豬唔怕滾水淥」,反正特區政府民意早已成為笑話,零分又如何?政府還不趁機將負面消息「炒埋一碟」盡推。

港府仇視港青隱晦打

某機構調查所得,市民開心指數創十年新低,對施政滿意度以十分滿分計更低至2.73。最是不滿為年青一代。筆者接觸的社會精英亦對政權極度不滿。民意調查亦充份反映市民極度不滿。政府出爾反爾,聲稱聆聽市民聲音,搞了一場公開對話後便不了了之,隨之而來的是《緊急法》《禁蒙面法》,加大力度打壓拘捕。

過去四個多月的警暴,充份暴露了特區法治已經淪陷,中共城管式暴力治港的現實。法治是環環相扣的,警察原本是負責執法、蒐證然後交律政司提出檢控的一環。太多證據指向警察執法不公、濫用暴力、傾向性蒐證,一環打開缺口。更有調查指社會對警察的信任度幾乎跌至零。主管律政司的鄭若驊民望破產,失去公信力,往後的司法程序再公正已沒有任何意義。法治已成為極權箝制人民的手段,而且有針對年青人、社會精英之嫌。

另一方面,政府繼續施行議會暴力,建制派繼續把持立法會各內部委員會。剛當選的立法會財委會主席陳健波更公然認為年輕人破壞香港人努力的成果,這些一竹竿打一船人的言論,充份表現當權者仇視年青人的心態。

「反送中」風暴政府直接在肉體及前途上消滅年青人及精英。事實上,未發生「反送中」之前,特區政府早已認定這班香港年青人及精英拒絕接受中共價值觀,是消滅的對象,已長期利用隱晦的方法打壓,策略包括大量輸入人口及有系統地把住宅價格推高。本期集中討論後者。

在特區政府管治下,今年年中二手樓價是03年中的583%,即平均每年上升11.65%。樓價負擔之重早已位居世界冠軍。按Demographia報告,特區連續九年高踞全球最難負擔樓價榜首,最新負擔能力更高至調查前所未見的20.9倍水平,大幅拋離第二位溫哥華的12.6及第三位悉尼的11.7。樓價中位數高達717萬,按2016年中期人口統計,擁有大學學位25至34歲青年人近七成月薪不足3萬,即使以超高率儲蓄五成計算,單是儲蓄首期都需要12年。一手樓平均售價更高達1,300多萬,難怪有地產代理主席亦指新供應與絕大部份人無關。

高樓價是三重

政府推高樓價間接對新一代未上車的人進行三重迫害。其一,財政上的迫害。供樓佔家庭可支配收入的最大部份支出,且維持二十年甚至更長。必須維持工作以清還負債。萬一斷供,即使未必淪為負資產,亦會嚴重影響個人信貸評級。未擁有住宅而有意上車的就要節衣縮食儲蓄首期。政府多番收緊按揭,首期成為置業的最大障礙,儲蓄首期時間極不合理。低息環境鼓勵借貸卻同時懲罰儲蓄的人,投資回報往往跑輸通脹。

精英面對更大困難,雖然收入較高,但理想適切居所價格更高,按揭更緊,不少人要取用利率高一截二按,利息負擔加重,收入被蠶食。

其二,高樓價造成的心理壓力亦不容忽視。住屋是基本需求,一日未上車,猶如沽空倉。政府令樓價上升,即「損失」不斷上升,市場上沒有可對冲樓價或租金上升的投資工具。當然有人指不買可租,但租金增幅長期高於通脹,現金流出不斷上升,心理壓力隨樓價上升變大。

已上車的近日心理壓力亦大增,企業受政治打壓而箝制員工言論及參與社會活動自由,「篤灰」、秋後算賬、誣衊風氣日增,供樓支出大,員工作自我審查,免得失業,對於不平不公義的事只能鬱於心內。

其三,樓債及租金超高,傳統觀念是有樓才結婚,間接造成遲婚遲生育,有迫切需要的人唯有被逼接受壓縮空間,實際上是對年輕一代家庭計劃及關係上的壓迫。根據婦女聯會先前調查所得,已婚夫婦不願生育頭一位理由正是住屋空間不足。本土生育率極低,政府就可將輸入人口策略合理化。

◎◎◎ ◎◎◎ ◎◎◎ ◎◎◎

本欄早已詳細分析政府是高樓價的始作俑者,不但放軟手腳造地,調控樓價不力,而且大量輸入人口製造需求,令特區樓價長期極度超越負擔能力。政府推高樓價的理由就是迫使本土新一代人花上巨大氣力追逐基本需要從而放棄理想及價值觀,全面臣服於中共意識形態價值觀。政府完全是有系統地迫害香港一代人,香港人必須團結,把真相告訴全世界,才能有力抵制這個專制政權。◇

責任編輯:李薇

評論
2019-10-18 8:1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