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十字路口】香港警察vs美國警察 三大不同

港警vs美警,有何不同?(大紀元合成圖)

人氣: 1076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10月21日訊】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嗎?

⊙Opening

我們節目推出到現在,剛剛屆滿三個月,所以今天又到了我們每個月一次的「會客室」時間。先跟大家分享一個笑話,真人真事。

10月1日是中共建政70周年,那天上午,有一位做中國新聞的海外記者朋友發訊息給我說:「這個消息,想聽聽你的看法。」底下還附上個鏈接,我打開一看,發現是一條新聞,新聞標題是:「南方澳跨港大橋倒塌」。

有關注台灣消息的朋友可能知道,台灣宜蘭的南方澳漁港,前陣子發生跨港大橋倒塌的意外。這位記者朋友問我對這件事有什麼看法,讓我有點納悶,這跟中國新聞有什麼關係嗎?於是我這樣回她:

「這事,不是我幹的……」

然後她回訊說,「澳門跨香港大橋倒塌,而且是在『十一』這一天呢!」我恍然大悟,她斷句斷錯位置了,於是我再這樣回她:

「這是台灣的『南方澳』,跨港大橋倒塌……不是南方,『澳跨港大橋』倒塌……」

這個小故事告訴我們,新聞工作壓力真的很緊張,但是中文斷句,還是要讀對喔。

接下來,今天的「會客室」欄目,我們要回答網友的提問;最後,我們會跟大家分享一首詩,不過不是我寫的。我們上次介紹過,中國詩人楊煉先生寫的《致香港人》,有位網友熱心的翻譯成英文版,所以我們要與大家分享這首詩的中英文雙語版。

⊙網友來信投稿 鼓勵香港人

不過,在回答網友問題之前,我們有位網友寫了一篇精采的詩文,要鼓勵勇敢的香港人,我們在這裡讀出來,與各位分享。這篇現代詩,叫做〈致所有抗爭的真香港人〉,作者是Lui Caesar。

〈致所有抗爭的真香港人〉

Lui Caesar

沒有一個成功是令人一勞永逸
沒有一個失敗令人一沉不起
繼續前進的勇氣才是最可貴的
如果我們的決心動搖敵人只會步步進逼

不惜一切絕不接受奴役和屈辱頑抗到底 戰鬥到最後一刻
展示決心 決不妥協 直至勝利 絕不投降
在日出之前的明夷 會令人絕望和無奈
但切記不要放棄希望 不要放棄對抗黑暗

因為明夷過後就是日出
六大訴求缺一不可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香港人反抗
希望我們可以勝利那天在煲底下相見

We shall never surrender

好,我們謝謝網友Lui Caesar。他提到的六大訴求,是原本的五大訴求之外,現在又多了一項「解散警隊」的訴求。

⊙Q&A

接下來,我們來回覆網友的提問。但是要先說的是,我們節目時間一般儘量控制在10到15分鐘之內,所以時間有限,沒辦法一次回答完所有問題。而且這些問題,感覺都還蠻大的、蠻嚴肅的。可能是因為我太嚴肅了,所以都沒有輕鬆一點的問題。

美警vs港警 三大不同

Q:我們看到香港警察對待反送中抗爭者的暴行,但也有很多人說「美國警察如何如何」、「這事要是發生在美國,就會怎樣怎樣」,用這種理由幫警察說話,該怎麼回應?

A:這個問題,我相信很多人都遇到過,特別是很多中共的媒體都這樣宣傳、這樣炒作,聽起來很噎人,確實不好回答。

我講一講我自己有限的觀察與理解。

1、港警受港府包庇 美警受政府和民間監督

第一,美國絕對不是什麼都完美、不是什麼都最好,但是香港警察的現況真的無法和美國相提並論。為什麼?

我們知道美國是三權分立體制,行政、立法與司法三權相互獨立、相互制衡,所以美國警察執法,都會有政府相關單位、國會和媒體的監督,都會有法律對警察濫權或執法過當的制衡。

所以我們在美國也確實看到,有警察出現執法過當,或者是在不該開槍的時候開槍,那他最後就會被起訴、坐牢或者賠錢。這就是自由與法治的力量與制衡。

但是,現在的香港警察跟以前維護法紀的港警幾乎是天壤之別,不但幾乎沒有監督與制衡的機制,連港府都大力支持警方的濫權與暴力行為;而立法會被親共的建制派壟斷,監督政府的功能幾乎癱瘓;加上許多媒體被中共控制支配,不但不監督、不報導警方的執法過當或知法犯法,反而一再幫警方掩飾、幫警方打壓抗爭者,所以讓香港警察更加的狂妄濫權,甚至一手遮天,這就是香港目前面臨的警政危機,跟美國警察完全不是一回事。

2、港警被曝酷刑性侵等惡劣行徑 美警受法治與人權保護限制

第二,美國社會一切以法律為依歸,重視法治與人權的保護,如果出現大規模暴力抗爭或集體衝突,即便當下警察抓了很多人,但只要拉回去一清查,發現沒有什麼重大違法事項,就很快放人或者保釋了。

大家很愛拿「佔領華爾街」的案例來說美國警察也是大規模的抓捕示威者,那我們就來看這個案例。2011年10月1日,那時候有大批示威者想要切斷布魯克林大橋的交通,走上布魯克林大橋進行非法遊行。但是警方並沒有阻止這場非法遊行,只是要求示威者不要走在行車道上,要走在人行道,不要影響車輛通過。

但是,示威者堅持走在車道上,就跟警方發生衝突,結果有700多人被當場逮捕。但是,到了隔天,就幾乎已經全部釋放,只剩下二十幾個人因為涉嫌了具體犯罪、或者身分無法確認而被留置。為什麼這麼多人被放了?這就是法治與人權的展現,警方依據法律來維護社會秩序,但也依據法律來保障人權,不濫權。

但是現在的香港警察,濫權程度跟中共公安、武警幾乎差不多,看看有多少抗爭者被抓了之後,到現在下落不明、音訊全無或者變成了浮屍?為什麼現在有的抗爭者被抓的時候,要大喊自己的名字與學校?

就是因為擔心被警方殺人滅口、毀屍滅跡,就是因為香港政府與警隊已經失去了法治精神、失去了良知、失去了道德底線,也失去了監督,所以人民才要這樣設法自救,擔心被警察抓了之後,警察就會違法囚禁、酷刑、甚至做出更多不可思議的惡行。

3、「警黑一家親」共產黨治下氾濫 美國沒有

第三,美國的警察與政府,會像港府與港警一樣跟黑幫合作,來個「警黑一家親」嗎?美國政府與警察會動用黑社會、或者放任黑社會來攻擊市民、迫害自己的人民百姓嗎?沒有。為什麼?因為政府與警察是受到公眾的監督與制衡。

警察濫權?媒體監督你,國會調查你,法律追究你,政府開除你。政府濫權?媒體監督你,國會調查你,法律追究你,選民罷免你或者不投票給你。

對不對?請注意,這裡可不是吹捧美國有多好,其實在英國、加拿大、澳洲、日本或者台灣等等,在這些重視自由、人權與法治的社會裡,都是這樣的情況。

當然,有人會說,美國也有發生警察開槍誤殺人的事件。對,有的,不過我們要注意,美國是允許人民擁有槍枝的國家,所以警察執法的風險也就大幅提高,對吧?也因此,確實會看到警察為了保護自己而過度緊張,或者因為看不清現場就迅速開槍,結果發現是誤殺或誤傷。那麼,開槍的警察,就會被媒體、國會追究,被司法機關追查起訴,最後依法面臨各種懲罰。

但是,香港並不允許人民擁槍,所以警察執法風險相對比較低,那麼按照司法的「比例原則」,警察可以輕易對人民開槍或舉槍瞄準恐嚇嗎?開槍射殺中學生的警察有被依法追究嗎?沒有。這一切,都是香港正在發生的現況。

順便一提的是,1791年通過的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為什麼要保障人民持有和攜帶武器的權利呢?是為了讓槍枝產業賺錢嗎?可不是喔,美國憲法是為了確保人民的自由、權利與生命財產安全,萬一將來出現暴政的政府或專制的政府,人民才能夠擁有武器抵抗暴政,守護自由與人權。

所以,這也是為什麼,中共一直攻擊美國的擁槍權,一直用媒體大肆渲染美國的槍擊案,但卻又對「擁槍權」的立法精神隻字不提。因為,中共可不希望中國人民知道這些,更不希望人民有武器來抵抗他們的紅色獨裁。

以上是我目前有限的觀察,可能不夠全面、不夠周延。也歡迎大家補充,一起為遇到這些難題的朋友們提供思路。

YouTube收緊政策 影響頻道收入

Q:YouTube收緊了政策,很多時政類的頻道都受到了影響,會不會影響你們頻道的收入與生存?

A:網友提的這個問題,其實已經是蠻早的留言,但我直到現在才來回應,是因為我也在觀察整個YouTube的趨勢。大概是兩個月前,也就是反送中運動開始進入高潮的時候,YouTube就開始收緊政策、加強監管視頻畫面,所以那時候很多時政類網紅的頻道,因為畫面裡出現了香港的警民衝突畫面,就紛紛吃了「黃牌」,也就相當於那部視頻影片無法播廣告、無法賺錢了。

因此那陣子,有好幾個知名的網紅頻道,就紛紛向粉絲「告急」,提到頻道影片不能賺錢,希望大家加入他們的付費平台,來支持他們經營下去。

那這些政策對我們有沒有影響呢?確實有,因為我們之前估算過,大約有1/3的視頻影片吃了黃牌。剛開始,是有衝突畫面的影片會吃黃牌,但後來我們發現,很奇怪,好像只要是講香港反送中的節目,即便內容沒有衝突畫面,也會先吃上黃牌。當然,吃了黃牌的影片可以去申訴,申訴之後,有的會恢復成綠色狀態,也就是可以恢復播廣告賺錢,但其實那樣已經花了幾天時間,已經錯過了新聞事件的時效性。

那怎麼辦呢?還要不要繼續做香港題材?我的想法是,哪怕吃了一萬個黃牌,也要繼續說真話、講真相,繼續支持香港人守護家園、守護自由與人權,支持任何人守護普世價值。

因為我自己以前也經歷過,商業力量與中共力量干預新聞言論的事情。所以我覺得,真實,是新聞的靈魂;自由,是新聞的生命。如果為了賺錢或為了其它因素,而犧牲了真實、放棄了自由,那其實已經放棄了新聞與媒體的存在價值,也放棄了可信度與聲望。

所以,雖然這些黃牌對我們經營有影響,但我們還是會繼續堅持我們的理念,繼續與香港人、與更多人並肩作戰,守護自由與人權,對抗共產主義暴政。

Q:國泰航空是不是也被中共接收了?還可不可以搭乘?

A:中共應該是還沒有「接收」國泰航空,但中共通過經濟與市場力量來影響國泰航空,應該是很明顯的,所以才會有好幾位國泰員工因為支持反送中,而被開除解職。

至於這位朋友問的,應該是指搭國泰航空會不會有「安全」問題?會不會「被轉機」到北京去,或者被遣返?我身邊也真的有朋友,在「十一」前夕搭機去到香港,卻被遣返的案例。所以,我請教了香港在地的朋友、也請教了最近剛從香港搭飛機出來的朋友,各種說法都有,所以我也不能下結論。而且不負責任地去說安全或不安全,也會影響人家的生意、影響大家的安全,是吧?

不過,香港航空業的朋友是有個觀察,在「十一」之後,最近這種風聲鶴唳的現象暫時有點消停,也就是有點緩解。

我是這樣看,既然中共是利用金錢與市場力量在影響海外企業,或甚至是NBA球員,那麼大家其實也可以用另一種商業力量去做反制,就是消費者的力量。大家可以選擇要不要購買、要不要支持、或者要不要抵制那些向中共叩頭的企業的產品或服務。這樣可能也是對這些企業的提醒與警惕。

Q:有哪些中共官員及其家屬移民美國?有具體名單透露嗎?

A:這個,我們沒有具體名單呢。不過,美國聯邦調查局(FBI)那邊肯定是有的,只是這些都是高級機密,所以一般人接觸不到。

不過,有一點順便說,每一個來到美國的中共特務或情報人員,不管你表面上用什麼名義或身分進來美國,幾乎都被美國FBI與情報單位掌握了。你幹什麼事,接觸什麼人,其實都有人在看、有人在追。所以既然有機會來到美國,最好儘量別做壞事,免得哪天就被逮捕遣返,或者被凍結資產,那就可惜了。

Q:節目能否加上英文字幕或其它語言字幕?

A:這個問題有很多人問,我們其實有點驚訝,也謝謝大家的認可與建議。我們曾經在「香港十大史詩片段」那兩集節目裡,加上了英文字幕。至於以後的節目能不能加英文字幕,我們還在研究,因為牽涉到整個製作流程與出片的時間,還有牽涉到翻譯人力的問題,我們會再好好評估一下。

Q:節目最後的詩詞,是唐浩的字跡嗎?

A:詩詞是我寫的,但字體是電腦的。

Q:可不可以講講台灣總統大選?

A:沒問題,我們已經在開始講了,接下來還會繼續,現在距離投票日剩下不到90天,特別是國民黨參選人韓國瑜也請了三個月的「韓」假,兩黨候選人也都即將公布副手人選,所以選戰會進入更激烈的新階段,我們也會繼續關注這個重要話題。這個星期會把上次還沒講完的「中共對台灣選舉的滲透」以及「台灣選舉的幾個隱憂」接著講。

Q:可否講講中國債務問題?

A:這個話題我們會再做一集來講,因為中國債務問題非常嚴重,而且直接扣連的就是整個中國的金融體系與銀行業,那金融體系又與各種企業、各級地方政府以及一般老百姓的生活密切相關,所以這個話題很重要,但是需要一點時間準備。

不過,比較有難度的地方是,中國的許多金融數據並不透明或者涉嫌造假,所以不容易評估實際的風險到底已經有多高。而且數據太多、話題太硬,其實有時會讓觀眾不容易看懂或者不願意看下去,這一點,我再想想看怎麼平衡。

不過,在這裡要再次提醒中國的朋友們,現在中國景氣不好,工作難找,大家都會想找賺錢的門路,但是別忘了,欺詐團伙、詐騙集團會大量出現,各式各樣的欺詐陷阱會越來越多,請大家務必小心。特別是那些打著「高報酬率」、「高利息」的生意或投資,千萬千萬不要輕易嘗試,因為幾乎都是假的,都是「龐氏騙局」。簡單說,就是有些自認腦筋很好、別人腦筋不好的人,準備大撈一筆,逃到海外去享福,把債務留給中國人民承受。

還有,現在網絡上出現很多的銀行股權拍賣,除非你自己對那家銀行的運營很了解、很有把握,否則強烈建議不要隨便買這些股權。因為中國的金融危機已經在逐漸點火,包商銀行被接管、錦州銀行被重組、山東恆豐銀行被注資等等,都只是「剛剛開始」。中國投資公司(CIC)董事長彭純9月底也開誠布公地說,銀行破產將成為「生活現實」。

所以,請中國大陸的朋友一定要留意,不要上當受騙,也不要做賠錢的買賣。

Q:能否做一期「統戰」與「洗腦」的心理學分析?

A:這個好像是大學課堂的學術研究喔,好的,我們會列入我們的節目題庫,將來找時間跟大家聊聊。

其實這些東西,都跟傳播媒體研究很有關係,而早期是叫做「宣傳(propaganda)」研究,是研究媒體怎樣對閱聽眾、或者受眾帶來影響與效果,目的其實是為了用在戰爭上。這個東西,我們將來再來詳細聊。

小結:

好,其實網友的提問還有不少,很多問題都不是小問題,不容易簡短回答,比方說有人問到特朗普(川普)被國會彈劾與撤軍敘利亞,有人問中國經濟的問題,有人問中共倒台後、香港黑警下場會如何等等。但是因為節目時間的因素,我們沒辦法一口氣回答完畢,我們會陸續地在以後的節目裡,再跟大家分享、回覆。還請各位見諒。

⊙Ending

今天就先跟大家聊到這裡。節目最後,我們要跟大家分享中國詩人楊煉先生寫的《致香港人》中英文雙語版,向所有香港人與楊煉先生致敬,也感謝熱心翻譯的網友Mikael Y。

我們下次再會。

—-

《致香港人》

作者:楊煉
翻譯:Mikael Y

你們是星,我們是夜;
You are the star, we are the night;

你們點燃,我們熄滅;
You are burning bright, we are going out;

你們是漢,我們是奸;
You are the Han, we are the apostate;

你們淚熱,我們心死;
Your tear’s flowing, our heart’s dying;

你們赴死,我們偷生;
You fight with your life, we shrivel in our husk;

你們走上街頭,我們縮進沙發;
You go on the street, we cower in the sofa;

你們為明天而流血,我們為今天而苟活;
You spill blood for tomorrow, we scrape by for today;

你們珍視愛的寶貴,我們死守命的價錢;
You hold dear the way of love, we hold onto our dear life;

你們三十年前還沒出生,我們三十年後已經腐爛。
You were not born thirty years ago, we will be rotten thirty years later.

大紀元《新聞看點》製作組  #

責任編輯:李昊

評論
2019-10-21 11:0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