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智庫:中共威脅成美朝野共識 加國需警覺

10月28日,參加「鈍化中共利用銳實力(Blunting China Sharp Power)——民主社會如何防禦中共影響」研討會的加拿大各界精英數百人,爆滿博物館會議大廳,嘉賓和聽眾互動熱烈。(任僑生/大紀元)
人氣: 125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11月14日訊】(大紀元渥太華記者站報導)目前,美國共和黨和民主黨對中共威脅與滲透已經形成共識,但是渥太華智庫認為,加拿大對此還沒有足夠的警覺。

不久前在加拿大首都渥太華的「鈍化中共銳實力」的智庫研討會上,《環球郵報》資深媒體人羅伯特‧法夫(Robert Fife)向在場嘉賓提問:「加拿大的政治、企業和學術界,很大程度上在大學,(對中共銳實力)沒有敲響警鐘。事實上,美國人已經做了很多研究,關於中共的威脅,美國國會就有研究。為什麼這在加拿大沒有發生?」

中共用金錢捕獲西方最好的精英階層

MLI資深研究員查爾斯‧伯頓(Charles Burton)認為,是中共的金錢實力影響了加拿大的精英階層,使他們在利益面前噤聲。「為什麼我們(對中共滲透)沒有任何重大的討論,可以與美國和其它國家相提並論呢?是因為中國(中共)的貨幣控制。」

他認為,中共沒有軟實力,但有金錢實力。「如果你看看幾年前成立的加拿大六人中國研究合作(China Research Partnership),對此中共大使館非常熱心,前三個成員是亞太基金會(Asia Pacific Foundation of Canada)、加中貿易理事會(Canada China Business Council)和加中商業發展中心(Canada-China Institute for Business & Development,簡稱CCIBD),後三個成員是英屬哥倫比亞大學亞洲研究所(Institute of Asian Research)、多倫多大學蒙克全球事務學院(Munk School of Global Affairs)和阿爾伯塔大學中國研究所(China Institute)。可以看到,那些有錢的人排在榜首,而編制政策報告的人則墊底。」

他表示,可以假設,資金與這些機構存在某種關係,這表明中共在加拿大和中國國內的所作所為存在問題,「我們從遊說者報告中了解到,像加中貿易理事會麾下的、龐巴迪(Bombardier)或SNC-拉瓦林公司(SNC-Lavalin),這些很有影響力的公司,也花了很多時間在總理辦公室進行遊說。」

「學者和政治精英在這個問題上有趣的互動,這一切表明了新西蘭的克萊夫‧漢密爾頓(Clive Hamilton)的說法,中共在西方發達國家中捕獲的精英階層,加拿大的是最好的。我傾向於認為那是真的。」

伯頓回顧了加拿大自由黨和中共的長期關係的歷史。他說,紅色保守黨的傳統是「我們應該把目光投向中國,以區別於美國」。在皮埃爾‧特魯多執政早期,他從事了很多活動試圖減少美國在加拿大的影響,如建立投資審查機構、加拿大廣播-電視通信委員會(CRTC)的文化內容限制等。

特魯多認為可以轉向中國,「他對菲德爾‧卡斯特羅和毛澤東的感情是具有諷刺意味的。」因為同樣是這個人,他認為,《加拿大權利和自由憲章》對加拿大人來說是正確的。

他表示,後來加拿大有了這樣的觀點:中國是使我們的經濟從美國分離出去的源頭,所以北京說,「那麼,如果你在這些事情上妥協,如人權和對南中國海的關切等,我們將給你一個自由貿易協定。」

他提到,中共建議加拿大如法炮製《澳中自由貿易協定》,直接制定《加中自由貿易協定》。加拿大政府對該協定進行了研究。

伯頓說,參與《澳中自由貿易協定》談判的澳洲前貿易與投資部長羅布(Andrew Robb)後來每年向(中共背景的)私人諮詢公司收取80萬美元。他說:「對澳大利亞來說,這是一個糟糕的交易,因此,沒有加拿大人會希望簽署該協議,這不是自由貿易,可能是部門貿易。我們確實有這種與中國關係的概念——我們會看到貿易利益。」

寇謐將:中共滲透削弱美國

作為加拿大人,也是在華盛頓特區待過相當長的時間的寇謐將(Jean-Michel Cole)認為,在絕大多數地緣政治中,對於美國人來說,中國(中共)的崛起,以及它一直用來影響該地區,甚至整個世界的不同方式,對美國來說是一個直接的威脅。

「除了對南中國海氣候的軍事威脅,當然還有對台灣的軍事威脅外,中國(中共)各種軟實力的使用往往旨在削弱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存在。正因為如此,華盛頓開始關注所有(中共用於滲透的)不同手段。」

寇謐將說,其實在奧巴馬第二個任期初期,華盛頓特區機構跨民主黨/共和黨學術界智囊團就認識到了中共的本質。「我們意識到,幾十年來,我們向中國捐款,將中國納入WTO,我們給予中國最惠國待遇,期望在某個時候,中國會變得更像我們,如果不是像我們這樣民主的話。多年來,這些希望破滅了,他們意識到這不是中國的走向,這一戰略已經慘敗,事實上,中國正朝著相反的方向發展。」

他說,這是對美國在東亞安全態勢的直接挑戰。對加拿大來說,我們需要更長的時間才能開始意識到並提出這樣的問題:「(中共)會對我們自己的未來將產生什麼影響?」

渥太華大學學者:更多人會站出來對中共說不

渥太華大學資深研究員Margaret McCuaig-Johnston说,「現在我開始說出真相,其實還有很多其他人和我有同感,但是他們有顧及,因為希望能夠回到中國,或者他們希望能夠保持與中國的聯繫,這樣他們將來就可以繼續他們的工作。」

她說,中共的科技戰略比加拿大的要強。但是,你只需要看看他們最近的行為,就會說,「對不起,這裡發生了一些事情,這是不能接受的。」雖然加拿大和中國有強大的商業聯繫,「但我認為,結合現在發生的事情……我想有更多的人像我站起來說:『(中共的行為)是不可接受的。』」#

責任編輯:岳東卿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