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法庭文件:中共竊商業機密 盯上硅谷

杜邦經濟間諜案的被告美籍華裔化學工程師沃爾特‧劉(Walter Liew)是美國會通過商業間諜法案以來,首位被法庭定罪的人 – – 15年徒刑以及罰款2,800萬美元,上訴後仍維持原判。而涉案的中共國有企業在四年後也被美司法部提起刑事起訴。(Jeff Fusco/Getty Images)

人氣: 98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2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編譯報導)過去20年來,美國經濟間諜活動和竊取商業機密案的法庭訴訟量出現急劇攀升,尤其是美國科技中心硅谷成為遭盜的重災區,而9成美國的商業機密被盜案都可以追溯到中國。

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灣區分台的調查發現,中國(中共)的主要努力似乎集中於美國技術皇冠——硅谷的研究、開發以及受嚴密保護的技術上。

根據法院記錄,NBC灣區分台發現硅谷的知名企業,如蘋果、基因泰克(Genetech)、思科和英特爾都是知識產權盜竊的受害者。

美國司法部國家安全助理檢察長約翰·德默斯(John Demers)表示,9成的美國商業機密被盜案都可以追溯到中國,且幾乎沒有任何公司,無論規模大小,可以免遭這類威脅。

在1998年,美國才9例經濟間諜訴訟案,到2008年這一數字已經接近50例,到2018年更是突破100例,而北加聯邦法庭受理的經濟間諜訴訟案更是約占全美總數的一半。(資料來源:US District Court Clerk of Courts,大紀元製作)

尤其是中共提出的「中國製造2025」官方戰略計劃特別引入關注。該計劃涵蓋中共高層拍板的10個關鍵技術和產業,它們一直希望獲取這些行業的領先能力、占據絕對優勢。

美國司法部官員認為,中共2025計劃的一部分涉及從美國公司竊取機密技術,而不是通過自行研發、發展技術和能力。

「(通過)偷竊(發展科技)更容易、更便宜,也更快。」德默斯表示,中共採取一套「搶奪、複製和替代」的方式來推動經濟發展——「搶走一家美國公司的知識產權,複製美國公司生產的產品,然後取代美國產品和美國公司。」

FBI反間諜特工:中共動用整個社會偷機密

美國聯邦調查局(FBI)舊金山辦事處負責反間諜的助理特工克雷格·費爾(Craig Fair)表示,中共動用「整個社會」從事經濟間諜活動,這使得這類活動特別難以被制止。

費爾所在的灣區反間諜辦事處負責處理美國近7成的經濟間諜案件。

「不只是政府行為者在收集(技術)」,費爾說,「它們(中共)實際上在國外使用代理人——可能是記者、學者、商人或技術行業的人,無論是何種技術、營銷流程,還是遇到或獲得的任何源代碼,在某個時候可轉回給中國(中共)政府。」

他表示,私營部門需要更好保護這些技術祕密,並向當局報告發現的任何問題。

「這是一個普遍的問題,這是一個長期存在的問題」,費爾說,「這也是我們作為政府不會放棄監管的問題。但這也是一項共同的責任,我們需要私營部門和學術界配合匯報,同時意識到這是一個實實在在的問題才行。」

聯邦官員表示,硅谷公司有時不願報告或公布被盜竊商業機密的行為,因為他們害怕激怒中共,他們在中國擁有製造工廠和數百萬的潛在客戶。

甚至還有一些政府消息來源告訴NBC灣區,許多經濟間諜案在沒有召開聽證的情況下就悄然不見了。

但也有一些公司選擇跟政府合作、直接反擊知識產權盜竊。2018年,硅谷LED燈具公司Lumileds贏得了對中國廣東德豪潤達電氣股份有限公司(Elec-Tech International Co. Ltd.,簡稱ETI)的民事訴訟案,法院裁決被告支付原告6,600萬美元的補償金。

在該案中,前Lumileds的華裔員工竊取了公司的商業機密,然後轉給德豪潤達,德豪潤達再利用這些機密開發了自己的LED技術。

間諜民事訴訟案即便結案 不排除被另提刑事起訴

川普政府最新的進展是,對過去已結案的經濟間諜民事訴訟案,不排除被聯邦政府另提起刑事訴訟

2017年美國聯邦法院裁決的T-Mobile訴華為案,在2019年美司法部對華為就此案提起刑事起訴。2014年美國聯邦法院裁決的一起美國杜邦公司(DuPont)商業機密遭竊的訴訟案也沒有完結,四年後有新進展。

杜邦案的被告美籍華裔化學工程師沃爾特‧劉(Walter Liew)是從1996年國會通過商業間諜法案(Economic Espionage Act)以來、首位被法庭定罪的人。劉被法庭判處15年徒刑以及罰款2,800萬美元。

根據法庭記錄,劉把偷來的商業機密藏在當地中國銀行的保險箱裡,而從中共國有企業換取了2,800萬美元的回報。這些錢分散在新加坡和中國、由劉的親戚掌控的公司中,因已被轉移到美國境外,無法被追回。

據悉,杜邦公司開發的二氧化鈦(titanium dioxide)增白塗料,可為杜邦帶來每年40億左右美元的收入。杜邦公司占全球130億美元「白色塗料」供應量的29%,可用在轎車、紙張以及許多家居用品上。

「(中共)它們對劉說,這是項目清單。……我們需要你的幫助來拿到這些機密。」FBI的反間諜特工凱文·費侖(Kevin Phelan)說。

這樁2014年驚動美國各界的杜邦盜竊案仍沒有完結。美國司法部2018年9月7日宣布,對4間中國國有企業及公司2名高層涉嫌參與經濟間諜和竊取商業機密的行為提出起訴。4間公司分別是四川攀枝花鋼鐵集團,及其旗下的3間子公司攀鋼集團鋼釩鈦有限公司、攀鋼集團鈦業有限公司和攀鋼集團國家經濟貿易公司。

而劉在2014年的判決後,將本案上訴到聯邦上訴法院,裁決結果仍是維持原判。

對中共經濟間諜帶來的危害,費侖表示,如果中共間諜成功竊取到美國的商業機密,可能破壞美國的整體經濟部分,從而危害國家安全。

費倫說,避免這些盜竊,才「能夠保護在硅谷工作的人,保護公司、銀行和風險資本家為這些公司提供的注資」。

而這種情況不僅僅是在硅谷,在某些情況下,美國中部一些小城鎮的經濟更容易受到中共經濟間諜活動的傷害,因為這意味著搶走很多人的飯碗。

在田納西州新約翰遜維爾鎮,人口總數僅1,951人,那裡的工廠The Company Chemours(前身為杜邦公司)是全球最大的二氧化鈦製造工廠,僱用了約1,000名員工。

該鎮的鎮長大衛·卡格爾(David Cagle)曾在該工廠工作。他擔心,萬一有一天中共偷竊的二氧化鈦機密配方把Chemours工廠擠掉破產,這個鎮該怎麼辦。

「這是我們的最大雇主」,卡格爾說,「人們一直在那裡工作,它真的很重要。」#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9-02-20 4:0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