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砸爛黑監獄」上海維權老人持橫幅北京上訪

上海維權老人深受黑監獄之害,進京上訪不忘呼籲中央政府取締黑監獄。(受訪者提供)

人氣: 2335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4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李熙採訪報導)最近,上海多位維權老人手持「砸爛黑監獄」條幅,到北京公安部、建設部、信訪局遞交材料。

4月8日,吳玉芬、談蘭英、王扣瑪、黃振貴、楊明華等5人相約到北京信訪。他們有的已經上訪二十多年了,問題仍得不到解決,卻屢遭地方政府以關黑監獄等方式來「維穩」,防堵他們進京。其中吳玉芬曾被非法關押黑監獄長達405天。

上海維權人士進京舉報地方政府貪腐。(受訪者提供)

吳玉芬 黑監獄405天

長寧區新涇鎮的吳玉芬,因房屋拆遷事件,1997年打贏了官司,但鎮政府並沒有執行法院判決給付其動遷補償。22年來的維權上訪不斷被行政或刑事拘留、關黑監獄,還遭構陷「尋釁滋事罪」判8個月刑期。

吳玉芬告訴大紀元記者,「我的案子22年了,我到北京他們就不斷抓我,還被判刑8個月。 2017年10月我到北京去,回來就把我關進黑監獄。」

「原來我們有8個人關在同一個地方,後來7個人都放了,剩我一人就把我換到別的地方,最後是換到崇明去,換了三個地方。從2017年10月7日到2018年11月11日進博會結束後才放我回來,總共關了我405天。」

吳玉芬被關黑監獄405天。(受訪者提供)

把牢底坐穿 維權到底

談蘭英、王扣瑪是殘疾人,他們到中國殘疾人聯合會信訪辦公室反映,因身體有病、醫療費用負擔重、生活困難、無房居住等請求協調幫助,但都被踢回當地政府相關部門去反映。於是兩人就在中殘聯門口維權乞討。

1996年5月,談蘭英因位於普陀區昌化路的公房被非法拆遷而上訪。原本一個道路拓寬工程,最後竟然在她所住房屋的土地上建商品房,至今沒得到任何安置,致使她無家可歸。

74歲的談蘭英,從黑髮到白髮,已經維權24年,在上訪路上被軟禁、拘留,還被勞教過一年。她曾表示,即使把牢底坐穿也要維權到底。

上海維權老人在北京公安部信訪。(受訪者提供)
談蘭英在中殘聯信訪。(受訪者提供)

王扣瑪母親 黑監獄中猝死

閘北區的王扣瑪,因其母滕金娣所居住房宅被當地政府非法強遷,後續安置、補償款又遭搶奪,而與母親一起多次上訪維權,在一次上訪過程中,其母被強行關押黑監獄80多天,於2008年1月5日猝死在黑監獄中。

母親被迫害致死,閘北當局不懲治迫害者,反而誣陷王扣瑪遺棄母親致其死亡,被地方法院以「遺棄罪」冤判1年6個月。

2012年1月5日,他與親友在母親生前被非法關押的黑監獄附近進行祭奠活動,再次抓捕、刑拘,2013年9月17日,被上海市閘北區法院以「尋釁滋事罪」秘密判處有期徒刑2年6個月。在羈押期間,其曾幾度病危而被迫送往上海市監獄總醫院救治。

談蘭英、王扣瑪在中殘聯門口維權乞討。(受訪者提供)
王扣瑪在中殘聯信訪。(受訪者提供)

顧國平黑監獄中被打斷四根肋骨

上海長寧區退休大學老師顧國平,自己家、父母、兄弟等三戶私房被非法強拆。顧國平2月20日去北京上訪維權。在北京車站被截回上海,後被關進崇明的橫沙島黑監獄,進去首日就被長寧區政府雇凶打斷四根肋骨,造成胸部椎體骨壓縮性改變。期間不讓報警,不讓就醫,直到兩會結束,3月15日晚上9時被放出才得以去醫院診療,並向各相關部門舉報控告。

顧國平向大紀元記者表示,「我拖著斷了四根肋骨的病體,從派出所告到公安分局、法院、檢察院和市局、市府信訪辦。還向12345的市民投訴熱線和12389公安部投訴熱線多次投訴。也給上海市長應勇、公安局長龔道安、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公安部長趙克志等領導,郵寄了舉報控告信和材料。但直至今日均沒獲得立案受理和應有的關切。」

十七年來,顧國平上百次進京舉報控告,慘遭周家橋街道殘暴的打擊報復迫害,曾無故被判刑一年半,被關黑監獄累計三個多月,被暴打五六次,去年12月底被毆打致傷,上海市醫院曾兩次開出「病危通知單」。

顧國平「我們這個國家還有沒有平等、正義和公平?天理公道何在?這就是陽光下的黑暗,法治下的罪惡。這能稱得上是文明國際大都市的形象嗎?」

顧國平向各領導寄舉報信。(受訪者提供)
被打斷4根肋骨,顧國平拖著病體走訪各相關單位維權。(受訪者提供)

責任編輯:林詩遠

評論
2019-04-14 11:2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