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悉尼法輪功學員紀念「四•二五」二十週年

平和中蘊含力量 堅忍中書寫歷史

4月24日至25日,悉尼法輪功學員舉行系列活動,紀念法輪功學員「四二五」和平上訪事件20周年。(安平雅/大紀元)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4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安平雅、燕楠悉尼報導)瑩瑩燭光映照著一張張平靜的面龐,他們與城市中心的喧囂形成了鮮明對比。

4月24日至25日,悉尼法輪功學員舉行系列活動,紀念法輪功學員「四二五」和平上訪事件20周年。

24日,悉尼部分法輪功學員約200人在悉尼環形碼頭外、有著百餘年歷史的海關大樓前舉行了集體煉功與燭光悼念活動。這裡毗鄰悉尼歌劇院及中央商務區,是遊客與上班族經過之處,當天的活動吸引了很多人駐足,還有人在現場學煉功。

4月24日下午,悉尼部分法輪功學員在海關大樓前集體煉功。(安平雅/大紀元)
4月24日下午,悉尼部分法輪功學員在海關大樓前集體煉功。(安平雅/大紀元)

藝術家被祥和場面所吸引

澳洲最受尊敬的影像媒體藝術家之一扎霍卡(Anne Zahalka)被法輪功學員祥和優美的煉功場面所吸引。(安平雅/大紀元)

扎霍卡(Anne Zahalka)是澳洲最受尊敬的影像媒體藝術家之一,也是澳洲藝術史上頗為重要的人物之一,她的作品被新南威爾士州藝術館、維多利亞國家藝術館以及莫納什藝術館作爲永久收藏品。

當日,她經過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的隊伍時被寧靜祥和的場面吸引,她拿出相機照了起來。

「看到穿著黃色衣服的法輪功學員,感覺他們很平和。我是藝術家,從我的角度來看這畫面非常美。」 她對記者表示,「人們應該可以選擇他們的信仰,而不是被迫害。」她說,「他們用這樣平和的方式非常好,讓人們了解仍在發生的迫害,這很有必要。」

法律教授:震撼於中國有這麼高素質的一群人

法律教授吳耀俊表示,當年曾被「四二五」和平上訪事件中法輪功學員的高素質所震撼。(安平雅/大紀元)

來悉尼旅行的法律教授吳耀俊接受采訪時表示,自己知道20年前發生的「四二五」和平上訪事件。「當年,我通過翻墻看到海外關於四二五事件的報導,非常震撼中國有這麽一群高素質的人,中共迫害這樣一群手無寸鐵、平和理性的人,幹的是傷天害理的事。」

吳耀俊表示,法輪功學員的「四二五」和平請願展現了很高的素質,「中共的憲法雖然規定公民是有請願遊行示威的權利,但在獨裁統治的國家,法律是一紙空文 。那為什麽中共要迫害一個講『真、善、忍』的群體?因為它是靠暴力謊言起家的政權,它沒有任何的民意基礎,它一旦知道一個群體的力量比較大,它就害怕這個群體有一天變成一股政治力量跟它競爭。所以,不管今天你是法輪功,還是粵劇團,或是廣場舞,主要人數達到一定數量,它就要把你控制住,或者是瓦解你,讓你們變成一盤散沙。像中共這樣邪惡的政權,喪失做人最基本的底綫,也沒有合法的執政基礎,它對任何『真、善、忍』的事物都是不能容忍的。只有聽從它獨裁式洗腦,完全配合它,它認爲對其獨裁統治、對其利益不會有危害的團體或個人,中共才允許人們在其(它)控制範圍內進行活動。」

「法輪功團體被中共迫害這麽多年、他們始終用最和平的方式持續抗爭,可以看出,正義與美好永遠值得我們去堅持,這也從另一方面更加襯托出中共這個魔鬼的邪惡、無恥、下流。」他說。

出差的北京人:望中國能有信仰言論自由

在北京外企上班的周先生是哈爾濱人,他第一次來澳洲,恰巧遇到法輪功學員的燭光紀念活動,他拿出手機將法輪功學員寧靜祥和的靜坐、表達訴求的壯觀場面拍了下來。

他對大紀元記者說,他覺得法輪功就是一個「正常的煉功團體」,「1999年那個時候,我也覺得這個是當時(中共)領導人個人的喜好(發動的鎮壓),影響了一大部分人,甚至影響了他們一生,使他們家破人亡。我其實在心裡是同情他們的。」

「四二五」發生的時候,周先生說在大陸的人都知道,「當時官方媒體的說法是鬧事,就是騷亂。但是你想(煉法輪功的)大多都是老弱人群(健身),手無寸鐵的,怎麼可能是騷亂呢?」看到海外法輪功學員公開集體煉功和集會活動,他說:「自己認為對的那就堅持,既然在國外有這樣好的自由環境,就應該堅持。」

他進一步說,「因為我在外企工作,所以對(中共)政府當局的洗腦教育可能看得更透徹一些吧。」但他也強調,「在國內,我周圍很多人心裡都是明白的,只是不敢說而已。」

周先生最後說,「希望中國能變好,像海外這些民主國家這樣,有信仰、言論自由。」

記者專業的學生:法輪功平和的方式引人思考

斯托茲(Anastasiia Stolz)表示,法輪功學員非常平和,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很糟糕。(安平雅/大紀元)

記者專業畢業的斯托茲(Anastasiia Stolz)準備在悉尼攻讀相關專業的碩士學位。她說:「這些法輪功學員非常平和,還幫助他人保持身心健康。」

「中共對法輪功群體持續這麽多年的迫害真是太糟糕了。我以前並不知道這件事,我非常想了解法輪功是什麽,我照了一些照片,回去後會進行研究,並且會將這個信息及照片分享在我的臉書和Instagram上。」

斯托茲認爲法輪功學員用這樣平和的方式很好, 「我走出火車站,一下就注意到了他們,人們可以了解更多關於此的信息。這樣的方式可以引起人們的思考,人們也可以幫助傳播這些消息。」

4月24日晚間,悉尼法輪功學員在海關大樓前悼念20年來失去生命的大陸法輪功學員。(安平雅/大紀元)
4月24日晚間,悉尼部分法輪功學員在海關大樓舉行燭光悼念。(安平雅/大紀元)
在現場學習功法的民眾。(安平雅/大紀元)
小朋友們也認真地學習打坐。(安平雅/大紀元)
法輪功學員祥和的場面吸引民眾駐足。(安平雅/大紀元)
法輪功學員祥和的場面吸引民眾駐足,紛紛拿出手機拍照。(安平雅/大紀元)

身為1999年「四二五」和平上訪事件的一員,法輪功學員陶月蘭說:「20年中,有多少法輪功修煉者因爲堅持信仰而失去生命,家破人亡,但上億大法弟子在世界的各個地方做著自己應該做的,用善良與慈悲對待他人,甚至是那些傷害過我們的人。」

當年親歷四二五事件的陶月蘭。(安平雅/大紀元)

滿阿姨也是20年前「四二五」事件的親歷者,她說:「一轉眼二十年過去了,當年的每個細節還歷歷在目,在自由的國土上能自由的信仰令人感慨萬千,因為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仍很嚴重,希望這場迫害能儘快結束。」

中領館前的堅守

4月25日,悉尼部分法輪功學員在悉尼中領館前集體煉功。(安平雅/大紀元)
4月25日,悉尼部分法輪功學員在悉尼中領館前集體煉功。(安平雅/大紀元)

4月25日一早,百餘名悉尼法輪功學員來到中領館前煉功。

在中領館前堅守了20年的楊阿姨。(安平雅/大紀元)

1999年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開始後,楊阿姨就來到中領館前向世人傳遞真相至今,20年間,幾乎是風雨無阻,附近的居民很多人已經熟悉楊阿姨,很多人也紛紛表達他們的善意。阿姨說:「有一個西人送花給我們,送了兩次。這麼多年這類事情很多,已經記不住了。最近印象深刻的是有位40多歲來領館辦事的華人男士專門過來對我說,『中國的希望全靠法輪功了。』」

在領館前堅守了十餘年的汪阿姨(前一)。(安平雅/大紀元)

另一位自2006年起在領館前傳遞真相的汪淑茹說:「十多年中,來主動了解真相的人越來越多了,感覺他們的心態也變好了。一次有位華人男士看到我們,就罵罵咧咧,旁邊的一位女士替我們打抱不平說,『人家煉功礙你什麼事,要不是他走遠了,我要好好說說他。』」

「四二五」和平上訪事件背景

1999年前後,在中國大陸一些地區的法輪功學員陸續受到警察騷擾和媒體的不公正報導,部分法輪功學員在申訴時遭到警察使用暴力及被抓捕等。1999年4月25日,逾萬名法輪功學員行使憲法賦予的上訪權利,集體到位於中南海附近的國務院信訪辦公室上訪,要求釋放此前在天津被當地警察無理抓捕的四十多名法輪功學員,並要求允許合法出版法輪功書籍。時任國務院總理的朱鎔基會見了法輪功學員代表,下令天津放人,承諾政府不干涉煉功的政策,當天上訪和平落幕。外界稱這是中國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和平理性大上訪。

法輪功學員的這次上訪和平理性,既沒有大聲喧譁,更沒有阻塞交通。展示了法輪功學員為他人著想的無私境界,展示了他們維護正義良知的道德勇氣。#

責任編輯:宗敏青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