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前CIA官員:張玉婧闖海湖 或是中共間諜

張玉婧 中國女子

張玉婧(Yujing Zhang),遠從中國飛抵美國,3月30日到了佛州海湖莊園(Mar-a-Lago,如圖),向特勤官員撒謊,順利進入莊園的接待中心,最後終被捕以及被控欺騙與非法進入禁區。(Joe Raedle/Getty Images)

人氣: 3736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5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吳英編譯報導)張玉婧(Yujing Zhang),遠從中國飛抵美國,3月30日到了佛州海湖莊園(Mar-a-Lago),向特勤官員撒謊,順利進入莊園的接待中心,最終被捕以及被控欺騙與非法進入禁區。張女是間諜還是誤闖莊園的遊客,引起外界關注。

佛州西棕櫚灘(West Palm Beach)聯邦法院法官威廉姆・馬修曼(William Matthewman)4月15日在張玉婧的第三次保釋聆訊上表示,從現有的事證來看,足以證明其到海湖莊園是「心懷不軌」,並指其有潛逃風險,裁決不給予張女保釋,並且繼續關押。

聯邦檢察官羅蘭多・加西亞(Rolando Garcia)在法庭上表示,FBI仍在調查張女是否涉及危害美國國家安全的罪行,因此未來仍有可能對其提出更多指控,包括間諜罪。

33歲的張女是否為間諜,前中央情報局(CIA)官員以筆名亞歷克斯・芬利(Alex Finley)日前在政治網站(Politico)發表專文,根據目前可得有關張女的事證,做了詳盡的分析。

芬利在文中說,川普總統的「冬季白宮」(海湖莊園)是中共情報部門試圖滲透的場所,其它國家情報單位亦是如此。目前美國執法單位想要解開的疑團是,張女是否為中共的間諜。

知情人士告訴《邁阿密先驅報》說,聯邦調查局(FBI)於去年年底展開調查中共間諜在佛州南部的行動,包括與中共統戰組織有關聯的華女楊蒞(Cindy Yang)所從事的活動。芬利稱,張女案件加速了FBI的調查行動。

「作為一名前CIA官員,我對張女的角色感到好奇」,芬利在文中寫道。

他根據得到的事證,由五個方面分析張女究竟是一位笨手笨腳的中共間諜,或者只是一名喜歡高科技設備的無辜遊客。

張女為何編造故事?

任何情報官員都必須有本事建立一個「封面故事」(多半是謊言),合理地解釋行動目標以及理由,以掩蓋所要從事的間諜活動。

因此,任何以謊言編織而成的封面故事都必須禁得起他人的質疑及審查,以免行動還未完成就被識破。

芬利分析,3月底,張玉婧抵達海湖莊園時,在第一個特勤局安全檢查站,就開始編造封面故事,稱她要使用莊園內的游泳池,並且成功地進入莊園。

然後,在海湖莊園的接待中心,張女再次被問到莊園的目的時,她又說了另一個故事:她要參加當天晚上在莊園舉辦的「聯合國友誼活動」(United Nations Friendship Event)。這個說詞很快被莊園服務人員拆穿,因為當天晚上的活動早已取消。

由於張女說詞不一致,特勤官員開始起疑,花了四個多小時訊問她,並且發現她沒有帶泳衣,而且她住宿的Colony酒店有游泳池。

芬利推測,張女在第一個檢查站稱要進去游泳,或許只是為了通過安檢站,隨意捏造一個比較不會引人起疑的藉口。

另外,張女在出發前就已知道該活動已被取消。推測,這是張女在第一個檢查站編造游泳故事的理由,因為如果說是要來參加活動,有可能會被擋在門外。

芬利認為,FBI應該要進一步調查張玉婧在2016年和2017年持十年效期簽證進入美國後,都到了哪些地方,以及所從事的活動是否與簽證目的相符。

檢察官在法庭上說,張女在海湖莊園內向「每個人說謊」。芬利質疑,如果她不是間諜,那麼她說謊的目的是什麼?

張女應該不是因為語言問題,導致雙方溝通不良。特勤官員說,張女具有英語溝通能力。在法庭上,她還能在不需要口譯人員的幫助下做筆記。

張女到海湖莊園要做什麼?

對情報人員來說,海湖莊園是個充滿目標及信息的場所。明顯的目標是川普總統及其周圍的核心人物,問題是一般人很難進入這個核心圈,不過,這並不影響想要打探消息的情報人員,他們會想盡辦法接觸可以接近核心人物的外圍人士。

事實上,情報人員只要能夠進入海湖莊園,就可以收集到大量信息,包括出入莊園的人及互動情形、莊園內有哪些活動、可能被招募為其做事的目標、其他國家情報人員在莊園內的運作方式等。

芬利分析,張女闖進冬季白宮的目的可能是要觀察海湖莊園的維安情況,以作為規劃未來某些行動的參考,或者只是想要一睹川普總統的風采。

張女為何攜帶現金8千美元?

「在某些情況下,間諜活動是一種現金交易」,芬利在文中寫道,「間諜習慣支付現金給提供信息或為其做事的人,因為這是可以隱藏資金來源的最簡單方法。」

芬利大膽假設,中共當局或許已經在海湖莊園安排特務,例如擔任莊園內的員工,張女到那裡的目的可能是支付現金給這些人。不過,張女將8,000美元現金放在下榻飯店的房間裡,或許她計劃再次進入海湖莊園。

有些出國旅遊的人會帶著大量現金,但是張女在美國擁有富國銀行帳戶,可以隨時取款,沒有理由帶著大量現金到美國。

對於張女在富國銀行的帳戶,芬利質疑:張女何時開設這個帳戶、目的為何、是否為未來的情報工作鋪墊,以及過去管理這個帳戶的情形等等。

張女為何擁有大批電子設備?

張女被捕當時身上被搜出兩本中國護照、四部手機、一台筆記本電腦,以及可能含有某種惡意軟件的USB驅動器(U盤)。聯邦調查局(FBI)官員在她下榻的旅館房間,找到可以探測隱藏攝像頭的裝置、另外一部手機、九個U盤、以及五個SIM卡。

對於張女帶著五支手機及五個SIM卡,芬利在文中寫道,間諜通常遵循「一個電話,一個操作」(one phone, one operation)規則,他們不會使用同一部手機與多名其他間諜聯絡,因此可能會擁有多部手機和SIM卡。

芬利說,張女帶著四支手機進入莊園,有可能是要交給在莊園內的中共間諜,以利未來的通話

此外,張女帶著一部可能含有惡意軟件的U盤(這部分FBI尚在調查中),芬利認為,如果張女帶進莊園的U盤真的含有惡意軟件,可以合理推論她不是普通遊客,有可能是要用惡意軟件破壞莊園內的網絡,或者收集有用的信息,例如入住客人的個資及住房信息等。

張女是中共更大間諜計劃的成員嗎?

張女在被逮捕當天告訴特勤人員,一名叫查爾斯・李(Charles Lee)的男子說她已獲邀參加當晚在莊園舉辦的「聯合國友誼活動」。

芬利認為,「聯合國友誼活動」有可能是張女事件的最有趣部分。

李是「聯合國中國友好協會」(United Nations Chinese Friendship Association)創始人,這個協會與聯合國沒有任何關係。他經常向華人促銷楊蒞(FBI已注意到楊女與中共統戰組織有關聯)在海湖莊園舉辦的活動。有時同一場活動,在促銷時會使用不同的名稱。

芬利認為,有必要了解張女是否和大多數生意人一樣,只是想要利用「聯合國中國友好協會」進入海湖莊園拓展業務,或者是想要利用該協會的間諜。更糟糕的是,她是否為中共更大間諜活動的成員,中共是否正在利用這個協會及其促銷的活動,將間諜送進海湖莊園(或許還有其他地方)?

很多情報機構經常使用幌子公司或「協會」,掩蓋他們的間諜活動。

在這種情況下,FBI或許可以通過對張女、楊女及李男的調查,挖出中共在佛州南部設下的間諜網。

芬利最後總結,現在還無法下結論說,張女只是一個誤闖莊園想一睹川普總統風采的遊客,或者是一個笨手笨腳的中共間諜。#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9-05-16 11:3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