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扒一扒白蘭成長史(三)借乾爹上位 鳩占鵲巢

2016年9月18日,中華總商會總顧問白蘭,在舊金山唐人街一家寓所中猝死,終年68歲。(大紀元資料圖)

人氣: 24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白蘭初進中國城的時候,當時的舊金山,常常可以在街頭看到有人手裡拿著親人的照片,呼喚親人的名字,大罵共產黨殺人不眨眼。當時10月1日,在唐人街花園角有隆重的哀悼儀式,緬懷被共產黨殘害的千千萬萬大陸同胞的英靈。任何人以左派的面目,打入反共右派的圈子並不是太容易。

白蘭二、三十歲年輕時交際就很廣。當時最大的報紙《金山時報》的總經理L先生,與白蘭的關係就非同一般。最主要的是她又交上了當時右派的頭面一線人物F先生,他把白蘭帶入了僑社的核心圈子。因為F的地位、學識和堅決支持自由民主的反共立場,大家都非常敬重他,也很尊重他的眼光。F在什麼場合都帶上她,喝茶、吃飯、會友,起初大家都不以為然,以為白蘭是個十足的反共人士,起碼是一個不涉政治的小社區記者。後來,當時中華民國駐舊金山的副處長M先生,也常常帶著白蘭,聽她的話,傳統僑社就不再懷疑白蘭是左的,也不會懷疑白蘭是來統戰的。

白蘭在剛剛打入右派圈子的時候還有些收斂;在F先生面前,更是像個溫順的小女人。F先生是自由民主派,他的前輩是當地華人稱為堅決反共的「老黃忠」黃仁俊先生。僑領龍頭人物黃先生是中華商會的總會長、寧陽會館主席、國民黨的國大代表,曾在抗戰時期募集巨資支持中國空軍。通過F先生,白蘭認識了黃仁俊,並拜為乾爹。白蘭還拜了黃仁俊的拜把兄弟L先生為乾爹,也經常與黃太太等打麻將、一起逛商店。如此,白蘭成功打入僑界和國民黨的最高層圈子。

當時,F先生周圍的人,大都是國民黨人士,他們經常提到「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大同盟」。每到這個時候,白蘭就揶揄一句:「三民主義大逃亡」。她說這話時,也不急,也不惱,純像是逗笑。開始大家也都以為是玩笑,時間一長,當大家開始意識到這其實不是一句玩笑話時,不覺脊背發涼!

黃仁俊先生和F先生都當過東華醫院的董事和院長,也當過中華總商會的總董兼理事,這兩個地方,是他們可以控制的勢力範圍。但是,F先生也遭遇了各種挑戰,由此引入白蘭,結果反倒被白蘭利用,喧賓奪主,成為她不斷撈取政治資本的跳板:什麼好事都往自己臉上貼。後來,總商會換上了紅色旗。

生活上,白蘭也鵲巢鳩占,趕走了F先生的夫人。F先生意識到白蘭的真實身分和特殊使命後,白蘭威脅F先生,若敢與她分手,她就把F的醜事和不法之事抖露出來。F先生因為有把柄在人家手裡,在威逼下不得不就範認命。F先生的三個兒子與父親也就此反目成仇,陌如路人,一個好好的家庭被活生生拆散。

白蘭不但令F家庭破裂,進入總商會做了顧問之後,也令F與他的朋友兄弟們反目成仇,使僑界分裂、總商會四分五裂,親中共、親台灣的分成很多派,一些總董╱理事如李兆祥等因不滿他們,而離開總商會。

10年前,孤零零的F先生在一位女記者面前,談起往事,老淚橫流!他痛心當年,對不起的人太多。而最對不起的還不只是原配和親子,更是與自己一起戰鬥過的戰友和前輩,因為自己的過失,讓紅色以白色做掩護當誘餌,侵蝕玷污了舊金山這塊寶地。F先生與白蘭也是同床異夢,他們沒有結婚,連舉行個儀式也免了。

白蘭公開紅色面目、圖窮匕見的時候,F先生針鋒相對,堅持自己自由民主的立場,「這是我的底線。」F先生說。就是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紅派要撤下中華總會館中孫中山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幟時,F先生堅持著,投下了堅定的反對的一票。

這是舊金山僑社的最為奇特的一個異景:一個紅得發紫的白蘭,一個堅持反共的F先生。每每針對同一個議題,兩個人立場相對,但同一屋簷下,井水不犯河水:這不是做戲,而是戲一樣的特殊身世扭曲了的人生——一幕悲劇的特寫。(待續)

註: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本報立場無關。◇

(此文發表於1240D期舊金山灣區新聞版)

關注我們facebook主頁,及時獲得更多資訊,請點這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