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扒一扒白兰成长史(三)借干爹上位 鸠占鹊巢

2016年9月18日,中华总商会总顾问白兰,在旧金山唐人街一家寓所中猝死,终年68岁。(大纪元资料图)

人气: 24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白兰初进中国城的时候,当时的旧金山,常常可以在街头看到有人手里拿着亲人的照片,呼唤亲人的名字,大骂共产党杀人不眨眼。当时10月1日,在唐人街花园角有隆重的哀悼仪式,缅怀被共产党残害的千千万万大陆同胞的英灵。任何人以左派的面目,打入反共右派的圈子并不是太容易。

白兰二、三十岁年轻时交际就很广。当时最大的报纸《金山时报》的总经理L先生,与白兰的关系就非同一般。最主要的是她又交上了当时右派的头面一线人物F先生,他把白兰带入了侨社的核心圈子。因为F的地位、学识和坚决支持自由民主的反共立场,大家都非常敬重他,也很尊重他的眼光。F在什么场合都带上她,喝茶、吃饭、会友,起初大家都不以为然,以为白兰是个十足的反共人士,起码是一个不涉政治的小社区记者。后来,当时中华民国驻旧金山的副处长M先生,也常常带着白兰,听她的话,传统侨社就不再怀疑白兰是左的,也不会怀疑白兰是来统战的。

白兰在刚刚打入右派圈子的时候还有些收敛;在F先生面前,更是像个温顺的小女人。F先生是自由民主派,他的前辈是当地华人称为坚决反共的“老黄忠”黄仁俊先生。侨领龙头人物黄先生是中华商会的总会长、宁阳会馆主席、国民党的国大代表,曾在抗战时期募集巨资支持中国空军。通过F先生,白兰认识了黄仁俊,并拜为干爹。白兰还拜了黄仁俊的拜把兄弟L先生为干爹,也经常与黄太太等打麻将、一起逛商店。如此,白兰成功打入侨界和国民党的最高层圈子。

当时,F先生周围的人,大都是国民党人士,他们经常提到“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大同盟”。每到这个时候,白兰就揶揄一句:“三民主义大逃亡”。她说这话时,也不急,也不恼,纯像是逗笑。开始大家也都以为是玩笑,时间一长,当大家开始意识到这其实不是一句玩笑话时,不觉脊背发凉!

黄仁俊先生和F先生都当过东华医院的董事和院长,也当过中华总商会的总董兼理事,这两个地方,是他们可以控制的势力范围。但是,F先生也遭遇了各种挑战,由此引入白兰,结果反倒被白兰利用,喧宾夺主,成为她不断捞取政治资本的跳板:什么好事都往自己脸上贴。后来,总商会换上了红色旗。

生活上,白兰也鹊巢鸠占,赶走了F先生的夫人。F先生意识到白兰的真实身份和特殊使命后,白兰威胁F先生,若敢与她分手,她就把F的丑事和不法之事抖露出来。F先生因为有把柄在人家手里,在威逼下不得不就范认命。F先生的三个儿子与父亲也就此反目成仇,陌如路人,一个好好的家庭被活生生拆散。

白兰不但令F家庭破裂,进入总商会做了顾问之后,也令F与他的朋友兄弟们反目成仇,使侨界分裂、总商会四分五裂,亲中共、亲台湾的分成很多派,一些总董╱理事如李兆祥等因不满他们,而离开总商会。

10年前,孤零零的F先生在一位女记者面前,谈起往事,老泪横流!他痛心当年,对不起的人太多。而最对不起的还不只是原配和亲子,更是与自己一起战斗过的战友和前辈,因为自己的过失,让红色以白色做掩护当诱饵,侵蚀玷污了旧金山这块宝地。F先生与白兰也是同床异梦,他们没有结婚,连举行个仪式也免了。

白兰公开红色面目、图穷匕见的时候,F先生针锋相对,坚持自己自由民主的立场,“这是我的底线。”F先生说。就是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红派要撤下中华总会馆中孙中山的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帜时,F先生坚持着,投下了坚定的反对的一票。

这是旧金山侨社的最为奇特的一个异景:一个红得发紫的白兰,一个坚持反共的F先生。每每针对同一个议题,两个人立场相对,但同一屋檐下,井水不犯河水:这不是做戏,而是戏一样的特殊身世扭曲了的人生——一幕悲剧的特写。(待续)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报立场无关。◇

(此文发表于1240D期旧金山湾区新闻版)

关注我们facebook主页,及时获得更多资讯,请点这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