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墨爾本醫院裡的婚禮

愛與希望讓絕症患者奇蹟生還

卡羅爾(Toni Carroll)和她的男友威爾士(Jesse Welsh)在醫院裡舉辦了一場溫馨的婚禮。(alfredhealth.org.au)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6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沈詩昂墨爾本編譯報導)墨爾本一名同時患有心臟衰竭和四期霍奇金淋巴瘤的女子,在醫生的努力和男友愛的感召下,一次又一次地與死神擦肩而過。

醫院員工為了讓她的人生不留遺憾,還在她手術前,在醫院裡為她舉辦了一場溫馨的婚禮。

據《太陽先驅報》報導,卡羅爾(Toni Carroll)在懷她的小女兒瑪迪辛(Madisyn)早期,發現自己脖子上長了一個玻璃珠大小的腫塊。

由於擔心,她一再地去看醫生,但醫生並沒有看出什麼嚴重的問題。

當她懷孕6個月時,這個腫塊已經長得比50澳分硬幣還大了。於是卡羅爾就去 Frankston Hospital 醫院檢查,醫生的診斷結果是感冒和結石。

去年12月14日,卡羅爾健康順利地生下了瑪迪辛,也沒有出現併發症。

不過,她經常會呼吸困難和感到疲倦,並且體重在不斷減輕。

兩個半月後的一天,她的男友威爾士(Jesse Welsh)回家後發現卡羅爾幾乎沒有了呼吸,看起來像死了一樣,於是急忙把她送回了Frankston Hospital醫院。

醫院的檢查結果幾乎令人難以置信,卡羅爾不僅心臟衰竭,還患上了四期霍奇金淋巴瘤

幾個月來,卡羅爾的淋巴瘤一直在擴散,並擴散到了她的頸部、胸部和腹部。

卡羅爾的心臟衰竭是否與她的淋巴癌,或者一種罕見的被稱為產後心肌病的妊娠併發症有關,至今仍然是個謎。

Frankston Hospital醫院的醫生一開始主要針對卡羅爾的淋巴癌進行治療,可是第一輪化療就使她的心臟問題進一步惡化了。

4月8日,卡羅爾被轉到了The Alfred Hospital醫院。

由於她的心臟只有20%的心跳能力,卡羅爾感染了敗血症,這使她的血壓驟降,人也沒有了反應,因此不得不使用維持生命的ECMO機。

威爾士說:「她的心臟不會跳了,並且腫了起來,醫生們說她只能活5-10天,到時候我就必須做出決定(關閉ECMO機)。」

通常像卡羅爾這樣嚴重的淋巴癌患者是不適合使用ECMO機的(因為生存的希望渺茫),但是The Alfred Hospital醫院重症監護的醫生甘特納(Dashiell Gantner)決定,還是讓這名只有25歲、兩個孩子的母親試一試。

隨後的幾週,威爾士對卡羅爾的頑強和醫生們挽救她的決心感到震驚。

他說,醫生們說如果不對卡羅爾進行化療,她就更危險,因為腫塊會越來越大,並會繼續向她的心臟處轉移。

然而,即使化療沒有對人體造成損害,ECMO生命維持機也只能在短期內使用。

4月29日,卡羅爾的腎臟受損,需要做透析、肺部還在感染、肝臟也壞了,威爾士不得不經常按摩她的手腳,以避免她被截肢。

但是,隨著化療的積極效果以及卡羅爾心臟活力的增強,醫生想取下她的ECMO機,然後直接在她的心臟部位安裝一個泵,使她可以放鬆一點。

如果卡羅爾能夠適應這種轉換,那麼她不僅可以多活一段時間,而且還可以醒過來。

三個半星期後,卡羅爾真的醒了過來。她回憶說:「我醒了,就像一片空白。我在想,『天啊,我嘴裡面是什麼東西?發生了什麼事?』我內心充滿感恩,非常感激他們沒有放棄我。

「有些人可能會認為這台(ECMO)機器很可怕,但我一點也沒有為此而感到難過,因為我覺得自己很堅強,而且我可以挺過來。」

威爾士和卡羅爾從高中就開始談戀愛,也曾談起過結婚的事,但是由於女兒出生後,家庭開銷大而一直沒錢舉辦婚禮。

在卡羅爾昏迷期間,威爾士一直守在她身邊。他發誓如果卡羅爾能夠醒來,他就會向她求婚。

卡羅爾醒來後的一天,威爾士走近病房,關上門窗,然後請求卡羅爾嫁給他。卡羅爾又驚又喜,高興地哭了……

可是還沒過一個星期,卡羅爾又回到了命懸一線的狀態。

由於病人不能無限期地使用心臟泵,醫生想撤掉卡羅爾的心臟泵,讓她的心臟自己工作,因此需要給她做一個手術,但不確定手術會不會起作用。

這樣一來,卡羅爾的婚禮就需要儘快舉行。

5月20日那天,護士福克斯( Mary Fox)給醫院員工發了一封電子郵件,詢問是否有人願意幫忙舉辦威爾士和卡羅爾的婚禮。不到半小時,就有150名員工欣然同意。

甘特納說:「我們從來沒有給一個使用ECMO機的病人穿上婚紗,然後為他們在醫院裡舉辦婚禮。」「這是一個突破。」

5月23日上午7點30分,醫院員工們開始布置婚禮現場,氣球、彩帶、婚禮拱門、童話燈、食物、白座椅……一應俱全。

醫護人員將卡羅爾從重症監護室的床上,轉移到一個專門的椅子上,並小心翼翼地為她穿上婚紗。

她們還為卡羅爾定製了她最喜歡的焦黃色婚禮花束,並將一條白色圍巾系在她的脖子上——為了把她脖子上的插管蓋住。

上午10點40分,護士們把卡羅爾推出重症監護室,她坐在椅子上,旁邊護士扶著輸液瓶和其它設備,後面護士的推車上裝著除顫器、藥物和應急設備等物品。

如果忽略這些東西,卡羅爾的婚禮幾乎就像其他人一樣完美。

負責患者體驗的護士蘭納德(Paul Leonard)感慨地說:「現在,無論再發生什麼事,她(卡羅爾)都擁有了結婚的記憶,即使她不能從之後的手術中堅持過來,至少她也擁有了這段記憶,威爾士和他們的孩子也一樣。」

婚禮結束後的當天下午,醫生為卡羅爾做了手術。手術進行得很順利,並且沒有出現併發症。

上蒼垂愛,卡羅爾的心跳變得越來越有力。一週之後,醫生們就開始談論她離開重症監護室的可能性了。

5月30日,PET掃描結果顯示,卡羅爾腹部的癌症大大減少。威爾士笑著說:「她是唯一一個從重症監護室走出來的人,她婚禮的妝容還留在臉上,還戴著假睫毛。」

甘特納醫生非常欽佩卡羅爾的頑強毅力,他表示以她當時嚴重的病情,她幾乎沒有生存的可能性。

他說:「儘管她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而且可能不會那麼順暢,但我現在對卡羅爾不僅能活下來,而且還能和家人一起過上美好生活這一點有了希望。」

責任編輯:李欣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