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8.18集會 港政界教育界和醫療界齊發聲

2019年8月18日下午,維園6個足球場已坐滿參加集會的市民。(梁珍/大紀元)

人氣: 9937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9年08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何婷婷香港採訪報導)8月18日週日下午,滂沱大雨中,香港銅鑼灣維多利亞公園6個足球場幾近被集會的港民擠爆了。人們手中拿著「天祐香港」,「徹查黑警 追究警暴」等海報,重申五大訴求。參加集會活動的包括來自政界、教育界和醫療界的人士。

社會民主連線主席:爭取自由 理由很簡單

社會民主連線主席吳文遠表示:「我們今天的呼籲很簡單,就是五大訴求,要撤回(送中)條例,要有真普選,釋放所有被捕示威者,現在已經有700多名示威者被拘捕。」

到目前為止,香港政府依然沒有回應香港人的訴求,吳文遠認為應該呼籲更多市民站出來,「今天是過去這麼多個禮拜以來,再一次更大型的集會。我們希望今天最好有過一百萬人出來。」

對於中共的輿論聲稱,香港反送中是港人在搞港獨,有外國勢力是黑手等,吳文遠回應說,「共產黨開玩笑吧。」「它每一次看見人民站出來反抗、維權的時候,它就會標籤反對共產黨的人,是恐怖分子,或港獨,或藏獨等,不管怎麼樣,其實,全世界都知道,它只是自己騙自己,也企圖騙中國大陸的人民。」

「香港有一百萬人、二百萬人出來,我們的訴求就是要撤回送中條例,就是要林鄭月娥下台,要有真普選,就這麼簡單。我們要鼓勵更多人,不管是在香港、還是在海外的香港人也一定要站出來。因為,這不但是自己自由的問題,也是做人的尊嚴問題。」吳文遠最後解釋說。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為安定、民主、法治而努力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黃碧雲表示:「今天我們看見政府還沒有正式答應我們的五大訴求,包括要有一個獨立的調查委員會,調查警察跟市民的衝突。還有不要把香港的抗爭運動看作是一個暴動,還要正式的撤回這個『送中』的惡法,這些都是很重要的。」

黃碧雲解釋反送中運動的宗旨:「我們沒有什麼利益(目的)。我們跟所有香港人一起都是付出我們的時間、我們的所有,去爭取一個民主自由, 一個開放的香港。」

「我們香港人都很團結,都是為我們最關心的香港而努力,我們的利益就是香港所有人的利益,就是要有一個真正的『一國兩制』,中央不要干預我們香港內部事務。」

「我們也不希望香港的高管不負責任,不為他們做的錯的事情而負責。」

「我們要民主、公開、透明的,向香港人負責的政府。還有就是警察應該有一個有效的建設系統,使得他們不會在使用公權力的時候不顧市民的安全實施暴力。黑社會也應該受到限制。如果政府不去回應市民的訴求,香港不會有安定繁榮,所以我們都是為一個安定、民主、法治的社會而努力,不是為我們自己或者是為黨的利益而做事情。」她說。

黃碧雲還透露,民主黨為援助市民反送中而發起了『6.12人道救援基金』籌款,「因為從6月12日開始,有很多市民參與這個抗爭運動, 大概有700多人被捕,他們有些受傷了,有些也被告了,他們都需要支援,所以我們今天就是為這個基金籌款,希望支援他們。他們不是一個人受傷,不是一個人被告,是整個香港我們都團結起來支持他們。」

香港眾志副主席:政府應尊重學生罷課的權利

香港眾志副主席鄭家朗表示:「今天最重要的是在維園集會的同時宣傳罷課。因為我們知道不會因為一次的集會而勝利,但是我們希望這場運動繼續延續下去,所以我們也呼籲中學生在9月2日罷課。」

他還說:「已有2萬位同學已經回覆了問卷,表示會支持罷課,甚至是身體力行參與罷課。我們相信在這個不正常的社會、不正常的政府(管制)之下,我們沒有辦法正常的回去上學,所以我們用行動、用罷課的方式去展現給社會看、去展現給政府看我們爭取五大訴求的決心有多大。」

2019年8月18日,來自18區不同中學的中學生發起9月罷課。(王文君/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中學生罷課」在記利佐治街呼籲市民聯署,支持中學生在9月的罷課行動。(王文君/大紀元)

他回應香港教育局長楊潤雄「不支持、不鼓勵學校、學生、老師罷課、罷學」的聲明說:「我們認為,政府是不應該以打壓學生參與罷課的權利出發。政府應該是處理問題而不是解決提出問題的人。所以我們呼籲政府尊重學生罷課的權利,同時真正的回應五大訴求,而不是矇混過關。」

鄭家朗特別強調:「我們在短短五天就已經收到近兩萬個回應,同時也展現給社會、展現給政府看,中學生參與這場運動、罷課的決心有多強。所以不要小看我們參與這場運動的決心。我們必然會爭取到底,不會輕易放棄。」

醫療界代表:和香港市民一起走過黑暗

在集會中,醫療界人士以蒙著一隻眼睛的裝扮站在了抗議的人群中,一名醫護界代表說:「我們是一群熱愛香港的醫護人員,我們今天站出來,就是想跟告訴香港的市民:我們很關心這個社會,我們關心每一個市民,我們願意陪你們一起走過最黑暗的時期。」

「我們矇住一邊眼睛是想要告訴那個受傷的少女,我們很關心你,我們能夠感受到你的恐懼和痛苦。另外一方面,我們貼住一隻眼,也是為了對政府和警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做法表達不滿。」

責任編輯:李玲

評論
2019-08-18 8: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