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川國保大隊長田萍迫害法輪功 被指禍及家人

人氣: 333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9年08月06日訊】一位知情者投稿明慧網,揭露前四川攀枝花市東區國保大隊大隊長田萍在其任職期間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行,並指出其罪過禍及家人。

田萍,現年64歲,曾任四川省攀枝花市東區國保大隊大隊長,2010年退休。

報導說,田萍的丈夫張成高,現年65歲,2013年退休那年,一次常規體檢,檢查患有直腸癌,在攀枝花市中心醫院治療,至今沒有痊癒,需要長期的服用抗癌藥物進行控制、治療。

田萍的獨子張益,36歲,於2003年畢業於瀘州警校,也是警察。2016年9月26日,被醫院確診為急性髓繫白血病,在醫院作前期治療期間,常常出現昏迷、抽搐、血尿、高燒不退等症狀,病情十分嚴重,時刻都有生命危險,醫院採取了輸液、輸血、輸血小板等急救措施,每天的醫療費昂貴驚人。

根據醫生的描述,白血病目前在我國還是一個極為嚴重難治的疾病,僅骨髓移植一項就需要50多萬,再加上前期化療的費用和移植後抗排異藥物治療的費用,不會少於100萬元。

2018年9月的一天,噩耗再次降臨,醫院給田萍的兒子做常規複查,結果是病情復發。直到現在人還躺在搶救室,已治療了大半年。

田萍在求助信中聲稱:「人生無常,我們一家都是警察,為人民服務一輩子,萬萬沒想到晚年卻經歷這樣的變故……老天為何要這樣對我、這樣對我的家庭?」

知情者寫道:「人心都是肉長的,作為攀枝花的鄉親,對田萍的不幸深感遺憾。然而,萬事有因皆有緣。」

報導指出,田萍從1999年「7.20」到2010年退休前,積極參與並殘忍迫害法輪功學員,致使很多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勞教。

年僅30多歲的法輪功學員羅俊玲,遭田萍等警察殘忍折磨後被迫害致死。

法輪功學員羅俊玲,四川省會理縣糖果廠廠長,於2002年11月因講法輪功真相,被攀枝花警察非法抓捕,關進攀枝花市看守所,在寒冷的冬夜被警察外提折磨,被吊了兩天兩夜;期間被國保支隊的警察張柏林、田萍等輪番折磨:用打火機燒手心腳心,用樹枝戳臉部穴位,用帶鐵腿的凳子凶殘地打她,直到鐵凳被打得分了家,最後將無凳面的鐵架子乾脆套在她頭上,用盡殘暴卑鄙的手段折磨她。她幾經昏迷,又幾經被冷水澆醒。

到看守所時,羅俊玲已被摧殘得幾乎無法行走,全身烏青,目光呆滯;看守所都怕承擔責任,不想收下。因吊的時間過長,直至半年後,羅俊玲的手都還是冰涼麻木的。2003年3月,羅俊玲被非法勞教1年,被迫害得不會講話、骨瘦如柴,而且全身被打得血淋淋的,於2004年1月2日含冤離世。

法輪功學員耿德新,原在武警四川總隊攀枝花市支隊服現役,警銜為上尉。因堅持信仰,被強行「復員」回鄉。2002年9月6日,被攀枝花市公安局國保支隊便衣特務在火車上綁架,當晚被關到攀枝花市米易縣看守所,遭毒打並銬上背銬呆了一夜。

第二天,他被轉到攀枝花市鹽邊縣看守所,因不配合「提審」,被攀枝花市國保支隊副支隊長張×暴打,後絕食抗議,第五天時被暴力灌食,行惡者用老虎鉗把他的嘴撬開灌入流食。

此後,攀枝花市東區國保大隊女大隊長田萍和兩個大漢到看守所給他戴上腳鐐手銬,就像對待黑社會人員一樣給他蒙上黑布頭罩,把他祕密弄到位於攀枝花市東區51(地名)一個叫「沁園山莊」的地方刑訊逼供,對他進行電擊、吊銬、毒打一夜。

60多歲的法輪功女學員張佩雲,家住攀枝花市棗子坪,於2005年7月11日中午,被兩個警察綁架到攀枝花市公安局,銬在椅子上。等天黑以後,警察用黑布袋把張佩雲的整個頭部套著,弄到鹽邊縣金谷酒家折磨,吊銬她長達9天9夜。

9天裡,一刻也不准她閤眼,一閉眼,田萍就用冷水倒入她的胸前,使她的衣服整天都沒幹過。張佩雲被折磨得皮包骨,出現生命危險狀態,被非法判9年6個月,於2006年3月被劫持到成都龍泉驛女子監獄繼續迫害。

知情人說:「法輪功是真正佛家高德大法,『 真、善、忍』是普世的價值,對法輪功迫害,是犯下如天重罪,是真正在迫害自己。田萍的不幸,是她參與中共迫害法輪功成為共產黨的犧牲品。」

知情者希望父老鄉親看看大紀元發表的系列文章《九評共產黨》和《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多了解法輪功真相,真正能夠從中受益。#

文字整理:李潔思,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9-08-07 12:2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