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如何監控海外留學生(上)

中共如何通過使領館和微信操控海外留學生

圖為在美國的中國留學生。(蔡溶/大紀元)

人氣: 959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8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方曉報導)近十幾年來,越來越多的中國大陸學生到海外留學,雖身處自由世界,但他們仍被中共監控並洗腦。最近,美國助理國務卿羅伊斯關於「中國留美學生身處恐懼泡沫中」的言論,再次驚醒西方社會,中共長期以來對西方自由世界的全面滲透及對海外中國留學生的精神控制。

早在十幾年前就有大量證據顯示,中共在海外的使領館不僅通過海外的「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Chinese Students and Scholars Association),即(CSSA)」組織監控留學生和學者,還操控該組織向西方國家輸出人權迫害政策並干涉所在國內政。

美助卿:中共通過微信向中國留學生灌輸虛假信息

7月30日,美國國務院主管教育與文化事務的助理國務卿羅伊斯(Marie Royce)在華盛頓DC舉辦的年度「留學美國論壇」(EducationUSA Forum)活動中發表專題演說。

羅伊斯說,最近通過對在美國大學就讀的大約一千名中國留學生的研究發現,超過90%受訪的中國留學生目前使用受中共嚴格監控的社交媒體平台微信(WeChat),作為他們網上通訊的主要方式。

羅伊斯指出,中共控制的媒體用它策劃的內容影響留美中國學生。她舉例說,名為「中國人的生活」的團體通過微信直接向美國和北美的大約70萬中國公民發送中文信息。而該團體通過發放虛假信息在美國的中國居民中灌輸恐懼,包括指責美國政府機構正在監聽手機對話,以中國人為目標的暴力行為可能存在,以及種族關係緊張和暴力問題在美國各地都很常見等。

羅伊斯說,「通過中共(控制)的社交媒體,中國學生繼續通過這種扭曲的視角來看待美國。這種持續不斷的錯誤信息造成了一種恐懼泡沫(bubble of fear),阻礙了中國學生在美國與美國同行的充分接觸。」

中共控制的微信不只是一個社交媒體工具

中國科技公司騰訊的社交軟件微信(Wechat)是受中共控制的,微信不僅在大陸進行信息封鎖,還針對國際用戶,它也採取了封殺手段,被指足以證明其中共代理人身分。

大紀元近日做的一項測試顯示,即使在美國境內,微信中文用戶在微信程序中依然不能正常訪問一些海外中文新聞網站的網址。微信封鎖的網站包括美國之音中文網、自由亞洲電台中文網和法國國際廣播電台(RFI)中文網等外國政府資助的中文媒體,也包括大紀元中文網、新唐人中文網、維權網和中國數字時代等非官方中文媒體。而這些媒體在中國大陸都被全面封殺。

美國時事評論員橫河表示,中共長期以來把海外華人作為自己的工具使用。之前中共針對海外的傳統媒體就有兩手,單向灌輸的宣傳和信息封鎖。現在中共自己有了海外華人廣泛使用的社交媒體工具微信,自然就會將它作為達到自己目標的工具而發揮到極致,包括宣傳和封鎖兩部分。鑒於相當高比例的美國華人主要信息來源是微信,使用微信進行定向封鎖信息的效果比以往的任何工具都有效。

微信還被指是中共干涉美國內政的重要工具——從2016年美國總統及國會選舉到2019年的澳大利亞聯邦大選,微信已成為海外華人討論政治話題的平台,也成為西方政要拉攏華裔選票的媒介。

中共駐紐約總領館官員監控留學生 內部文件曝光

中共嚴控海外留學生的醜行越來越引發關注,並不斷被曝光。

據中共教育部官網顯示,楊軍中共駐紐約總領館教育組參贊銜領事(副司級),於2018年8月9日赴任。

今年2月,有網絡爆出「中共如何控制海外留學生」的帖子,並曝光了中共駐紐約總領館教育組蓋章的《留學回國證明》表。爆料貼表示,楊軍是中共文化特務,負責監控紐約領區的留學生。留學生在回國之前,一定要留學地領館的文化官員開具證明,以表明他們在國外沒有參加反共組織和活動。

中共是如何控制留学生的? 中共文化特务杨军在纽约

從《留學回國證明》可見,要填的項目包括「在我駐外使館報到日期」「註冊入學日期」「畢(結)業日期」「擬回國日期」等,而「領館負責人」這項的簽字的名字是「楊軍」。日期為2019年1月28日。

英文版《天安門文件》(The Tiananmen Papers)編輯之一、中國問題專家林培瑞(Perry Link)講述,CSSA是中共「外交部的一個工具」,從事包括監視中國學生的不愛國言論在內的活動。林培瑞當時在加州大學河濱分校擔任教授。

林培瑞說,這種監視重點是,幾乎所有的中國學生都知道自己的言行可能會被匯報,所以在公共場合要注意自己的言論。

中共操控CSSA對美國大學滲透、輸出人權迫害

中共長期以來在西方政治、經濟和文化等領域進行滲透的行為,近兩年已經引起美國、澳大利亞、新西蘭等西方民主國家的高度警惕。

2018年9月,美國華盛頓的研究機構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發布的一份報告說,中共的影響力和干涉活動對美國高等教育所構成的挑戰真實存在。

報告指出,中共政府插手美國高教的現象包括:通過中共使領館的工作人員抗議美國學校邀請的演講嘉賓、要求取消涉及中共政治「敏感問題」的討論會,通過留學生蒐集高校師生言行,用威脅拒絕研究者的簽證以換取研究者改變學術議題等等。

2017年,加州大學聖迭戈分校(UCSD)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CSSA)抗議學校邀請達賴喇嘛在畢業典禮上演講就是中共對美高校施壓的知名案例。

留學美國 也逃不脫中共監視

2017年5月,《紐約時報》以「即使留學美國,也逃不脫中國政府監視的眼睛」為題對此案例進行報導。

報導說,CSSA的聖迭戈分會,威脅校方「要採取強硬行動。該團體發表聲明稱,已經就此事諮詢了洛杉磯的中共領事館,正在「等待總領館方面統一指示」等。

當時加州大學聖迭戈分校CSSA分會會長是列奧·姚(Leo Yao),其來自廣東珠海,專業是概率統計。

他承認,「我們與領事館有聯繫……在領事館舉行年度會議」。

中共政府和CSSA的聯繫不是祕密。在康涅狄格大學和北德克薩斯大學,CSSA分會在網站上提到他們獲得了中共領事館的支持,或者受其領導。密西根技術大學CSSA分會承認他們與中共大使館有關係。

美大學人權演講 CSSA動員學生抗議

2007年在哥倫比亞大學,CSSA動員學生開展抗議活動,抵制一個關於中國侵犯人權的演講。在杜克大學,CSSA被指在2008年煽動了一些騷擾活動,針對的是一名在西藏抗議活動中試圖調解雙方爭執的中國學生。2014年在英國的達勒姆,該組織按照中共政府的要求,在一個關於中港關係的論壇對評論進行審查。

2007年,加拿大人權律師戴維·馬塔斯(David Matas)到哥倫比亞大學演講,內容是關於中共如何迫害法輪功學員。他發現在自己的演講地點戒備森嚴,CSSA針對它發起了抗議活動。法輪功是以「真、善、忍」為信仰的修煉團體,從1999年7月20日起被中共公開鎮壓。

馬塔斯說,後來,顯然是針對他的一個威脅性電子郵件被發送到CSSA哥倫比亞大學分會的網站上,郵件聲稱,「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

CSSA是由在世界各國大學學習、工作的來自中國大陸的學生學者組成。在1980年代,隨著中國留學生人數的增加,CSSA開始發展擴張。據《紐時》報導,到了2015年,CSSA在全美至少有150多個分會,這些分會進行聯動。

在有些學校,CSSA會員資格是需要爭取的。學生要向CSSA委員會提交申請,獲准入會對他們是一項所謂榮譽;會員經常在他們的LinkedIn頁面上顯露這個身分。而CSSA的影響力讓一些中國學者和人權活動家感到頭疼。

CSSA成為中共海外迫害人權工具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追查國際」)2007連續發表了兩份調查報告,用證據揭露CSSA是如何在中共大使館和領事館的控制下成為中共在海外的工具,特別是如何成為輸出人權迫害工具的。

在調查過程中,「追查國際」的調查員電話調查了中共駐紐約總領館的官員和紐約大學、哥倫比亞大學的CSSA主席等。並將部分錄音整理成文公諸於眾。

「追查國際」的一份報告表示,早在2000年,全世界就至少有12個國家有CSSA組織,在美國就至少有109個。英國各地至少有71個CSSA。

2007年3月,總部設在紐約的「新唐人電視台」發公告表示,於7月6日至8日將在紐約舉辦一場以中國古典舞為比賽項目的「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對此中共喉舌等官方媒體在大陸發表誣衊誹謗文章。

與此同時,紐約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積極配合中共,發起了反對新唐人電視台「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在紐約大學舉辦的簽名活動。簽名活動用中英文發表在其網站上。此事在海外引起強烈反響。

CSSA在中共的操控下,貫徹中共陰謀的另一個實例是,2004年3月很多大學的CSSA組織學生給美國參眾議員寫信,反對台灣「防禦性公投」的活動。該活動直接接受中共駐芝加哥總領館的命令進行,並由中領館提供信件樣本。

CSSA經費來自中共總領館

據「追查國際」報告,CSSA是註冊的非盈利組織,經費來自捐款和贊助。贊助相當部分來自中共總領館。如凱斯西儲大學(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2006/2007年度從中共駐紐約總領館得到1170美元,約占全年收入的三分之一。英國史丹福郡大學(Staffordshire University) CSSA的章程中直接說明「目前資金主要來源於大使館的撥款,學校的資助,以及社會的商業性捐贈」。

胡佛研究所的影響力報告也提到,在中共大使館和領事館的直接支持下,CSSA有時會向中共使、領館匯報,損害其他中國學生和學者在美國校園的學術自由。美國一些大學如果主辦被中共或是政府視為有政治冒犯的活動時,會受到來自中共大使館及其六個駐美領事館以及CSSA的壓力。報告還說,雖然美國對研究美國政治或歷史的中國學者持開放態度,但中共卻限制美國學者和研究人員進入中國去研究中國的政治敏感領域。#

責任編輯:葉梓明

評論
2019-08-07 2:4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