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制裁外國官員 加拿大不應有雙重標準

港加聯會長馮玉蘭表示,中共對人權的破壞在人類歷史上已經到了前所未有程度,在香港實施《國安法》之後,每天都有人被抓,被失蹤。有視頻顯示,警察甚至對一個8、9歲的小學生進行恐嚇。圖為:2020年10月29日,學生動源前召集人鍾翰林,被控「香港國安法」下分裂國家等四項罪。總裁判官蘇惠德拒絕鍾的擔保申請,鍾由囚車押送離開法院。(余鋼/大紀元)
人氣: 97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0年11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伊鈴多倫多報導)11月6日,加拿大政府制裁13名侵犯人權的白俄羅斯官員,在民間引起反響,認為加拿大制裁外國官員不應有雙重標準,中共是世界上侵犯人權最惡劣的組織,中共反人權官員應該受到同樣制裁。

2020年8月,白俄羅發生一場欺詐總統選舉之後,政府動用國家機器,發起了一場有組織的鎮壓運動,暴力鎮壓公眾抗議和反對派團體,包括侵犯新聞自由、言論自由、和平集會等。持續的人權迫害促使加拿大政府出台對侵犯人權的白俄羅斯官員的制裁措施。

加拿大香港聯盟行政總監王卓妍表示,她支持加拿大政府制裁白俄羅斯官員,而北京在香港與新疆的所作所為如出一轍,中共的反人權官員應該受到同樣的制裁。「我們呼籲制裁中共已經好幾年了,而不僅僅是幾個月,加拿大政府有能力做這件事情(制裁中共官員),但至今沒有任何行動。我們希望加拿大政府採取實際行動。」

中共是全球最大的人權侵犯者

今年6月30日,中共撕毀對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承諾,在香港實施《港版國安法》,對4種「罪行」——分裂國家罪、顛覆國家政權罪、恐怖活動罪和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進行了寬泛的定義,同時設置了極其嚴苛的刑罰內容,還授權中共執法部門在香港採取行動,大肆抓捕民主人士及異議者。

港加聯會長馮玉蘭表示,中共對人權的破壞在人類歷史上已經到了前所未有程度,是當今世界上違反人權最惡劣的組織,對西藏、新疆、香港人的迫害,已經到了無法想像的惡劣程度。在香港實施《國安法》之後,每天都有人被抓,被失蹤。有視頻顯示,警察甚至對一個8、9歲的小學生進行恐嚇。

馮玉蘭說,12個香港年輕人在海上快艇被捕,港青鍾翰林在美國大使館前被抓,其實這些只是冰山一角,迫害還在不斷嚴重化,已經到了刻不容緩的程度。特別是《港版國安法》,它的適用沒有界限,只要說了一些批評中共的話,一旦踏上香港或中國領土,就有被捕的危險。

「我能感受到香港人對白色恐怖的恐懼,已經到了加拿大人無法想像的程度;包括一些宗教團體,都非常害怕,大家都希望離開香港。」馮玉蘭說。

沉默外交行不通

10月15日,一場「制裁中共,營救手足」的新聞會在渥太華召開,以督促加拿大政府開放快速移民通道,營救遭中共《港版國安法》迫害的香港人。當時有60多位國會議員聯署支持。

與此同時,中共駐渥太華大使館召開新聞會,中共驻加拿大大使丛培武公然宣稱,如果加拿大政府放進香港「暴徒」,那麼在香港的加拿大企業和30萬香港人的安全、健康將受到影響。

馮玉蘭說,這明擺著就是恐嚇、威脅,他的言辭完全超出一個外交人員的底線。但是,加拿大外交事務辦公室只是在第二天召見丛培武,對他提出警告,而沒有任何實際意義的行動。

馮玉蘭認為,加拿大政府如此軟弱,也說明一個問題,中共為什麼能在加拿大社區、媒體、教育等領域滲透如此之深。加拿大有一個龐大的大陸移民人口,中領館可以利用這個介入政界。現在無論哪個黨,都有中共滲透。在五眼聯盟國家中,滲透最嚴重的就是加拿大。

馮玉蘭說:「30年來,我親自目睹了中領館在這裡建立一個龐大數量的統一建設機構,連一個廚師都不放過,媒體更不用說了。」

馮玉蘭稱,去年反送中以來,無論是東岸還是西岸,幾乎所有的華文媒體從上到下,都下了命令:不要對香港反送中報導太多。還有一個全國性的華人電視就把她放到黑名單,記者不能對她進行單獨採訪。

馮玉蘭說,政府裡有人認為,只要不是太強烈觸動中共的敏感神經,對營救被中共關押的兩名個邁克——前加拿大外交官康明凱(Michael Kovrig)與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有利。“如果沉默外交路線真有效,那兩位邁克早該釋放了。但是到現在還沒有釋放,說明這個政策根本行不通,是一廂情願。”

馮玉蘭表示,希望加拿大能夠重新認識中共專制政權,探討一個對華、對港更有效的政策,把加拿大放到一個相對有利的地位。「我們應該採取對華的強硬政策,並尋求國際盟友,形成一個對中共說『不』的新的國際秩序。」

加拿大不應採用雙重標準

今年7月,加拿大香港聯盟致信加拿大總理特魯多,要求加拿大制裁中共反人權官員,信函獲得近70名議員簽名支持。

今年8月,美國宣布,動用《馬格尼茨基法》對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及其他中共與香港官員共計11人實施制裁,制裁他們破壞香港自治及限制香港公民的言論及結社自由。加拿大也有《馬格尼茨基法》,與美國和英國制裁侵犯人權者的立法類似;但加拿大至今沒有任何行動。

杜魯多最近在聯合國發表言說,我們會努力扮演一個國際領導作用,去制裁違法人權的行為。馮玉蘭質疑:「為什麼對中共表現那麼軟弱?是時候有所改變了。我們也有《馬格尼茨基法》。比如美國已經做了制裁中共的行動,加拿大為什麼不跟進?」

馮玉蘭說,香港的問題本身就是一個加拿大的問題。香港有30萬加拿大人,幾百家企業。加拿大有義務處理香港問題。「作為公民社會,我們已經團結起來,向加拿大政府發出了一個強有力的聲音,他們應該有所行動,不然,如何擔任維護世界和平、民主的世界領導的角色?」

馮玉蘭說:「加拿大政府對待中共這個獨裁政權不應示弱,應該將工序化的『深刻關注』轉化為實際行動,不然,作為加拿大人,應該非常慚愧。」

責任編輯:文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