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疫情肆虐 湖北紅會捐贈背後的黑幕

人氣 14207

【大紀元2020年02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古清兒綜合報導)中共肺炎疫情肆虐,牽動人心,各界源源不斷捐贈武漢。在當地醫療物資相當緊缺的情況下,湖北省紅十字會(下稱湖北紅會)對分配物資情況及拖延物資發放的作法,及該會頻頻出錯,引發全民聲討及質疑。同時還對捐贈背後是否存在貓膩表示憤慨。

武漢紅會捐款回單被質疑造假

1月29日晚,湖北紅會的一張善款退還單被網友質疑造假,引發網絡熱議。30日上午,湖北紅會回應稱,因工作失誤寫錯字,稍後會公示正確回單。

29日晚湖北紅會在微博稱,由於沒有達成執行意向,先退回中華思源工程扶貧基金會的撥付資金,並晒出了付款回單。回單顯示,湖北紅會退還1900餘萬元,收款人戶名為「中華思源工程扶貧基金會」,收款人開戶行為「中國銀行北京幸福之行」。

馬上,湖北紅會又被網友糾錯,質疑這個回單存在PS痕跡,並在圖片上圈出了開戶行「中國銀行北京幸福之行」,指出「之行」說法不對。同時指寫錯銀行名稱就無法正常收到款項,湖北紅會不應該犯這種「低級錯誤」。

1月29日晚,湖北紅會的一張善款退還單被網友質疑造假,引發網路熱議。(網絡圖片)
1月29日晚,湖北紅會的一張善款退還單被網友質疑造假,引發網路熱議。(網絡圖片)

當晚,湖北紅會刪掉了微博。30日上午,湖北紅會再發微博稱,29日因工作失誤把回單的「支行」寫成了「之行」,現在已經跟財務和銀行溝通。稍後會公示正確回單及思源工程扶貧基金會的捐款。

有網民表示,因工作失誤把回單的「支行」寫成了「之行」,銀行匯款回單是電腦自動生成的,不是人工寫的!無知的謊言!

湖北紅會捐贈物資使用情況被質疑

1月30日,湖北紅會第一次公布了17項捐贈物資的使用情況。其中,定點診治發熱病例的武漢協和醫院僅收到個人捐贈的口罩3000個,折合人民幣1.2萬元。

而一間從事整形及生育的莆田系醫院武漢仁愛醫院卻收到1.6萬個N95捐贈口罩。武漢仁愛醫院的捐贈方為北京森根比亞生物工程技術有限公司(下稱森根比亞)。

1月29日晚,湖北紅會的一張善款退還單被網友質疑造假,引發網路熱議。(網絡圖片)

上述情況被曝光後,武漢紅會被全民炮轟及外界質疑。

對此,武漢紅會辨解稱,仁愛醫院是森根比亞公司的特定捐款,不關紅會分配問題。

隨後,涉事雙方都出來闢謠,並與紅會切割。森根比亞負責人對陸媒稱「不可能,我們哪有這權力。」且直言:「如果可以『定向』,那肯定是給大醫療機構。」並強調自己只想支持醫護,根本不知口罩流向。

武漢仁愛醫院也跟著撇清關係,竟稱沒有收過北京森根比亞的物資,只有收到上海致盛集團的物資,且有單為證,暗指紅會出錯。

有自媒體指,森根比亞與武漢仁愛醫院存在一定股權勾連,甚至有微博網友認為這是企業「把錢和物資從左口袋挪到右口袋」,其做慈善的根本目的是為了「避稅」。

知名互聯網資訊博主「速報哥」表示, 武漢仁愛醫院,一家不折不扣的莆田系醫院,公開貼出告示,讓發熱患者不要在本院停留,趕快去正規的定點醫院治療。仁愛醫院根本就沒有發熱門診,這是參與的哪門子中共肺炎防治?湖北紅會公開撒謊,確鑿無疑。

武漢仁愛醫院是「莆田系」醫院,不在這次肺炎疫情的發熱門診定點單位,但獲得的口罩居然比協和醫院多幾倍。網民質疑湖北紅會物資分配存在問題。(網絡圖片)
武漢仁愛醫院是「莆田系」醫院,不在這次肺炎疫情的發熱門診定點單位,但獲得的口罩居然比協和醫院多幾倍。網民質疑湖北紅會物資分配存在問題。(網絡圖片)

之後,湖北紅會又發聲明稱,仁愛醫院獲口罩並非N95,而是KN95。現將捐贈的「N95口罩36000個」更正為「KN95口罩36000個」,其流向「武漢仁愛醫院1.6萬、武漢天佑醫院1.6萬」更正為「武漢仁愛醫院1.8萬個、武漢天佑醫院1.8萬個」。

聲明還稱,KN95不能用於武漢肺炎一線醫護的防護,只能用於普通防護。當時仁愛醫院急求口罩,最後給了仁愛醫院。但此說法又被網民揭穿,稱N95及KN95只是國際版及中國版之分別,過濾效率級別是一樣。

而仁愛回應說,該院有發熱門診,也收治過一些,目前仍有病人住院,但是之後武漢發布了幾家定點收治醫院,因此不再收治發熱病人,口罩分給了病人和周邊社區居民。

據新浪財經刊發智先生的文章《爆錘湖北紅十字會》質問,既然仁愛醫院那1.8萬口罩是上海致勝定向捐贈,那公示裡面,森根比亞捐贈的3.6萬口罩,另外1.8萬N95口罩去哪裡了?請解釋清楚,並給出『定向捐贈』的證據。

武漢仁愛醫院目前真正出力的地方,就是提供了100張床位而已,然後整個醫院只有280人,甚至都沒有發熱門診,為什麼每天要消耗2400隻KN95口罩?

此外,武漢紅會的回應稿的日期又一次「失誤」,將「2020年1月31日」誤寫成「2019年1月31日」(後又修改成2020年)。

捐贈人:私人捐贈 不是捐給紅會

自1月30日起,武漢協和醫院、武漢大學中南醫院急救中心等多家武漢醫院發出物資缺乏的求助信,直呼「我們的物資即將全部用盡」「不是告急,是沒有了」。

協和醫院一位相關負責人告訴《健康時報》,物資消耗確實很大,始終處於需要外界捐贈狀態。湖北省中醫院相關負責人表示,包括湖北省中醫院在內的多家物資籌備有的已經為零,防護服頭罩等已經撐不過3天。

湖北紅會指武漢協和醫院收到個人捐贈的口罩3000個,捐贈人顯示為來自陝西的韓女士。但協和醫院醫務人員在社媒上透露,他們沒拿到。

《爆錘湖北紅十字會》說,韓女士的意思,捐給協和醫院的口罩一共是有兩批,其中3000個一次性口罩和一盒N95,但目前協和醫院卻說完全沒找到N95。

韓女士說,「我郵寄的是協和醫院的某科室的某個醫生收,並沒有在郵寄的時候填寫紅會的捐贈協議。」韓女士的朋友補充信息說,「她本身走的是私人捐贈未填任何協議,就是怕走紅會分配不到她想捐的地方,然後她查詢快遞無故失蹤,突然在紅十字會的名單上看到韓女士這條捐贈,並且她的口罩不是這麼多價值,請置頂!請曝光!」

(網絡圖片)

文章說,也就是說,韓女士捐贈的3000個及N95口罩,既沒有在湖北紅會的明細表上寫明,協和醫院也沒收到,神祕失蹤了。所以再次請湖北紅會解釋清楚這件事,不要想著迴避。

1月31日,中共的央級官媒《人民日報》等多家媒體,紛紛在官方微博轉載了網友「BigWayneWu」的帖子,顯示協和醫院的一線物資極度缺乏,醫護不得不通過各種方法自救,包括使用床單自製口罩,雨衣當作防護服,引發輿論關注。

《爆錘湖北紅十字會》說,武漢協和醫院的一線醫生們,卻要自己當起裁縫,套醫用垃圾袋在身上,來勉強隔離病毒。之後,武漢協和醫院站出來闢謠,說在「西院」沒有這回事。但協和醫院卻沒有闢謠「主院」的真實情況啊,主院的人數是西院的好幾倍,物資更緊缺,都已經空了。

文章說,真實情況如何,大家都懂,沒有哪個醫院的醫生,會閒得無聊玩這種Cosplay。下面這位小兒內分泌科林醫生,正是武漢協和醫院的醫生。

自1月30日起,武漢協和醫院,武漢大學中南醫院急救中心等多家武漢醫院發出物資缺乏的求助信,直呼「我們的物資即將全部用盡」「不是告急,是沒有了」。(網絡截圖)

文章表示,協和醫院的醫生們,到後來是靠著武漢大學和華中科技大學的校友會援助,才能勉強支援下去。「所以我想再次質問你們,分配物資的依據到底是什麼?你們既卡住大量捐助的物資進來,分配物資的效率又慢得讓人嘆為觀止。」

大量愛心物資堆放倉庫 網民痛批湖北紅會

在大量愛心物資到達武漢後,武漢國際博覽中心的展館被臨時徵用為倉庫,堆放著大量捐贈貨物。一邊是醫院急需物資,另一邊物資為何被堆放在倉庫裡?引發網民憤慨。

目前所有捐贈物資都經由湖北紅會發配。但湖北紅會稱,紅會只是接收捐贈物資入庫,並進行登記,所有的分配由衛健委和防控指揮部來決定。

據博愛江城1月30日公布的數據,截至1月28日24:00,武漢紅會累計收到社會捐款3.987億元,目前撥付指揮部5391.46萬元用於疫情防控。為什麼撥款這麼慢?

武漢紅會回應南方週末說,:「我們只能管收款,不能管發錢,發多發少往往不是紅十字會能夠決定的,我們只是中間部門,是執行部門。」

對於武漢紅會的回應,大陸網民不買帳。

大陸網民紛紛痛批,「湖北政府和紅十字會缺的不是物資,是腦子。」「能不能查查紅會怎麼救武漢!」「湖北紅會病了!」

「請求多渠道線上線下監督武漢紅十字會,全國捐贈的那麼多醫療物資,還要當地醫院去搶嗎?當地定點醫院急需物資,都拿不到。」

「湖北怕是黑洞吧?湖北紅十字會準備把口罩囤到發霉嗎?紅會一直囤著全國的捐助物資,不發給醫院?前線一直告急缺物資,全國一直捐助啊捐助?紅會一直囤貨啊囤貨?死循環嗎?」

「疫情暴露出很多問題。」「嚴查紅十字會。」「紅十字會還有必要再存在嗎?」

《三聯生活週刊》記者探訪了武漢紅會位於漢陽的武漢國際博覽中心A館倉庫,面對堆滿了一個足球場大小的物資,少量的工作人員拿著A4紙和介紹函在辦流程,完全沒有中國已經發展了多年的現代物流信息系統。

報導說,一方面是各大醫院親自在社交媒體上吶喊物資奇缺,但缺口的全局是多少,看不到可靠的統計。一方面是全民捐贈的踴躍與障礙重重。一場全球突發衛生事件,必須由紅會來作為物資協調方嗎?紅會出現嚴重效率問題,難道沒有更有效率的方法來替代嗎?

在巨大的社會輿論逼迫下,湖北紅會2月1日發表聲明道歉,承認內部分配物資有問題,對於審核把關不嚴、執行程序不嚴格、工作不細緻、作風不紮實等問題,將對直接責任人追責。

湖北紅會主席趙海山

湖北省紅十字會會長是湖北副省長趙海山。

公開資料顯示,趙海山曾長期在天津市任職。曾任天津濱海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管委會主任,市委濱海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工委副書記、管委會主任,天津市委科技工委書記、市科委主任等職,2015年11月任天津市副市長。2018年11月任湖北省副省長。

有網民爆料,趙海山原是天津濱海區書記,因天津大爆炸被撤職。但中共的官員就是滾地龍,一個地方撤職,從另一個地方冒出來繼續當官。趙海山現在是湖北副省長、湖北紅會會長。就是他不讓給武漢協和醫院提供救援物資!趙海山走到哪裡哪裡炸!先炸天津港、後炸湖北省,何時炸自己?

責任編輯:林詩遠

相關新聞
【更新】憂中共肺炎 各國撤僑一覽
中共肺炎有多嚴重 模型分析得出駭人數據
50年來首次 美CDC下令隔離武漢歸國僑民
【世事關心】中共會開發生化武器?專家分析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習防失控?美科技聯盟阻擊中共
【拍案驚奇】緬軍屠城 川普:未來不能中共主宰
【秦鵬直播】競選2024?川普推出四大措施
【橫河觀點】川普談願景 共和黨如何奪兩院白宮
【有冇搞錯】未來水戰爭 中共在西藏進行大規劃
【十字路口】鳳梨之亂藏詭計 打壓港台為稱霸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