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國會議員:中共政權致病毒全球擴散

【大紀元2020年03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黃芩德國波恩採訪報導)國際人權組織(IGFM)於2020年3月13至14日在德國波恩的Gustav-Stresemann-Institut 研究所(GSI)舉辦的年會,中共對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疫情的隱瞞和企圖轉嫁別國的做法成為此次與會者討論的主要焦點。

受中共肺炎的影響,參加此次年會的人數銳減,多國與會者因航班、交通等問題無法前往,原訂在會上發言的兩位德國國會議員也取消了行程。

國會議員:中共在兩方面”拔得頭籌”

國際人權組織全體會議上,四位國會議員發來賀詞錄像。其中,國會議員、國會人權委員會主席米歇爾·布蘭德(Michael Brand CDU/CSU)表示,中國是對人權的迫害非常嚴重的國家,在兩個方面都“拔得頭籌”。

一方面是「中共對宗教自由的迫害,包括對少數民族、人權律師的迫害,勞改營和非法器官交易等。」另一方面,「如果北京政權去年12月在病毒剛爆發時就採取相應的措施,及時告訴出租司機、一線人員等真相,就不至於最終導致病毒在全世界的擴散。」

圖說:國際人權組織(IGFM)於2020年3月13至14日在德國波恩的Gustav-Stresemann-Institut 研究所(GSI)舉辦年會。圖爲13日與會者觀看因被港府沒收護照無法前來的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發來的錄像,他呼籲國際社會共同對抗中國(共)邪惡政權。(黃芩/大紀元)

此外,因被港府沒收護照無法前來參加此活動的香港眾志祕書長黃之鋒也發來錄像,他表示香港是國際城市,我們一直堅定的為自由民主而奮鬥。雖然半年來港府對我們進行了恐怖迫害 ,大家一直不退讓,繼續爭取自由與民主。

他說,「我們還要求真普選,中國(共)一直違反一國兩制。香港建制派的議員和特首都是中國(共)自己選出來的。目前香港迫害很嚴重,共有8,000多人被逮捕,最年輕的11歲,最年長的84歲。」

最近因中共(武漢)病毒,很多大陸人湧到香港。由於港首把香港人的生命當做兒戲,向中國(共)磕頭,冒著香港人的生命危險去迎合北京政權,沒有關閉關卡,繼續讓這些人到香港。我們要求港府關閉大陸通往香港的關卡。

最後黃之鋒表示,「中(共)政權的野心最近幾年大家都看得很清楚,它要控制全球,我們不會退讓,不會害怕。」他呼籲國際社會不要害怕中共,「不要因為中國(共)貌似強大而害怕,希望大家共同對付這個邪惡的政權。」

國際人權組織:中國(共)操控輿論

目前,對於威脅全球生命的中共病毒,中共試圖推卸責任,將中共病毒轉嫁給美國,並說海外疫情比中國嚴重。對此,國際人權組織主席蘭姆(Edgar Lamm)先生對本報記者表示,「這是宣傳,完全不可相信。我不認為中國能完整的紀錄下所有病例。」當提到習近平到武漢時,所路過街道的住戶每家都有兩名警察看守,以防民眾抗議,蘭姆先生說,「共產國家總是這樣,老百姓受到監視。」

國際人權組織官網於今年2月17日就中共病毒發布題為《新冠(中共)病毒錯誤信息和修飾的數據》官方聲明,聲明中提到,目前中國(共)宣稱有68,500人感染病毒,1,665人死亡。早在一月中旬有關病毒流傳的消息成為國際媒體頭條新聞時,就有些媒體猜測中國(共)當局早已壓制了有關流行病的消息。

國際人權組織申明,「中國(共)操控輿論,在各個層面都有完善的審查制度。如同所有獨裁極權國家一樣,中國共產黨和中國政府所提供的官方數字和日期,總是令人起疑的。」

對中國人權的忽視 直接影響德國人的生命

會上,國際人權組織理事吳曼揚先生做了題為《中共病毒與人權的關係》的發言。他表示中共病毒之所以給全世界帶來非常痛苦的災難,是同中國人權狀況有緊密關係的。正因為中國沒有言論自由,沒有信息、新聞和媒體自由等基本人權,所以中共才能一手遮天,隱瞞疫情。

當疫情隱瞞不了時,中共反過來說它是英雄,帶領全國戰勝病疫,最後嫁禍於美國。中共這些謊言之所以能夠欺騙大部分中國人和一些西方人,就是因為中國沒有言論自由,如果允許言論自由的話,謊言就很難存活下去。

「當我們講到中共對法輪功、對維吾爾人、對西藏人和對基督徒迫害時,人們可能覺得這些都發生在中國,離我們德國很遙遠。」吳曼揚說,可是中共對人權的迫害,限制言論自由,讓成千上萬的中國人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帶著病毒全世界到處散播,將中共病毒帶到幾乎世界每一個角落。

「這直接影響了在德國的人的生命安全,讓在德國的人、全世界的人都面臨這種生命威脅。」他認為,「大家要吸取沉痛的教訓,要明白中國人權問題是關係到我們在德國的切身利益。」他說。

德國商人:中共為保面子可編造任何故事

圖說:國際人權組織(IGFM)於2020年3月13至14日在德國波恩的Gustav-Stresemann-Institut 研究所(GSI)舉辦年會。圖爲14日德國商人羅伯特·羅特Robert Rother先生(右)講述自己在中國的經歷,如何被中共瞬間從億萬美元的富翁變成身無分文的階下囚,並告誡與會者,不要相信中共的任何謊言。(黃芩/大紀元)

在眾多有關人權迫害的報告中,引人注目的還有一位德國商人羅伯特·羅特Robert Rother先生的經歷。他對中共政權的本質有相當深刻的認識,以親身經歷告誡人們,不要相信中共的謊言。

羅特的經歷引起與會者關注,羅特曾在中國生活過15年,其中一半的時間是在中共東莞的監獄中度過的。由一位億萬美元的富豪變成中共階下囚,瞬間身無分文。2018年他被釋放後回到德國。

回到德國之後,Rother先生開始著手寫自傳《龍年》(Drachen Jahre,www.edelbooks.com),記錄了自己在東莞監獄的遭遇。雖然過程非常痛苦,他終於完成了這本自傳,就像在自傳中寫的那樣,「我的故事就是證詞」。

作為成功的商人,羅特在中國曾取得巨大的成功,他很快學會和掌握了中國的生活方式。他是在中國第一個購買法拉利車的西方人,儘管其價格比在德國高出三倍。通過加入法拉利俱樂部他結識了很多大陸上層人物,跟他們建立了很好的關係。他的公司財富很快從百萬美元上升到一億美元。

這時,中共毫無理由的逮捕了他,沒收了全部財產,讓他瞬間失去一切。他被非法關押了13個月,之後被判處8年監禁,到最後他也不知道自己犯了什麼罪名。其生意夥伴兼女友因爲是中國國籍,被判終身監禁。

在東莞監禁期間,羅特的律師每個月可以探望他一次,但他們不能談論他的案件。他被迫做奴工,加工各種語言的聖誕卡和生日卡,有些是西方大公司的產品。每週七天、每天九小時,每個月可得22元工資,相當於不到三歐元。做完奴工還不能休息,每天要坐在小板凳上接受兩個小時的「再教育」,觀看「新聞聯播」及聽警察長時間的訓話和講述中共的「一帶一路」項目。

羅特說,肉體上的痛苦還不是主要的,更關鍵的是精神上的折磨,以及中共特務隨時隨地的謊言和精神壓迫。他說自己能夠活下來,是因為在監獄裡,他的世界觀和價值觀徹底改變了,靠著對神的信仰他才能挺過地獄般的監獄生涯。

說到中共試圖將病毒的起因轉嫁給其它國家,羅特對本報記者表示,「就我對中共的體驗,只要能保住它的面子,它會編造任何的故事,為了能圓了它的謊言,可以信口胡說八道。」

他說,「在監獄裡,我們從不了解事情的真相和真實走向。我們僅僅知道他們對你撒了某些謊,讓事情能繼續運轉下去。人們可能不會相信,不知道他們是為了宣傳自己更高大的形象而進行捏造。」#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特稿】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
【疫情透視】數據顯示病毒針對中共而來
【疫情透視】擁有武漢姊妹城 德北威州疫情嚴重
【疫情最前線】大量黨員死亡名單曝光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拜登引戰狼咆哮 習為何連隱11天
【遠見快評】中共軍方疫苗洩底 拜登台海踩平衡?
【新聞看點】拜登被迫上架?美稱中共威脅空前
【探索時分】神不知鬼不覺 史上最成功空襲
【秦鵬直播】拜登罕見派密友訪台 中共氣炸軍演
【思想領袖】鮑爾:向信仰宣戰 中共欲霸世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